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二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天行容若的想法说穿了,很简单。

    开腔开眼,再登天。

    登天的每一步都是天地元力冲破封印的过程。

    此过程在见天境功法的运转之下,是完全由天行容若控制的。

    天行容若默运见天境功法,强行压制住了一步登上九重天的欲望,而是选择一步一重天。

    一步必登大摩天。

    摩天,高楼大厦也。

    正常状态之下,可见的天地不过方圆百米,可驱使的天地自然有限。

    但现在阵盘擂台四周长时间都处于元力圆满的状态,天地元力的庞大程度远超于他的想象。

    所以,天行容若一个控制不稳,滔天的天地元力,疯狂地冲击他体内的源力大封印,加上上千超武者没头没脑地的元力攻击狠狠打击着他的身体,里里外外都是剧痛,让他产生了一种不下于源力燃烧的感觉。

    即使在这样的剧痛之下,天行容若也保持了清醒与冷静,在天地元力冲刺完成的瞬间,功法一转,天地元力顿时如春风化雨般,洒向大封印之上,随后发出滋滋的声音,燃起一股股的烟雾。

    待烟雾消散后,大封印上的晶体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天地元力还不够,还无法彻底消融大封印上的源力晶体。

    不同于刚出生时候的懵懂状态,这时候的天行容若十分的清醒,能清晰地感受到开腔开眼那种剧烈的疼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重新“封腔闭眼”所使用的源力,是由灰色源力、天地元力、上千超武者的源力混杂而成。由这三种力量形成的大封印远比他与生俱来的那个封印高级得多,也顽固得多。

    这是典型的建设困难,破坏更加困难。

    天行容若必须要比他当初付出更多代价和痛苦才能如愿以偿。

    两山危峰插碧天。

    天行容若意念一动,登高望远,如踏足万丈峻岭高峰,一览众山小,方圆百里尽收眼底。

    视野之内,天地元力尽收囊中。

    天地元力冲刷大封印的威势随之增强了几分。

    几乎同一时间,天行容若体内传来密集的咔嚓声,且声响越来越大。

    天行容若不用察看就知道大封印的源力晶体被刹那间冲击成了无数的碎片。

    因为以往熟悉的感觉重新回到天行容若身上——灵魂与肉体的契合重新出现偏差。

    此时,天行容若就觉得身上的枷锁被打开了,身体恢复了往前的怪异,灵魂似要脱壳而出,有千言无语都说不出的难受,让他脑袋昏昏沉沉的,随时想昏睡过去。

    不能再拖了,必须加快速度。

    天行容若强迫自己振作精神,功法再次运转。

    三仰首赶上苍穹。

    苍穹之上,极目天下,整个天地元力已在巴掌掌握之内。

    天行容若翻手虚压,如有万钧之力,由上往下,把大封印上的源力碎片直接碾压成了粉末。

    还不够,所以天行容若并没有停下来。

    四方拱服踏凌霄。

    凌霄,凌云之上。天上天下的元力已踩于脚下,宛若蝼蚁。

    举手投足间,大封印上的源力粉末直接在指指点点之下,融化成了涓涓细流。

    大封印解开了,体内的能量流重新流动起来,四彩珠也开始缓缓转动。

    天行容若此时脸色苍白地瘫坐在擂台中央,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可见,如此短的时间内封印与解封,对他的影响还是巨大的。没有一个人能承受这种诡异的落差,换作其他人恐怕早已疯掉了。

    不过,令天行容若欣慰的还是意外之喜如约而至。

    这登天四步,每走一步,每登一重天,天地元力与源力晶体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的激烈碰撞。每一次碰撞绽放的光芒,都是那样玄奥而迷人,让天行容若一一铭刻在心。

    在这过程中,天行容若仿佛看到了一条清晰可见的原力之路,每一步的每一个脚印都前所未有地清晰。

    相信经此一役后,天行容若对原力有了更深的理解,想要修炼出原力,必然比以往容易得多。

    可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天行容若去完成。

    譬如说,大封印解除后,他要如何更快地炼出原力。

    眼下,阵盘擂台重新落入他的掌控,而上千的超武者更是为他充足的源力所控制,之后他需要做的就是怎样去平衡四彩珠的灰色源力与天地元力的正面碰撞。

    碰撞出那一丝一缕的神奇原力。

    然而,就在他想有所作为的时候,忽然发现,面对无底洞一般的四彩珠,天地元力居然开始落入下风。

    对此,天行容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五步登天,等上那九重天。

    九重之天,云深不知之处。流动于天地间的元力好像都来源于那里。

    立足于九重天之上,仿佛弹指之间便可在源头调动哪怕隐藏在某一个角落处的天地元力,集聚于思想所及之处。

    不仅如此,天行容若为避免之前那种黑天鹅事件再次发生,狠下心来把擂台上上千超武者的身体控制权全盘接收过来,同时主动为他们补充源力消耗,好让他们牵引更大的元力,维持阵盘擂台的稳定运转。

    就这样,天行容若一会增加灰色源力,一会增加天地元力,两相碰撞,往复循环。

    他坚信,如此碰撞下去,总有那么一个时间节点,原力会自然生成。

    然而,华夏星的人完全傻眼了。

    因为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不再是无规律地凭空出现,而是以阵盘擂台为中心,二者交替出现,有节奏地不断扩大。

    十丈之后,开始一丈一丈地延伸……

    近处的天行健五人呆了一下,过了半刻才反应过来,几乎不敢相信,强横如他们身处这两种元力极端现象面前,与平凡之人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感到莫名的恐惧。

    即便他们修为没有更进一步,但他们肯定这表现出来的现象已是远超控者能掌握的力量了。

    所以,天行健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沉声喊道:“我们,我们退出这里吧……”

    其余人,包括天行懿在内,看到这样的景象,亦是沉默以对,知道事不可为,只好依言退走。

    同样,近在咫尺的豺狼们的眼珠子早已瞪得巨大,深切地感受到了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的可怕。

    到底什么情况?

    一里地!

    豺狼们足足后退一里地,才感觉舒服了许多,但是此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惊疑不定。

    融入人群中站定的豺狼们低声议论,满脸不能置信。

    “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同时出现,而且还在变强?”

    “今天真是见鬼了。”

    “这挑战者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这么猛?”

    “看来这一个月来,其他七家都没有把挑战者的底牌逼出来。天行家族好像比传言的要强很多啊。”

    “老大!”瘦狼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音,看向老大头狼的目光带着一丝祈求。

    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是控者的手段,那从巴掌之地突然猛增到方圆之地的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那是什么手段?

    头狼心中也在打退堂鼓,但是他想到此次任务对于他们有着非凡意义,神情变幻不定,良久才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再等等!”

    此时此景,不止他们,连八虎城内,乃至华夏星上的人猛然抬头,齐齐看向阵盘擂台的这个方向。

    无数闪亮的光芒,化形无数,如同龙蛇一样,在那方夜空中游走不定。

    光芒中的天地元力,颜色早已非他们熟悉的金色,而是纤尘不染的暗沉银灰,散发可怖的威压。远远看着,每个人都觉得心头仿佛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有些喘不过气来。

    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不知何时,天空从四面八方汇聚重重乌云,黑压压的,隐有低沉的雷声,以及黄灿灿的金芒闪现。

    那是雷电吗?怎么像神话中那些仙人渡劫似的。

    众人瞪大眼睛,满脸骇然。

    轰!

    一道耀眼的灰色光柱从阵盘中冲天而起,直入头顶黑压压的乌云之中,与里面的金芒疯狂地交缠在一起。

    此刻,汹涌的力量碰撞彻底超出了阵盘擂台的承受范围,一个个闪烁着光芒的阵盘武器像爆竹般,连续不断地爆炸,炸成无数金灰色的碎芒,像云似雾地自发地流动起来,融入到天空中的乌云里。

    随着争斗加剧,乌云的颜色一点点变淡,里面金色与灰色的色彩逐渐褪去,化作一道道金灰相间的漩涡。

    而天地元力与灰色源力受此奇异的力量吸引,纷纷碰撞出一道道涡流,它们就像相互吸引,打着旋,彼此缠绕。

    滴答!

    叮咚!

    清脆的水滴声全场可闻。

    轰然呼啸的漩涡,就像在拧衣服一样,拧出来了一滴水珠,弹落在地上。

    之后,不计其数沾染金灰色的水滴,哗啦哗啦地出现,仿佛天空下起了雨。

    雨幕中,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远远站立的诸人,不约而同生出一股错觉。

    那些雨滴快速刷下的光景,就像被流光粒子炮铺天盖地扫射过来,明明身体每个地方的血肉在被击中,却因为力量太过于犀利和密集而感受不到痛楚,只感到意识涣散。

    众人骇然色变,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

    这是什么力量?

    在场的人,以天行健五人修为最高。连他们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看到了比三龙还要恐怖的东西。

    身处雨幕当中的天行容若更让人震惊。

    随着雨滴临身,其身上神异的气息不断凝实,到达一定的程度后,恍如化成实质,令人望之双目生涩,肌肤生疼,犹如刀割。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众人浑身每一块血肉都兴奋得战栗,他们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够亲眼看到传说中比控者还要高的修炼层次。

    而散发如此骇人气势的挑战者,却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

    只见他脚尖踮起,绷直的身体变得柔软,而后盘膝坐下,仰着看不出表情的脸看着上方天空,双手握拳舒展,自然摆放在膝盖上。

    没有出现更多的异象,这个画面却宛如天成,有着无法形容的自然而然,就像一双无形之手打开,天地间所有一切有灵性的东西都被摄入其中,让人艳羡不已。又像是有一种魔力,磁石般牢牢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目光。

    忽然,身影扬起的脸庞低下,目光缓缓扫过全场。

    那双眼睛明明就是深渊,当他们凝视时,那深渊也在凝视着他们。目光之中看似没有任何情感,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祇,细看之后,却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天地的苍茫,那是众生的灵动,那是自我的遗世独立。

    每一个与天行容若目光相交的人,心神剧颤,眼睛泛红,呛然而泪下。

    人群之中,无数人脸色大变,心中有鬼的人感觉自己就像被做错了很多事情一样,在此眼神之下,羞惭欲死。

    豺狼为首的豺狼们,心神为之所夺,后背瞬间湿透,血勇凶悍之气尽消,颤声道:“撤!马上撤!”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离这个神一般的人物远一点!离开这怪异的视线范围!

    身边无人回应,他强忍心中惧意,转过才发现手下脸色惨白,浑身不受控制地战栗,牙齿颤抖作响。

    头狼狠狠啪啪两个耳光抽上去,其余九人才如梦初醒。

    “撤!全都撤!”

    一行人几乎是用尽吃奶的力气,朝人群外挤去。

    一个个脸色惨白,跌跌撞撞往外冲,狼狈不堪地往外跑。

    此种景象,在更多的角落里,更多的身影,早已经踪影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