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六十二章 机关算尽擂台动
    一直以来,天行践都认为他们行家人才是天行家族的主人,而不是现在天家人——天行健那一脉。

    稍微年长一点的族人都知道,“健康如意”四兄弟都是天行博士在智能人战争期间,从联邦各地带回来的天家遗孤。

    对于这个千年豪门来说,天行健他们尽管出色,但在老人眼里还是过于“年轻”,出身不够正统。如果不是后来一系列的传奇经历,以及天行博士的力排众议,天行健这一脉掌握家族大权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尽管天行家族在天家一脉的操持之下,短短三十多年间实力全面暴涨,一举问鼎联邦第一家族,但天行践依然觉得自己行家这一脉在同等条件下,可以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和耀眼的荣耀。

    论出身,他是土生土长的天行家族子弟,不仅年纪比天行健大上五岁,且在天行健继任族长前实际掌权家族十年,更别说天行博士本来就是他们行家人——他完全没有想到天行博士临终前将家族大权交给了天家人。这是他至今无法理解,亦无法释怀的的过往。

    论贡献,他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珍惜天行家族的无上荣誉,也没有人比他更舍得牺牲自我去捍卫家族的尊严。“十八罗汉”之所以能名扬联邦,不仅仅是他在多个场合上的场面话,而是在他担任代理族长期间用一场场看不见的浴血战斗换来的至高荣耀——他不觉得“华夏八虎”的传奇称号让家族更受益。

    因而,在二十年前,天行践毅然动员了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三分之二成员逼宫。本以为顺理成章的事情,却没想到引来西陆名门的趁火打劫。

    在家族兴衰存亡之际,天行健一脉祭出天行博士的遗嘱,不仅迅速剥夺了行家一脉的所有权力,而且还血腥清洗了当时的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

    当初天行践一手打造的“十八罗汉”被杀到只剩八个罗汉,包括他们几兄弟在内一个个身留残疾,还被勒令一辈子不能补全,以警示后人。

    如果仅仅是流血教训的话,天行践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拼死一搏,但随后所发生的一切却令他们今生难忘,即使现在想起都胆战心惊。

    当初,西陆名门在准备了诸多经济手段浑水摸鱼以外,还在天行家族祖星潜伏了至少有上千超武者的西陆名门精英。他们不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最低修为都有五星贤者。那时候天家和行家正斗得不可开交,任何人都认为千年世家逃不过覆灭的命运。

    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而且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了转机。

    因为在一天之内,“健康如意”四兄弟带领着天行家族的黑衣卫迅速平定了内乱,并在当晚让西陆名门的精英一夜之间全军覆没。

    这里说的全军覆没,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输和赢,而是真的就是那个生与死的意思——无一生还。

    谁也没有看到当晚战斗的过程,但天行家族祖星上的人们对那天发生的一切至今难以忘怀。

    “第二天,我一早一起来看到的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天行家族的黑衣卫,但更多的是西陆人。”

    “死得很惨。西陆人长得和我们华夏人不一样,很容易认出来……”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现在还能隐约听见夜空中那些冤魂的凄厉声……”

    天行家族用了一种非常直接而残酷的方式,赢得了那一场几乎灭族的战争。

    不过,惨烈的杀伐虽震撼人心,但在人类联邦法律框架内却是不被允许的。

    在最后,如果不是华夏宗庙后来的强力维护,以及西陆名门的越线挑衅行为本身不被认同,可能天行家族早就被联邦政府治罪除名了。

    也在那时候,天行践那一脉才真正领略到天家一脉在修行方面的绝世天赋以及那震慑灵魂的残暴心性。

    同时,天行践自己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天行家族在天杀体之乱后再一次得到了尊重,从此青云直上。而天行健那一脉也在那一战奠定了天行家族无可撼动的崇高地位。

    如果不是十年前无意得知自己二妹天行懿早已晋升控者,天行践觉得自己早已冷却的心也不会重新热络起来。

    在人类联邦,一个控者本来就代表了太多东西,而这个控者还是德高望重的联邦科学研究院的院长,第二代的天行博士。

    自然而然的,诸如奇货可居、从龙之功、黄袍加身等事件在历史长河中,总是惊人地周而复始地出现。

    所以,有时候由不得天行践等人做主,一切都是时势使然,逼迫着他们在这个家族里面不得不做一些准备,一些改变。

    不得不说,在这一个多月来,天行家族发生了很多令人焦头烂额的大事情。探险船的灭亡,祖庙山的崩塌,八虎的决裂,各大势力的交恶,等等这一切都让天行践觉得天行家族处于一种风雨飘摇的局面,让他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有远见的。尽管天行健那一脉没有将这一切危机当成一回事,反而耗神费力地去护着一个有可能是未知级别的天杀体婴儿。

    天行践没有将这些危机以等闲视之。

    在寿宴风波结束后的第一时间,他就在委员会上提出了一系列的应对和补救措施。提议当然获得全员通过,但实施起来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了,不仅千难万难,而且更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正感叹时不待我之时,挑战者出现了,八虎城顿起风云。

    无数人想趁此机会或做局,或谋利。

    天行践也不例外。

    在挑战者屡战屡胜,积累下无敌威名之后,天行践觉得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打败挑战者无疑是一个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既可打响家族名号,又可以为自己这一脉再增添一些筹码与荣誉。

    因此,他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说服了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新十八罗汉,从联邦各地抽身赶回来;第二件,打着训练后辈的旗号,向天行如讨要了四方堂的某个权限。

    可惜,一切想来本是极好极好的,但事情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发展。

    相反,棘手无比。

    这个论断,在他被一招击晕过去的一刹那,就已经确定了。

    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天行践完全顾不得细究挑战者会行字诀的问题了。

    因为他睁眼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十七位长老被挑战者一拳集体击倒,生死不知的一幕。

    虽然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是挑战者不会杀人,但谁也不敢保证在会发生什么意外。一旦处理不慎,不仅他今晚擅自决定的布置会沦为笑柄,而且还可能酿成大祸。

    在看到随之引发的家族子弟要拼命的混乱局面,天行践再也不淡定了,感到头部一阵头疼欲裂。

    混乱中,天行践勉力站了起来,交代了身边人几句话,然后咬紧牙关,奋力一个箭步飞出,消失在四方堂的大门口。

    天行践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四方堂的第三层,实战测试区。

    这里,又名阵盘擂台。

    在很多人眼里,阵盘擂台就是天行家族为提高族人实战水平,而专门打造的一个测试区。除了更贵更贴近实战,天行家族的大部分人都认为阵盘擂台和其他见过的实战测试区没有任何区别。

    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阵盘擂台在天行懿融入了“全感”的虚拟技术后,一切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阵盘擂台与全感的虚实结合,将各个阵盘最大限度地在实际操作上融汇贯通了,且完美地激活了整个阵盘擂台,真正实现了智能式的实战。

    这个智能不仅体现在实战时的人性化,还体现在功能多样性的转换。

    要知道阵盘擂台,首先是阵盘。

    尽管这个阵盘是死的,没有任何攻守之力,但不妨碍它作为一个重要的载体。就像一艘船,它可以没有攻城略地的能力,但不可忽略它可以载着人到达遥远的目的地。

    现在天行践做的就是把这艘阵盘构造的船激活,让它载着今晚四方堂的族人达到他们的目的地——打败挑战者,捍卫家族荣耀。

    只见天行践一踏足阵盘擂台,就直奔中央位置,并拿出一把雕满复杂图案的金属令牌,二话不说地插在了一个标记为“二”的凹槽里面。

    其实类似标志着数字的凹槽在阵盘擂台上不知凡凡,模样也一般无异,但天行践插入令牌后,整个第三层都悄然出现了轻微的变化。

    例如,灯光更亮了,全部照向擂台中央;其他标志着数字的凹槽升起了一个个泛着寒光的金属管,依然指向擂台中央,全方位无死角;天行践双脚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八寸长针,泛着绿光。

    草木皆兵,十面埋伏。

    不过,天行践好像早有预料,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似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一个熟悉的电子音响起。

    “请输入口令……”

    正是天行科技集团的虚拟技术系统“全感”的声音。

    “偷偷摸摸杀人。”天行践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口令。

    “请再次输入口令……”

    “堂堂正正登天。”

    两次口令居然不一样。

    “口令正确。验证完毕。是否确定打开2号功能模式?”

    “踏踏实实走路。”天行践居然没有正面回答全感的问题。

    “老老实实坐牢?”全感给出的是一个疑问句。

    “打开二号功能模式——”天行践第三次答非所问,神情轻松。

    “验证完毕。请四秒内离开擂台——”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肯定二话不说地离开擂台。

    但天行践却是不慌不忙地向后退了四步,每一步都很有讲究。步伐的距离,着地的力度,退后的速度,行走呼吸,无一不是标准到极致。

    在天行践四步站定后,刚好过了四秒。

    “4,3,2,1……”

    这时候全感才开始倒数,而天行践再也不犹豫,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