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九章 豺狼当道只问天
    华夏星际一号大厦,是八虎城内乃至整个华夏星的地标建筑。

    如果说,天行府邸是世界级古典皇家园林的典范,那么华夏星际一号大厦就是世界级的跨时代时尚与科技结合的代表作。

    星际一号大厦,是一座不断变化的大厦。不仅它的楼层会随着入住率增减,而且它的外在状态也在变换。

    在多数时候,它是高耸入云的,呈阿拉伯数字“1”的状态。只有人流量达到容积率的80%,或者重大节假日的时候,它就会启动地基的反重力装置,将整栋大厦变成中文“一”字,悬空在达千米的高空。

    最令人惊叹的是,这种“1”与“一”转换瞬间完成,游玩其间的宾客并不会产生任何不适的感觉。

    是夜,夜幕降临。

    华夏星际一号大厦,悄无声息地转换到了“一”字状态。

    点点灯光闪烁高空,与天外星光交相辉映,融为一体,犹如一条凝固的银河,璀璨夺目,令人迷醉。

    近一个月来,随着“挑战者事件”的持续发酵,八虎城内涌进空前的人流,一号大厦内的公寓以及酒店早早爆满。

    在星际一号大厦内,一间现代简约风格的公寓内,十个长相一致极凶极恶的中年男子,正激烈地讨论着“挑战者事件”,且饱含万分的恶意。

    “据狐狸收到的线报,可以确定今晚那个挑战者会在天行家族的四方堂公开对垒。如无意外,天行家族所有的强者都会集中在那边。毕竟,这关乎他们华夏八虎的名誉……我们必须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空挡,把那个天杀体婴儿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走……”

    “神不知鬼不觉?漆黑级别的天杀体,甚至有可能是未知级别的天杀体。我们十个人加起来不够别人塞牙缝——”

    “如果真是不可战胜的天杀体,我们早跟狮子、老虎他们一样跑得远远的了。据可靠情报,那个天杀体比较特殊,不发飙的时候,与平常人类无异。只要我们万分小心,不激怒于他,就能完美完成任务。”

    “如果万一呢,那天杀体突然失控呢?真是够亡命的——”

    “我们佣兵的命运不就是亡命吗?无依无靠,身无长物,本来就是烂命一条……”

    “佣兵?这么多年来,我们做的都是这个世界上最脏的事情,还配称作佣兵?我们只是一群流浪者,一群闻到血腥味就疯狂的豺狼……”

    一个貌似老大的凶狠者,不想大家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一锤定音地说道:

    “佣兵的时代已经过去,流浪者才适合现在这个世道。这次任务目标是买家专门天价指定的,而我们面对的是联邦第一家族,任务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必须一击即中,不中即退!”

    说完,老大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遍九个同样面无表情的兄弟,沉声大喝一声:“豺狼当道——”

    “只问天!”其余九人不约而同地应和。

    言毕,一屋十人便开始各自准备今晚事宜。

    豺狼,一个十人组合的流浪者团体。在流浪者组织里面,豺狼可谓是恶名远扬。

    其实,在流浪者这个松散组织里面,每一个能以动物命名的团体,都有着罄竹难书的罪恶史。只不过豺狼的恶名更广为人知。因为他们每一个成员以前都是几个大名鼎鼎的佣兵团体的骨干。不过后来佣兵组织因为某种原因分崩离析,他们背弃了佣兵精神,不仅杀了数不胜数的佣兵,而且还投入了流浪者组织,继续做着十恶不赦的勾当,例如满宇宙地捕杀天杀体。

    一个月前,豺狼他们从流浪者组织的“狐狸”那里收到任务信息,称有买家出到五十亿的联邦币,捕杀一个漆黑级别的天杀体,所以他们来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顺利。在华夏星八虎城东奔西跑一个月,豺狼并没有找到哪怕一丝的机会。

    面对联邦第一家族的威名,控者天行健的杀伐果断,联邦科学研究院院长天行懿的霸道护犊,如此种种,就像重重大山一样,压在心怀不轨者的心头,让诸如豺狼那样的流浪者团体纷纷放弃任务,并选择无声无息地离开,生怕招来杀身之祸。

    独独他们豺狼没有放弃。

    因为他们推测挑战者的出现必将会给他们创造一个天大的机会。

    加上,他们从不同权威渠道购买到最高等级的情报。譬如,族长天行健正忙着与各大势力修补关系,其余有名有姓的圣者不是在闭关,就是在联邦各处应对各大家族的反扑,天行六兄弟远赴天界峰,等等。

    其实,豺狼们对天行家族了解得越多,心里越是没底,甚至有些惶恐不安。

    只不过,豺狼们知道他们不可能放弃,因为他们急需用钱,下半生生活的钱。

    随着人类联邦的总体和平,各种体制的完善,对联邦诺大的版图的控制力也逐渐增强到一定程度。

    因此,诸如流浪者这种带有反/人类性质的地下非法组织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而拥有久远正能量精神传承的佣兵组织重新得到从官方到民间的一致支持,正逐步在联邦各处以不同的形式复苏。

    这对曾经屠戮过佣兵的豺狼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甚至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所以,他们甘愿倾尽所有冒着巨大的生命风险,趁这个机会捞一笔,然后自我消失。

    无法不说,天杀体作为一种商品暗地流通所带来的巨大财富,确实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诱惑。

    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天杀体这一门生意的源头。反正在短短四十多年里,就形成了一个无比完备以及隐秘的产业链。无数不法之徒,甚至一些大小家族及势力也明里暗里做着天杀体相关的买卖。

    其实,撇开巨大的财富效应,天杀体作为商品本身所具备的功能作用无疑又是另外一种巨大的诱惑。

    作为试验品,天杀体具有改变人类命运的研究意义,因而财力雄厚的家族和势力根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天杀体。

    而作为一种武器,无意识的强大天杀体根本就是天生的死士。

    最令人难以抗拒的,必然是天杀体的脑液作为原料,配以其他名贵药材,可炼成源力丹——浅红级别(行者)可以弥补正常人源力修炼上的困乏,甚至智力上的缺陷,深红级别(贤者)可以帮助行者突破,黑红级别(圣者)可以帮助贤者累积十年之功,漆黑级别难以活捉,作用不详。

    每一个级别的天杀体都对低一等级的超武者有着难以忽略的诱惑。

    如果不是天杀体与生俱来的难以磨灭的凶险,恐怕联邦政府再严苛的法律也无法阻止人类植根在灵魂深处的贪婪。

    即便如此,流浪者这种为犯罪而生的组织依然甘之若霖地从事着这种高风险高回报的捕杀活动。

    在豺狼们准备着扑杀天行容若的时候,天行家族也在准备着挑战者的到来。

    没错,是挑战者,不是打脸者,或者敌人。

    如果说,八虎城内其他七家把挑战者当成死敌的话,那么只有天行家族把那人当成挑战者。

    因此,今晚四方堂灯火通明,强者云集,也鸦雀无声。

    所有牌都摆在明面上,即便是那身经百战的黑衣卫也在灯光下一览无遗。

    也许,这就是四方堂精神吧。

    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登天,偷偷摸摸杀人,老老实实坐牢。

    面对这种没有杀气的局面,这让天行容若无可适从。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所经历的一切战斗,都可以说得上是生死之战,而每一场战斗几乎都是拼了性命地斗智斗勇才得以生存下来。

    这个时刻,成年人状态的天行容若身披深黑色的微型机甲,把整个颜面都遮掩得严严实实。

    “我还准备了很多稻家的阵盘武器,看来用不上了……”

    天行容若面对着上千的天行家族子弟,施施然地站在四方堂大门口前的空地。出于投桃报李的心态,他把背上的两个大麻袋放在了地上。

    因为前面七场碾压式的战斗已经足以说明了天行容若的强悍,他没有想到天行家族的族人竟然还敢光明正大地接受邀战。

    看着两个大麻袋里面的传出来的熟悉能量波动,四方堂前的上千天行家族子弟兵脸上一阵不自然以及心悸,甚至不由自主地运转了全身元力护体,集体往后退了一大步。

    这个挑战者是个疯子吗?是要打一场战争吗?

    要知道两个大麻袋的稻家阵盘武器集中激发,足以摧毁整个不设防的天行府邸,而最先被消灭的人肯定是在场的所有人,不论修为高低。

    “阁下——”

    面对两麻袋的阵盘武器,天行践也是心虚得很,但他是在场辈分最高的人,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质问天行容若缘由。

    “我毕竟是一个人前来,我需要一点生命保障。不过现在看来是多此一举,想不到能光明正大地打架。所以这是一个误会。”

    说完,天行容若把两麻袋的阵盘武器轻轻用脚一挑,两个麻袋落到了百米开外——一种看起来安全的距离。

    在这个简单过程中,四方堂周围的人看到两个麻袋平稳落地,悬起来的心终于落地。要知道,两个麻袋里面随便一个阵盘武器不小心被激发,就会形成连锁反应,造成是灾难性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