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六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下
    一直以来,源力筋骨不稳带来的身体隐患,相当于绑在天行容若身上的定时炸弹。

    天行容若每一次的身体元力的修炼,都有可能造成身体意想不到的异常反应。如幸运的话,则筋骨仅是稍微受些损伤;如不幸的话,则会造成身体元力与源力筋骨的冲突,把他的身体弄成一团糟。

    如今轻松完成九重封印,天行容若打从心底松了一大口气。不仅不用再忧心筋骨不稳带来的身体隐患,而且这也意味着他以后的修炼将一路坦途。

    更加重要的是,在今夜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终于可以心无旁骛地在阵盘擂台实验并实现自己想法。

    玄机变的时间已经到了。

    天行容若急速缩小,眨眼间变回了婴儿身,但依旧包裹在那一层微型机甲里面,让人无法看到他的真面目。

    正是微型机甲这样一个巧妙的设计,充分保障了天行容若这一个月来的玄机变在成人与婴儿之间自由转换,而不会受到限制以及致命伤害。

    照理说,穿着这微型机甲的天行容若在阵盘擂台上是非常显眼的,但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引起注意。

    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对身边的天行容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是继续着自己的阵法走位,尽心尽力地运转着功法,调动着自身与天地的力量,维持着阵盘擂台的超高效运转。

    其实,发生这样的一幕并不奇怪。

    阵盘擂台早就在天行容若的绝对掌控之下。一个掩盖气息的障眼法,还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而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只见天行容若盘膝静坐阵盘擂台中央,一双黑灰相间的眼珠子飞快转动,身体不停地出现不规则的颤动,似动未动,给人一种形影分离的感觉,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确实,天行容若在原地消失了,却同时出现在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九个方位,并连出九招。

    这九招却非之前的意拳杀,而是天行家族天字诀的鉴天九式。

    此鉴天九式,又和天行家族其他人所使得又有不同,有着意拳杀的一招定乾坤之意。

    看似九式,其实皆是一气呵成,交相呼应,如同九个天行容若同时出手一样。

    鉴天入主乾宮,把天给定住了;鉴地立坤宮,把地给稳住了;鉴山踩艮宫,把山岳矗立了起来;鉴泽通兑宮,把天地恩泽加持;鉴雷击震宮,让雷霆隐而不发;鉴风扫巽宮,使清风徐来;鉴水搅坎宮,使波涛化镜水;鉴火压离宫,将猛火降至文火;鉴真坐中宮,把自己看清并守住。

    九式极致快速而富有节奏,既让人赏心悦目,也令人眼花缭乱,分不清真假。

    阵盘擂台在鉴天九式使完后,相应位置出现了九个闪烁着耀眼光芒的能量团,像九个太阳一样,映照着四方堂前如入白昼。

    做完这一切后,天行容若的身形重新出现在阵眼处,依然是之前的模样,好像从来没离开过。

    事实上,在天行容若完成一招九击之后,他脑域中的四彩珠已经逐步调整自转的频率,开始契合外面阵盘擂台的天圆地方阵,以及那九个耀眼的光团。

    “就是现在——”

    一声暴喝,天行容若的眼珠子停止了转动,瞪得像灯笼一样大,内里阵法符号涌现,似有无穷奥妙,十分神异。

    同一时间,天行容若脑域中的四彩珠与阵盘擂台的天圆地方阵终于调整到了同一个频率。

    阵盘擂台勾动的天地元力,宛如九天瀑布,夹带着天行家族上千超武者的精神源力,与四彩珠释放的灰色源力在天行容若体内各处汇聚。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次四彩珠释放的灰色源力竟对涌入体内的天地元力非但没有发飙驱赶,反而像老朋友那样相互缠绕,扭成一股股大大小小的能量流,畅游天行容若身体各处。

    此能量流虽达不到融合的地步,但明显如胶似漆,相互包容。

    而那看似没有规律的流动,却有着一条固定的路线。一会如大江大河,一会如涓涓细流,从脑域出发,经流颈部、胸前、双手、脊椎、腹部、背部、臀部、大腿、脚部等九个有着九重封印的地方。

    如此循环往复,川流不息,好不壮观。

    如细心观察的话,必有惊人发现。

    已然固定下来的路径,在一次次流动中,隐隐留下了难以察觉的痕迹。将之串联起来,俨然成了一条无限延长的阵法线。

    再把此阵法线交叉最多的十个点,单独放大来看,竟是将天行容若身体的筋骨九重封印和四彩珠,连成了一体。

    以四彩珠为主,九重封印为辅。四彩珠如同一个永动的发动机,每一次的转动,必定带动那些能量流一一冲刷过那九重封印,然后周而复始地来回运转。而且,无论阵盘擂台引入的力量从何处进入,都会从那一个地方出发,流淌过其余九处。

    随着这种流动重复了成千上万次之后,一切好像变得浑然天成,反而不见了之前流动过的痕迹。

    至此,天行容若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一种像被小刀子割肉的感觉。

    准确来说,是一种被慢慢封印的感觉。

    或者说,天行容若等的就是这种感觉。

    如此千辛万苦,冒着千难万险营造的大好局面,竟然只是为了封印自己?

    是的。

    打从见到阵盘擂台之后,天行容若的最终目的就是利用它的威能将自己封印一次。

    其实,与其说是封印,倒不如说是让天行容若真正成人。

    成人的关键就是,精神与身体完美的契合。

    天行意他们讨论的这个问题,天行容若早有定论,且一直有解决方案。换句话来说,他一直以来对筋骨的封印都是在解决这个问题。

    实际上,就精神和身体不契合这个问题,天行容若还跟紫金龙旁敲侧击过。按照紫金龙回答的意思是,重塑的身体,潜力莫名,加上如今天杀体的诡异,更需要天行容若用漫长的修炼岁月去磨合这具新生的身体,才能达到真正的人魂一体,元源一致。

    但几经生死波澜之后,天行容若觉得这些关乎生存的问题不能得过且过,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事情做到谋定而后动,把遗漏弥补到天衣无缝而无后顾之忧,免得到时候一失足留下千古恨。

    所以,他一直很急,急着解决自己身上的所有问题,从而过上稍微正常一点的生活。

    因此,这就有了今夜前所未有的大阵仗。如无意外,他将获得成功。

    天行容若的四彩珠一心二用,既控制着身体内的天圆地方阵,也控制着阵盘擂台的天圆地方阵,使得两个阵法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完美的同步性。

    天地众生合力,内外自然合一。

    随着阵盘擂台的威力攀升,被牵引过来的天地元力早已变得粘稠无比,正加快地融入那九个光团,而后汇聚到天行容若体内,沿着那十点一线的阵法轨迹,渐渐加重封印力度。

    此时此刻,天行容若很难讲清楚自己的切身感受。

    这一次的终极封印跟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大不一样。以前只是针对自己身体局部的筋骨,进行重重封印,如今却要把身体整体封印,就像包粽子一样。

    除了别扭,就是难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行容若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对外在环境的感知,连同与阵盘擂台的联系也逐步减弱,好像被包裹在一个封闭的世界一样。

    先是眼睛闭上了,后是嘴巴闭上了,最后整个人都僵直了。

    那种感觉,就像回到他刚出生时的状态——尚未开腔开眼之时。

    一切像时光倒流一样。

    但天行容若的心情却完全相反。

    彼时,十万火急,心慌意乱;此时,悠哉悠哉,眉开眼笑。

    人生而自由,而无不在枷锁之中。

    这个枷锁,就是这个封印,让人的精气神完美地契合到一起。

    他乐于看到这种封印。

    正是这种封印,让他有了生而为人的感动。

    一般来说,这种有着开天辟地之威,与生俱来的封印是不可能发生的,更别说像容若这样用人力逆推回去——回到那个初生时的原初状态。

    强横如紫金龙都建议在悠悠岁月中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在这个天杀体的时代,世事真无绝对。

    阵盘擂台的出现,先是给了天行容若一个灵感,然后是一个契机,到现在将会是一个好的结果。

    本来就具有一定阵法玄奥的阵盘擂台在天行容若神鬼莫测的手段引导之下,发生了本质上的蜕变,拥有了不可言喻的无上威能,使之迅速从广阔的天地间吸取到无比庞大元力,且在上千名超武者无意识的牵引之下,助就了奇迹的发生。

    从表面上来看,这封印是四彩珠合力阵盘擂台促成的结果,实质上是天地借这一次机会再一次封印逆天的天杀体。

    恰似时机与时运齐至,天地众生我同力。

    “这时候,我才是我吧……”

    这个我,不同之前任何时候的我。

    是自我,真我,本我。

    自此之后,天行容若身体与精神完美契合,万中无一。

    一刻钟后。

    天行容若从一种如窝娘胎中的宁静里悠悠醒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好像刚刚里里外外全都脱胎换骨了一遍。

    无比通透,无比自在。

    等等,还有就是存在感,切切实实的存在感。

    灵魂能感应到身体的呼应,身体能听从灵魂的波动。即使是兴起那么一丝的念头,身体亦会做出那个模糊不清的举动,好不默契。

    天行容若觉得浑身上下连脑袋都好似轻了好几斤,此时倘若来一阵风,他觉得自己都可以飘起来。

    出生五十六天,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莫名的放松和宁静,让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等他仔细检查体内的情况,更是吃惊。心脏处砰跳声如春雷一样,象征着勃勃新生,周身的气血流动,又似磅礴的大江大河,异常的顺畅而有力。

    再说,以前身体元力修炼时有些滞涩之处,如今全然通畅,再也没有那种如坠云朵,无处着地的感觉。

    更为令他喜出望外的是,连他体内之前连番大战留下的一些细小的身体伤势和脑域隐患,此时全都不翼而飞。

    随着阵盘擂台与四彩珠聚合的能量流经久不息地运转,“封腔闭眼”的大封印悄然完成。

    虽时光不可倒流,但那种封腔闭眼确实让天行容若感觉回到了刚出生时那个时刻。

    只不过,天行容若经历过“开腔开眼”与“封腔闭眼”两个漫长而艰难过程后,对这个与生俱来的封印,有了更加直观的认知,以及更加深切的感受。

    确切来说,这封印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就像当初他修炼见天境功法,一步登上九重天时感受到的九宫格。

    这是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封腔闭眼的封印居然还和登天时见到九宫格有联系?对于这个问题,天行容若暂时无暇深究。

    因为他今晚的目的已经超预期达成,是时候收尾了,让一切回归正常。

    收尾工作十分艰巨。长久地控制阵盘擂台的弊端已经在各个方面逐步显现,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连锁反应。

    本来天行家族上千名超武者凭借自身修为,依仗天圆地方阵的奇妙,控制天地元力的效率,可谓是轻而易举,驾熟就轻的。

    然而,随着阵盘擂台牵引过来的天地元力越来越庞大,行家族上千超武者的源力恢复有点跟不上了,逐渐超出了他们的承受极限,使得他们越来越吃力。严重者,一些精神源力在贤者修为以下的人,都出现了源力衰竭,精神涣散的状况,苦不堪言。

    同样的问题在天行容若处也有所显现。

    以前,天行容若一直日夜忧心自己的源力不足,眼下却幸福到欲哭无泪。

    上千超武者的源力与元力在阵盘擂台的作用下,加上天行容若的有意引导,发生了蜕变,出现了融合出类似于祖庙力量的迹象。

    这里面可转化为灰色源力的数量,可谓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

    恰恰是这种毫无节制可言的供给,既造成了一些超武者的脑域超负荷,也不可避免地让天行容若四彩珠的转化效率急速下降。

    尤其在完成“封腔闭眼”封印后,天行容若体内“十点一线”的阵法轨迹早已被拥挤不堪的能量流代替,甚至有向晶体固化发展的趋势。

    浩瀚的力量就这样被堵在天行容若体外,四彩珠欲求不得,自转变得越发缓慢,几乎要停滞一样。

    川流停息,水满则溢,溢即成灾。

    这出现的种种迹象,绝不允许天行容若有丝毫的马虎和分心。

    “挑战者在这里——”就在天行容若准备开始结束今晚挑战之旅的时候,最令天行容若想不到的状况了。

    大功告成之后的一时松懈,天行容若忘记了用阵法遮掩自己的行迹,竟被阵盘擂台上的一些人被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