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三章 运来英雄得自由
    可以说,事情发展到现在,在一定程度上,天行容若认为利用阵盘擂台的目的已完美达成。

    但依然有那么两件事出乎他的意料。

    第一件事自然是四彩珠居然在解除大封印之后,主动释放出巨大的灰色源力,与天地元力在阵盘擂台内展开无数次的碰撞。

    换在以往,除非生死攸关之时,四彩珠会有拼命支援,其余时候就像一个无底洞那样,只要脑域中有灰色源力,基本都是有入无出的局面,哪像今晚这样积极配合。

    至于第二件事,皆因天行容若低估了阵法之道的威力。他完全没有想到阵盘擂台配合天圆地方阵竟然能牵动一个星球的天地元力,为其所用,造成外面骇人听闻、夺人心魄的一幕幕。

    但是此刻,天行容若却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个,他完全沉浸在收获原力的兴奋与快感之中。

    代表金色的天地元力与代表灰色的源力,交缠成的双色漩涡,终于碰撞出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在第一滴水珠生成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已经成功了。

    那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就是原力。

    它不再是之前那样由无数烟花构成的原力,只能昙花一现,绽放刹那的光华,而是一滴实实在在的原力。虽无色无形,但偶然闪过的光亮,无不彰显着最神奇的奥妙,令人不由心神俱醉,流连忘我。

    从这一滴水珠开始,天行容若仿佛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面前。

    顿悟原力之初,他总结了原力生成的三要素:天地、众生、自我。

    天地,他早已从三龙那里看遍看透了;自我,他早已从天杀体三字里面悟尽了。

    只有众生他不懂。虽然他看多了,也尝试去悟了,但众生讲究的是经历,他无法达成。

    但他看到眼前这滴水珠之后,他觉得自己开悟了。

    天地元力的世界,是冷漠而无情的;源力的世界是庞杂而暴乱的。

    一如三龙源力和灰色源力。它们是不可一世的,感情仿佛剥离,天地在他们眼中就像没有生命的死物。

    但这水珠里面的世界是鲜活无比,充满众生灵性的。灵动而静谧、温暖而舒展、活泼而恬静、唯一而多变,等等一切与众生相关的特质,都生机勃勃地展现出来。

    在浩瀚的原力世界中,天行容若不曾迷失,用心在深深感受着原力中那些细腻的变化,那若有若无却又仿佛无处不在的生命气息。

    他能从水珠里感觉头顶上的天空是如此美丽可爱,脚下的大地如此的厚实凝重,感到众生蕴含着丰富的情感,身处其中,人是如此的渺小、微不足道。

    既丰富多彩到令人叹为观止,又矛盾到令人瞠目咂舌,细思,却像一个完美的极致循环。

    天行容若宛如初见世界一样,突然闯进众生的人世间,看到天堂和地狱,数不清的生命轮回。

    他心中充满难言的感动。大概就是这样众生气息,孕育出当今这个精彩的天地吧。

    美中不足的是,原力水珠虽逐渐增多,但天行容若来不及吸收,它们就直接蒸发掉,回归到天地之间。

    对此,天行容若脸上没看到一点沮丧。

    因为他的身心早已被无与伦比的原力牢牢吸引住了。

    金灰漩涡飞速旋转,只有天行容若能看到中央那些不停绽放的烟花,形态各异,首尾相连,缓缓荡漾、飘动,就像完美的天幕上,倒映着光彩夺目的精美图案。

    每一个烟花都不一样,每一个都是如此迷人。因为它们都是在演绎着原力本身的奥妙以及生成的过程。

    这个对天行容若来说,比千万滴原力水珠都来得更重要。

    天行容若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原力,他细细品味感受。

    这一刻,他好像忘记了天地,忘记了众生,甚至忘记了自我,他就像融入了水珠,在原力包容里,哭闹玩耍,入梦呓语,沉迷其中。

    持续的碰撞,生成了难以计算的原力水珠。

    天行容若正处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他缓缓扬起张开的双掌,他的动作很慢,就像手握江山那样,重若万钧。

    原力水珠落下,它们两两汇聚,不久便见到了天行容若手中如握一汪清泉。

    只见他意念一动,那一汪清泉便渗入天行容若体内,化为千百道的潺潺流水,带着无限无穷的勃勃生机涌入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持续不断地滋养着他这具新生的身体。

    正在天行容若忘我享受原力盛宴的时候,脑域中的四彩珠轻微颤动了一下,转动放缓了许多,输出的灰色源力立即大幅度下降,这让天行容若精神一个恍惚,有点无可适从。

    他有点惊慌失措地查看了四彩珠,发现四彩珠的异常并不是三龙作怪,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发现的情况,依然令他有点懊恼。在这种关键时刻,灰色源力居然不够了。

    四彩珠中央空间的灰色源力早已不是一个粘稠状的充盈状态,而是变得有点像浓雾状,有点禁受不住风吹雨打的模样。

    天行容若非常明确这种状态意味着灰色源力输出量已经到了四彩珠的临界点,如果再强行摄取,就会造成四彩珠里面空间不稳,后果不堪设想。

    此路不通,还有没有其他途径来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天行容若陷入了苦思。

    不知道最初领悟原力时候想到的那个千锤百炼的方法,能不能用在这里?

    天地元力可以作为熔炉,可以化为大锤,那谁作为材料呢?那要灰色源力呢……

    等等。我体内不是还有源力筋骨和九重封印吗?

    “封腔闭眼”的大封印都可以解除,难道还要解除九重封印?不,那太冒险了。

    只好拿源力筋骨下手了。九重封印之下,筋骨强健,韧若磐石。

    只要功法运用得当,控制好如今庞大的天地元力吸入体内,千锤百炼生出原力再适合不过了。

    想做就做,天行容若默运见天境功法,从九重天之境退出,如同平常打坐,风轻云淡,平静无波。

    霎时间,因为缺乏灰色源力的加入,金灰漩涡骤然消失,只余天地元力铺天盖地一般重重压向阵盘擂台之上。

    只见天行容若站起身子,向着天上连击九拳,天地元力支离破碎,而后他左一握,右一取,便抽取了大半元力碎片。

    如此循环反复,笼罩阵盘擂台的天地元力眨眼间就被天行容若缓缓吸收进体内。

    天地元力入体,沿着见天境功法的运转路径,循环了几个周天,然后开始冲刷着他全身的源力筋骨。

    一遍,两遍,三遍……

    直至千锤百炼。

    一切水到渠成。

    一丝,两丝,三丝……

    不到一刻钟,九丝原力诞生。

    以往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原力,在前所未有的天地元力冲撞之下,开始源源不断地生成。

    半小时过去,天行容若感觉自己身体内原力已经增加到一百丝。

    它们同根同源,互相缠绕,融合成一条涓涓细流,在天行容若体内缓缓流淌,自由而自在。

    就在天行容若以为一切就此向好方向发展的时候,本停滞下来的四彩珠,居然重新转动了起来。

    这一转动,可不得了。

    四彩珠就像化身成一个星球一样,独属天行容若的中央空间在这种光速般的自转之下,灰色源力仿佛收到巨力挤压,不断由浓雾状变化成点滴状的液体,而后又从液体状向固体转化。

    几息间,四彩珠中央空间的灰色源力就此消失殆尽,变成一块块的灰色源力晶,东一个,西一个,镶嵌在中央空间的各个位置。

    乍一看,四彩珠中央空间顿时变得空荡荡起来,那些块状的源力晶体漂浮各处,让整个空间显得前所未有的稳固。

    在完成这一个如同清场一样的行动之后,四彩珠的转速再度加快,几乎看不到影子一样。

    正在天行容若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身体内的新生的一股股原力细流,仿佛受到了一种无声无息的吸引一般,找到了流向大海怀抱的路径,如百川入海一样,穿梭了无数时空,直接进入四彩珠里面,那一块属于天行容若的中央空间。

    原力每进入一分,四彩珠就亮了一分。四彩珠的颜色亦随之变化,深灰的颜色肉眼可见地在缓慢褪去,变得有点琉璃般的透亮。

    随着原力的增多,中央空间内的灰色源力晶好像是进行交易一样,不断被交换到天行容若的身体内,自发融入到源力筋骨里面。

    这种交换的方式,同样是以穿梭时空的方式,同时、同量、同地地交换。

    同一时间,还有另外一个奇异的现象出现。

    在四彩珠飞速转动的伊始,不是全部的原力都是进入四彩珠,而是有意识地十取五六。

    而剩下的原力流不知是否受之前大封印的影响,竟沿着早已不存在的阵法线不停地游走,直至融入那九重源力封印之处。

    有了原力的融入,本来极像铜钱的九重封印不断褪去深沉的灰色,变得有些透亮,闪耀着雪白的光芒。

    在原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九重封印上的阵法线竟像活了过来,就如同被人重新用针编织,使之慢慢变得圆润立体,就像一颗颗铭刻着铜钱图案的珠子,一共九颗。

    加上脑域中的四彩珠,

    又见十点。

    而那一线,那根看不见的线,只存在于虚空当中。

    只有原力才能让它们相互呼应到了一起,十珠联通。

    直到这时候,天行容若也不知道这样一种状态算不算大封印重现。

    但直觉告诉他,大封印是存在的。

    因为在十个珠子亮起的那一刻,那种灵魂与肉体是前所未有的契合感,重新回来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封腔闭眼,天行容若自己也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今晚的大动静很快要平息了。

    因为随着体内十点一线的威力增加,他功法运转的效率逐渐降低,甚至降到一种他无法吸收一丝天地元力的地步。

    就凭这一点,他不知道这种情况会不会在以后元力修炼的时候,依然存在。如果是,那真的是让他欲哭无泪啊。

    不管怎样,天行容若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面前,争分夺秒地使尽全力吸取着阵盘擂台里的天地元力,持续地冲刷着源力筋骨,让原力尽可能地生成。

    不到一分钟,天行容若就已经到达了极限。

    他无比眷恋地看着天空中如渊似海的天大元力,不无遗憾地深叹了一口气,准备停止见天境的功法运转,但眼角的余光扫到阵盘擂台上上千超武者无比凄惨的一幕——一个个落了人形,陷入了昏迷,让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做了一件事。

    “同是一场造化,岂能一人独享。你们也算是有助于我,既共苦,也得同甘。”

    “给我走吧……”

    话音刚落,天行容若头部飘出上千块指甲大小的灰色源力晶体,融入擂台上超武者的脑域当中,使之源力变成了清一色的深蓝。

    如此结局,也算是祸福相依吧。

    此举一做完,天行容若身形一晃,那笼罩华夏星恐怖至极的威势,突然间消失无影无踪。

    随后,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以及天上黑压压的乌云全都瞬间消失,万里晴空,烈阳高照,仿佛刚才那恍如末日般的场面只是错觉。

    天行容若感觉全身的力气被抽空,脚下一软,跌坐在阵盘擂台上。

    脑袋仿佛挨了一记重锤,嗡嗡作响,全身都不受控制,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眼帘已重重压下。

    原来天已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