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五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下
    联邦特别条例亦明文规定“天杀体应有限制地用于科研,同时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天杀体作为商品在市场上买卖流通。违者,依适用正常人类之相关法律执行量刑。”

    然而,人类历史上从来就不缺乏无法无天之人,自挖掘出天杀体之妙用后,联邦地下黑市就开始疯狂了。

    短短三十多年,天杀体地下买卖就形成了一个无比完备而隐秘的产业链。无数不法之徒,佣兵,甚至一些大小家族及势力明里暗里做着天杀体相关的买卖。

    不同的处理方式,天杀体有不同的商业用途。在黑市里天杀体的产业链里,一般比较注重天杀体的三种主要用途。

    第一种自然是实/试验品。不少非官方的研究机构为了摆脱联邦严格管制,可以无限制地使用天杀体做白老鼠,研究人类脑域进化及精神源力增长方法,不惜重金从黑市大肆购买天杀体。

    第二种用途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开历史的倒车,所以为最多人所诟病。那就是把天杀体的身体作为一种商品,在黑市里流通。天杀体在被有效控制到一定程度之后,研究机构会用洗脑仪器洗去该天杀体的所有意识,然后出动更高等级的强者固化天杀体的暴乱源力,最后专门加强其身体培育,作为死士或者“源力炸弹”。

    第三种用途最为残忍。大至顶尖势力,小至各大医疗医药公司,都在心照不宣地使用天杀体的脑液作为原料,配以其他名贵药材,炼成一种对人类源力修炼的源力丹。

    这种源力丹对超武者有着非同一般的诱惑力,尤其是对遇到每个层次瓶颈的超武者。

    一般来说,浅红级别(行者)天杀体脑液炼成的源力丹可以弥补正常人源力修炼上的困乏,甚至智力上的缺陷,而深红级别(贤者)可以帮助行者突破,黑红级别(圣者)可以帮助贤者累积十年之功。

    至于漆黑级别天杀体,因为难以活捉,所以作用不详。但毫无常识的人都知道漆黑级别的天杀体必然对圣者修为的超武者有着妙不可言的作用,只是还没被人发现而已。

    总的来说,关于天杀体的用途,都是极为不人道的做法。

    之所以没有明目张胆推而广之为之,既有联邦法律之严苛的缘故,也与天杀体自身具备的危险性有关。

    看似美好的事物,往往风险大于收益。

    天杀体本来就是不祥之人,带着诅咒而来。一旦使用不慎,任何一种用途都会给使用者带来灭顶之灾。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着铁一般的事实佐证。人类联邦各地报纸总会隔个三五天,会见到诸如实验室变成人间地狱,死士无端疯狂杀人或自毁,超武者用了源力丹后变异成人人得以诛之的天杀体,等等一些报道。

    对这些报道,明眼人都清楚根源在于这些人直接或者间接使用了天杀体。

    如今,戴邦仁等人商讨出来的计谋可谓是狠辣到极致,其心可三诛。

    漆黑级别天杀体的诱惑,对于一些一生不得寸进的圣者来说,可以说是堪比灵丹妙药。

    如今他们将天行容若为漆黑级别天杀体的消息放出去,这最终的结局会如何发展,谁都能猜出个一二。

    这边戴邦仁见同伴默许了自己计策,因计策已大大突破人类底线,他也不想多言,直接做了一些总结,想趁早结束这个追究大会。

    “换一个角度,这次目标已经达到了。不但让天行家族名声受损,还使其与教廷等各大势力结下了仇怨……”

    “经此一事,天行健进入宗庙长老会,成为九大香老的机会,必然为零……”

    “这次稻家损失最大。我提议,极力推举稻无为进入长老会。大家没意见吧……”

    “还有,寿宴上一事,我们不能就这样善了。别人没有回应,我们几个家族不做出回应,会被轻视的。天行健既为控者,明的我们没有实力对抗,暗的我们有的是办法。既然他不念旧情,羞辱于我等,我们就联合其他力量,全力封杀天行家族的产业……”

    由始至终,其余五人皆沉默以对,等戴邦仁一口气讲完之后,每个人都神情复杂地表示了认同。

    前一秒生死兄弟,后一秒生死大敌。人世之怪诞,莫不过于此。

    秘密会议草草了结,诺大的会议室只留下戴邦仁一人。

    此刻,他眉目藏忧,脸部僵硬而苍白,一副黯淡神伤的模样,与刚才会议上表现出来的阴狠判若两人。

    可惜,戴邦仁这么一个有点悲天悯人的神情,只是一闪而过,最后又变回之前的冷峻,语气冰冷地自言自语道:“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就在这时,戴邦仁手腕上的智脑连续响起报警的声音,刺耳而绵长。

    在听到智脑响声后,他并没有着急接通通话,而是再三确定周围环境安全,才慢慢点击手上智脑。

    在连通来者的视频通话请求,戴邦仁更是像变戏法一样,换成了一副近乎谄媚的模样,十分恭维地说道:“托阁下鸿福,在下幸不辱命……”

    “我也就提供了白龙马狄的行踪而已,事情超乎想象地完成得如此完美,是你的本事。我就不居功了……”

    智脑另一边传来愉悦的声音,带着足够的赞赏。只可惜屏幕另一端漆黑一片,看不到那人的真实模样。

    戴邦仁好像习惯了此人的神秘与品性,也不拐弯抹角,语气略带不快地问道:“宗庙等各大势力跟天行家族早有交易之事,组织为何不提前打声招呼?如非在下有点急智,恐怕早已露出破绽,引起天行健那个老匹夫的怀疑了……”

    “泾渭分明,各自一面。这是组织潜藏千年的不二法门。暗里有暗里的规矩,明面还得有明面的作态。华夏宗庙虽为组织暗地控制,但明面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功夫也是要做的。要不然,人心会不服,不齐的。今时不同往日,华夏人甘为联邦人,尊法律讲民主,把祖宗家法训斥早已抛于脑后,丢失了昔日天/朝上国子民的荣光,不再是一条心了……”

    智脑屏幕对面的人似乎早料到戴邦仁有此一问,满怀感慨地给出了答案,见戴邦仁不再纠结这些问题,语气一转,充满遗憾转到另外一件事上面。

    “可惜,天行家族从死亡海带回来的东西,从盒子到芯片,样样都事关重大。组织为死亡海探险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不说前期繁琐庞大的资料收集,就是为了调来天行家族那位骄子天行军,组织不仅促使宗庙动用宗庙明令,更以庙祝之位相让。本是志在必得的,可惜组织里总有一些等不及的人,贸然出动你们前去截杀。不但毁了一个大大的人才,把天行家族得罪透了,还将所有的东西往外推,给其他势力分食了……真是可恶至极,愚不可及——”

    那人越说越是生气,对话的屏幕摇晃得十分厉害,还隐隐听到对面传来的咒骂声和喘息声。

    这时候,戴邦仁却稍微挺直了一下腰杆,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幽幽地说道:

    “组织明面上控制华夏宗庙手段过于简单,且还给自己加了一道枷锁。庙祝持明令号令宗庙本是最好不过的事,却偏偏设置暗令‘九香九炉’进行权力制衡。这就让很多有心人有机可乘了……”

    “就拿天行家族来说吧,人才精英辈出,无论是武力,还是智慧都有非一般的实力。要不然,也没有联邦第一家族的美誉。别的地方不说吧,单是东北星域,大中华区,甚至是华夏宗庙,天行家族都扩张之快,植根之深,亦非寻常家族可比的,甚至连组织亦感受到了它的威胁吧……”

    话已至此,屏幕对面那人重新安静了下来,好像十分认真地倾听着戴邦仁的分析。

    “宗庙外宗的公堂七公,他们家占了五席,他们处事得当,不偏不倚,深得华夏宗亲会的人心,在联邦各地唐人街有着极高的威信。再说,长老会的九大香老,华一、华五、华七、华九等四位香老偏向天行家族,与天行健四兄弟更是私交甚笃。如果这一次华三香老的缺口,以及华一香老的隐退,由天行家族再次取得长老会席位的话,宗庙的大部分权力就基本落入他们控制了。加上天行健如今控者修为,天行家族的脚步不会就此停下来的,迟早会碰触到组织的秘密。”

    说到这里,戴邦仁轻轻呼了一口气,然后把脸几乎贴着智脑屏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片漆黑,字正严词地说道:“如此一来,我们组织主要的经济来源就会受制于他们。如若往日无冤无仇便罢,如今天行军死于组织之手,他日恐怕遭到天行家族反噬,给组织增添麻烦啊……”

    “戴邦仁,不能不说,你是个聪明人,所说的一切都很有道理,但你对华夏宗庙权力结构了解得不够透彻,更不应该小觑组织的力量。华夏宗庙宗庙明令有着无上的威严,这是千年来的传统。庙祝手持宗庙明令足以号令所有宗庙武力力量。”

    “九大法事持九大香炉,不理世事,隐居各处,非宗庙生死存亡之际,他们是不会出现的。至于九大香老,也就是管理一下宗庙日常事务而已,作用及影响力极其有限。外宗乃松散的宗亲联盟,如一盘散沙,更是不足为虑。公堂七公也就有点名望而已,如涉及到切身利益,又有几个人买他们的帐呢……”

    那人虽然觉得戴邦仁滔滔不绝的分析有过人之处,亦对他这份才智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欣赏,但从其话里透露出来的东西,更多的是不以为然,或者是强大的自信。

    那人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思,又加了这么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透个底给你吧。华夏宗庙内庙的核心力量一直在组织的掌控当中,除此以外,一切都是浮云。再说,我们组织的力量,千年底蕴,岂是你区区一个底蕴不深的联邦副总统所能想象的……”

    见到戴邦仁重新弯下腰身,恭敬地受教,似乎达到了震慑的效果,那人大棒要适可而止,开始给甜头了。

    “庙祝一职,本来是留给天行军的,现在便宜你了。不过,因为天行家族的寿宴风波,今年的宗亲大会可能要取消。你只能待到明年才能接过宗庙明令。”

    “另外,从现在开始,组织里面的激进派,会有所动作,欲试探控制大中华区,乃至东北星域。你要开始做好思想准备,在联邦政府里面做好你的工作。同时,我们会全力支持你转战议会,扶持你成为联邦议会的掌权者,乃至联邦议长,前提是军火协会和西陆家族不过度查收的话。至于你之前提到的总统一职,你就别想了。当今总统威望十足,明里暗里支持者太多,民心所向。如果我们贸然行动,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所谋之事,总统与议长二择一,亦可成事。”

    听到这么一番话,戴邦仁再淡定也不由全身震动,激动得难以自已。内里既有激动,也有震撼。

    只见他双膝一屈跪地,双手几度伏地,眼内满怀狂热的光芒地看着那一片漆黑,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说道:

    “誓死为组织效力——”

    屏幕那边听完戴邦仁一番声泪涕下的效忠做派之后,却显得出奇的安静。

    过了一会儿后,在戴邦仁以为对方已经离线的时候,那边才传来显得低沉而真实的声音。

    “戴邦仁,我们了解你的为人,对你的一切可能比你自己了解得还要清楚。你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我们不知道你现在的卑躬屈膝和鞠躬尽瘁有几分真,但我们希望你不要自作聪明,更不要做出什么愚蠢的行为,误了自己的前程……”

    “还有,你之前说,天行军死于组织之手,他日会遭到天行家族反噬,给组织增添麻烦。这个我们现在可以告诉你,就算天行家族有疯狂反扑,也只会报复到斑点虎身上,永远不会牵扯到组织……泾渭分明,各自一面。你现在懂了吗?”

    说完,眼前的屏幕啵一声消失了,留下面无表情,看不清心思的戴邦仁。

    “看来,天行健说得没错。我还是太嫩了……”

    视频里面的人话里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们斑点虎是组织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冷酷至此,无情至此,强横至此,也算世间少见。

    夜至深夜,一连串的急速敲门声,惊醒了沉思的戴邦仁。

    “族长,外面来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强者,打伤了家族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