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七章 一遇风云龙造反
    按照正常情况,天行容若应该能及时发现异常状况,做出反应的。

    可是,当时记忆混乱症的困扰和天杀体的嗜杀情绪,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思维运转,致使他在寿宴风波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异常的精神状态。

    直到一个月前,随着黑白双龙的争斗逐渐弱了下去,对天行容若本身的牵制以及负荷也减轻了不少。

    在经过评估自身力量的配比,确定没有太大风险后,天行容若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急躁,毅然选择了出手弹压黑白双龙。

    在不伤及四彩珠根本的前提下,天行容若的战斗进行得尤为小心翼翼,更多的时间处于防御状态,选择了加快黑白双龙他们消耗的方式,而不是直接与黑白双龙硬碰硬。

    从一旁观摩,到自己亲自上场。这么一段日子下来,天行容若受益匪浅。

    譬如,黑白二龙隔空战斗,虽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双方来回只用了一招。

    由于白龙明显比黑龙虚弱,一般都是黑龙攻击,白龙只能被动地防守。

    此简简单单的两招,却有说不出的奥秘,仿佛走了两个极端。

    一个繁杂而简单,主攻;一个简单而繁杂,主守。

    黑龙那一招来回使用的杀技,天行容若称之为“意拳杀”。

    此招出,包含滔天的深冷杀意。其攻击路径必是如踏黄泉不归路,坠入十八层地狱。攻击形态癫狂时,黑龙俨然坐阵地狱的“地藏王”,不毁灭眼前的一切障碍物,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仅此一招的意拳杀,一拳含万变,万拳紧相连。这一招来来回回都是常见的横拳、劈拳、钻拳、崩拳、炮拳,却符合万物相生相克之理,使之生于斯死于斯。既以相生之理,强身祛病,又以相克之理,技击应用。

    杀招一出,如宇宙中射日,日应弦而落;杀招一落,大陆上杀龙,龙陨枪响。

    可谓是意动杀人,一念之间,一招一式即可。

    至于白龙那一招,天行容若称之为“玄机变”。

    由于白龙所处空间狭小,无法施展更多的还击之术,它只能把庞大的龙身变化成千奇百怪的动植物形状,或放大,或缩小,或消失,以躲闪黑龙延绵不绝的重复攻击。

    白龙的“玄机变”,是以源力之身,千变万化,极尽玄奥。但这种本领,对于人类身体的天行容若来说,自然是不可能施展。

    但他自从知道自己身体具有“橡皮人”的特异功能后,自然对这种神奇的本领垂涎三尺,念念不忘。

    功夫不负有心人。

    冥冥中,天行有常,再大的玄机,自有轨迹可循。纵弱水三千,天行容若只需一瓢。

    历经万般琢磨,终究还是让他抓住了一丝奥妙,并加以利用,达到了“玄机变”万分之一的效果——“匿形换貌,尽叫当面糊涂”。

    简单来说,天行容若运转“玄机变”的话,他可以在婴儿与成人身体之间自由转换。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变形,从筋骨到毛发皮肤的完全变样。

    照天行容若自己的推测,只要自己元力日益精深,做到匿形换貌,化身成另外一人,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在现阶段,天行容若只能在不改变容貌前提下,通过“玄机变”完成较为稍微细致一点的外在体形变化,且仅能维持30秒左右。

    为了完善黑白双龙这两招,天行容若近乎疯狂地铤而走险,不惜加大攻击力度,直接攻击黑白双龙本体,使得三者的记忆再度陷入混乱。

    而他只坚守一丝的清醒,在黑白双龙的脑海里,耗尽心力地去寻觅这两个功法的记忆碎片。

    由此,黑白双龙吃尽苦头,受尽折磨。

    在面临可能魂飞魄散的危机之下,他们本能意识只好配合天行容若,让其如愿以偿地找到了那两招的功法口诀,而后直接带着无限恐惧再次进入了深度沉睡。

    至此,除了地下洞穴那一段记忆因为溺水的可怕经历至今没想起外,天行容若脑域中的老大难问题亦算是得到了完满的解决,记忆混乱症自然完全痊愈。

    但经黑白双龙这一闹,天行容若发现三龙不仅神秘而强大,最主要的还是他们已在这一方宇宙活得太长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人世间留了多少底牌,等着别人像触发炸弹一样地去揭开,最后粉身碎骨。

    这一思虑,天行容若觉得四彩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稳当,内心深处更是无可避免地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感。

    这次是白龙分身出现,触发四彩珠异动。那下一次黑龙分身出现怎么办?谁知道他们有多少分身?

    还有那最强大最神秘的紫金龙沉睡至今,出奇的安分,这让天行容若心里十分不踏实,或者说是万分忌惮。

    如此种种因果,也就有了近一个月来八虎城内鸡飞狗走,风声鹤唳的攻击事件。

    这一切,完全是因为天行容若受够了身体频频出现状况,任人宰割的感觉。

    他能想到唯一直接而有效的办法就是,不断增强自己的源力,填充到四彩珠里面,稳定里面天圆地方阵,避免再出现幺蛾子。

    为此,天行容若极力驱使了那唯一的一丝原力从四彩珠缺口处抽离,直接进入四彩珠里面天圆地方阵的运行轨道,充当最稳固的框架。

    另外,他还不满足地把脑域中的所有源力,源源不断地填充到四彩珠内属于容若的中央空间。

    此法不仅可以使灰色源力长期充盈自己独属的空间,使之不断积累,由量变到质变,达至固体化,进而压缩三龙的活动空间,而且还有助于形成一个绝对的碾压性优势,以巨变应万变。

    如此一来,天行容若脑域中源力每每在积累到堪比十星圣者的程度,就会被四彩珠一扫而空。

    这使得他的脑域长期变得空荡荡的,而他自己变得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婴儿。

    还有一个致命的弊端就是,随着源力填充,四彩珠内核越稳定,九重封印就会越坚固,以后想再动用四彩珠内源力就会变得千难万难。

    但这些问题,已经不在天行容若的考虑范围了。既然自己已感知到了这种危险,目前也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危险的发生几率,所以选择了执行这个办法。

    不过,如此庞大的工程,注定是旷日持久的工作,源力必然是供不应求的。

    此外,天行容若知道最稳妥的方法,就是磨练出更多的原力才是上上之策,治本之策。

    然而,这一切必须在完成对自己身体筋骨九重封印之后,通过不断增强自己的元力修为,才能千锤万炼出那珍稀而神奇的原力。

    所以,这对筋骨剩下的七重封印,也需要同样庞大的源力。

    如此庞大的源力需求,如何解决呢?

    这个解决方法,在天行容若绞尽脑汁都无法解决的时候,临去天界峰的天行智却私下找过天行容若一次,并给出了一个方法。

    如果问,谁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天行容若本质的,那必然是天行智。他不仅了解三龙的来龙去脉,而且因亲身体验到黑龙源力在其体内肆虐的滋味——他猜测他本身极有可能是黑龙潜藏的分身。

    所以,在临走的那一天,天行智如同他妈妈天行懿一样,看穿了天行容若那时清醒的状态,因而毫不保留地述说了他本身是黑龙分身的秘密,以及对三龙力量的认知,最后还得出了一个与容若所想的惊人一致的答案:源力问题。

    不仅如此,天行智还给出了解决方案,附送了一份八虎城内的强者名单,建议天行容若到处挑战,吸取所需源力

    有了解决方案,有了挑战者名单,天行容若亦有足够横扫所有对手的源力修为,但为了避免意外,依然不能蛮干。

    所以,深知内情的天行懿和天行容若充分沟通,了解到他脑域会面临空无源力和调用四彩珠源力难度增大等问题,以及攻击手段单一,且必须掩藏身份和行迹之后,制定了一系列的战斗策略。

    这战斗策略,简而概之就是,利用身体的特异功能“变形”,变成成年人掩藏身份,然后凭借储备充足的源力,强势使出“意拳杀”,一击即中,最后快速鲸吞源力撤离。

    很明显,这个战斗方略进行了一个月,中间虽有波折,结果却无比奏效。

    今晚,天行容若将迎来这个战斗方略的最后一战——挑战天行家族。

    “小容若,不要装睡了,也不要皱着眉头。我和你爷爷之间的事情很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还是说说你这段时间到处胡闹的成果吧……”

    “哦——”

    天行容若听到奶奶这么一说,有点过于诚实,乖巧地回了一声,然后如一汪清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行懿,身体却依然挺直地卧躺在床上,似在等待下一步指示。

    看到自己孙儿那毫不做作的天真无邪,天行懿内心有种被打败的感觉,哭笑不得地轻轻撩了一下额前的银发,笑骂道:“你这小鬼,打架倒像个人精,处事待物却不爱动脑经……不过,这也不怪你,毕竟还是个孩子……孩子好,孩子快乐……”

    天行懿说着说着,似想起了天行容若出生以来的经历,声音情难自禁地哽咽起来,显得无比的柔弱,没有一点寿宴那天晚上表现出来的刚强与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