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五章 不胜凉风的娇羞
    “这些话题,是不是要等你们活着出去再说比较合适呢——”

    人未到,声先至。

    但听来人的意思,又好像来了很久似的。

    “不可能!我动用了所有八虎城内的能量,在路上也设置了无数混淆视线的障碍,你们应该在三十分钟后才能追上来的……”

    听到那充满威胁的声音,熊猫首先不淡定,他觉得自己最骄傲的东西被别人践踏了,感到无比的屈辱。本来和蔼可亲的憨脸变得无比狰狞,像一头巨熊一样,不停地捶手顿足,好不疯癫。

    可惜,在看到三具尸体破空丢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熊猫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猴子,兔子,孔雀。

    虽然三具尸体千疮百孔,但流浪者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十分前还和自己一起亡命的三个同伴。

    不仅他们认出了,好像追踪而来的天行家族的人也对三人了如指掌。

    “猴子,天界峰走出来的超武者,十八岁加入神佑教廷仲裁庭,成为一名冲裁骑士。因天生猴脸,常被人取笑,因而多次发狂灭杀了天杀体所在家族满门。四十二岁东窗事发,逃离神佑教廷,加入流浪者组织,以猎杀神职人员为乐……”

    “兔子,同样天界峰走出来的超武者,十五岁加入神佑教廷审判庭,成为了一名审判骑士。因收受巨额利益,在一次天杀体审判过程中,出手灭杀上百位审判庭神职人员,放走一名黑红级别(圣者)天杀体,在神佑教廷内牵起腥风血雨。三十岁时加入流浪者组织,化名兔子,专门从教廷手中捕抓天杀体……”

    “孔雀,中星钟家人,原名钟绝,纨绔子弟。在一次宴会酒醉后,与人打赌,打开钟家天杀体疗养院释放了上千名失控的天杀体,造成当晚宴会死伤无数。后趁乱逃跑,以孔雀之名加入流浪者组织,长期活动在中星附近……”

    随着这个不缓不快的声音落下,一个瘦弱的锦衣老者从一个大石头后走出。

    正是锦衣卫花农。

    此时的花农没有丝毫奴才相,反而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充满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十分引人侧目。

    “啊……切……啊,切……啊切……”

    可惜,帅不过三秒,花农连打了三个喷嚏,鼻子通红得像火烧一样,略显滑稽。

    “不好意思,今天用鼻过度……”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花农好像又变回了天行健面前的那位卑躬屈膝的仆人似的,表现的十分谄媚。

    不过,在场所有的人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反而脸色凝重,甚至苍白。

    不仅是因为紧随花农背后的另外三名锦衣卫和周围里外三层手持热武器的黑衣卫,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明白花农对猴子、兔子、孔雀等人的来历娓娓道来所代表的意思——他们有手段让他们说真话。至于是哪种手段,看三具尸体就清楚明白了。

    也许,还有一种原因。就是他们当中有人认出了花农的身份。

    果然,老鹰的脸阴沉得十分难看,仿佛被寒霜打了的茄叶一样,又黑又紫,无比艰难地说了一句话。

    “红鼻头,夹竹桃,花农。”

    众人闻言,多少听出了老鹰语气中的凝重,却有点不明所以,直到熊猫开口解释,才脸色沉凝下来,摆出万分警惕的姿态。

    “传闻中,天行健私设的锦衣卫里面,有四个神异的仆人,各有一套搞情报的非凡本领。”

    熊猫不愧是流浪者里面的逃跑专家,知人所不知。在别人一头雾水的时候,他却对花农等人的来历如数家珍。

    “他们被统称为锦衣卫里面的四朵食人花……”熊猫似乎心有余悸地扫视了几遍地上的三具同伴尸体,然后一双掩盖不住敬畏的眼睛,死盯着对面四名脸带微笑的老者,嘴上依旧不停地说叨。

    “红鼻头,夹竹桃花农。有着神犬一般的鼻子,追踪功夫一流。对栽花种草情有独钟,然偏偏对花草过敏,因而常常鼻子喷嚏不停,红肿不褪,情报界以红鼻头戏称,却以夹竹桃般的毒辣闻名……”

    听着熊猫一个照面,就对自己了解如斯,花农心中一阵惊讶,不过脸上却平静如常地向熊猫点头微笑,好像对方是在隆重介绍他一样。

    既然话已开头,熊猫只好硬着头皮把另外三朵食人花介绍完。

    他指着花农左手边的一名身穿西装领带,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手持鎏金手杖,宛若名流绅士的笔挺六旬老者,略带点崇敬地说道:

    “好舌头,一品红花士。活跃于联邦权贵大小宴会的掮客,能说会道,传闻既有着舌灿莲花,点石成金的本领,亦有一针见红的杀人技……”

    花士闻言心里震惊了,他是掮客没错,可是他只在暗地里串联,从来不会公开暴露身份,更没有人知道他舌头下有着一针见血的杀人本领。于是,他中规中矩地回了一个谦恭得体的礼节,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熊猫。

    熊猫被看着浑身不自在,主动回避了花士的视线,转首对着花农右手边第一位长相极其普通的憨厚老人,快速地说道:

    “凡人脸,曼陀罗花工。天生一副平凡人的脸面,有很强的迷惑性,混迹市井,和联邦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密切来往,总能在别人口中知道他想知道的事情……嗯,我的逃跑路线能被如此迅速识破,相信他居功至伟——”

    花工听到熊猫赞赏有加的话,憨憨一笑之后,居然非常实在地回了一句话:“能追上你,是花农的本事。你做的那些安排非常高明,我破不了。”

    熊猫好像没听到花工的话一样,而是继续指着最后一名老人,语气有点不善地说:

    “粗茧手,小乌头花商。他是情报界最会赚钱,也是最会花钱的情报大拿。别的情报人员前线出生入死拿回来的情报,他只要个人智脑点击几下,就能轻易购买得到……不过,他用钱在情报界搅风搅雨,简直是在侮辱这个职业,可恶至极。”

    花商天生一双小眼睛,嘴角总是带着市侩的假笑,本以为熊猫会像介绍前三人那样介绍自己,却没想到画风突变,弄得他笑眯眯的表情僵直,好生尴尬。

    不过,花商也是圆滑之人,依然举起满是粗茧的右手,笑呵呵地对熊猫说道:“熊猫兄弟不要见怪,我大半辈子都在打算盘算账,时间久了,知道钱的威力有多大,自然就懒了点。看熊猫兄弟好像对情报界很熟悉啊,加入流浪者组织之前想必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见到花商这么明显的试探,熊猫脸上肥肉一甩,哼了一声,直接闭嘴黑着脸,不再理会花农等人,同时好像突然对自己身处险境不甚关心。

    花农对于熊猫的身份很好奇,但今天来此不是猜谜的,是杀人的,所以他望向这一群人里面明显身份最高的人。

    “狐狸先生,经熊猫兄弟这一介绍,相信我们已经算认识了。不知道你们想束手就擒呢,还是想拼死一搏?”

    花农一边抽搐着鼻子,一边艰难地把话说完,动作虽有点搞笑,语气却十分认真。

    狐狸还不来得及答应,豺狼这边却显得有点急躁了,一向胆小的瘦狼躲在头狼身后,大声叫嚣道:“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就想让大爷们束手就擒,然后变成像猴子、兔子、孔雀那样的尸体?告诉你,没……”

    “没门”的“门”字还没说完,瘦狼的头部就被一道像掠影流光的光线,轻微叮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就直挺挺地重重倒在地上。

    那一抹幽蓝的流光,宛若美人垂首回眸,最是温柔,有着不胜凉风的娇羞。

    以及恶毒。

    这时候,瘦狼的头部才喷射出像细针一样大小,长达一米的血线。等血线落地时,众人才发现瘦狼的眼内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瘦狼,老子和你——”

    在经历了一秒的惊愕之后,豺狼队伍里面跳出一个神情激动的高个大汉,欲冲向花农等人,可吆喝没完,又是被一道流光贯穿头部,嗯都嗯一下就追随瘦狼而去了。

    连续两道不知名的流光射出,就像天上太阳照射的光线一样,无声无息地收割了两个七星贤者的性命,流浪者们终于知道厉害了。

    双眼几乎要喷火的头狼,首先安抚了剩下的七名豺狼兄弟,然后像困兽一样难以自制地低吼了两声,十分压抑。

    别说头狼,就算是剩下的流浪者们也倒吸了一口冷气,瞳孔无形放大,脚下集体退后了一步,纷纷掩藏在一些石头背后,再也没有之前的淡定从容,略显狼狈。

    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感觉自己苦练半生的超级武学,在这种武器面前无抵抗力。

    花农等人好像也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武器,内心早已牵起惊涛骇浪,不得不叹服联邦科学研究院的大手笔。

    “这是联邦科学研究院最新研发的流光粒子枪。嗯,就是装备战舰的那种流光粒子炮的缩小版。听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投入实战,而我们有幸见识到它们收割人命的效率……”

    花农自然不会表现出内心的震惊,反而快速收拾心绪,趁机劝降,以避免一场恶斗。

    因为只有他们四兄弟知道这种武器只是单发的,偷袭狙击还行,对付眼前如狼似虎的亡命之徒却略显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