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上
    这四五天来,天行懿放下了院长的身份,忘记了那个关乎人类命运的任务,如同平常的老人一样,陪伴在孙儿身旁,细细呵护,忘乎所以地唠嗑着过往。

    在此过程中,天行容若一直表现得出奇的安静,好像又回到了和母亲陈秀儿相处的平和而安逸的时光,一切都无忧无虑,顺其自然。

    也是这几天的相处,天行容若能清晰感受到了这位本以为是磐石一样坚毅的老人,原有涓涓清流在下,清冽甘甜而柔和绵长。

    天行容若能对奶奶天行懿有如此清楚而明白的认知,完全是因为他根本就并无大碍。

    换句话讲就是,这一次的战斗他受到的伤害并没有天行健等人想象得那么大,反而可以说是获益匪浅。除了筋骨封印又加深了一重封印,使得他元力修炼可以加快速度以外,长期困扰他的记忆混乱症更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之所以一直表现失常,皆因四彩珠里面出现了一些状况,关于三龙的状况。

    由于白龙分身白龙马狄的出现,刺激到黑白双龙本能一式的苏醒。

    黑白双龙两位龙神的不合,由来已久。从另一个次元宇宙打到这个宇宙,中间虽迫于紫金龙的威胁有过合作,但在更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彼此之间都是看不对眼的——他们彼此都坚信只要有那么一丝机会让对方难受,他们绝对会紧抓不放,甚至宁愿付出一些代价,将对方置于死地。

    如今双龙本能意识短暂苏醒,新仇旧恨一起爆发,二龙竟不惜代价地在四彩珠里面折腾起来,还弄得天行容若不得不投入百分二百的精力,以及倾尽全部心血,护着四彩珠的周全。

    因为他朦胧中总觉得四彩珠里面那个有阴影的空间,有着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需要他用生命去守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黑白二龙虽是本能意识的苏醒,但你死我活的架势一点也没有留守,威力与破坏力自然非同凡响。即使自以为掌控了全局主动权的天行容若也偶有中招,变得精神失常,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

    这正是天行家族上下认为他事态严重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天行容若由此至终都是意识清醒,只是难以分心控制自己的行为而已。

    “小容若,我知道你一直能听得懂奶奶讲话。你脑域中的力量有四股,每一股力量都神秘而强大。四种力量虽一直处于混乱,甚至暴乱状态,但几天下来我发现这种混乱似乎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可控的,被封印于某一个地方,危及脑域的可能性为零。结合你几位叔叔述说过关于你的神奇,所以奶奶大胆猜测你一定是清醒的。你一定奇怪奶奶为什么能那么清楚吧?呵呵……”

    天行懿在盯了床上熟睡的天行容若很久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出言调笑自己的孙子。

    “你可知,奶奶与那超级智脑‘自由世界’争斗半生,那种精神异常的状态,我再熟悉不过了。几十年下来,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智脑还是人类……即使现在,远在千里之外,我和它的战斗都依然在激烈地进行着……”

    听完这么一番话,天行容若眼底难以掩饰地掠过一缕精芒,而后悄然褪去,嘴角却不加掩饰地微微上扬,露出几颗刚刚冒出来的新齿,十分俏皮可爱。

    天行懿见此,亦是展颜开怀大笑。

    婆孙二人就此心照不宣地以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彼此无比亲近的心。

    一时间,室内春日盎然,一派祥和。

    如此,又是七日过去。

    人们终于相信,天行家族寿宴风波终归是落幕了。一些翘首以盼,欲趁机了结恩仇或偷鸡摸狗的人,看不到事件恶化的迹象,怏怏地选择了悄然离开。

    不过,总有一些真正隐忍的有心人,在确定事不可为,以及不会再生波澜之后,才决定暗中勾连到一起,商讨对策。

    例如,在寿宴上受尽屈辱的“华夏五虎+一星”。

    五虎家族,戴家,稻家,张家,李家,胡家;一星,金家。

    华夏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它大,因为它比人类母星地球足足大三倍之多,陆地和海洋面积各占50%,可谓是幅员辽阔,生态丰富;说它小,是因为它的中心只有一个。

    那就是八虎城,意指华夏八虎之城,既象征着过往的无上荣誉,亦宣告着华夏星的影响力最大的一群人。

    天行府邸位于八虎城中心,越过不复存在的祖庙山,就是戴家府邸。

    此时,华夏八虎中的五虎,加上金家的金三娇齐集戴家府邸,本想就这几天来的风风雨雨来做个总结以及下一步对策的。

    岂不料,几人一坐下就是面红耳赤地争吵起来,最后还把矛头指向主使者戴邦仁。

    “按照计划,我们借机大闹宴会,为天行家族四处树敌,以达到削弱目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让其借此立威的……”张冠是从军之人,脾性本来就不好相与,如今被挑断手筋,自然首先开口暴喝。

    李岱号称“枪神”,本有过人的心理素质,但他看着自己左右手食指呈九十度弯曲的惨状,心里同样怒发冲冠。

    “计划?我们的计划是,先拿死亡海收获趁机发难,再就五虎家族失踪人员提出赔偿,最后不得已激怒那个该死的小孩天杀体威胁……”

    “还说!一切计划都打乱了。天杀体肆虐族人,天行懿肆意妄为,最后天行健出手无情……”张冠觉得不解气,不客气地打断了李岱的话,然后咬牙切齿地控诉着天行家的暴虐。

    “还受损如此严重……”

    胡硕由始至终都低头不语,直到这时才忍不住冷不丁地插了一句阴阳怪气的话。

    “对!我们几个家族加起来,近两百人现在还是浑浑噩噩的,我们六人更是被天行健那个老匹夫不留情面,出手羞辱……该死的!”

    “副总统阁下,这计划是你想的,你必须负主要责任……”

    话已至此,稻无为毫无心理负担把矛头直指戴邦仁。

    “哼,别一个个死皮赖脸地在这里鬼哭狼嚎。如果不是你们那些不争气的后辈,居然厚着脸皮跟一个小婴儿过不去,也不会酿成如此大祸……”戴邦仁这时怒形于色,一脸不屑地把眼前几个长辈扫视了几个来回,冷声回击着对他的无理指责。

    稻家毕竟因为这一次行动死了一个圣者修为的稻顺,因而稻无为直接无视戴邦仁在整个团队里面的威严,再次出言兴师问罪:“好!副总统阁下,你说寿宴一事责任不在你便罢,但下令探查祖庙山一事,你责无旁贷——”

    “住口——当初祖庙山遭绝世高手袭杀,是谁分析出死亡海带出来的东西必然在祖庙山的,又是谁提出要探探祖庙山神秘之处,妄想揭开底细,打击天行家族的,又是哪位说要去碰碰运气,想收渔翁之利的……难道就我戴邦仁一个?”

    戴邦仁真的是怒不可遏,疾声厉色地连连反斥,在见几个老人一个个识趣地低头闭嘴后,才放缓语气,继续说道:

    “尽管发生了我们意想不到的变故,结果不尽人意,但我们的目的终究是达到了。现在的天行家族可谓举世皆敌也不为过,就不知道谁来打响举世攻天第一炮了……”

    说到这里,戴邦仁明显有说不出的得意与快意,特别是想起那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天行健变着法子教训的屈辱。

    尽管天行健说的在理,但戴邦仁年纪轻轻爬到如今副总统的地位,加上本来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哪会领情,不记恨已经算万幸了。

    话一出口,戴邦仁好像已经看到天行家族衰亡的一天,内心好像出了一口恶气似的,双手刚想用力伸展一下,却发现软绵无力,才忆起自己被天行健封印了元力,心里又是愤恨不已。

    再三压下心中的憋屈后,戴邦仁念头百转,终于想起了什么,阴恻恻地笑着对几位长辈属下说道:

    “来华夏星之前,我临时起意,利用副总统职权查看了联邦调查局关于华夏星的日程备忘,却想不到碰巧看到堂堂教廷仲裁长白龙马狄居然来华夏星有些时日了,好像在寻找什么。在百思不得其解后,我只好用计引导他到天行健的寿宴。本来也就想拉帮凶拉仇恨的,想不到他的目标居然是天行容若……”

    说到这里,戴邦仁有意停顿了一下,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几位长辈伙伴,不无诱导地说道:

    “天杀体的作用可不小啊……黑市里面,可是有着完备的产业链。就不知道除了我们仲裁长阁下因要铲除异端而感兴趣外,还会不会引来一些专门猎食的飞禽走兽——”

    “您的意思是,把天行小屁孩是漆黑天杀体的消息放出去,把那些没人性的亡命之徒引来?”胡硕到底是玩暗器的祖宗,玩起手段来,依然是把好手,最快领会到了戴邦仁的意思。

    经过胡硕这一明示,在场的人先是神情挣扎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天杀体,本来就是一个禁忌话题。尽管天杀体的出现,让人类对自身进化的潜力产生了最大限度的想象。

    随之而来的就是,人类对天杀体的态度不断发生微妙的变化,由最初杀无赦,到现在被有限制地进行科学领域的规范研究,以图有一天可以解决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的这块心病。

    如今,戴邦仁等人他们商议的,却是一个近乎禁忌的话题。

    天杀体对人类联邦安定的危害,从联邦法律和世俗认知就可以清楚得知。但这并不代表着人类认同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天杀体视为一种货物来随意处置。

    起码,在基本情感上,人类是将天杀体视为同类的,只不过是患传染性致命绝症的同类罢了。所以,在天杀体的生命权与健康权被剥夺之后,他们不认为天杀体可以被人无限制地当做试验品,或者是商品。

    也许,有一点也是全人类都在担忧的。

    眼下超武者源力与元力并进的修炼体系正蓬勃发展,但总有某个时候某个人会在精神源力一个修炼不慎,就变异成某个级别的天杀体。

    到了那个时候,谁也不想死后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