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四章 飞禽走兽陷落网
    正午的那一束阳光,摧毁了整个世界的黑暗。终究光明降临,黑暗罹难。

    天行健四兄弟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登堂阁,相望久久无语。

    天行如有点丧气地说道:“看起来嫂子没打算让我们进去的意思,难道也不打算出来?流浪者组织那边的飞禽走兽不打算料理了?”

    天行健还没开口,站在最靠近门口的天行康接话道:“在四方堂那边,嫂子已经跟我们讲了那么多,其实已经是打算让我们做苦力,料理那班流浪者了……”

    天行意摸了摸满口旁大叶榕的叶片,一脸苦笑道:“看来,嫂子她认定八虎城内乃至华夏星所有的事情都瞒不过我们,自然觉得我们能搞定这个烂摊子。”

    突然,天行如望向天行健,不无疑惑地问道:“大哥,照理说,天行践能把管理委员会的十八罗汉秘密调回来,没你的默许,应该是不大可能的。而且,看豺狼潜入家族的行动轨迹来看,明显是冲着登堂阁这边来的。谁都知道登堂阁戒备森严,他们还来送死,这是不符合情理的……大哥,你是不是在算计着什么?”

    天行健被六双眼睛盯得有点发毛,好像觉得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地说道:“还不是想找出一些线索……”

    对于天行健口中的线索,天行如等人自然明白指的是死亡海探险船的线索。

    不待天行健继续往下说,天行如不知为何有点气急败坏地问道:“又是你那锦衣卫里面那个花样的鬼主意吧?那小子不用心练功,每天就绞尽脑汁搞这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阴谋诡计,也不怕自己的脑袋爆掉……”

    听天行如话中语气,不像是责备,反而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一旁的天行意直接忽略了有点暴跳的天行如,追问道:“花样那个小子靠谱吗?我到现在都没能搞明白他那一套情报收集和分析的奥妙之处……”

    “不靠谱的话,二十年前我们天行家族就被西陆名门除名了。那时候,他才多大?九岁?花农把那小子带过来的时候,我还觉得他危言耸听呢……”

    天行康对天行意的话不置可否,不由插了一句,提醒着锦衣卫花样曾经无比浓墨重彩的往事。

    “乱世出妖孽。一个个看不出深浅的天杀体层出不穷,对这个世界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天行意好像被说服了似的,却难以避免地心生感慨。

    “花样还是太年轻。思维是跳脱了一点,但格局不够。这一次他发现联邦科学研究院的情报,匆匆忙忙在背后设计了一系列方案,既想推波助澜,坐收渔翁之利,也想趁机搅乱这趟浑水,把一些暧昧不清的敌人和朋友区分开来……”

    天行健把自己这些天的安排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番,最后着重地说明了一下这些安排的最终目的。

    “其实,这些安排的最终目的都是引蛇出洞。有太多的人有太多的理由来冒险掠夺容若这个未知级别的天杀体了。这终究是一个隐患。我们将计就计,用容若的虚假信息和挑战者事件,双管齐下,去引出家族内那个通风报信之人,也想通过这些信息顺藤摸瓜找到散播信息的源头……”

    “谁想到内奸没查出,也没有找到散布消息的源头,却把流浪者那班人给搜出来了,还将问天会给牵扯进来。哎,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难道联邦真的要乱了?”

    天行健说着说着,到最后有点意兴阑珊,有一种莫名的复杂情感流露言表。

    “乱不乱我不知道。但谁的脑袋动了歹意,我就取谁的头颅……”

    天行如满脸冷霜,凶意凛然,言语中带着嗜血的味道。

    “叮叮——”四人手腕的个人智脑信息提醒声同时响起。

    “看来,那帮飞禽走兽要逃了……”天行健四人深吐了几口气,又缓吸了几口气,已变得漠然的眸子,投向远处的天空。

    “二十年了,西陆名门禁地的血腥味快消散了,都快要被人忘记了。”

    ················································································································································

    八虎城外,十几个黑影飞掠在小树林的下方,尽力地回避着头顶上直射下来的阳光。

    因为阳光越是强烈的地方,阴影就越是深邃,也更加惹人注目。

    这十几个黑影都有点狼狈不堪,好像经历过不少战斗,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

    作为流浪者组织里面以禽兽为名的中坚队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亡命了,同样没有想到自己那么快就被盯上,还像被赶羊一样,从八虎城内各个旮旯,不知不觉地被逼到了八虎城外的这个小树林。

    小树林确实是小,不仅树木小,而且也少。

    一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嶙峋怪石遍布各处,各种各样的藤蔓错综复杂地把石头和小树木纠缠在一起,就像一个人被捆绑在石头上,丝毫都动弹不得。

    他们看了看周围一目了然的环境,又互相看了看跟自己一样逃难却不曾相识的同伙,突然觉得自己和小树木的命运有点相似。

    进无门,退无路,藏无处。

    “西陆名门禁地果然名不虚传,即使离开了他们祖星也依然不容小觑。短短两个小时不到,就把我们逼到这个份上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胖子,他大汗淋漓地背靠着一颗大石头上面,吐着舌头喘着粗气把话说完。看似人畜无害的双眼,其实一直快速地扫视着周围的人,双脚不停地小幅度移动,直到整个身体隐藏在树木阴影下,才稍有放松警惕的迹象。

    他是熊猫,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他武力值不高,却总能帮助流浪者里面的团体最快找到最有价值的资料,例如这一次未知级别天杀体的价值就是他最先挖掘的。

    但他最为流浪者内部所传颂的却是他逃跑的本事。他好像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人帮助,走最安全的路线从容逃脱,然后在未来的某一段时间里找到并杀光所有追捕过他的人。最彪悍的战绩就是,辗转联邦各处把曾经追捕过他的三个联邦调查局支队一百多号人全灭了,手段还极其残酷。

    也因此,在联邦黑白世界里面,他都是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只可惜,这一次他的逃跑本事失灵了,还带着二十几号人走上了绝路。

    这十几号人本来都不是善类,自然没有好脸色。

    首先发飙的是一名四旬高大壮汉。他披头散发,满脸都是久不清理的胡须渣子,看不清模样,乍看像一个摇滚明星一样,然一身桀骜不驯的凶狠气息时刻笼罩在身周两米处,十分吓人。

    “哼,吊着我们尾巴的是区区几个贤者,居然就把你们吓成这样?真是一群废物……”

    不等熊猫开口,一旁一个高瘦身材,眼睛锐利,双手细长的老者非常不客气地驳斥了一句。

    “你叫狮子,不要以为自己真是狮子。杀了几拨联邦科学研究院和联邦调查局的虾兵蟹将,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那只是一些联邦退休的特种军人而已,能跟后面追来的天行家族的黑衣卫相提并论吗?真是无知……”

    听到高瘦老者提到狼,早已虚脱在地的十名豺狼就像被踩到尾巴似的,头狼蹭蹭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数落道:“群狼?狼哪有老鹰你,和你们这帮家伙聪明。只有我们几只豺狼才是蠢货,差点给你们忽悠打头阵,一去不回了……不过,现在好了。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走了,跟我们一起接受天行家族的怒火吧……”

    豺狼一开口,其余的人自知理亏,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不欲继续争辩对与错,各自低头思索着解决眼前困境的方法。

    等了半响,见众人没有反应,高瘦老者老鹰忍不住对着一个在树荫下静坐的年青人开口问了一句,语气间隐约带有几分敬畏。

    “事已至此,形势危急,不知道狐狸先生有何高见?”

    树荫下的年青人是一张阴阳脸,左半边好似被火烙过,焦黑枯萎,右半边却白皙如雪,俊秀之极。

    但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眼睛,一只宛如星辰闪烁跳动的眸子,在烈日下都灿烂夺目,另一只却涌动着暗红的熔岩,随时可能爆发。

    狐狸?

    在场所有人在老鹰开口之后,才知道这名长相怪异的年青人是流浪者与问天会之间大名鼎鼎的联络人。

    狐狸本来一直像幽灵一样躲在树木阴影下默不作声的,因为他带着死任务前来的,不能暴露身份,却没想到流浪者里面居然会有人把他认出来了,显然吓了他一跳。

    但他很快强行恢复了平静,不露声色地淡然回了一句。

    “此次如能生还,我会向问天会举荐你们,让你们如愿以偿。”

    说罢,青年人狐狸不再说话,甚至把眼睛都闭上了,好像不想再搭理人。

    在场所有人似乎都对狐狸十分信服,这一句话仿佛充满魔力一样,让每一个人的双眼都放出无限光芒,有兴奋,有贪婪,有希翼。

    然而,这时候小树林上方突然凭空传来另一句话却给他们泼了一大盆的冷水,让他们不得不认清眼前的形势。

    “这些话题,是不是要等你们活着出去再说比较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