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七十章 惊世骇俗心胆裂
    天行健四人自然明白天行懿话里表达的意思,是要大家想出个可行的方法,可以立刻解决天行容若那边至今无解的死局。

    可看到四方堂那边越来越大的动静,修为高绝如他们都开始发自内心的不安。

    在四方堂那边,阵盘擂台之上,上千超武者牵引来的天地巨力早已开始扰乱那片空间的稳定。

    不同方向疯涌而来的元力,不停地传出暴乱的怪啸,与攻击打斗中激烈碰撞的轰鸣高频率地混杂在一起。元力的夸张,源力的收敛,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波动在激荡,就像两只巨大的猛兽上演着最原始的撕咬、缠斗。

    元力如海啸,汹涌澎湃,蓝色的浪滔里偶见一团团的灰色光华绽放,似不甘就此被扑灭,总无处不在对抗着天地大势。又像是生命之火,总捏住那一抹代表着绝处逢生的曙光,与天地囚笼展开着激烈的撕裂之战。

    此一番景象,正是天行容若正以一人之力对抗着还在不断变强的天地之力。

    莫名的心悸,早在天行健五人心中滋生。

    如果此时他们五人对目相看的话,必然能发现各自得脸色早已大变,双目中再也无法掩饰惊恐。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刚才一连串的胡扯蛮缠,看似他们在诉说各自内心积蓄已久的一些心结,倒不如说是在换一种方式来表达各自内心的惶恐与不安。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们五人内心都明白谁也怪不了谁,要怪只能怪这个天杀体的时代依旧是天地人不容。

    在很程度上来说,天行家这个家族的重建与发展,就是一部天杀体艰苦拼搏的历史。

    所以,即使在最绝望的那一刻,他们这样的一群人都绝对不会放弃。

    就像现在,他们五人不知道出于何种思维,打从心底里对这种乱局仍存一丝幻想的,认定天行容若能有把握度过眼前的难关。

    相比于他们的淡定,蛰伏在四方堂另一头的豺狼们却不敢苟同。

    从上千超武者操控阵盘擂台开始不断攻击挑战者天行容若之后,他们感觉仿佛身陷在一个无形的沼泽地之中,动弹不得,又像在流沙中,不停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巨力拉扯,渐渐地感到了一丝窒息。

    他们身经百战,经历过不知多少的险境,自然知道是周围的天地元力在急剧地变化。

    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一会像火山一般剧烈井喷,一会又像牛饮水一样突然被吸空,使得他们的身体因为不适应这种急剧变化,而难以自制地抽搐个不停。

    此时的他们可谓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因为四方堂的异象,天行府邸确实如他们所想地驱散了所有人,不留一只鸡犬。

    剩下难以撤离的,就是阵盘擂台上的上千超武者。

    豺狼们的目光死死自然而热地找到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元凶,阵盘擂台!

    不光是他们,就连更远处的八虎城内乃至华夏星其他的城市的超武者们也无不色变。

    因为随着阵盘擂台在上千超武者的勉力控制之下,疯狂地抽取着周围的元力,导致很多的地方同时出现了元力圆满与元力真空两种极端的现象。

    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两种极端现象一个控制不好,就会出现第三种谁也不敢想象的现象——元力泯灭。

    元力泯灭,灭的是处于两种极端现象当中的人。他们会像面团一样被天地元力来回蹂躏,揉至灰烬。

    因而,现在华夏星上即使再普通的人,现在都是长大嘴巴,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无风起浪、平地起雷的天空。

    没有人能保持镇定,也没有任何办法不震惊了。

    因为同样的异象,华夏星是第二次出现了。

    上一次他们很快晕倒了过去,这一次却要饱受折磨与煎熬。

    联邦超级武学修炼体系发展到现在,对天地元力有着一个完备认知系统,但如果涉及到更深层次的元力现象,就只有一些修为高深者知之甚详。

    就像眼前这两种极端的元力现象,一般只会出现在绝世高手的战斗之中。

    其实,超武者之间的战斗本质,归根结底就是对天地元力控制权的争夺。这种争夺本来就非常激烈,加上精神源力说不出的玄妙,会让争夺变得更加复杂多变,想要形成绝对的优势,并不容易。

    这里面不仅要求超武者抽取天地元力的速度与数量要同时达到一个临界点,而且还要求超武者的源力控制要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精细,近乎精妙的状态。

    所以,这两种极端的现象常常被视作控者常用的战斗手段。

    可以想象得到,在这两种极端元力现象面前,没有任何一个超武者会感到舒服。

    他们自学会修炼以来,常常处于一种元力延绵不绝的世界,就像人习惯了氧气一样。

    一旦周围的元力变得极端,超武者会在第一时间感到浑身不自在。

    早早围观在天行府邸周围的超武者们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充满危机的不适感。而随着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们觉得耳中尽是轰鸣,眼花缭乱,天旋地转。

    严重者,有些人已经出现类似于癫痫的症状,有些人开始胡言乱语,有些人开始无意识地冲击周围的虚空处,好像陷入了某种幻境。

    不过,这种现象持续的时间并不久,一些修为高深且见多识广的超武者首先反应过来。

    “逃!都往远处逃!尽量避开元力不正常的地方……”

    府邸周围此消彼伏地传来数声饱含元力的大声疾呼。

    至此,其他人如梦初醒,如被惊动的草鸡,四散逃跑,远离那些已然肉眼可见的元力漩涡。

    这种逃亡式的情况出现后,身处风暴最近的豺狼们心中更是惊疑不定。

    此时,头狼正垂头思考着一些东西,身旁有人压低声音喊了一声,生生地吓了他一跳。

    “老大!”

    头狼有点懊恼地转过脸,怒瞪了一眼出声的伙伴瘦狼,却又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只见瘦狼满脸惊恐,冷汗刷刷往下流,鼻窍隐隐可见血迹,四肢好像打摆子一样,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再看看其他兄弟,眼中都是惧意,但是就这么离去,他心中又有些不甘。权衡再三,他咬了咬牙道:“再看看,如果不可敌,我们就撤。”

    其他豺狼闻言,眼神一阵黯然。

    头狼看着兄弟们这个动作,心中有些不满,但是转念一想,却又释然。

    兄弟十人相知甚深,非贪生怕死之辈,亦非有勇无谋之辈。身边手下如流水,心志薄弱之辈被淘汰一批批,他们十人却是铁打的营盘一样,始终帮扶。今天会有如此孱弱的表现,实在是眼前一幕有些吓人。

    元力真空与元力圆满这两种罕见的现象出现,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过,在他们看来,危机也是机会。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也不是全部对他们不利。

    起码,四方堂这边的乱象把所有高手吸引过来,应该不会有高手在天行府邸内坐镇。那么,他们是绝对有把握悄声绕过四方堂,进入天行府邸里面掳走那个天杀体婴儿,还可能有机会全身而退。

    这一边,在豺狼们忧思百转的时候,

    天行容若正好处在风暴最激烈的位置,正头昏脑涨地应对着宛若失控的攻击,压根儿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外面的动静。

    “十点一线”的封印晶化,如同在他的身体上刻画了一个天圆地方阵,加上源源不断的能量流充斥其中,可谓是被激发运用到了极致。

    如换在平时,天行容若是欣喜若狂的,因为这个类似于“封腔闭眼”的封印存在越久,他的肉体和灵魂的融合度就越高。但现在面对四面八方疯涌过来的天地元力,无法动用四彩珠的力量,让他就像手无抓鸡之力的平凡人那样,任由天地之力蹂躏。

    在外人看来,阵盘擂台上的天行容若就像一艘小船那样,在一浪接一浪的冲击浪潮里,东倒西歪,毫无反抗之力,随时有倾覆的可能。

    然而,更矛盾的是,阵盘擂台上的超武者们即使看出了挑战者显露败迹,下意识地想停住攻势就此作罢,却发现一切已经超出他们的控制范围。

    与其说,他们利用阵盘擂台控制天地元力攻击挑战者,倒不如说天地元力借用了他们所有的力量,包括阵盘擂台的阵法之力,欲合力绞杀于天行容若。

    对此,天行家族的上千超武者很无奈。这种超负荷的战斗让他们苦不堪言,早已没有了开始时候收获功法奥妙的欣喜了。

    不过吃尽苦头的天行容若也不是没有收获的,至少观摩眼前罕见的一幕幕,让他对力量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自从顿悟出原力奥义之后,无论他怎样努力去琢磨,去尝试,都无法生成另外一丝的原力,以致于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原力之路的正确性。

    这让他非常的郁闷与不解。

    直到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有点心灰意冷的心再次骚动起来,不知不觉地沉浸到了那一次次拍打在他身上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