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九章 心似丝网中有千结 下
    此言一出,“健康如意”四兄弟顿时神情复杂地僵立在原地,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是的。他们在和天行懿谈论家族责任与荣誉的时候,却忘记了她的另一个身份所肩负的责任。

    联邦科学研究院每一任的院长,除了位高权重,自成王国以外,还被一些高瞻远瞩的联邦高层称为“人类的守护神”。

    也许很多人奇怪,为什么是人类的守护神,而不是联邦的守护神。

    难道今时今日的联邦还存在生命族群之间的你死我亡?

    这个问题的答案,要从百年的智能人战争讲起。

    很多人都认为,人类能取得与智能人战争的胜利,是天行博士研发的“基因炸弹”,起了决定性作用。

    但只有少数人知道,当初人类阵营如果没有超级智脑“自由世界”自始至终的倾力协助,人类可能早就灭亡了。

    显浅一点来说就是,没有自由世界的超高运算力,天行博士的“基因炸弹”从构思、研发、试验,到投入使用,至少要花上一百年。

    同样道理。没有自由世界和智能人那边的超级智脑同等级对垒,人类的生活会陷入泥潭,工业会进入死胡同,战争会风雨飘摇,人类命运将会命悬一线。

    换一句话来说,没有自由世界,人类在战争中射向智能人的子弹都不可能被生产出来。

    那为什么身为智能生命的自由世界要帮助人类?

    一是众所周知的“智能人三大法则”: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看到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二、在不违反第一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绝对服从人类给与的任何命令;三、在不违反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尽力保护自己。

    二是智能人既然称之为人,自然具备了人的复杂性。当初在智能人世界里面,各自生存进化的理念之争已经上升到兵戎相见的地步。自由世界之所以选择和人类合作,何尝不是一种维护自己的行为。

    不过,当初合作协议仅限于当初,“三大法则”都可以被智能人所抛弃,更何况是这种仅限于联邦宪法法案的合作关系。

    因此,即使在战争结束后近两百年,人类从来都不敢对“自由世界”放松过警惕。

    尤其在天行博士出现后,人类不断变着法子和自由世界展开各种各样的合作。实际上就是通过各种品类繁杂的科研项目,占据自由世界的大部分运算能力,让其无心他顾,减少他对一些人性上的模仿和哲学问题上的追问,以免其智能进一步强化,产生二心,进而威胁到人类。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天行健四人听到天行懿说到“自由世界”将压制不住了,他们自然悲观地认为人类离一场复杂的战争将不远了。

    比起一个家族之事,天行懿忧心的却是人类的大事,付出的牺牲的何尝比他们少。

    于是,他们沉默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

    ……………………………………………………………………………………………………………………………………

    下

    天行懿好像看透了天行健四人的心思,竟出乎意料地善解人意。

    “只要我还不死,它就折腾不起什么风浪。而且,这一次容若的小玩具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灵感。”

    说完这句话后,天行懿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凄然。

    没有人明白她那句话背后的意思——如果她死了,怎么办。

    关乎人类生存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不用付出沉重代价的。

    与自由世界长年累月地战斗,对天行懿的伤害既是日积月累的,也是没有上限的。即使控者修为精深如她,也无可避免地染上了“机械病”。

    顾名思义,机械病就是人像机械那样思考,那样生活,甚至那样一模一样。

    人类,会被潜移默化地变成一个智能人。

    到时候,那样的她,就已经是另一个她了。现在的她,必然已经死亡。

    即使不会变成智能人,留给她的时间也不会太多了。就像当年天行博士那样,在死亡海之战后,与自由世界角力,不到一年就心力交瘁而死了。对此,很多人都以为是天行博士因为研发基因炸弹耗尽心血而死的,其实只有天行懿这个继承人知道博士是为了对抗自由世界而死的。

    死亡这个话题,太过沉重。

    天行懿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所以转移到之前所谓的“交待”上。

    “我们这次倾巢而出,主要是因为两件事。第一个就是经费……”

    “联邦的政客们早已忘记了人类是如何取得那场战争胜利的。每一年的联邦议会上的预算案一而再,再而三地裁减我们研究院的经费,致使我们很多研究项目都被迫停止。我们这些科学家变成一个个业务员,一个个都满世界跑,去游说议员,像乞丐一样向各大势力和各大世家讨要用度。”

    “科学家就应该研究学问,而不是推销员。我们研究院已经有人忘记初心,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人达成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协议,贩卖我们的研究成果……对于这个,全感虚拟系统和阵盘擂台是怎么来,你们应该知道的。”

    “这种弊端早已显现。研究资源不断依靠外部,研究成果不断私有化。得益的不再是联邦,而是像你们这样一个个吸血鬼那样的科技公司。”

    天行懿讲这番话的时候毫不遮掩自己的嘲讽和怒火,而天行健四人则是一脸的不自然。

    “这一次来东北星域,回天行家族自然也是为了经费。这早在两个月前就计划好了,我们只是按计划行走而已……只是我没想到一出实验室,就听闻了军儿他们的噩耗。”

    天行懿讲到自己长子天行军英年早逝的时候,表现得出奇的平静,好像毫不在乎一样,但她下一句话却表达了决然的态度。

    “我回来,压根儿不是为了你的破寿宴。如果不是你的寿宴出现了军儿用命换来的东西,吸引了那么多势力齐聚,你是不可能见到我的。是永远——”

    一旁的天行健明白自己这位发妻的意思,自己无力保护自己孩子,已经伤透了她的心——她在用永不相见来惩罚他,也惩罚她自己。

    天行懿并不矫情,道明了自己的态度后,非常自然地回到了正题。

    “我们这次行动,不仅仅是因为经费问题,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们的线报发现,关于天杀体活体研究死灰复燃了。我们的天杀体研究项目在一年前莫名其妙地被切断了经费,而且还听说联邦议会还将通过放开民间使用天杀体活体用于人类源力改进性研究。之后,我们研究院的天杀体活体保护网和供应链频频出现不寻常的事故,接连丢失大量的天杀体活体……”

    天行懿所说的这一切,严重程度就像一个基因炸弹在天行健等人的脑域中引爆,把他们炸成了傻痴的天杀体,让他们几乎忽略掉了四方堂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如果这一切不是天行懿主观捏造的事实,那么人类联邦真的是要变天了。

    然而,天行懿接下来一句话,更是使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直到两月前,我们查到流浪者组织全程参与了这一系列的非法活动……不仅如此,我们还发现流浪者组织与问天会的关系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天行懿这一个结论如同晴天霹雳在天行健四人头顶上轰响。

    流浪者组织是什么货色,整个联邦都知道。他们以禽兽为名,出了名的没人性,专门从事人口买卖,满世界捕杀贩卖天杀体,被整个人类世界所唾弃。

    而问天会是什么来头,整个联邦更是如雷贯耳。

    如果说,在整个人类联邦里面,要说敢公开宣称无条件保护天杀体,公然跟联邦法律对着干的,那非问天会莫属。

    问天会,前身是天杀体之乱时期受难者家属互助组织,成员多以天杀体的家属为主,一直致力于向联邦政府讨要公道和说法,以及给予天杀体提供庇护。后来经过长期而复杂的斗争,问天会不仅成了一个公开合法的民间公益团体,还不断地积极参与到联邦公共事务中,扶持自己在联邦议会的代言人,且一直坚持他们的终极目标——推翻联邦关于天杀体杀无赦的法案,加快天杀体保护法案的立法进程,让天杀体可以有尊严地生活在阳光之下。

    所以,问天会可能势力不大,但声音却不小,且没人可以忽略他们的声音。

    人们可以憎恨天杀体所带来的灾难,却不能忽视这个灾难的本身并不是天杀体自有的原罪。他们及他们的亲属都是无辜的受害者。这里面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体制的原因。

    因而,偌大的人类联邦还是存在非常多天杀体的同情者的。例如,天行家族就是问天会的匿名捐助者之一。

    照这样看来,流浪者组织和问天会是生死大敌才对的,如今听天行懿的意思,问天会和流浪者组织竟一直有着不干不净的勾当,而且还开始堂而皇之地影响联邦高层的舆论走向。

    无疑,这样的信息对天行健四人伤害是巨大的。

    相信,将来也会对很多人造成伤害。

    言尽于此,天行懿似乎无意关心天行健等人的震惊,仍旧选择继续她的“交待”。

    “这次用容若做饵,是无心插柳……”

    此时再听天行懿事不巨细地向他们述说今日之事的前因后果,天行健等人脸上不由一阵发烧,不时地苦笑。他们知道天行懿这是有意给他们难堪,好出一口气,泄一下火,释放一点心中的委屈。

    “很多事情都是巧合。我们这次行动足足策划了一年之久,选择在东北星域也是看中这边远离联邦首府星,好让流浪者们放松警惕。为此,我们准备了一个挑战者做饵,一个我们可以掌控的天杀体。”

    “谁也想不到小容若变身天杀体大闹宴会,把那帮人的注意力都聚拢了过去。而且,我们控者大人大发神威让很多人知难而退了……我们长达一年的钓鱼计划,就这样付诸流水……”

    天行懿在讲这番话的时候,恶狠狠地怒瞪着天行健,完全忘记了那晚的风波也有她的一份功劳。

    天行健心中有愧,当然故作羞惭,低头回避了天行懿的视线。

    天行懿见此,怒哼了一声,没搭理天行健,然后转首面向四方堂的方向,脸上转而无奈,幽幽地说道:“虽然明知事不可为,但我们一个月前还是启动了挑战者计划。令人无奈的是,小容若竟然和我们的挑战者巧合地碰上了,还弄废了我们的挑战者……”

    一系列事情的发展,巧合到这种程度,天行健四人听得也是脸上一阵抽搐。与其说联邦科学研究院出师不利,不如说天行容若过于不按常理出牌。

    “往后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我确实高估了自己,才让家族出现了这样不可控的局面……”天行懿话至此,有点停顿了一下,最后盯着天行健四人,无比漠然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这样的交待,你们满意吗?还是你们觉得四方堂那边的事情不够严重,你们还要无休止纠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