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八章 八虎城内传盛名
    “不说这些了。小容若这几天打架收获怎么样?”天行懿很快地把负面的情绪掩藏,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一个月来天行容若挑遍八虎城世家的事件上来。

    说到打架这种事情,天行容若两眼放光,在看到奶奶天行懿颌首之后,僵直的身体顿时放得异常柔软,两小脚尖轻点一下床面,整个身躯如同一朵柳絮一样,了无声息地弹了起来。

    还没等自己站稳,天行容若就激动得小脸通红,开始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述说着这一个月来的挑战。

    “打架,打得没有爷爷寿宴时候那么辛苦。奶奶你说的办法很好用……”

    “戴家和诸葛家留在华夏星的圣者修为强者太少了,什么戴家卫,什么九卧龙,我一招意拳杀过去,他们全倒了……我把那个可恶的戴邦仁狠狠揍了一顿……我最讨厌他了。”

    “稻家最强,有四个老头,还有四叔名单上面说的十阵星,非常厉害。可惜他们家布置的阵法太多,被我利用了……嘻嘻,一招未出,就接管了他们阵法体系的控制权,把他们吓傻了。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放倒了他们全部人……”

    “张家兵王拳虽然犀利,但威胁最小,近不了我身,被我远远一招蓄势已久的意拳杀就破掉了他们的围攻。可惜,没有能和那十二兵王好好过几招,看我的意拳杀厉害,还是他们的兵王拳厉害……”

    “李家的枪术杀伤力最大,整个府邸都是热武器。如果不是有微型机甲护着,我恐怕都要受伤了。还有那十六枪神,他们太欺负人,远远就开始打我。不过,我扔了一堆稻家的阵盘武器,瘫痪了他们的武器系统,最后还不是一个个任我宰割……”

    “你们说胡家最没有格调,太阴险,整个家族都是机关暗器。所以,我是足足存了好多天的源力,不给四彩珠填充,然后用尽了行字诀,才偷偷摸上去把那什么十八散手弄晕才得逞……”

    “华夏星上的霸道山庄只是一个普通办事处,防护倒是挺厉害,却没有什么高手。那三十六护刀一看到我穿戴在身上的机甲就放弃了那种搏命的打法。当然,我没有手下留情……”

    “停!”

    天行懿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看着一脸兴奋状的天行容若,但后来发现容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快被其无比快速的念叨弄得有点脑袋发胀,不得不出口制止。

    “我的小祖宗,我是问,你的收获怎么样,有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天行懿字正腔圆地再次强调自己的问题。

    “我,我还没说完……”天行容若的说话被打断,有点意犹未尽,欲言又止,发现奶奶一脸严肃的模样,不由意兴阑珊地垂下头。

    说到底,他还是有点害怕这个能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奶奶,只好弱弱地回答问题。

    “尽管七大家族的超武者里面没有变异属性的源力,而且四彩珠的分食,进展一直缓慢,不过好在量还是足够的……我的筋骨封印已经完成了八重,只剩一重了。”

    “嗯,你那灰色源力真是够神奇的,等级比普通蓝色源力高不说,居然还可以互相吞噬转化。1000:1的比例,千丝为灰,万缕为阵。不得不说,在武道和阵道方面,你的悟性已经登峰造极了,非常人所能及。”

    “不过这也注定你走的路,将会与人不同。没有前人的经验借鉴,恐怕会举步维艰……虽然我身为一名控者,但依然不敢说对修炼一道了如指掌,通晓本源。如果不是长期性地与联邦超级智脑斗智斗勇,我想达到如今成就也是千难万难的。这也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修炼一道,没有对与错,没有快与慢,有的只有偶然性。或者说,无限风景在歧路,条条大路通罗马。”

    这么一番话,天行容若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听了不下十次,但每次都深受触动。

    路漫漫其修远兮,仍需上下而求索。

    短短一个月的相处,天行懿凭借和天行容若交心式的沟通了解,以及专业的科研精神,几乎把容若身上的老底摸得七七八八了。

    其实,在很多时候,天行容若都是处于一种修炼状态,即使不修炼,也是很少说话(除了谈及打架的话题,会话痨),毕竟除了阵法修为以及源力修为,他懂得并不多。

    但天行懿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于她高绝的控者修为,还在于她跟一个强大智能生命斗智斗勇的丰富研究经验。

    所以,面对在人情世故方面如同白纸一样的天行容若,拥有超强智慧的天行懿拿捏起孙子来,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天行懿对天行容若越是了解,就越是惊叹不已,越是抓摸不透。

    从阵道手段的信手拈来,到灰色源力的莫名高等级,到那脑域中的神奇珠子,再到那近乎神奇的变形术“玄机变”和强大的“意拳杀”,最后就是那近乎妖孽的战斗智慧和修炼悟性,等等,无一不是人类穷尽一生可能都无法踏足的禁忌领域。

    可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天行容若又是无比脆弱的。

    迟迟未见完成的筋骨九重封印,始终制约着他的元力修炼,导致修为一直停步不前。

    其次,四彩珠内三龙根深蒂固的威胁,犹如三枚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最后,那老大难的记忆混乱症,使其心神俱疲,无心他顾,时时迷失自我。

    自始至终,他都认定原力之路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天地、众生、自我,三者才是原力的本初。天地与我并存,众生与我为一,三者合则原力现。

    如果迷失了自我,原力将永生不见。

    天行容若出生至此都没过过一天安生的生活,还每每要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去战胜一个个难以想象的敌人,如今还要继续为自己更好地生存下去而拼命。

    天行懿不知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如此强大却又如此弱小的孙子,心情极是复杂,不由鼻子一酸,颓唐地对容若说道:“可惜,奶奶的变异精神源力还要制衡那该死的超级智脑,要不然也可以帮到你……”

    面对时不时就会情绪低落的奶奶,天行容若已经习以为常。

    事实上,只要问题一涉及到他,他的直系亲属都好像会变得无比愧疚,觉得万分亏欠,急欲弥补与他。

    不过,涉世未深的天行容若根本不懂得安慰亲人,反而低着头,沉默以对,想着另外一件事情,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最后,他好像终于下定决心,勇敢地仰起小脑袋,目光游移之余,坚持板着小脸地说道:“奶奶,你能不能放过铜钱啊?他每次来找我都说痛……”

    在霸道院长住进登堂阁之后,铜钱就落在天行懿手里了,过着暗无天日的被研究生活。

    奈何天行容若这个主人在这方面没有丝毫发言权,每次提及它,都会被无数理由拒绝。

    不过,这并非毫无收获的,起码在智能方面,铜钱是突飞猛进的。

    比起天行卜薄弱的研究能力,天行懿无疑是让人难望项背的,更何况有超级智脑“自由世界”的加持。

    听到铜钱二字,天行懿好像变成了刚才的天行容若一样,一扫颓唐之色,变得尤为激动兴奋,一脸狂热。

    “我的小容若啊,那该死的超级智脑‘自由世界’可是人类联邦第一大威胁。我在铜钱身上找到了遏制它的方法了……真是太神奇了。想不到阵法之道如此包罗万象,竟无中生有,近似造物。单是那庞大而复杂的推演与计算,就够那老顽固喝一壶了。该死的,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还有,你那灰色源力居然可能充当那智能核芯的材料……那是不是说,源力可以压缩成材料……哇,这会不会是一场改变人类历史的发现呢……”

    “可惜,这中间的研发经费太庞大了。看来,又要厚着脸皮到处化缘了……”

    “联邦财政连年赤字,议会那帮短视的家伙已经想着掐研究院的经费了……九号自由星这个金鸡蛋,研发能力陷入了瓶颈,短时间无法转为资本……嗯,看来只好拿那班无法无天的家伙下手了……这次秘密行动筹备那么久,还借用了家族力量,应该万无一失……”

    天行容若见奶奶并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近似无赖地左右而言他,就知道自己的请求再次被奶奶无情地拒绝了,而可怜的铜钱还要继续受苦。

    “乖孙子,今晚将会是一场恶战。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只剩下八小时了,你得抓紧时间从四彩珠里面调动出至少一个控者级别的灰色源力……”

    “还是一贯的策略,给那帮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免得他们以为一个劳什子的联邦第一家族有什么了不起的……”

    “还有,不要小看家族里面的超武者。记得,安全为上——”

    天行懿匆匆忙忙地交代了天行容若两句,也不等他答应,逃跑一样消失在卧室大门了。

    天行容若心如明镜,奶奶是怕他继续纠缠铜钱的问题,所以才急急忙忙离开。

    “今晚四方堂……我还要打赢——”

    说完,天行容若眼内涌动着亢奋,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小脸,绽放出夺目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