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七章 心似丝网中有千结 上
    “啊,挑战者在这里……救命……”

    此声音因莫名的恐慌而尖锐,颤抖中略带点鸭公嗓,像是一个正在转声期的少年发出。

    声响处,正是在天行容若不到三米的地方。声音持续不到三秒,而后刹然而止。

    天行容若非常懊恼地循声望去,定睛一看,不由暗骂一声倒霉。

    因为发出示警的人,竟是一个满脸雀斑的十一二岁的少年,只有二星行者修为。天行容若清晰地记得,这位少年早在阵盘运转之初就已经陷入昏迷。看他刚刚那一个惊声尖叫的神情,还带着大睡一觉之后的迷糊劲。

    要不然,他也不会连天行容若这个挑战者的标准装备——微型机甲,连缩水了大半的模样都没留意到,就再次被自己的发现吓得晕歇过去。

    本来,按照天行容若的意思是待大封印稳定之后,逆转内外天圆地方阵,使阵盘擂台凝聚的巨大能量化成千百万丝缕的能量,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回流天地之间。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接连发生状况,让他开始有点不安。

    先是“封腔闭眼”的大封印早早化成晶体固化,造成四彩珠自转变得缓慢,转化能量的效率变低,使得体内力量流转几乎停滞,从而对阵盘擂台的控制力严重下降。

    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而已。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天行容若坚信一切麻烦都会很快解决。

    偏偏一个疏忽大意使行迹败露,不仅使这个时间无限地缩短,而且让局面变得无比复杂与危险。

    果然,天行家族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蠢货。

    在那一声短暂的嚎叫声中,浑浑噩噩了一晚的天行家族超武者们好像大梦初醒,竟下意识地做出了连他们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快速反应,一下子摆脱了天行容若的控制,重新掌握了阵盘擂台的控制权。

    搞笑的是,他们至今都不知道整晚集体运转的阵法早已换成了天圆地方阵主导的超级大阵。他们能如臂使指地操控阵盘擂台,都得益于此。换在以前的祖庙奇阵,想达到这种结果是不可能实现的。

    慢慢地,阵盘擂台展现出来的各种奇妙,让他们叹为观止。

    他们从没想过人与人之间的配合,竟可以达到上千人如同一人的默契,也没有想过精神源力的攻击竟可以这样花样百出和精细如斯,更没想到元力攻击可以凭借源力的属性发挥不一样的攻击效果。

    还有,那看似不着边际的家族武学招式在不同人的手里,各自磨合之下会发挥这样难以想象的效果。不仅让他们配合战斗中毫无保留地展示了各自的修炼成果,得到各自的领悟,而且还让他们看到了这些武学招式未来的路。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们有一种错觉。只要时间允许,他们将家族的鉴天九式全部掌握都也不是什么难事。

    都是时间问题。

    放在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这一边就是,多一秒钟,就会对家族武学领悟多一点。放在天行容若那边,他受到的伤害就会大一点。

    事实上,从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可以得心应手地操控阵盘擂台的那一刻开始,天行容若就知道自己要受苦了。

    在阵盘擂台上,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虽大部分人没能学全鉴天九式,只会前三式,但身在这样的超级大阵中,彼此心灵相通,默契十足,不仅对功法招式的领悟越发精深,发挥的威力越来越大,而且聚合的精神源力和天地元力亦是前所未有的庞大。

    仅仅凭借“鉴天”“鉴地”“鉴山”三式,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仿佛摸透了这三招的真义,使得身处其中的容若看到了天地在自己周围演化。时而开天见日如天崩,时而闭合窥月似地裂,其间山岳拔地而起,高空坠下,欲镇压于蝼蚁。

    这三式翻来覆去爆发的力量,完全相当于一个控者的全力施为,且这种施为还像是无穷无尽的。

    他们的每一个招式都妙如天成,像浪潮一样排山倒海地攻击,此起而彼伏,无一不轰击在天行容若身上。而他因为四彩珠自转近乎停滞,无法运转功法调动更多力量,避无可避,只能被动挨打。

    这过程,就像一艘小船在汪洋大海中被狂风暴雨打得东倒西歪,随时有破碎沉船的危险。

    不大一会儿,天行容若那用于防护的微型机甲就被攻击得近乎报废,情况无比危急。

    身份泄露倒是其次,主要问题还在于阵盘擂台开始变得有点失控。

    阵盘擂台上的超武者们皆以为是自己在掌控整个攻击态势,实际上却是整个超级复合大阵是在浩瀚的能量支持之下,开始自我运转,使得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陷入一种疯魔状态,不知疲倦地竭尽全力地围攻天行容若。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那庞大的能量在无法散归天地的情况下,只想着找一个出处。这个出处,就是天行容若的四彩珠。

    此庞大的能量流久扣****而不得径入,慢慢和超武者们的意愿结合,演变成了一轮又一轮暴力冲击,试图突破那晶体固化的路径。

    随着阵盘擂台从天地各方汇聚的元力越发浩大,形势就变得越发失控,天行容若要面临的危机,将是前所未有的。

    因为,这一刻他身体与精神完全融合的。

    这一个弊端在这种形势下将会展现无遗。

    换在以前,即使天行容若身体受到致命伤害,他的脑域受到的震荡也会因为身体与精神的不契合而被大幅削弱,不会伤及本源。

    但现在不一样了。

    由于“封腔闭眼”大封印的存在,天行容若的身体与精神已融为一体,一旦身体受到巨大伤害,其脑域必然受到直接的影响。

    这种影响对其他人可能是无关重要的,但对他而言,却是致命的。

    甚至说,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天行容若甚至可以清晰地想象出来了。一旦形势恶化,四彩珠内的力量平衡必将受到破坏,三龙肯定从沉睡中醒来,重新兴风作浪。届时,必然又是生死难料的局面。

    而那时候,不仅他今晚苦心经营的局面,耗费无数天时地利人创造的机缘将会前功尽弃,而且阵盘擂台失控,将会使现在如此庞大的天地能量彻底暴乱,甚至爆炸,到时候陪葬的人也就多了。

    可是,明知道形势严峻,天行容若却发觉自己有心无力。这种无力感比起祖庙山尚未开腔开眼那会尤甚。

    毕竟那时候还可以拼命,现在拼命却会连累很多人丢掉性命。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难道就要这样束手待毙?

    就在天行容若苦思解决方案而不得的时候,不远处也正酝酿着一场激烈的战斗。

    战斗双方,天行容若再熟悉不过。

    正是他的爷爷与奶奶,天行健与天行懿。

    四方堂这边的动静太大了,大到影响至八虎城外的更远处。

    天行府邸的五大控者们近在咫尺,本来对这一切都清楚明白,但却万万没想到局面会变得像现在这样失控。

    至此,首先赶到四方堂的天行健四人,早已追悔莫及。如果早就预想到这个结果,他们当初就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天行践肆意妄为了。

    现在,他们一个个即便修为已至控者,但远远望着四方堂前非人力所能企及的一幕,感受着阵盘擂台所展示的玄奥,承受着里面能量传来的重重威压,早已从内心颤栗不已,甚至有点避之不及的本能。

    这又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自从天行容若出生以来,这种局面就一直像诅咒一样紧紧相随,让人绝望。

    正当四人面沉如水的时候,天行懿也是一脸铁青赶过来。

    她还没站定,天行健已经冲上前,截住了她前行的脚步,冷着脸喝问道:

    “你说,你究竟在计划着什么?”

    天行懿冷冷瞥了一眼天行健,毫不做声,想侧身让过,继续前行的步伐。

    然而,天行健好像必须要得到答案一样,一个后退步,依然挡在天行懿的前面。

    “有很多的理由,让你憎恨于我,或者看不起我。但今天你必须给一个说法,否则你再也不能往前踏一步。”天行健话里有话,不依不挠地盯着天行懿,甚至将自己的控者气势都散了出来,以示决心。

    天行懿仿佛看不到天行健的决心一样,就这样冷着脸,轻抬左脚,像再平常不过那样,往前踏出了一步,两步,三步……

    她每踏出一步,天行健就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直至十步后,才停下来。

    因为天行健嘴角两边已见血丝。

    “这么多年来,我做什么,去哪里,你都无法阻挡。今日,又岂是你能左右的。我踏足控者十年之久,你……十天都不够,就异想天开……可笑!”天行懿不给天行健留哪怕一点的情面,语气中充满嘲讽,冷笑不已。

    天行懿说完,又饱含深意地扫了一遍有点蠢蠢欲动的“康如意”三人,脸色深沉地说道:

    “如果我是你们,我就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你们身为控者,却那么无知,对控者爆发出来的威力一无所知。再说,你们联手就算能牵制着我,难道就不怕毁了整个天行府邸吗?或者说,你们还嫌现在不够乱?”

    此番话,天行懿同样不客气地施展了控者的无上气势。

    尤其是最后两个问句,更是被她用深不可测的修为,化成魔音一般的诡异,硬生生塞入天行健等四人脑域之中,逼得四人一阵头疼欲裂,脚步一退再退。

    控者与控者之间,还是有差距的,尤其是天行懿与天行健四人之间。

    一瞬间的短兵相接,二者差距,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