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五十章 八虎二意相决绝
    树的腐化是慢慢腐的,人的腐化也是如此。

    而且,几乎所有的腐化都有个堂皇的借口,都有个人情的外衣。

    华夏八虎曾有过命交情,互通有无,相互扶持,一度被认为是坚不可摧的滴血兄弟盟。

    然而,在天杀体之乱后,八虎家族各奔各东西,各找各主,各主各舞台。峥嵘岁月,抵不过莫测的风云,动荡的格局,以及一次次挑战底线的诱人利益——没有比当世辉煌,后世留名,来世依旧流长,来得更吸引人了。

    有了利益,就会有纷争,一次又一次的摩擦,变成一次次的正面碰撞。如此渐行渐远,人情淡薄,暗地捅刀子再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今日,天行容若的伤人事件,更多是一个导火索,把往日情份的外衣,一一剥离,残酷地袒露在大家的面前。

    “在我族祖庙山里,我们抓到不少人。有神佑教廷的仲裁骑士,有奥尔曼城邦的勇士,也有不落王朝的三大幕府的武士,也有后起四大家族第一家、古家、金家、中星钟家的精英,甚至还有十几个一些来自某些著名佣兵团体的星际雇佣兵……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兄弟家族也有人名列其中……”

    天行健语气平淡,双眼放空,似神游物外,好像在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恰恰因为如此,刚好没有发现戴邦仁等人大惊失色而后迅速掩盖的脸部变化。

    等天行健重新看向眼前几个家族的时候,戴邦仁等人的神情早已恢复如常,看不出之前有过丝毫变化。

    “其他家族势力可能是因为不懂,或者因为好奇,从而做出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我不计较。来,你们三家来把你们的人领回去……”天行健点了第一家、古家、钟家领了他们在地下洞穴的人回去,没有多说一句话,任其离开。

    三大家族的人见到自己的家族精英一个个傻呆模样,欲言又止,但看到其他家族依然呆在原地不能动的情景,最后还是心有不甘地选择了快步离去。

    “不,金家主你得等一下……”天行健阻止了金家家主金三娇也想领人离开的动作,也没有多言,而是示意她站回去,然后转向“七虎”世家,盯着几位家主的眼睛,不无心痛地说道:

    “我最心痛的是,我天行家族的兄弟盟友,竟也做这种勾当,而且还是组队的……”

    天行健摆手,没有给七虎开口辩解的机会,继续指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六个青年人,且一个不差地念出他们的名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戴邦宁、稻三生、张决、李剑门、胡了、金瓶眉等,这几位应该都是你们家族的精英种子吧。”

    天行健没提已经死去的稻顺。看戴邦仁几人面如土色的神情,好像也没打算问。

    “无故闯入我族祖庙山重地,扰乱我天行家族列祖列宗神灵,此为华夏传统大不敬之罪,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几人还窥探我天行家族机密,把我祖庙山腹地搞得天翻地覆。我亲爱的兄弟们,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天行健讲完这句话的时候,控者气势凭空出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重重压向眼前的几位家主,弄得几位家主动弹不得,神色异常慌张,一片苍白,隐约间还有一丝打算同归于尽的决然以及对死亡的恐惧。

    这一系列复杂的表情,除诸葛丙丁和空刀外,戴、稻、张、李、胡、金等六位家主表现得尤为明显。

    天行健双目怒瞪,盯了几位家主很久很久,但又看不出更多的东西,也不好过份,最后指着地上的胡了等人,好像有点身心疲惫,有气无力地说道:“他们现在痴呆,也算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回去慢慢调养,应该会好起来的……”

    在确定天行健没有进一步激烈行动之后,戴邦仁等人不约而同地暗地松了一口气,把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重重放下,连连点头称诺。

    “你是怎么得知我们天行家族死亡海之旅的……”天行健转身欲走,却冷不丁回头,不动声色地问了戴邦仁一个问题。

    “联邦调查局……”戴邦仁面不改色,很直接干脆地给出了答案。

    天行健审视了戴邦仁一会,把心里的杂念清除掉后,非常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

    “邦仁,你父亲戴行宗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我待他如兄如父,我也曾待你不薄。但你今日所为,确实令我失望。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政治抱负的人,也知道你有心结需要解决。但要奉劝你一句。如一天不放下戴家实权,把你副总统职位和戴家权位混为一谈,你就永远无法在政坛上向前一步。你要记住,你之副总统,是联邦之副总统,非戴家之副总统。相信我,无论我们现在是何种恩怨,但在不久将来,也许我们依然有所交集。”

    听完,戴邦仁沉默以对,脸色没有多余的表情,依然毕恭毕敬地给天行健回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抱拳礼。

    就在这时,一旁有点虚弱的诸葛丙丁却越众而出,颤巍巍地挡在了急欲离开的天行健前面,且用手指着其额头,脸上愤怒异常,毫不客气地喝道:

    “他们所行之事,与我诸葛家无关。我诸葛家行得正,站得正,不做挖人祖坟的苟且之事。但有一件事,我倒想问问你天行健。既然死亡海之旅已经结束,我那两个儿子诸葛龙、诸葛虎,现在在何处?他们跟随你们天行家族的探险船去了死亡海,如今探险结束,人却依然看不到。你们天行家族不会是杀人灭口了吧?”

    天行健闻言,身上煞气霎时凛然,弄得身周十米的人如坠冰窖,苦不堪言。

    他双眼冷然地盯着诸葛丙丁良久良久,见其毫不退让,依旧不依不挠地怒目相持。

    最后,天行健的恐怖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周围的煞气一下子荡然无存,使得在场的人如重获新生一般。

    只见天行健面容恢复柔和,神色间有掩盖不住的哀伤,缓缓走到诸葛丙丁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而后用力搀扶着眼前隐然有点支撑不了的老人,沉声说道:“老哥,你先休息一下。等会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天行健安抚了一下诸葛丙丁后,站在贵客松厅和故客松厅之间的墙倒之处,朗声对着两边的宾客说道:

    “诸位,昨日之过,今日之失。你等和我天行家族之间的恩怨,也算理出了一个所以然。今日招呼不周,多有怠慢,望贵客见谅,他日再行善了……”

    “善了?你们,还有你们,真当我们天行家无人吗?”

    一个满脸冷霜的老妇人在众星捧月中,一步步踏入贵客松厅。

    紧随其后的是,荷枪实弹的武装队伍,里面有联邦科学研究院的安保部队,也有天行家族中庭大院的黑衣卫。他们行动迅速,各有章法,眨眼间已经把两个厅的宾客包围在中央,且将单支足以威胁贤者的微离子枪,激发并完成充能。

    “垂着枪头干什么?给我对着他们,谁乱动就毙了他们……”老妇人冷声喝斥武装队伍,要求他们举起武器对着中央的人群。

    武装队伍深知老妇人的厉害,依言照办。

    此举部署完毕,顿时引起两厅的宾客轰然,人潮汹涌。更有甚者,大骂出口。

    但老妇人傲然走到中央,不言不语,如同一座神像,冷眼旁观。其头上用丝巾缠成的帽子飘出几丝的银色短发,在月光下闪着妖冶的光芒,漆黑如深渊的瞳孔边上,是布满血丝的白云,眸子透露着诡异而致命的杀意,薄唇带着似有似无的冷冽微笑,带着俯视苍生,看透人世万物的风华与智慧。

    这时候,贵客松厅里的一群人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毕恭毕敬地走到老妇人面前,神情激动地叫唤着:“院长大人……”

    此老妇人,正是天行懿,联邦科学研究院的院长,天行健的夫人,天行容若的奶奶。

    “给我闭嘴!一群只会讨饭的臭不要脸……”天行懿一如之前的蛮横,对九号自由星出来的人一点也不给面子。

    “原来是天行院长啊。动到枪子,这有点不合适吧。你们天行家族出个天杀体杀人,我们各家受损严重,能彼此善了,已经是给足面子了。如按照联邦宪法的特别条例,你那孙子……”

    仲裁长白龙马狄刚平静了一会,看到自己堂堂神佑教廷的实权人物一而再,再而三地受羞辱,如今更是被人拿枪指着,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涌,因而毫无顾忌地跟天行懿针锋相对。

    天行懿的身份比起神佑教廷的两院(仲裁院与审判院)话事人也不逞多让,甚至在某些方面更有威信。

    所以,她自然也不会给白龙马狄面子,冷哼地问道:“天杀体?在哪里?你的智脑傻掉了,还是我的智脑傻掉了……”

    她抛出了一个跟天行健之前一模一样的问题,让人无言以对。

    “反正他就是一个异端,交给我们神佑教廷就最好……”

    在白龙马狄不依不挠地出言反击的时候,一旁的审判长已经忍无可忍,见其说话越来越过分,生怕他再度情绪失控,坏了教廷大事,因而直接出手击晕了他,并对天行懿表示了歉意,然后退到了一边。

    天行懿见状,嘴上不屑的笑声几乎要笑出声来,看到没有人再做出头鸟后,转身凑到天行健面前,啪的一声,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声,低沉而悠长,明显使用了元力,在一片死寂中,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