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三章 殚精竭虑惊四方
    “启动!”

    在他离开第三层的时候,终于听到了那等待已久的话,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阵盘擂台的启动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反人性的过程。即使启动者预先掌握了秘钥,只要在启动过程中有疏忽,都会首先受到警告,警告过后犯错就会受到无条件的致命打击。

    天行践启动过无数次阵盘擂台,但没有人知道他在每次启动前都会在脑海里模拟了无数次。

    尤其是这一次启动的,是他从来没开启过的二号功能模式。其中的煎熬,可想而知。不过,为了家族荣耀,他天行践终究还是完美地完成了开启。

    实际上,阵盘擂台的二号功能模式,天行践也是闻其名,知其用,却从来没有见识过。

    在启动声令下,阵盘擂台经过一系列复杂无比的分解挪移,离开了它原来的位置,向东面移动了整整一个身位。然后像水车一样,与上面一层完成了垂直空间的互相轮换,最后停在离地面三米的地方,与第一层处于一个六十度的斜面上。

    如果从下往上看的话,此时阵盘擂台对应的位置,刚好是四方堂门前的大空地。

    “到达预定位置。能量中枢启动——”

    此声一下,四方堂门前外一阵地动山摇。地面的草坪和青石板被翻起,被破开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手指宽的裂缝,而后一道道寸许光芒冒出,照亮了天空大地。

    阵盘擂台以这种简单的方式出现了地面。

    “入阵!”

    从慌乱的人群后面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暴喝。

    正是天行践。

    天行家族没有蠢货。在地表光芒全部亮起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认出了这是第三层阵盘擂台。它以一种自己不知道的方式浮现在地面。

    天行践的一声暴喝,更是让所有的人迅速从惊骇和疑惑中清醒过来,并作出了快速反应。

    阵盘擂台还能帮助作战?

    身体虽做出了条件反射,但几乎每一个人都带着一个这样一个疑问。

    眨眼间,天行家族上千超武者经过快速走位,巧妙地移形换影,无数个不同的战斗阵型环环相扣,完美地契合进了阵盘擂台。

    同时,上千不同修为的超武者全力运转了各自最犀利的功法招式。不到一息时间,如深海波涛的源力暗流涌动,似星辰锐芒的元力璀璨夺目,在阵盘雷霆的引导下,相互交融,竟有几分说不出玄妙的惊人气象。

    从第一次见到阵盘擂台,天行容若就察觉到了阵盘擂台的奇妙,以及熟悉。在后来的再三考证之下,他就非常确定了一个事实。

    阵盘擂台来自祖庙奇阵,却又不同于祖庙奇阵。

    在那一次,天行容若是在精神模糊间领略了阵盘擂台奥妙之处,并幸运地产生了摆脱记忆混乱症的契机。只不过后来的每一次观察与体验,推演与思索,甚至与奶奶天行懿进行深刻的讨论,都道不出一个所以然,也始终捕抓不到那一丝神奇的奥妙。

    直到今晚这一刻,天行容若才发现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

    那就是人。

    这个发现让天行容若难以自已。如果不是天行容若对祖庙力量了如指掌,可能也无法发现其中微乎其微的玄妙。

    他完全想不到当模拟祖庙奇阵的阵盘擂台上站满人,结成千百种相应阵型,当源力与元力同时激发时,竟发生了一丝难以捉摸的融合迹象。

    那是一种力量蜕变的迹象,朝着原力的方向。

    眼见为实。

    如果这时候天行健一脉的任何一个人从天空中俯视四方堂这一块空地,必然会觉得自己眼睛坏掉了。因为随着天行家族上千超武者阵型的运转,俨然一个活过来的祖庙力量,甚至更具有灵性。

    祖庙力量就是一种接近灰色源力等级的力量。

    只不过眼前的阵盘擂台所展现的迹象来看,尚处于一种不稳定的萌芽阶段,比祖庙力量弱太多了。

    嗯,还有就是阵盘运转的方式过于简单,攻守有点失衡,输出力量缺乏稳定性,步伐缺乏一致性……等等。

    天行容若扫视了几眼之后,就发现了不少问题,一时间控制不住就开始对眼前的阵盘擂台逐一品头评足。

    事实上,上千超武者配合阵盘擂台发动的攻势并没有天行容若所说的那么不堪。相反,如果现在有一名控者在此,也不敢说自己能全身而退。

    要知道,阵盘擂台在祖庙奇阵基础上花费的是咋舌的金钱和偌大的人情。更别提其中包含了天行懿利用职权驱使超级智脑“自由世界”推演出来的最优解决方案。

    只不过,天行容若得天独厚,不仅阵法修为空前绝后,深知阵盘擂台的一切弱点,而且他现在就是一名强大的控者,有足够的力量和手段应付一切变故。

    因此,天行容若继续悠哉悠哉地在一旁捕抓着阵盘擂台逐步展现出来的奥妙。

    虽然不够完美,但还是非常有趣的。

    而且还可以更有趣。

    嗯,会不会真的可以实现自己想象的那样效果呢?

    如果设想正确的话,自己岂不是真的可以一步成为三龙那样神一般的存在?

    天行容若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想用行动验证一下那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猜想。

    心动即行动。

    天行容若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波动的心绪平复了下来,抛弃了杂念,好像又回到了祖庙山时面对三龙一样极致专注的状态,凝神静气地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此时此刻,天行府邸族长大院的气氛也随着四方堂这边的大状况,变得不再平静,有点紧张而压抑。

    “天行践是不是有点过了,竟搞出这么大阵仗。与其他势力的明争暗斗依然在僵持不下,各个方面我们都没有占据优势。蚂蚁尚咬死大象啊。他们现在他们倒好,纠集了那么多人回来对付自己人,真是轻重不分啊——”

    天行如脸若冰山,眼中怒火似要喷发出来似的,语气不善地嘲讽着天行践等一干人的不作为,但看着面无表情的大哥天行健不发一言,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

    “你们说,这本是一件好事,想让他们沾点小容若的光,在修为上更进一步。想不到那该死的居然疯狂到动用四方堂的权限——族之重器,如此轻率,气煞我也!”

    其实,今晚所发生的一切还真不能怪罪天行践。知道挑战者身份的人,除了他们四个外,也就只有天行懿了。天行懿遇到铜钱之后,就如同着了魔一样,陷入了无日无夜的疯狂研究中,完全没有把天行容若挑战八虎家族一事放在心上,自然不会跟自己的兄弟天行践等人透露过丝毫。

    话说回来,即使天行懿有那个闲余时间,应该也不会提醒天行践他们。她对整个天行家族都有很大意见,自然包括自己行家那一脉。

    “哼!四方堂就是你的一言堂。那阵盘擂台的权限,还不是你给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霸刀想什么。作为一介武夫,你二徒弟空刀和三十六个护刀小子,前后脚被小容若一招撂倒,心里不服气吧……”听着天行如绵里带针的话,天行康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天行如闻言,老脸不由一红,刚想出言反驳,发现其他两位兄弟都额首赞同,略感沮丧地低声说了一句。

    “好吧,我承认。但,这主要是容若那小子真是没一刻消停,倚仗着那奇怪的灰色源力到处欺负人,太不厚道了……你们看他那打斗怎么看就怎么不合适。明明是元力才能发挥的功法招式,在他那里怎么就那么别扭——”

    “元力主身体,源力植脑域。这是千古不变的修炼铁律。他那灰色源力即使看似能驱使身体战斗,实际时间恐怕也不会长久。只是我们不知道那个极限在哪里而已。”

    听到天行如提到自己的专业领域,作为天行家族医术权威的天行意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见大家似乎对自己这番话感兴趣,稍作思索之后,紧锁眉头地叹道:

    “源力,古武时期被称为精神力。顾名思义,来源于精神层面的刺激,只可存在于脑域。出现这种源力行走身体的原因无非就两个。一是那源力本身的特异性,或者等级性。就像这祖庙山里祖庙力量和三龙的情况,相信你们深有体会。在我看来,小容若那灰色源力的变异不是一般的高,比三龙那种神明之力犹有过之。”

    “第二个原因就比较复杂了。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说,小容若现在那种情况就是一个不治之症,存在着我们无法理解和难以解决的问题。那灰色源力可能把容若的身体当成脑域,又或者是它只需要脑域。长久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小容若的身体会消融,重新变回一颗珠子。”

    “四弟,你的意思是,精神与肉体不协调?”

    天行健一直忧心天行容若的身体问题,几次近距离地接触自己孙子,他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了其中的复杂性,所以在天行意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非常专注地一边倾听,一边思索,最后隐隐抓住了关键。

    听了天行健的推断,天行意不否认也不肯定,闭眼想了良久,说了另外一个他认为比较准确的表达。

    “应该是不契合……”

    事实上,这个话题至此,天行意的两个猜想基本是准确无误的。万事万物有其本质的运行规律,即使有神明之力也不可能打破。天行容若身上的矛盾归根结底就是高等级源力与初生身体的排斥。紫金龙使用伟力重塑的身体可能有无穷的奥妙等待着天行容若去挖掘,其本身的源力亦有难以估量的潜力,但规则的壁垒是不可能被打破的——如源力行走身体,一切将回到原点。

    这个矛盾对天行容若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发现。几次生死徘徊的战斗中,他早有解决的腹案。

    封印,重修。

    封印自己那不可控的灰色源力,重新修炼身体元力,千锤万炼出原力。

    因此,天行容若坚信,今晚过后,只要完成对身体筋骨的九重封印,让源力筋骨稳定并契合身体,他将会迎来真正的重生。

    听到“不契合”这么一个答案,在场四位控者亦是一阵无力感。这个难题已经远超于他们的认知了。

    “嫂子那边……”天行意有点不甘心,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天行健,希望从他那里得到来自天行懿的解决方法。

    在他的眼里,强大而有无上智慧的嫂子天行懿是无所不能的。那个超级智脑“自由世界”都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还能有什么问题能难倒她呢。

    可惜,三人已经从天行健低落的情绪得出了答案。

    不过天行健下面一句话,又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

    “其实,我也不知道容若这一个月来挑遍八大家族是不是出自她的主意。如果是她的主意的话,我觉得今晚应该会有答案的。”

    “嗯。那我们去四方堂那边看紧点吧。就怕我们那小祖宗又闹出……”

    天行意那句“大乱子”还没说出来,四方堂那方向就传来了一声空爆。

    空爆,原指空气爆炸,但在超武者认知里,是天地元力的暴乱。

    八虎城方圆百里,空爆起消彼伏,使足以让人窒息的天地元力正疯狂地涌向天行家族的四方堂。

    或者准确来说,涌向那个大变样的阵盘擂台。

    刹那间,平地起惊雷,夜空落星辰,煞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