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发生在天行容若身上的景象十分奇妙。

    天地元力主动在攻,他身体上灰色源力被动在受。

    天地元力与灰色源力的此生彼灭,相杀相爱,力量皆近乎无穷无尽。

    早在阵盘擂台运转之前,天行容若已然看得十分清楚。今日的天地元力之所以如此厉害,远超他平日所见,是因为元力早已不是单一的天地元力,而是蕴含了上千超武者的源力,受他们意志所操控,成分变得非常特殊,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奥妙。

    这种奥妙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它是由许多结构看上去很零碎的力量碎片构成,有元力的,有源力的,也有灰色源力的。

    阵盘擂台上的每一道阵法线,喷涌出一道道混杂了多种力量的光芒,每一道光芒的形状都不一样,看上去就像一块块破烂不堪的玻璃碎片。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些恍如不规律的碎芒,经过阵盘擂台几番糅合之后,再跟那灰色源力碰撞,偶尔会绽放出一道让他呼吸加重,心脏陷入停顿的力量光芒。

    那道光芒安静而柔和,洁白无瑕到近乎透明,让人看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住。

    那已经是远超于祖庙力量所能散发出的光芒,久看下去,便感到一种让人高山仰止的威压。

    那是一种来自于最高级力量的不可一世。

    尽管那带着原力威压的光芒总是稍纵即逝,难以捕抓,但天行容若百分之百肯定那就是一道由无数力量碎片拼成的原力光芒。

    虽不完整,但已是原力无疑。

    在万道炙热的光芒中,那一道光芒尤为引人注目,让人无法转移视线。它像微服出巡的君主,如深渊,似星海,沉静地俯望喧嚣热闹的尘世间,一言不发地时而现身,时而消失。

    这原力光芒威势惊人,不仅抗衡着气势磅礴的天地元力,而且对容若身上散出的灰色源力同样不客气。它利用自己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无穷威力,一下子粉碎气势最大的天地元力,而后崩碎韧性最强的灰色源力,每一次被碎的力量都是碎而不散,形成无数细小的玻璃碎片,并在其作用下再次碰撞,撞出成千上万的璀璨烟花,而后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股股力量洪流,反过来再次绞碎天地元力和灰色源力。

    如此过程,周而复始,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碰撞后,终于又见到了疑似的原力光芒。

    这一来一去的细致变化,充满了力量从无到有,从低到高的演化过程,让天行容若看得如痴如醉。

    此时,他早就忘了眼前的惊天危险,忘记了自己如今手无抓鸡之力的窘状。眼里只有这些绝妙的变化,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一刻的时间是停止的。

    但是很快,天行容若的希望就打破了,他发现自己的灰色源力开始落于下风,原力光芒以一己之力压根儿无法抗衡延绵不绝的天地元力。

    至于原因,他不用想就明白过来,问题依旧在于四彩珠的不作为。或者是体内“封腔闭眼”的晶化大封印迟滞他运转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而另外一边,阵盘擂台近乎鲸吞了周围的天地元力,还不断从华夏星各处汇聚来更庞大的元力。因而,擂台上参与拼斗的天地元力即使在飞快消耗,也能得到快速补充,而滔天的气势尤甚前一刻,让人感到一种无力感。

    此消彼长之下,天地元力的气焰越发强盛,不仅使得天行容若护主的灰色源力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还让偶有出现的原力光芒淹没在强势的元力大浪潮里面,再也难觅那一丝神奇的火光。

    天行容若有些惋惜,这就要结束了?自己还没有摸索清楚这难得一见的原力光芒啊……

    因为这原力光芒是由无数的力量碎片组成的,并没有稳定巩固下来,形成那真正神奇至极的无上原力。这就像明知道水流才是自己想要的,却只有水滴,且这水滴既难以捕抓,又远远没有达到解渴的作用。

    忽然,一个冒险的想法从天行容若的脑海中跳出来,自己能不能让四彩珠重新转动,让灰色源力流动起来,让双方重新达到平衡?这样的话,原力光芒会不会绽放更多,而自己就能多观摩一段时间?

    想法一冒出来,他立即兴奋起来,开始仔细思索,如果想要驱使四彩珠转动有什么办法?

    他知道四彩珠停滞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大封印阵法的晶体固化,阻滞了能量的自由流动。

    难道真要强力打破晶化的大封印,疏通体内能量流动的通道?可这是走回头路,是一条死路啊……

    强力打破大封印是不可能的,那还有什么稳妥的办法?

    天行容若看着眼前阵盘擂台上不停跳动的身影,他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如果自己削弱家族超武者们的一些源力支撑呢?能不能降低阵盘擂台吸收元力的能力?

    想到就做,只见他刻意挨了一轮攻击,抽调了体表一些非要害位置的防护源力,飞快递握拳成招。两招“意拳杀”直直刺出,一拳钻地,一拳上天,几乎同时飞入阵盘擂台的阵势当中。

    如论阵道修为,恐怕整个人类联邦也难以找到一个人能比得上他了。

    所以,这有的放矢的两招可谓是恰到好处,刚好击中阵盘擂台运转的薄弱环节,让擂台上的上千超武者不由脑袋一沉,感到一片空白,手脚随之僵直,像呆住了一样,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何种反应。

    这边天行容若感到阵盘擂台明显停顿了一下,攻势迟缓了一些,顿时心中一喜,趁着这个间隙,整个体表的源力如离弦的箭连连射出,由近及远地,一重一重扎向天行家族的超武者。

    眨眼间,千丝万缕的灰色源力悄无声息潜伏在了大部分人的脑域当中。只可惜那一丝一缕的灰色源力作用有限,只能偷偷地减缓人的反应能力,而无法达到像之前那样的全盘控制。

    但这已经足够了。

    阵盘擂台的气势开始慢慢减弱,吞噬元力的范围逐渐缩小,效率明显降低。

    相应地,天行容若渴望看到的原力景象再次层出不穷,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一朵朵原力光芒,像绽放的烟花一样,此消彼伏,如幻是真。即使在声势浩大的天地元力面前依然显得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只可惜,好景不长,阵盘擂台又生变化。

    擂台中的天行容若忽然发现,随着他不断加强干扰,原本处于下风的灰色源力开始逐渐扳回劣势,在阵盘擂台内的博弈中,开始压制天地元力。

    此时的天行容若,又开始琢磨,那能不能加强天地元力?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岂不是相当于阵盘擂台的控制权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如是这般,问题来了。

    如何才能加强元力呢?他的元力修为极其浅薄,连行者层次都没有突破。而阵盘擂台又不为他所用,天地元力强与弱,根本轮不到他掌控。

    要是他减少源力干扰,阵盘擂台的元力自然会攀升,但他的源力就会相应被强大的天地元力碾压,依旧会失去平衡。

    说到底,如果无法调和天地元力与灰色源力之间的平衡,那么原力光芒只会是一如既往的昙花一现。他的感悟也将毫无进展。

    问题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四彩珠不动,灰色源力就不够用;上千超武者不动,天地元力就不够用。

    其实,这个问题看似一个在于主观,一个在于客观,但归根结底都是谁势大的问题。

    形象一点来说,阵盘擂台就像一个天枰,两头放的分别是天地元力与灰色源力。放平衡了,原力光芒就会闪现;不放平衡,一方壮大,另一方就灭亡。

    阵盘擂台脱胎于祖庙奇阵,又被他刻意引导家族的超武者,融入了天圆地方阵,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正是这种可能性的无限,天地元力在其作用下,先是发生了难以察觉的蜕变,后又与灰色源力碰撞出灿烂的原力光芒。

    正是这些碰撞,让天行容若看到其中奥妙,看到了一条修炼出原力的快捷通道。

    但现在这条快捷通道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重重障碍,要想继续这样制造出之前那样的原力光芒,将会变得千难万难。

    困局在前,绝境在后。

    如果还不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仅仅是灰色源力,就连他自己,以及擂台上所有的人都会被元力圆满和元力真空弄得崩溃。

    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途径稳稳当当地打破僵局吗?

    左冥思,右苦想,天行容若始终不得其法。

    突然间,他灵光一闪,他看着体内“封腔闭眼”的大封印,若有所思。

    同一时间,他想起了那唯一一丝原力诞生的过程。

    功法?他一直都忽略功法的作用。

    自始至终,他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以自己为中心去解决这种修炼的问题,总以为自己与众不同,走的是不寻常的路,前人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但他似乎忘记了,他再怎么妖孽也是一个天杀体。而对天杀体的研究,天行家族已经研究了一甲子有余,甚至还专门修改了代代相传的天字诀,以保证天杀体靠自己走出一条活下去的路。

    没错,现在天行容若无路可走了,却在天行功法上看到了一丝曙光。

    确切地说,他在天字诀的见天境功法里面找到了一条可行性极大的路。

    既然“封腔闭眼”的大封印是灵肉融合的关键,那么运转见天境功法再次开腔开眼是否能破碎堵塞,让“十点一线”重新活络起来,让天地元力直接与拥有无穷源力的四彩珠正面交锋。

    说不定,二者交锋还有意外惊喜发生。

    没错,天行容若冒着灵魂与肉体再次疏离的风险,就是在赌以如今浩瀚磅礴的天地元力与四彩珠的灰色源力能直接碰撞出真正的原力。

    如果成功,这原力将不再是由无数力量碎片拼凑而成的原力光芒,而是一丝一缕完完整整的原力。

    两者看似本质一样,其实却是碎瓷片与真瓷器的的区别。前者一文不值,需要花更多的功夫去复原,才能见到本尊;后者价值连城,一眼可见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