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八章 心似丝网中有千结 中
    “嫂子,我不服!打从你回来,你们行家这一脉就开始不安份。天行践等人更是漠视外界威胁,打着你的旗号,向我索要四方堂的权限,只为了对付容若这一个挑战者。这是何等的荒谬。”天行如压制着内心的怒气,怒瞪双眼,毫不客气地质问天行懿。

    “他认为,挑战者横扫了八虎城,如能栽在天行家族,于家族百利无一害。尽管我认为他们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我依然答应了让他动用阵盘擂台……”

    天行懿面不改色地回应着天行如的问题,然后脸上闪过一阵宠溺,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而且,这是容若一早就有的想法,只不过提前了而已……”

    听到这个答案,天行如顿时苦笑不已,甚至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往下问的感觉。

    不过,对天行懿知之甚深的天行健一如之前阴沉地追问之前的那个问题。

    “这一次回来,你究竟在计划着什么?”

    不待天行懿开口,天行健就神情激动地说了一连串的话。

    “不要告诉我,你是回来给我祝寿的。我承受不起……”

    “也不要告诉我,你是回来为军儿他们讨回公道的。他们受之不起……”

    “更不要告诉我,你回来是为了容若。尽管这些天来,你一副舔犊情深的模样。”

    随着天行健无比激动的一句又一句,天行懿的脸色逐渐布满冷霜,鬓角的银发开始无风飘扬,眼内的红芒涌动,有一种说不出冷酷和漠然,让人不敢直视。

    天行健仿佛没看到天行懿的神情变化一样,仍然不管不顾地数落着。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吗?其实,我都知道。你这一个月来,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还是一直都没变……”

    “一切,都是为了你的研究所……”

    好像被说中了心思一样,天行懿沉默以对,就连身上骇人的气势都散去了不少。

    一旁的“康如意”三人同样默言,因为他们深知自己嫂子“研究所大于一切”的秉性,但天行健的下一句让他们再也不淡定了。

    “可你不应该啊!不应该拿容若来做诱饵!”

    天行如三人闻言,都有点难以置信地看向天行懿,发现自己的嫂子一脸平静,没有丝毫反驳之意,不由内心一沉,怒火顿生。

    “表面上,容若的挑战行为,是为了吸取源力封印自身。但实际上呢,他已不自觉地成了你的诱饵,而你更是顺理成章地为这一个月做了详细的策划……”

    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天行健软绵绵地瘫在地上,好像用完了全身的力气。

    可想而知,在天行懿面前说出那么多话,是要面对何等压力。

    “原来,一直你,你们都是这样看我的……”

    听完天行健的控诉,天行懿显得出奇的平静,淡然地回了一句。

    然后,她好像连看多一眼四人的心情都没有,欲转身离开,眉宇深处却流露出遮掩不住的浓浓的落寞和哀伤。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你们研究所的目标应该是流浪者组织吧?”

    天行健有气无力地说出了最后一句,把所有问题都挑明了。

    然而,一旁的天行懿早已眉头紧皱,眼内的红芒涌动,如同翻江倒海,像下一秒就要蔓延出来,将她的银发点燃,将周围的一切都摧毁。

    短短几分钟时间,她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致,已经厌烦了天行健的纠缠不休和自以为是。

    还有那万箭穿心的伤害。

    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人,人却改变不了事情。

    如果觉得认命比抱怨还要好,对于不可改变的事实,除了认命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两句话,用来形容天行健等人此时的心情再也适合不过。

    他们五位控者在联邦中再怎么算,都是巅峰中绝世强者。

    然而,面对天行容若折腾出来的连连状况,他们却如同婴儿面对巨人一样,既胆战心惊,也自觉渺小。

    之所以还有心情在这里纠缠不清,何尝不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气急败坏。

    在眼前一切发生之前,天行懿可谓信心十足。

    她认为,凭借自己晋身控者十年的精深修为,人类联邦范围内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她了。这几十年来再难过的坎都比不上跟自由世界每分每秒的斗智斗勇,再坏的局面都也比不上自由世界失控一秒钟。

    对于天行懿的能力,连天行健等人都对她都深信不疑。这种近乎盲目的信任来源于他们见识过她与超级智脑自由世界在漫长的博弈中,经历过不知多少的风风雨雨,甚至是生生死死。

    可惜,上帝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这种胸有成竹在遇到天行容若之后,一再被灭,前面是铜钱的神异,现在眼前如同天地异变的景象。

    在这两种超越世间常识的力量面前,她的灵魂都禁不住颤栗。

    可是,毕竟是由她间接造成的危急局面,而处于危险当中的有她的至亲,所以她极力按捺住了对天行健喋喋不休的滔天怒火,坚持尝试了各种办法靠近阵盘擂台。

    但再三尝试而不得其法之后,她颓唐地认命了,选择留在原地。

    此时,明眼人都看得出天行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正等着人来给她充当出气筒,发泄她心中几乎要爆出来的怒火。

    这个不幸运的人,恰恰是天行健。

    刚吃过亏的天行健不依不饶地拿话刺着天行懿。

    “你们联邦科学研究院堂堂一个公器,却在很多时候自成一国,无理而霸道。当初不问情由灭了民间最大的科研机构科学家联盟,吞了人家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九号自由星……”

    “这一个月来,你们在华夏星布下了一张巨大的网,现在把网收缩到了八虎城。目标却瞄准跟你们八杆子打不到一处的流浪者联盟。真是奇怪这一群没人性的飞禽走兽又有什么让你们联邦科学研究院如此大动干戈的?”

    听天行健话里的意思,好像他一早就知道了天行懿从联邦首府星远道归来的真实目的。之前大闹寿宴刚好是适逢其会,而这一个月来深居简出更是障眼法。

    一旁的“康如意”听到现在,更是一句话也不敢插嘴了。即便是他们,也想不到现在八虎城内的形势竟复杂到了这种地步。

    联邦科学研究院要对上流浪者组织?流浪者为天杀体而来?挑战者挑遍八大世家,致八虎城内武力真空?

    看似没有什么关联的几方势力,却奇妙无比地交缠到一起了。

    不过,天行健好像对这些并不敢兴趣,或者说引不起他的兴趣。

    “流浪者组织恶名远扬,且没人性,灭了就灭了,无所谓。但我想问一句,这么多年来,我都想问一句……”

    “这么多年来,你究竟有没有把这个家族放在心上?有没有把我们这些亲人放在心上……”

    “还是你的眼里就只有你的研究院?”

    天行健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神情十分认真,语气却不是很友善,像质问的味道多一点。

    天行健一连串的问题,如同带着剧毒的匕首,连番刺入天行懿的心脏,不仅让她痛苦万分,而且彻底点燃了她胸中万丈怒火。

    远处的天行健好像着了魔似的,嘴上不停地念叨着他那些尖锐的问题。

    “我们四兄弟是博士从外面带回来的。你们行家一脉从来就不承认我们,不亲近我们,但我们依旧把自己当做这个家族的一份子,不惜一切地在各个方面维护着这个家族的一切利益和荣誉。在中间,我们四人牺牲了多少,你是知道的……”

    “可是你呢?这些年来,你都为这个家族做了一些什么?”

    “军儿死了,秀儿也走了,现在他们留下的骨肉依然要被你这个至亲当做工具摆布,你……”

    这句话没说完,怒不可遏的天行懿已经一个欺身上前,一掌劈在天行健胸前,把他下面的话生生打回去,连带吐血三尺。

    天行如三人见状欲出手维护,却被天行懿一个极其冷漠的眼神扫过,让人产生一种被巨大的智能生物锁定的感觉,一时间毛骨悚然,丝毫都动弹不得。

    但他们三人毕竟也不是善茬。虽然晋身控者时日尚短,但他们自身几十年的积累和之前的惊天机缘都是非常人可以比拟的。

    只见三人各自低喝一声,身上的气势猛涨,一下子挣脱了压制,然后不进反退,直接一个起落,跳出了天行懿的控制范围。

    遇强则强。

    天行如三人脚一落地,气势刚好达至巅峰,每一个人果断摆出了激烈反击的架势。

    他们可以允许天行懿这个嫂子恶言相向,但绝不会任由自己的兄长受辱。

    更何况,大哥天行健说的话,句句在理。

    可是,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天行懿反而散去了冷然的气势,恢复了平静如水的模样。

    她深知自己四位叔叔的脾性,再这样对峙下去,他们必然会毫不犹豫地和自己打起来。不仅是因为他们五兄弟情谊深厚,而且还因为他们都是一根筋的家伙,打起架来会不顾后果。

    五个控者打起来,即使绑住手脚,也不会比天行容若现在折腾出来的动静小。到时候不仅整个天行家族要完蛋,就连八虎城也要遭殃。

    天行如三人见天行懿适可而止了,也不好意思动手,但六双眼仍然怒瞪着天行懿不放,希望她能给个交待。

    这个交待,既要她对出手打伤天行健作交待,更要她对天行健口中所说的事情作交待。

    天行懿自然明白天行如三人的意思,知道事情不解释清楚,误会只会越来越大。

    “事情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且,你们都不明白……”

    天行懿脸色木然说了两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听到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倒在远处的天行健还想出言驳斥,但天行懿下一句让他惊呆了。

    “我快压制不住自由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