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二章 院长霸道狠算账 下
    看到诸葛丙丁心神集中了一些,领会了他的意思,天行健连忙把祖庙山地底洞穴发生的情况,事无巨细地告诉了诸葛丙丁。

    “这就是我对他们丝毫不留情面下狠手的原因。但我直到今日,都无法弄明白他们成群结队的目的何在,甚至还出动了一个稻顺这么一位圣者。”天行健并不完全是解释给诸葛丙丁听,也是在给自己提问,希望能找出事情的症结所在。

    “如果只是为了探查祖庙山坍塌事件,他们大可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诸葛丙丁没有理会天行健后面的那句话,而是在听到稻顺的时候,身体还不由自主震了一下,然后一副询问的模样看着天行健,见其微微点头,自然明白了事情的结果,内心不由又是一声叹息,继续沉默以对。

    天行健非常明白诸葛丙丁的心情,心想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也不会让稻顺这样无声无息地死掉,毕竟还是有一定交情在的。

    天行健生怕诸葛丙丁因为故人无端死亡而再生芥蒂,最后选择直入主题:“我怀疑,天行家族的死亡海探险船出事,必然和他们七家有关。即使无关,他们也知道一些事情的线索……”

    此言一出,顿时把诸葛丙丁惊到一脸的难以置信,连手上三枚珍贵无比的芯片跌落在地都浑然不觉。

    “你不能因为他们跟其他人一样出现在祖庙山地穴,就认定他们可疑啊……”

    “可他们出现的是一个战斗小队!而不像其他势力那样出现的是游兵散勇……”

    天行健亦料到自己所言必会引起诸葛丙丁的质疑,所以示意其稍安勿躁后,在脑海里理了理头绪,缓缓道来。

    “死亡海探险从准备工作,到最后出事,一直都是天行家族的机密。出事之后,我天行家族全面封锁消息,连智儿回来都是秘密潜回。换句话说,如果是诸如教廷、奥尔曼城邦这样的大势力知晓我天行家族动向以及死亡海探险有所收获,我还可以理解……”

    天行健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但是,为什么戴邦仁以及其他几个家伙都一副早已了然于胸的模样,而且还居心叵测联合出动。要知道,除了我们那几个兄弟家族,没人知道祖庙山是我们的家族重地,而不仅仅是祭祀重地。”

    “同时,在我扔出他们几个家族的那几个小辈的时候,戴邦仁等人个个神色异常,但很快又匆匆掩藏得严严实实的。而且,我还清楚地察觉到了他们暗自运转全身功力,对我全神戒备,却在我说事情可善了后,大大松了一口气,有点如负重托的感觉……”

    “这都是你的主观臆测,疑人偷斧而已……”

    诸葛丙丁口上嘴硬,但内心其实已有所动摇。因为天行健所说的这一切,由此至终,他都身列其中,看在眼里。

    天行健当时空有迫人气势,却无杀意,那几人的异常变化,太过于反常。或许当时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来却非常不符合情理。论修为,其他人尤在他之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天行健的虚张声势。

    天行健不置可否地轻微摇了摇头,也知道口说无凭,随之点开了手腕上的智脑,调出一个视频文件,即场发给了诸葛丙丁。

    “老哥你看,这是当时整个故客松厅的现场监控。这是结合了我们天行家族那全感虚拟技术系统的监控,全方位的监控。这可以非常清晰检索到当时他们身体状态的实时数据……”

    天行健特意点击了一下视频上每一个人头顶上的红点,立刻就弹出一个方框,上面列出了圆点下这个人当时元力值、源力值、战力值、心跳、呼吸、血液流动等数据,且在旁边给出了一系列参考值、对比值,甚至还有对其做出了友好程度、危险程度等方面的评估。

    直观而真实。

    这是诸葛丙丁的最大感受,因为圆点下的这个人正是他本人。他非常清楚自己当时的状态。

    “这一个视频里面,有两个时间段,他们的身体数据是出现异常的。第一个是,刚看到我扔出几个小辈,一一道出他们几个名字时候,戴邦仁等人的身体数据表现的空前异常,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再看第二个。当我追问戴邦仁一句关于死亡海探险的问题时,身体数据异常尤为明显。你看他们几个表面如常,内里心跳、呼吸、血液等数据早已超过正常参考值。再看他们的元力值100%,源力值100%,战斗力120%。还有,你看他们的站位,典型北斗七星防御阵型,早早把你剔除在外。全感系统评估,友好系数-100,危险系数+100,怕且我那时俨然就是他们的生死大敌了……”

    “一旦动手,必是各自的最强一击,也是殊死一击!”

    天行健一边细细浏览着屏上的数据,一边冷然地自嘲着。

    “老哥,两个时间段可能事出有因。但我推断,二者必然有关联。前者异常可能是害怕那些小辈被严刑拷打逼问出一些他们的秘密,后者就更直接了,他们肯定知道一些内情,甚至参与了某些事情,所以对我怀有敌意,深怕我借机报复,击杀他们……”

    “这,这依旧是你的猜测……”诸葛丙丁仍然在努力说服自己,但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已明显心不在焉,语气间隐然有了一点冷意和杀气。这冷意和杀气,明显不是针对眼前的天行健。

    “可有其他证据,或者突破口?”诸葛丙丁情不自禁地多问了一句。

    “其他证据,没有。至于突破口,方向是存在的,难度却不小。我们天行家族情报力量不在官方和军方,没办法获取到更多的资料……”

    对于,死亡海事件缓慢的进展,空有绝世修为的天行健都是束手无策,一脸有心无力的无奈和辛酸。

    “老哥,你们诸葛家在政军两界资源深厚,门生遍布,可否劳烦你为我暗地走动一番?”天行健此时近乎哀求的模样看着诸葛丙丁。

    然而,诸葛丙丁却没有想象中的爽快答应,反而表现的非常冷静。

    “老弟,今晚你所说的一切,包含的信息太多了,牵扯的面太大了。我现在心很乱,请容许我再做思虑,暂时没有办法给你答复。”

    “而且,我虽是诸葛家族家主,却没有你在天行家族那样,有着一言九鼎的地位。我那几位兄弟一直跟我貌合神离的,不仅在联邦参谋部站在不同的队伍,而且私下和那些西陆顶尖家族的佼佼者私交甚笃。”

    “再说,戴家在联邦政坛上的力量远超于我诸葛家族,其他几个家族还和各大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稻家凭借阵盘武器早早傍上了联邦调查局等情报势力;张家出兵王,多因为和奥尔曼城邦勾搭上了;李家爱玩火,和军火协会如胶似漆;胡家,不仅与不落王朝不清不楚,还跟与教廷关系不清不楚的。”

    “后起之秀金家更是让人不容轻视。凭借他们打造出来的一个个联邦巨星,在民间粉丝众多不说,还善于结交政商名流,声望一时无两。而且,他们善于操控舆论,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想起一些现实情况以及一些未来可能遇到的一些难题,诸葛丙丁顿时觉得事情不大乐观,甚至是希望渺茫,不由从心底涌起无力感,但又不想自己的兄弟失望,感叹之余,不禁又问了一句:“从何处突破?”

    “联邦调查局——”天行健听到诸葛丙丁的问题,就知道自己老兄弟已经和自己站在一个阵线上了,连忙开口给出了答案,怕诸葛丙丁不明白个中道理,干脆直接给出解释。

    “戴邦仁说从联邦调查局得知死亡海事件细节,那么联邦调查局必然有备案。备案,自然有详细的调查报告。一旦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等各个细节对不上,就基本能确定戴邦仁等人有问题。只要确定他们有问题后,我天行家族有的是手段要他们吐露真相……”

    天行健讲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内嗜血的红芒涌现,体表黑气浮动,隐有阴影惨叫,使得身旁的诸葛丙丁全身不自在,觉得眼前的天行健非常陌生。

    “天行老弟,你……哎,你要保重啊,不要走到天杀体那一步……”面对天行健骇人的恐怖气息,诸葛丙丁欲言又止,没有问出内心的疑问,反而选择了出言关心与叮嘱。

    最后为了安天行健以及自己的心,仍非常坚定地说了一句:“恩怨情仇一般同,我必全力追查。如真是他们不念情谊,谋杀我儿,必将五雷轰顶,死在万刀之下。”

    天行健听到诸葛丙丁誓言保证,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连连颌首表示认同,后见诸葛丙丁神情激荡之后一脸的憔悴,也知道其身体与心理极限都到了。

    最后,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依然不忘叮嘱一句:

    “诸葛老哥,我孙子容若留在你脑子里的源力,你不要试图驱除,要尽最大努力炼化掉,会有惊喜的……”

    言谈完毕,各自散去。

    奇怪的是,天行健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起死亡海探险是华夏宗庙出动宗庙令授意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