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五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上
    世界上每一样事物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源于对自然万物的兴趣。

    天行容若认为,这是自己出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对一件事产生热情和兴趣,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迫于生死压力去做出抉择。

    这个阵盘擂台从入阵到激发,经历了一刻钟的时间,一种让人心悸的恐怖力量正缓慢地酝酿着,凝聚着,就像一个擎天巨人在蓄势。

    谁也不知道这巨人一旦爆发,将会是怎样的惊天一击。

    可是,天行容若明知道阵盘擂台将会爆发骇人的威力,却一直对眼前的一幕视而不见,而是在阵盘擂台外围不断变换着方向,时时顿足地观察着各个细节,有时候还会像呆住了一样出神地深思,然后又在一些零星攻击快临身的时候,再度变换一个位置。

    在旁人看来就是,天行容若无计可施,在惧怕,躲避锋芒。

    所以,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更是咬紧牙关,严守方位,不断调整方向,追击着天行容若。

    每每这个时候,阵盘擂台凝聚的元力和源力攻击,不仅招式丰富多样,让人目不暇接,而且蕴含的力量远超于之前十七名圣者的合力攻击,并如浪潮一般源源不断。

    在这个过程中,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控制阵盘擂台的效率逐渐提升,可动用的源力越发融合,牵动的天地元力更加气势磅礴,攻击流转越发顺利流畅,有点近乎天道的味道。针对天行容若的攻击,隐隐有未卜先知的感觉。

    其中,阵盘擂台发挥的作用,可见一斑。

    然而,这种雷声巨大的攻击浪潮,往往落得十分尴尬的局面。因为势大力沉,所以动作略显迟缓,被天行容若一次次从容避过。

    不知不觉间,四方堂外出现了无比滑稽的一幕。一群人正一种无比肃杀的方式追逐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却又像在以自己的方式引诱着那一群人。

    倒是跟老鹰抓小鸡有几分相似。

    天行容若认为自己是老鹰,家族的超武者们是小鸡。老鹰暂时不想吃掉小鸡,所以不介意逗弄着小鸡。

    但逗弄小鸡,不是他的根本目的。

    他频繁变换位置不是无的放矢,而是随着观察到的阵势变动,调整有利而有效的位置,思索着阵盘擂台每一个转动中那难以言喻的奥妙。

    其间,天行容若几次无法自拔地进入忘我的状态。

    如非早已形成的战斗本能无时无刻在示警,恐怕他早已被阵盘擂台卷入越发犀利的源源攻击当中。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忽然而已。

    天行容若有点忘乎所以地在阵盘擂台外围奔跑着,好像永不停歇一样的身体,突然停滞,一个趔趄,差点被急速而至的攻击扫中,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糟糕——储备的源力竟用完了,玄机变时间也快到了。不管了,还是试一下吧。再这样下去,给自己人打死就冤大了……”

    无疑,阵盘擂台所展现出来的实际攻击能力是巨大的。天行容若只能尽量躲避其锋芒,连试探性攻击都不敢。

    谁也保证不了一旦交战,将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因为,它也是充满了不可知的力量奥秘。

    如果单论阵法复杂程度来说的话,阵盘擂台当然比不上祖庙奇阵,更别说四彩珠里面的天地至理。

    但上面站满人之后,阵盘擂台充满了灵性,就像当初祖庙奇阵进化成了祖庙力量一样,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即使妖孽如天行容若都要耗尽心力去多番观察与推演,才得以窥探其中一二。

    同样的,对于这种超高强度和难度的对峙,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尽管有天地助力,却依然不免过度消耗心神,让他们逐渐有点有心无力。

    双方都知道,留给彼此的时间有限,打败彼此的机会将稍纵即逝,所以双方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铤而走险。

    霎时间,阵盘擂台的超武者们突然快速走动,输出的源力与元力急剧攀升,引动着整个八虎城内天地元力出现了一阵阵狂暴的波动,好不吓人。

    短短两个月不到,天行家族已经是第二次引起天地元力异动了。

    上一次祖庙山崩塌,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呢。

    现在齐聚八虎城内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停下手上所有的事情,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天行府邸的这边发生的一切。

    不过,只有少数人知道,今夜是那个挑战者挑战天行家族的日子。有的心里只是单纯猜测挑战者能否保持全胜纪录,有的则有着各自打算着,拨弄着如意算盘。

    面对声势浩大的元力波动,天行容若面甲后的小脸出现了一个果然如此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莫名微笑。

    直到此刻,阵盘擂台上面的所有人都没有发觉一件事。

    或者说,没法察觉天行容若的安排。

    实际上,早在阵盘擂台发动之初,天行容若就已经按部就班地,悄无声息地引导着整个阵盘擂台的所有变化。

    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追击天行容若的过程,就是不断被天行容若引导阵法变化的过程。

    阵盘擂台上的每一个人都在被潜移默化地被影响着,不由自主地变换了一个个大小阵型,以及源力与元力的平衡比例。

    由里及外,由外而内。

    阵法核心和能量中枢,这最关键的两个地方,已悄然落入天行容若的掌控之中,就像当初他掌握祖庙奇阵一样。

    本来阵盘擂台众多圣者组成的外围防护及主要攻击阵型,早早被引导分散各处,构成了一个天圆地方阵的核心。

    次一层的贤者级别超武者被切割成无数小块,填补了天圆地方阵的空白之处,充当主要力量输出的枢纽。

    最里一层的行者级别超武者几乎被集聚到天圆地方阵最核心的方阵里面。看似鸡肘,实质是力量最饱满之处,有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天地元力持续涌入。

    在这一分这一秒里面,阵盘擂台早已完成彻底蜕变,变得比祖庙奇阵更玄奥。即使祖庙力量在巅峰时期掌控的祖庙奇阵无法做到像眼前那样。

    此时的阵盘擂台仿佛具有了无上魔力,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力量磨盘。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天地元力汇聚于此,造成了四方堂以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个元力真空,惊吓了整个八虎城内的每一个超武者。

    如果修为强横一点的人还有心思关注一下八虎城以外的地域,必然会发现这种天地元力异象正逐渐向整个华夏星蔓延。

    一个个元力风暴,由远而近,由快而慢,最后停留在四方堂前。

    拥挤不堪的天地元力开始围绕着阵盘擂台有序地转动,并在一个玄之又玄的时机,自然而然地融进了阵盘擂台上已然粘稠状的能量团。

    如果经历过祖庙山一役的人看到这个能量团的话,必会惊呼出声。

    祖庙力量!

    这能量团太像祖庙力量了。那映射出七彩的流光,倒映在阵盘擂台上的每一个超武者身上,像披上了一件件远古的战甲。那些一丝一缕能量正编织着一把把刀枪剑戟,自主地加持在他们手上,释放着强大的气息。擂台上本潜藏起来的阵法线,一条条散发出刺目的光芒,一个个看似杂乱无章的阵图跃于空中,交相辉映,浑然一体。

    最具有辨识度的,还是那能量波动,已充斥着高人一等的力量等级。

    熟悉祖庙力量的天行容若一眼就看出,此时能量团的力量等级已与当初的祖庙力量相差无几。

    换言之,阵盘擂台凝练的力量等级已相当于原力的五六分。

    如果是耗费这样大的精力,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凝练出和祖庙力量相似等级的力量,那就太小看天行容若的妖孽,以及胆大包天了。

    只见天行容若全神贯注凝视了阵盘擂台不到一秒钟,一个行字诀,如化身一缕青烟一样,飘入了擂台中央,然后接连向九个方向全力打出了九拳意拳杀。

    意拳杀,一拳杀。

    脱胎于黑龙的压箱底绝招,天行容若融入了他对一系列巅峰对决的总结和领悟,可算得上他最强一击。

    以最强对最玄。

    九拳打出九个能量真空,撕裂了九个空间,引出了九个拳头大小的黑洞,散溢着幽深的吞噬之力。

    意拳杀,意拳杀,杀不是重点,意才是。

    天行容若的本意就是引入一个强大的外力,来平衡阵盘擂台逐渐满溢而出的狂暴能量,以达到自然蜕变成心目中那最高等级力量——原力。

    试问,还有什么力量比得上撕裂空间所带来的吞噬之力更合适呢。

    所以,九拳之力,被天行容若完美挥洒而出,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刚好够二者达成微妙的平衡。

    然后,奇迹就这样出现了。

    本来深埋地下一米的阵盘擂台仿佛收到了某种力量召唤一样,竟凭空开地裂土,出现在了地面,散发着吞天噬地的无上威能。

    此时的阵盘擂台俨然成了一个蓝色海洋,一条条阵法线闪烁着点点鳞光,而上面的超武者们宛如一个个矗立其中的巨人,在碧波浪潮中兴风作浪,翻云覆雨。

    尤其是最中央的天行容若,俨然一个巨灵神,挥手间潮起潮落,山河变色。

    此等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的景象,维持了足足十秒,而后天地静寂,似万物生灵进入了冬眠一般。

    阵盘擂台所能影响的时空像是静止了一般,全部人的动态都凝固了下来,就连思想也不例外。

    只有核心处的天行容若见证了这一幕。

    他,或者准确来说是四彩珠,代替了阵盘擂台的阵眼,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动了整个阵法的运转,使所有人的力量——无论源力还是元力,处于他的完全操控之中,变得如臂指使,随心所欲。

    天行容若心念一动,阵盘擂台上千名超武者凝练的新源力像找到归宿一般,纷纷如同百鸟归巢一样,吱吱喳喳地汇流到他的全身上下。

    面对滔天的新源力,天行容若只要稍微转化一下,灰色源力自然形成。

    针对身体禁锢的第九重封印,一蹴而就,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常令天行容若魂牵梦萦的筋骨封印问题,竟如此简单而完美地解决了。

    长达一个月的布局和艰辛挑战,如今最初的目的已然达到。

    天行容若小脸上稍露了一丝雀跃的微笑,又飞快地藏匿了起来,整个神情变得无比肃穆和庄重,好像在等待着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