<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第十四章 山重水复却无路 下
    另一边三根如成人手指般大小的源力丝连接着三彩珠如同章鱼的触手,一如之前祖庙力量的排场。

    三彩珠的三色源力丝在空中自由浮动,直接忽略掉眼前直接对垒的祖庙力量,一会延绵到洞壁,一会垂直到地面,一会又缠绕过石像,忙得不亦乐乎。

    似在寻找着什么,又像在破坏着什么,准备着什么。

    一旁的天行家族等人却冷汗频出,只因三色源力丝所到之处都好像被巨兽碾压过一下,纷纷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有的甚至化为尘埃。

    见此,众人神色沉重,脸早已塌下来。如果一开始三龙就出此一招,他们能活下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就在众人大惊失色时候,洞府发生了激烈的变化。

    那是祖庙力量的源力彩晶,正不受控制地被牵引到三龙神的三色源力丝周围,一眨眼就被吞噬干净。

    而之前霸气登场,神定气闲的祖庙力量早在三龙接相言语抨击之下就出现了呆滞状。眼下又面对三龙目不暇接的攻击,一时也是没有应对之策。

    其中缘故,也必然如三龙所言是祖庙力量融合度太低了。

    “嗯,原来只是有着战斗本能的异类,还没有完全产生足够的灵智。看来之前高估了它——”

    紫金龙对祖庙力量拙劣的表现感到十分怪异,观察了一会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时候,天行容若也察觉了祖庙力量怪异之处——它比初见时要弱上一半之多,外强中干,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当初对付自己时的坚不可摧,以及那难以掩饰的贪婪。

    只见祖庙力量面对三色源力丝毫无还手之力,其连接洞府各处蜘蛛网般的源力丝,瞬间被切割得支离破碎。五彩缤纷的源力晶,如同满天星斗,突然绽放璀璨的光芒,来不及坠落就被三色源力丝雷霆扫穴般一吞而光。

    看样子,要不了多久那拳头大小的彩色源力团也难以幸免,要被瓜分干净了。

    随着祖庙力量不断被吞噬,先前迸发奇门大阵力量的青石板和洞壁图案,以及恢复原状的石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一个接一个黯淡下来,失去了力量加持的光泽。有的甚至出现零星的小爆炸,尘埃纷飞。

    总之,祖庙山内在逐渐恢复之前的杂乱不堪,平平淡淡的模样。

    如此这般,天行家族众人眼睁睁看着三色源力丝毫不费力就把那一团祖庙力量给吞噬得干干净净,而祖庙力量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反抗。

    诡异到令人沮丧与绝望。

    吞噬完祖庙力量的三彩珠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平常的黑白紫三色各占一方,泾渭分明,互不干扰。

    天行家族众人看到不断向他们藏身角落缓缓飘落的三彩珠,一阵面如土色,但最终都恢复了冷静,决定安安静静地直面神明一般的三龙。

    而由始至终都无比平静的天行容若仿佛没有看到君临天下的三彩珠,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你们很好,没有不自量力使绊子。否则,结果会比那异类更惨!”一靠近天行家族众人,三彩珠里面就传来黑龙杀气沉沉的话。

    “不过,他们也是稀松平常。看到本龙神过来,你们想必也知道后果了吧,居然也不冒死反抗一下。真是扫兴!”白龙先是对黑龙说了一句,又表明了赤裸裸的杀意。

    “嘿,小家伙躲在后面干嘛呢?给本龙神滚出来——”紫金龙一开口就点名天行容若,想必还对之前吃亏一事记恨在心。

    话音一落,那还没收缩回三彩珠里面的紫色源力丝如同闪电一般,往前一探,就消失在众人眼前。待回过神来时,天行容若化成的灰色珠子已被卷到了三彩珠跟前,丝毫都无法动弹。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没有感应到杀气,天行容若也是徒有一声叹息,并没有做过激的举动,干脆就继续想着祖庙力量的问题。

    “阁下,请求你放过我孙儿,我们家族可以——”

    看到天行容若被紫金龙裹着,天行健四个老人双目瞪巨大,双唇紧闭却传出咬牙切齿的吱吱声,但依然双拳紧握,收敛并控制着蠢蠢欲动的功力,再次颤声央求。

    “卑鄙的小蛇,这次你可不要吃独食了——”

    与此同时,黑龙的声音也出言阻止,不过紧张的是天行容若被紫金龙独自吞噬。

    “黑炭,以前是本座想看你和白虫子的闹剧,为了讨个欢喜也就愿意让你欺辱,毕竟万年岁月漫长而无趣。但现在本座没兴趣继续游戏了。如果你不给予我足够的尊重,再称呼那该死的名字,我很乐意拼尽这次吸取的能量,把你削弱成死狗,让你永远沉睡下去。”

    紫金龙一改之前唯唯诺诺,显得霸气十足,估计也是这次吞噬祖庙力量的收获让它有了叫嚣的底气。

    “该死的小蛇,虽然本神很乐意你暴打黑炭,但是我们要遵守约定。如若你违背平分协议,我是不介意与黑炭站在同一阵线的。嗯,我们的平分协议不仅是均分那个异类,还有眼前的蝼蚁——”

    蚂蚁再小也是有肉的。面对任何一丝对恢复修为有帮助的机会,白龙都不可能放过——他比其他两位更需要力量。

    看着三龙旁若无人地争议着如何瓜分自己亲人的场景,天行家族众人也是有怒不敢言,把头都垂得非常低,几乎伏在了地上一样。

    但,依然还是有一个人不甘如此受辱至死,站了出来。

    一直沉默,显得有些挣扎的天行如开口说了一句:

    “我告诉你等一个秘密,但要跟你们做个交易——”

    “三弟,不可!这是与虎谋皮!”

    天行健神色大变,情绪极其激动,毫不客气地喝斥天行如。

    “闭嘴!你太吵了——”黑色的源力丝直直狠狠地抽打了一下天行健的胸膛,打得他连连后退,阻止了其继续言语。

    天行健毕竟是控者修为,生受了黑龙一记,闷哼了一口气,还想继续扑前阻止天行如。

    不等黑龙出手,天行如用非常坚定的眼神看着大哥天行健,情绪有点激动地说:

    “大哥,我必须赌!它虽是我族兴盛之基,但经历容若出生之时的变故,我就觉得家族对它还是了解太少了,它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看大哥天行健定住了身子,天行如深深吐了一口气,转身对着三彩珠方向说:

    “这个交易,跟它有关,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异类。我告诉你一个跟它有关的秘密,阁下放我等一条生路——”

    “如消息属实,本座答应你!”紫金龙很爽快地答应了天行如的条件。

    黑白双龙也没有表示异议,默许了紫金龙和天行如的交易。

    可见,祖庙力量对他们的诱惑远远高于天行家族众人的总和。

    见三龙默许,天行如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出祖庙力量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猜测。

    “它是我们家族的祖庙力量,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异类,它肯定还活着,并且在此洞府藏得好好的。”

    “当真?你为何如此肯定?你可知,如果再敢戏耍本龙神,你会立刻被我吞掉。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是任何人!”黑龙神急冲冲吐口而出,又凶巴巴地威胁天行如,还不忘强调自己的威严,借机回击紫金龙。

    “让我来说吧。我等本以为经千年探究,祖庙山奇异之事已不可多见。但万万没想到,我孙容若出生之际,此祖庙力量却有了恶意——这是我们都无法想象的。”

    说到这,天行健看到三彩珠外面的三色源力丝有点波动,猜测可能是三龙不耐烦了,就挑重点说:

    “此山有古阵派的奇门连环大阵,大阵套着小阵,小阵连成大阵。我族在此基础上,又镶嵌了新阵派的诸多阵法体系。看似独立,其实在祖庙力量的神奇作用下,古新阵派的阵法,通通都能发挥远超于平常所估算的系统力量。虽我族人没有见识过,但我百分百肯定那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阵法天威——”

    “废话真多!你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刚才那异类并没有尽全力,而它还活着?”白龙不知道出自什么原因,此时表现出来的并不是被愚弄的愤怒,而是如同饿狼一样的急切。

    他很急,已经是第二次了。

    天行容若化成的灰珠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爷爷们和三龙的言语纠缠,既想通了祖庙力量大不如前的缘故,又暗暗留意到白龙的异常。

    “我可以做证,它肯定活着。刚才它表现出来的力量比我初遇它时不足十一。否则,就算你们能吞了它,它也绝对是带刺的,能把你们弄得食不下咽——”

    天行容若对祖庙力量这个差点要自己性命的敌人并没有任何好感,不妨碍他一边给祖庙力量捅个刀子,一边给三龙神下点眼药。

    说完,天行容若已经准备好被虐一番的思想准备了,但发现三龙神出奇的没有任何要出手的动作,紫金龙更是把他松开了。

    只看到三彩珠里面又接二连三探出了六根远大于之前的源力丝。

    不大一会儿,空中漂浮的三彩珠周围已经有九根黑白紫各三色的源力带,足有十余米长,婴儿手臂大小,形成螺旋状圆圈,把三彩珠团团围在里面,一种严防死守的状态。

    一开始,天行家族众人对三彩珠如此作为摸不着头脑,但再看三彩珠的一动不动的做派,以及此时山腹内出奇的平静,就知道真正关乎生死的暴风雨要来临了。

    祖庙山里的风平浪静,并不代表祖庙山外还是之前那样的清风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