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六十章 干净利落意拳杀 上
    “阁下,让我先来跟您过过招吧——”

    本欲一旁列阵的天行践出乎意料地直接开口约战。

    因为他有无法不出手的理由。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

    挑战者刚才小小的一个举动,已经让在场天行家族的子弟心志崩溃,再也看不到白天里高昂的斗志。

    此事看似不重要,其实可大可小。

    往近说,如果不摆脱现在这种状态,今晚的战斗在刚才就已经结束了;往远讲,不消除刚才那不战而颤这个心魔,往后的修炼将会困难重重,成就止步。

    事实上,在刚才面对两个麻袋的阵盘武器的那一刻,即便他作为一名圣者修为的强者也难以保持平静。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近乎羞辱的屈辱。

    因此,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用一场胜利来把这种屈辱从所有人的心头上消灭掉。

    实际上,天行践确是把事情想深了,把天行容若看复杂了。谅谁也猜不到面具背后的挑战者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婴儿吧。

    不过,天行容若下一句自以为真诚实意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几乎又一次吐血,抓狂不已。

    “我习惯一招制敌,所以……”

    好像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天行容若停顿了一下,发现眼前家族的人都眼睛似要喷火,一个个咬牙切齿地死盯着他,想要生吞了他似的。

    这样的状况是他预想不到的,所以他转口顺了天行践的意思——先单挑。

    “好吧。你先来,但我还是习惯一招制敌,我的时间不多——”

    天行容若实诚话没说完,天行践堂堂一个九星圣者气怒攻心,已经按捺不住直接出手了。

    天字诀,鉴天第一式,鉴天。

    天行践使出的“鉴天”,不同于天行容若在寿宴上的“无常”,而是遵循了有常之规律。

    一掌起,一日出,一掌落,一月起。

    元力形成的两个巨大能量波,呈现了日月争辉之异象,刹那间绽放出巨大的光芒,如流星一般,从上而下砸向天行容若的立足之处,可谓威势十足。

    鉴天九式,几乎每一个天行家族子弟都有涉猎,但学全的不多。

    一者因为鉴天九式,式式连贯,一式不会,后式不通。一式学不会,其余八式就很难学通,即使勉强学会,也不会有想象的大招威力。

    二者说,没有必要学全。由于历史原因,功法残缺,谁也不知道鉴天九式里面前后之分,孰强孰弱。如今的鉴天九式的顺序和打法,是当初第一代天行博士利用联邦超级智脑“自由世界”推演出来,后经天行如数十载的琢磨才实现了九式之间威力大小的区别,让其有了一定的前后之分。

    但谁也不敢说,这一定就是正确的。

    然而,万事总有意外。

    天行健那一脉貌似前后三代人都能把鉴天九式学全,而且威力不弱。

    天行践不是那一脉,自然也不敢说通晓鉴天九式,所以他只练了三式,“鉴天”、“鉴地”、“鉴山”,尤擅“鉴天”。余者只懂,不会,不通。

    看着天上日月倾倒下来庞大的能量光芒,天行容若面甲后面皱起了眉头,嘴唇轻咬,低语了一声:“错了——”

    此言发声甚是轻微,但依旧非常清楚地传到了天行践耳中。

    天行践对自己浸淫数十载的功法招式十分有信心,刚想喝斥天行容若不知天高地厚,却被天行容若的动作给惊呆了。

    既然你的“鉴天”有常,我看出了你的“常”,自然也可以避开你的“常”。

    而且,错了,就要挨打。

    天行容若没有十分复杂的动作,在星空冲刷而下的元力瀑布快要临身的一刻,只是轻轻向前一跃,右手紧握成拳,如持长矛,冲杀到了天行践来不及收回的右掌心。

    滔滔不绝的灰色源力,瞬间喷发,后凝固成千百股激流,如同千万根投掷而出的长矛,一根根势大力沉地冲撞进天行践的掌心,手腕,手肘,手臂,肩膀……最后,直达脑域。

    行字诀?

    天行践在晕过去的一瞬间忆起天行容若那轻轻一跃,心里惊诧不已。

    然而,在场的其他人却只咋舌于天行容若击倒天行践的那一招。

    “东矛!”

    张家兵王拳的一招“东矛”。

    兵者,谓五方之兵,东矛、南弩、西戈、北铩、中央剑也。

    张家兵王拳取其中意味,走的是古武的路子,看似没有任何出奇,却是张家人在战场上经过千百场战斗沉淀下来的功法招式,杀伐果断,威力十足。

    天行容若当然不会兵王拳,也没必要会。

    他意行创自黑龙的“意杀拳”,形走兵王拳的“东矛”,一招钻拳使出。

    同样可以一招制敌。

    也许在人类联邦里,可能有人能看到“鉴天式”日月呈现时下落时过慢的破绽,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对的方向非常快地避开。

    因为天很大,不是所有人看到天上星辰坠落都能躲避。

    而后击倒天行践的那一拳,更是鲜有人能做到。

    快狠准地撂倒一个九星圣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还是懂得天字诀和行字诀的天行践。

    不过,如果人人像天行容若那样深谙鉴天九式的精髓,对人行三十六式娴熟,同时配上灰色源力的诡异属性,还有意拳杀的万般技巧,击杀任何一个九星圣者都不会稀奇。

    在场的其他人眼光有限,所以都被刚才的那一幕惊吓到了,都以为鉴天九式的“鉴天式”被张家兵王拳的“东矛”破掉了。

    似乎一时间,每个人都难以接受,所以现场陷入了一场死寂。

    最后,还是被心疼时间快速流逝的天行容若,不明所以地提醒道:

    “一个个打,不好,太慢了。你们可以一起上。之前他们也是一起上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车轮战不好,叫我们群殴?

    他们?自然就是其他七虎家族。

    听到天行容若一番话,在场的人脸上不由一阵发烧,同时感受到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他们既羞于自己车轮战的行为,亦恼于与七虎家族并称。

    事实上,天行容若并没有这种意思,仅因为像天行懿所言的“战斗妖孽,出世白痴”。

    他出生以来,所经历的都是“恶”,很少有人表示过“善”,所以他很直率,直率到让人误会。

    误会,是要出大问题的。

    在场的人认为,你是前辈高人,有教导后辈之责,车轮战不算过分。

    群殴,也是你要求的。

    于是乎,天行家族人群中陆续走出十几个元力与情绪都波动剧烈的身影。

    十七名圣者,八星,九星,十星皆有之。

    其中包含了本应该在外应对敌对家族制裁问题的一些圣者,如之前的天行践以及眼前的天行信、天行迁、天行胥。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现在都出现在了四方堂这里。

    “除了族长和康长老、如长老、意长老,其余十八位家族委员会的长老居然都到齐了……”

    “长老们不是在联邦各地应对敌对家族制裁我们天行家族的问题吗?听说,形势不容乐观啊——”

    “区区一个挑战者,有必要出动这么大的武力吗?”

    “胜之不武——”

    人群中骚动了一下,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因为圣者队伍前列的天行信讲了一句话,振奋人心的话。

    “不管你是谁,天行家族的尊严,不容践踏!我等将誓死守护!”

    对!

    我们不是其他七虎世家,我们是联邦第一家族,有着千年传承的底蕴,有着辉煌耀眼的荣光,不允许一个无名小辈践踏我们天行家族的尊严。

    必须要战,要胜!

    在场的天行家族子弟的斗志就这样被重新唤醒。一个个凝神静气地挺直了微微弯曲的腰杆,双眼直冒精光,毫无惧色地盯着天行容若,一副意味深长的神情,大有你死定了的意思。

    人群前方的十七名圣者不再多言,直接组成的攻击阵型,快速逼近天行容若。

    其实,眼前十七名的圣者加上晕倒过去的天行践,就是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十八名长老。他们一行十八人在联邦还有一个传颂甚广的称号,叫“十八罗汉”。

    称谓来自佛家,含义自然有相近之处。

    对此,“十八长老”中的大长老天行践曾在不同场合有过这么一番解释。

    “我等十八人接受天行家族所有子弟的供养,自然要帮助天行家族祛除一切烦恼以及厄运,让天行家族三千子弟永不受生老病死所侵扰。”

    意义上,一如罗汉修证最高的果位:应供,杀贼,无生。

    如此一来,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十八长老出现在此,就不难理解了。

    可惜的是,天行践被击倒晕阙过去了,凑不足十八个人。十七人只好相互呼应,采用一般的攻击阵型。

    要不然,在场的天行家族子弟倒可以看到传说中十八罗汉阵的无上风采。

    盛名之下无虚士。

    即使是十七罗汉也不容忽视,起码比其他七虎家族的战斗团体强大得多。

    如果不是自家人,天行容若又精通家族武学,加上在阵法底蕴上无与伦比的积累,恐怕他之前所谓的“一招制敌”就要破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