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六十一章 干净利落一拳杀 下
    又见行字诀。

    不一样的人行三十六式。

    只见天行信和天行迁轻踩行字诀人行三十六式,足行扬尘,手行起雾,身行如烟,两人仿佛在众目睽睽之下完全消失了一样。

    天行容若亦会行字诀人行三十六式,可惜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圣者如果用元力使出,会有这样一种近乎魔幻一样的效果。所以,这一刻有点看呆了,好像第一次见闻行字诀的模样。

    这使得天行容若不由有点丧气。因为他由始至终都在强行用源力运转家族功法,看似有同样效果,其实千差万别,不得精髓万一。

    行字,在于人,不在于精神。身体元力就是人,源力就是精神。精神千万里,也比不上踏踏实实走一步。因为那一步是实际的距离,而不是臆想——臆想的效果要比实际实施的难上一万倍。

    这时,夜空无端起风,吹来了朵朵乌云,把近处的月阻挡了,也把后面的日也遮蔽了。

    遮天,闭月,蔽日。

    正是鉴天式,不一样的鉴天。

    如果天行践使出的鉴天式是日出月升,那么这七人使出的就是日落月垂。

    面对这种异象,天行容若发现自己没有招了,好像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十四颗日月星辰重压在双肩,寸步难移。

    然而这一轮攻击还没完,最后一列的八人同样齐步踏出两个正步,每一步都重如泰山,每一步都地动人摇。

    正是鉴天九式的第二式,鉴地式。

    身处“鉴天”与“鉴地”之间的天行容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撕裂感,就像天和地都跟自己作对一样,上一秒欲通过垂落的日月星辰压碎他的身体,下一秒想通过大地脉动将他埋葬。

    幸运的是,在这几天的休整时间里,天行容若储备了相当于一名控者的源力,让他足以应付眼前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艰难局面。

    “这招叫意拳杀,亦是一拳杀……”

    面对如此气势磅礴的攻势,大家都下意识认为一切要尘埃落定的一瞬间,还是能十分清晰听到天行容若那边传来的轻声细语。

    一字一句,振振有词,认真而坚定。

    这一次,天行容若没等十七罗汉的强大攻击再靠近,就决定出招了。

    不能动弹的他,也没打算动弹。

    千丝万缕如鱼肚白的源力从天行容若全身毛孔涌出,眨眼间在其身前形成一个个纤细而有力的拳头,有的五指紧握,有的食指弯曲凸起,有的五指半握微屈,有的似龙如虎,有的猴马难辨,有的鹰叼蛇咬……只要你能想到的拳头形态,无不包含其中。

    还有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拳法招式,甚至他们熟悉不过的鉴天九式,完完整整的九式,被眼花缭乱地使出。

    形态各异的拳头层出不穷,似是而非拳法招式眼花缭乱,好像无穷无尽一样。

    直至某一个节点,数不胜数的拳影已然填满了星空大地,终于停止了增长,似乎足够了一样,随之一个呼吸间,万拳归一,汇聚成一个灰色透亮的拳头。

    还是那么纤细,筋骨可见,力量无法估量。

    因为太过于平凡。

    那个纤细的拳头动了,但十分缓慢,慢到像一个初生婴儿在无意识伸展动作,先是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快到让人无法捕抓,在没有任何预兆情况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

    一息间,风停了,月亮也出来了,地不动了。

    人,全倒下了。

    意拳杀,一拳杀。

    消失的拳头把十七名圣者全部击倒在地,生死不知。

    一阵死寂过后,四方堂前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他们以为容若不守切磋规则,暗地下了重手,一个个天行家的超武者变得难以理解的激动,大有疯涌而上围殴的味道。

    在此之前,天行家族所有人都觉得挑战者即使再强,也不可能真的像八虎城内传闻中的那么神。

    他们认为,面对底蕴深厚的七虎家族,一招制敌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所以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这一点。

    可惜,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自食恶果,除了少许的懊恼,剩下的就是无来由的愤怒——既有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愤怒,亦有对天行容若这个挑战者太过于强大的愤怒。

    人,就是这么奇怪。前一秒还想着世家修养与荣誉,后一刻就因失成怒变莽夫。

    可是,他们完全没有忽略了另外一个事实。

    一个月里,在其他七个家族,天行容若这个挑战者都是一言不发直接出招完事的,是不会像今晚这样叨叨那么多废话,处处手下留情的。

    不过,如今汹涌群情却正合其意。

    天行容若十分期待在场的人能像之前那些家族表现的那样一涌而上,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结束最后一场战斗。

    天行容若挑遍八虎城八大家的最初目的就是,解决身体隐患,完成源力筋骨的最后一重封印。

    经过一个月来的战斗,天行容若的元力修炼大有进展,但没能迈过行者这个层次,始终漂浮在一星到四星之间,十分怪异,仿佛星星之间似有天河相隔,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跨过。

    如果细究原因的话,奶奶天行懿经过对天行容若整个元力修炼的监察与分析,得出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结论。

    超武者的修炼,归根结底都是人的进化。星阶与星阶之间的突破,就是元力与源力驱动身体进化的过程。

    在古武修炼体系里面,人类行者这个层次的修炼要在丹田位置形成一个“元力海”,然后打磨肉身筋骨,等到身体可以承受较大元力的时候,冲破一个个关卡,达成贤者之境界。

    但随着超级武学体系的完善,有了脑域源力的相得益彰,行者这一个修炼层次变得比以往更加简单。只要超武者的元力足够强韧,在源力的帮助下,能轻易突破桎梏,到达新的境界。

    从天行容若一星行者到现在的三星行者的突破过程,天行懿发现容若的元力修炼出现了难以理解的现象。对于别人来说,源力是最大的助力,于容若而言,却变成了最大的障碍。他身体元力修炼的每一次驱动作用,都会被源力筋骨吸引,直接冲刷源力筋骨。

    这样的过程,周而复始,乐而不疲。

    如果只是这样,天行懿还不会担忧,修炼慢点无所谓,只不过随着身体元力变强,却会造成源力筋骨不稳,甚至二者发生冲突。轻则,像现在这样,元力修炼毫无长进;重则,让他所有元力修炼功亏一篑。

    可以这么说,天行容若修炼到如今三星行者,还是得益于这一个月里完成对源力筋骨的八重封印。

    打架当然有趣,今晚的战斗亦有惊喜,但终究不是之前那种可以毫无顾忌出手的战斗,所以很难令天行容若长久保持战斗的激情。

    即便是所谓切磋,细想一下也不觉公平。他难以避开自己精通家族武学这个的事实,更别说自己储备了相当于一个控者的灰色源力来作弊。

    再说,时间也不允许他继续耗下去——玄机变的时间快到了。

    到了三星行者修为,天行容若有了一个额外的收获。

    玄机变,可以维持30分钟。

    这也是他今晚不急着结束挑战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之前两场战斗虽匆匆结束,但时间依然在流失,30分钟弹指即至。

    念及此处,天行容若打算主动出击,快速结束今晚的战斗。

    意念闪现,刚才消失的拳头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随后的一幕却像时光倒流一样。

    只见那个纤细的拳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为八……转眼间,漫天拳影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暗含天地阵道真义,完美地封锁了四方堂前的空间,自成一片天地。

    看到如此骇人的一幕,想到那“一招制敌”的残酷,天行家族每一个超武者都知道,只要对面挑战者的念头一动,这漫天拳头就会铺天盖地地攻击过来,而他们也会一败涂地。

    战斗,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前一刻还以为游刃有余,胜券在握,下一刻却毫无还手之力,落到任人宰割的境地。

    心情极度复杂之下,天行家族的超武者们凝聚了全部的精力,疯狂地运转着家族功法,积蓄着体内全部的力量,就等某个合适时刻,随时使出各自的最强一击。

    尽管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样毫无章法的攻击简直就是送菜,但家族的尊严与荣耀铭刻在灵魂,不允许他们就此言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四方堂下方传来剧烈的震动,一时间原本完整的大理石地面,出现了纵横交错的细小裂缝,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就像有一个巨型怪兽欲裂地而起。

    顷刻间,在场的所有人被弄得站立不稳,一个个东倒西歪,惊慌失措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倒是第一时间发现异常的天行容若早早把意拳杀强行收回,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

    隐约间,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波动,眉头紧锁地思索了一下,最后嘴角含笑,似猜到了什么。

    应该就是四方堂里面的那个东西。

    不过,即使猜到是那个东西,亦有可能出现一些难以掌控的变数,但天行容若依旧选择了停留在原地,静观其变。

    从第一次见到那个东西开始,他就产生了好奇心,且坚信一定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有趣的事情那么快就在今晚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