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五十一章 院长霸道狠算账 上
    天行懿这一巴掌,把整个宴会的人都惊呆了,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大家瞠目咂舌。

    “啪——”第二巴掌。

    “这巴掌是打你不配做族长——外敌侵我祖庙,毁我厅室,伤我儿郎,你竟善了!”

    “啪——”第三巴掌。

    “这巴掌是打你不配做父亲——军儿与秀儿都死了,你还办寿宴!”

    “啪——”第四巴掌。

    “这巴掌是打你不配做爷爷——容若年幼至此,你却如此疏忽,任人欺凌而委屈求全!”

    “啪——”第五巴掌。

    “这巴掌是给你贺寿——”

    打完这一巴掌,天行懿怒气难消地从天行健怀里抱过天行容若,直接拂袖而去,留下一片死寂的人群。

    临出贵客松厅门口的时候,夜空中传来天行懿冷森森的一句话,使得在场的人产生不好的预感。

    “你今日为什么这么能忍?当初杀我行家人的凶狠劲哪里去了……”

    天行健闻言,本早已面如死灰的脸上,顿时赤红一片,两腮一鼓,仰天连吐三口鲜血。

    血花如同秋日红枫,在冷月里飘零,尤其凄厉而阴森。

    此时,两个宴会厅似乎时空静止了一般,静得有点恐怖,使得在场的人内心开始忐忑不安,呼吸不由自主地放缓放低,生怕触发什么大恐怖一样。

    心智稍弱的人,几乎要害怕得开口大喊,或者撒腿欲跑,但发现自身被下了定身咒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其实,存在这种情况的不在少数,几乎所有的人仿佛被一股看不到摸不着的力量给束缚住了,生死已脱离自我掌控。

    对于一些实力至圣者的人,早已发现问题的根源在于人群中央的天行健。

    面对现在仰天无声长啸的天行健,他们感到由心的胆寒,一个个都想快速逃离这里,但却没有一个人胆敢真正踏出那一步。

    天行懿一句话,把天行健的心,刺得非常非常痛。此时的他,只想好好发泄一下这一个月来憋在心里的所有负面情绪。

    “夫人有理!那我就杀!”

    刹那间,以天行健为中心,一个巨大的能量波嘭的一声爆炸开来,将方圆二十米化为真空地带,无数的元力与源力或缠绕,或碰撞,或撕裂,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风暴。

    在此之下,所有的人都被震得丢了魂似的,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脸上依然停留着上一个惊骇的表情。

    然而,这一切依然没有完结。

    天行健的慑人气势不止于浩瀚莫测的控者力量,还有令灵魂都要颤栗不已的大恐怖。

    随着天行健蓄势趋于巅峰,他身周隐有无数阴影浮现,似要疯狂地想尽办法往外冲撞,时不时还发出凄厉的哭喊声,像千千万冤魂试图挣脱天行健束缚,宁入天地轮回也不愿停留在天行健的身上。

    崩天裂地,滔天凶意,千千魄难散,魂难飞。此人神明唾弃,众生却要遭殃。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想得明白,在如今和平年代,除了四十年前的天杀体之乱,再无其他战乱,眼前天行健这种有如实质的杀气和碎人心魄的杀势,以及那亿万冤魂,究竟从何而来——这得经历何等触目惊人,丧心病狂的尸山血海。

    然而,这样骇人而恐怖的气势使得在场的人来不及细想,就已肝胆俱裂。

    亦是到了这一刻,众人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天行健这种宛若裂星控者的恐怖之处。

    就在所有人试图挣扎一下的时候,天行健动了,一分为二,二为四……霎时间,数十个天行健的身影,密布两个宴会厅各处人群。

    “你是人类联邦的副总统,乃联邦权威所在。我只封你元力一年不能动,动则筋骨全碎,终身如废人……”

    “稻家阵法无道,取尔一目;张家拳头无相,取尔一筋;李家枪法无法,取尔一指;胡家暗器无德,取你一耳;金家行止无耻,取你脸面……”

    几乎在天行健影子消失的短短十秒钟,攻击已经结束。

    戴邦仁封功,稻无为挖目,张冠断筋,李岱切指,胡硕丢耳,金三娇毁容。

    此六家家主,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反抗之力,近乎屈辱地被施予极刑,一时间尊严扫地,生不如死,恨不得立刻一死了之。

    像天行健此刻近乎冷酷的状态,不可能在意他们的脸面以及他们那一个个恨不得杀死他的眼神。

    “空刀,你不会用刀。等你觉得自己会用刀的时候,再来找我要回这两把刀吧……”

    说完,空刀腰间的两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天行健手里,并在空刀来不及呼喊的时候,双子刀在一声悲鸣之下,连刀带鞘被天行健掰断成了四截。

    空刀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几乎红着眼要拼命的时候,天行健一句话把空刀的滔天恨意浇灭了。

    “如果你师兄霸刀,故客厅那时候他早就出刀了,哪会管他(天行容若)罪恶滔天……”

    此言如同五雷轰顶,把空刀震呆当场,久久难以回过神来。直至半响,他才无比留恋地看着已然断成四节的双子刀,一声幽叹后,带着霸刀星所属,转身离去。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至少可以宣告华夏八虎家族从此义绝恩断。

    另一边,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天行健身影已经笼罩贵客松厅,与神佑教廷等大势力的人战成一团。

    “你们各家业大势大,今日我天行健敢拭虎须,只为争回一口之气。你们圣者修为都可以一起上。撑过九招,今晚之事,就算善了……”

    说完,天行健根本不管别人是否回应,直接冲上去开打。

    既然说定九招,天行健手下自然毫不留情。只见他“鉴天九式”九招连珠,一气呵成。

    无常天,有常地,天地闭合,量山欲摧,无恩无泽,五雷轰顶,风吹岁月碎,水流顽石穿,火灭世间命,还我真清明。

    招招奥义极致,式式索命无情。

    数十名圣者组成的防御阵型,几乎在天行健九式出完后,眨眼间分崩离析,一个个吐血倒地,生死不知,好不凄惨。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让你们卧床九十日,好生赎罪……”

    说完,天行健毅然扶着神色复杂的诸葛丙丁,缓缓转身离开。

    同时,之前的天行家族救援团队也决然丢下了手上的伤患,一同撤离。

    宴会厅上,只留下一片的狼藉,以及那一片片人群的不堪与狼狈。

    天行健六十一大寿,如此落幕,谁也想不到。

    如果能预测到是落到如此凄惨状况的话,相信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宁愿自己从没来过吧。

    夜至凌晨。

    今晚寿宴风波,天行家族中很多人都难以安眠,每一个人都忧思重重。

    经此一役,天行家族几乎得罪了整个联邦金字塔顶端的势力以及华夏有名有姓的世家,今夜过后,会如何收拾残局,又将何去何从。对此,每一个人都思绪万千。

    俗话说,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顶住。

    但,现在最高个的族长天行健好像对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反而更在意如何向诸葛丙丁这个老哥们交代一些他亦无法去面对的事情。

    “死亡海探险的事情,就是这样收场的……我们也无法预料到是这种惨烈的结局。”

    细细说完死亡海之旅的事情后,天行健像老了几十岁一样,孤独而无助,边说边偷抹眼角。

    也许,那种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滋味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

    “我不相信军儿他们已经死去。我宁愿相信会有奇迹。他们能从死亡海安然无恙地回来,本身就是奇迹,为什么就不能还有奇迹呢……”

    天行健终究还是对儿子天行军的生死抱有一丝不该有的侥幸。在说这么一段话的时候,他眼内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坚信。

    一旁一直沉默的诸葛丙丁只是静静地听着,但脸上的神情在告诉别人,他没有天行健那样乐观,一早就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诸葛龙、诸葛虎兄弟本来有机会跟着智儿一起逃出来的。但他们以死相逼要跟着天行军,不肯抛下船上的兄弟……”

    “不愧是诸葛家的好儿郎,好儿子……”诸葛丙丁口中虽是赞赏,脸上却早已老泪纵横,哽咽不已,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

    “可我该怎么跟他们娘亲交代啊……”

    诸葛丙丁年龄略长于天行健,戎马半生,如今六十八岁依然在联邦军队参谋部供职。由于军务繁忙,老来得子,只有一对双胞胎。

    诸葛龙虎兄弟如若死去,无人送终。

    面对丧子之痛,两位老人黯然神伤,相对无言,谁也无法安慰谁。加上,各自折腾了大半夜,即使修为绝顶,也已露疲态。

    “老哥,这是三块芯片数据的完全复刻版。老哥你不能推辞,这里面有诸葛兄弟的心血。不过,里面的加密非常高级,一台超级智脑可能都要破解一年半载……至于,那些盒子,并没有什么用处……老哥,无论怎么说,我还是对不住你……”

    天行健不容诸葛丙丁拒绝,直接把三块芯片塞到了他手里,声音哽咽地不停道歉。

    诸葛丙丁闻言,神色颓唐地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双眼无神地呆看着手上的三枚芯片,嘴里念叨着:“就为了这些死物,连命都没了,值得吗?”

    天行健勉强平复了一下心绪,扶正诸葛丙丁的身子,面对着他,正色地说:“老哥,下面我要讲的一些事情,虽然现在还是猜测,可能你不爱听,但必须得跟你透个底,以便你早做提防,也希望你能得到你的帮助……”

    天行健酝酿了很久,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说了一句:

    “实际上,华夏八虎早已经没了……”

    诸葛丙丁闻言一怔,但转念一想,就明白天行健是意有所指,不由强行逼迫自己集中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