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三章 灿烂过后患无穷
    五天过后,华夏星,乃至整个人类联邦,依旧平静如水,似乎联邦第一家族天行家族那晚发生的一切,在明面上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

    于是,很多知情人猜测,无非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各大势力和各家族虽脸面大失,但天行家族私下已经做足门面功夫;另外一种可能是,各大家族与势力在酝酿更大的动作。

    至于天行家族善后工作,族长天行健非常光棍地对外宣称,他自己那晚酒量不佳发酒疯,导致失手伤了贵客,而天行容若变化天杀体伤人杀人事件,只说会家法从重处罚。

    对于这种近乎无赖的说法,一些深受其害的家族与势力,在见识了控者天行健的恐怖以及院长天行懿的霸道之后,即使心里有所怀疑和不满,也不敢公开说什么。

    无论结果如何,寿宴风波过后,天行家族内外事务暂时一切如常,并无异样。

    只可惜,我们的主人公天行容若的情况大不如前。

    天行容若苏醒过来后,不知道因为源力过度透支,还是因为筋骨有了两重封印,他膨胀而收缩后的小婴儿身体长大了一号,俨然一岁半的儿童,而他真实年龄却满月不久。

    只不过身体的诡异变化,没有给他的精神状态带来任何的改善。

    或者可以说是,他的情况比之前更为复杂了,除了像之前痴痴呆呆外,还有不定时地行为癫狂,甚至还会化身浅红级别的天杀体,对周围进行无差别地攻击。

    如此一来,天行容若不仅会因为经常性失常,错手伤害医护人员,而且还会因为没有足够的自我保护措施,四处冲撞后,旧患未愈,又添新伤。

    这样异常的状况连连,使得他五天来身体非但没有得到有效康复,反而越发加重。

    为此,整个天行家族上下束手无策,都急得团团转。

    面对这种状态的天行容若,天行家族几位花甲老人耗尽心血,几乎所有资源都向他倾斜。这多多少少引起了行家的不满,但看到行家灵魂人物天行懿亦是爱孙心切,自然懂得闭口不言了。

    然而,事实很残酷,药不对症,枉费了诸多工夫。

    最后,不得不说天行意“神医”名副其实,他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

    在想到当初天行容若在祖庙山接连生吞外用锻体的九甲龙丹一事,他立刻想到要加强天行容若身体的强度,希望其在失常时候,有稍微强横一点的身体自我防护。

    九甲龙丹,顾名思义是炼制成丹药要使用九甲龙身体上胸前保护心脏的甲壳,九甲为最佳。此乃天界峰独有的东西,非付出超高代价不可得。

    对于天界峰,人类联邦有过很多称谓。天界峰并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个个巨大无比而形式各异的非规则山峰状的残缺星体拼凑而成,形似山峰。其最初星雾迷蒙,万年不散,远看崇山里又有峻岭,云里雾里,似古华夏神怪传说中的天仙界,故名天界峰。

    但后来,华夏八虎拼死查探到天界峰为祸乱之源,它又被称为天杀峰。

    天杀体之乱平息后,天界峰因为有神佑教廷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天界峰是一个被神明祝福之地,有着无数的神泽机缘,于是它又有了武者天堂以及怪兽天堂的称谓。

    如今的天界峰早已成了一个冒险天堂。一个个超武者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怪兽出没的天界峰,提升自己实力或者谋求巨大利益。

    几十年来,天界峰无数的动植物被多方面证明了有着令人惊叹的妙用。

    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相当于一名七星裂星圣者的九甲龙。在它被证实了对超武者的身体元力修炼有着无以伦比的作用,更有着目前副作用最少的炼体效用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诸多冒险者进入天界峰的目标。

    可惜,风险与收益永远是成正比的,想获得一夜富贵并不容易。

    首先,九甲龙的护心胸甲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每一片甲壳都要很多人流很多的血;其次,炼制一颗九甲龙丹还要无数的其他珍贵材料,再辅以无比高超的炼药技术手段,方有50%左右的成丹概率;最后,这九甲龙丹的市场只掌握在两个家族手里,第一家和天行家——整个联邦你只能卖给两家医药公司,其他势力和家族压根儿没有技术手段炼制那样逆天的丹药,自然也给不了大价钱。

    即使有着这样近乎垄断的地位,九甲龙丹的珍贵程度依然是数一数二的,在天行家族众多行业里面更是明星产品,有着享誉联邦的美名,所以天行意打算无限量供应天行容若服用九甲龙丹还是有点过于乐观的。

    因此,天行健四人不得不再次聚在族长大院里面商讨着如何治疗天行容若的问题。

    “大哥,家族九甲龙甲壳的库存不是依然有很多吗?为何要天行孜他们六兄弟冒生命危险去天界峰去猎杀九甲龙呢?”天行如一直铁石心肠,眼下知道目的地是天界峰之后,却明显担心几个后辈生命安全。

    一旁的天行意见到天行如语气中带有质问的意思,忙站出来抢先回答道:“三哥,容若身体十分奇妙,排斥很多等级不高的药材炼制而成的丹药。对于一般人来说,无论只要是甲龙甲壳配以其他药材,成分得当,炼制出来的药品,自然就会有一定治疗效果。但对容若来说,非奇珍异宝,效用近乎无。所以要适用容若的甲龙丹,非九甲不可用。”

    听罢,天行健似乎并没有为自己的几个儿子担心,反而笑眯眯地宽慰天行如说:“你不是一天到晚,骂他们是花架子吗?一个个只是全感测试出来的超武者,没有一个争气成为裂星强者的。现在他们主动请缨,既可以增强实战能力,又可以为容若做点事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天行健说到这里,转念一想,又补充了一句:

    “再说了,神佑教廷任何五名骑士组队就可以自由出入天界峰,他们六兄弟为什么不可以?”

    听到这句话,本来已经平复情绪的天行如又像被惊到的蚂蚱一样,嘣一声暴跳了起来,好像被气到不行一样,说话有点结巴似的:“那,那,那怎么一样呢?天界峰里面那一位和他们教廷有着协议的……”

    天行健不容讨论地打断了天行如苦口婆心,正色肃容地说道: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此次寿宴后,天行家族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他们必须强大起来……”

    见其他三位兄弟依然有点不甘心,天行健摇了摇头,无奈地给出了一个建议:

    “天界峰之行,我们四人皆为控者,送份拜帖给天界峰那一位,多少会有点面子,可保他们六人两分平安……”

    对此安排,天行如等人也无可奈何,只好连连称诺。

    在谈完此事后,书房中陷入了一片沉默,几人相对无语,好像一时间找不到其他话题了一样。

    直到天行如手腕上的智脑一阵震动,才把几人从沉思中拉扯出来。

    “霸刀星送来二十套适合容若穿戴的微型机甲。在他失常的时候,可以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天行如快速浏览了一下页面内容,言简意赅地给其他人说了一下大概情况。

    “炼制九甲龙丹的库存材料,如采用家族现有的设备还可以炼制出24枚左右。如果采购第一家新的医药生产设备,可以提升到35枚左右……订单我已经下了,等下报批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

    天行意一点也不啰嗦,直接在自己权责范围内拿定了主意,并且还不忘给大家惊喜。

    “祖庙山地下洞穴的水潭非常奇异。平常水质超一流,饱含各种微量元素,是炼药难得的辅助材料。而且,在月圆之夜,水流会分泌出一种半凝固的水珠沉淀在水底。经严格检测,那是一种催化剂,不仅对类似九甲龙的甲壳等生物有着快速催化融合作用,而且对矿物有同样效果。”

    这是难得的喜讯,让在座的四位老人嘴角有了一点笑意。

    因为这个发现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远的不说,单从治疗天行容若这方面来说,就已经大大提高了远超往常几倍的效率。

    这时,天行康在听到两位弟弟雷厉风行地暗暗做了那么多事后,有点惭愧地说道:“死亡海探险船和寿宴风波的事情已经传开,我也一早给陈家报了丧。秀儿是出自嫡系,父亲陈学更是当代家主,出了那么大的事,陈家一直没有派人来信……我觉着奇怪,派人在爱琴公国查了一下,但没有任何收获。整个陈家都很安静,怕不是怪罪我们天行家,或者是避嫌……”

    听完天行康这一番话,天行健等人无不内心堵得慌,谁也想不到事情发展到今时今日这种地步。

    对此,四人只能各自垂头,连连叹气,久久相对无言,最后各自唏嘘地散去。

    视线穿过中庭大院,往左后方移,在一处依然灯火通明的静谧小院停住。

    正是登堂阁,天行军和陈秀儿的家族小院,现在天行容若休养之处。

    主人房中,一位满头银发老妇人正倚在窗前,一会看着外面的完全陌生的小院子,一会看着室内床上的小孩,神情极其哀伤地喃喃自语道:

    “我不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但我想做一个合格的奶奶……”

    这一句话,在这几天来,天行懿不厌其烦地和天行容若重复了无数遍,一次比一次坚定。

    在外人眼里,总以为她是因家族内部斗争,和天行健闹不和而远走到联邦科学研究院的,却从来无人知晓联邦科学研究院这个院长职位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还比所有人能想象到的都要至关重要。

    很多人认为,与智能人的战争最后得以胜利,完全取决于天行博士研制出来专门克制智能人的“基因炸弹”。

    这个论断本无可厚非,但恰恰没有人愿意去想深一层:单凭人类自身科学设备的计算能力,能否承担起一个针对一个种族灭绝性武器的研发任务。

    答案是否定的,事实是残酷的。

    联邦迄今唯一仍在全方位使用的超级智脑“自由世界”并没有人类想象的那么安全。它非但在研发“基因炸弹”以及智能人战争中起到关键作用,而且最令人不安的是,它还一直处于不断进化中。为了延缓这个进化的过程,联邦科学研究院唯一能做到的是让其长期处于极限运算中,而非停下来思考诸如“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将去何方”这样的哲学问题。

    可以这么说,现在超级智脑“自由世界”在全方位服务人类,仅是使用了不到1%的运算能力,就已经让人类离不开它的存在,无论生活,还是修炼。

    所以,在这种无可奈何情况下,没有人有勇气说毁掉“自由世界”——也并不一定毁得掉,只好想出一个办法:由一个绝顶聪明的人类,带领联邦最顶尖的科研团队来牵制“自由世界”无序的进化,尽最大努力与其订立数不胜数的协议,控制并引导它向人类有利的那一方面进化。

    这个方法,打从一开始,就不下于一场智能人战争。

    很少有人知道,上一任天行博士最后被自有世界耗死了,继任天行博士则是天行懿。她无时无刻不处于一种高度紧张和高强度的消耗当中,致使其早生华发,容颜早褪,更是从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培养继承人天行卜。

    由此可见,这超级智脑“自由世界”给人类带来的压力究竟有大到何种程度。

    同时,这也是天行懿自离开天行家族以来,除了回来带走天行卜以外,就再也没有和天行家族有过任何联系的最大原因。

    天行懿在漫长的研究院生活中,时刻处于疯狂的极限工作状态,几乎与世隔绝。就连长子天行军死后十来天才获知消息,匆匆走出联邦首府星,赶回到天行家族。

    这样混混沌沌的日子,她失去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在寿宴上压抑不住内心酸楚,对所有人都毫不留情面。

    但现在看着眼前孙儿凄惨状时,她眼里泛着煞人的寒光,觉得自己来得太晚了,也太过于留手了。

    要不然,自己容若孙儿就不会留下这么大的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