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九章 花甲护犊尽心机 下
    八千多字,两更完毕。

    存稿告急。熬夜码字!!!

    求书友砸票砸到签约!!!

    ————————————————————————————————————————

    相比故客松厅,贵客松厅内各大势力可谓伤亡惨重。

    神佑教廷在仲裁长白龙马狄被天行容若制住后,一行骑士不顾生死奋力营救,最后造成了十名审判骑士和二十名仲裁骑士死伤。

    同样,奥尔曼城邦城邦星斯巴达星长受天行容若重击,整个下巴都被容若打得稀里巴烂的。而其手下三十五名勇士付出对半死伤的惨重代价,才抢回重伤昏迷的残躯。

    华夏宗庙相对幸运,来的人并不多,但死一个宗庙权力不小的华三香老,已经算是糟糕透顶了。

    因而,天行健走到几大势力面前,一改面对几大世家的傲慢,重重抱拳,深深鞠躬,然后饱含万分歉意地说道:

    “贵客松厅的各位贵客,今晚让你们受惊了。天行健在此给诸位道个歉,同时我会给诸位一个交代的,一个满意的交代。”

    有些人可以以理服人,因为你有理,且拳头大;有些人却不会跟你讲道理,因为他拳头大。

    天行健深谙其中道理,所以在知道情况严重之后,他忘却了一位控者尊严一般,毅然放低姿态,给足了联邦几个顶级势力的十分面子,以致于几大势力的人反而有点不自然,扭扭捏捏地躲避他的大礼。

    理归理,礼归礼,利归利。

    譬如说,眼前几个大势力不会跟一个所谓联邦第一家族来辩个是非曲直,也不会因为你一个控者行了一个大礼,就不跟你谈利益。该跟你算的帐,还的债,只能多,而不能少一分。

    神佑教廷,不仅是人类联邦第一宗教,还是人类联邦第一势力,长期独霸整个西北星域,还信徒满天下。

    奥尔曼城邦论及武力,联邦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论综合实力却略逊教廷一筹,不过其势力依旧不可小觑。大大小小训练营出来的勇士遍布人类联邦各大军区,就连联邦各大佣兵团以及联邦内大小安保部队都有不少人出自奥尔曼城邦。

    至于华夏宗庙,虽远逊前两者,但它是人类联邦传统的地方大势力,由联邦各处华夏人宗亲会常年累月形成的一个固定的庞大势力组织,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东北星域,系全联邦华夏人都认可的认祖归宗之地以及利益共同体,有着无上凝聚力——在一定程度上,天行家族应该算是华夏宗庙的一员。

    “尊敬的审判长阁下,相信你刚才已经收到教皇的旨意了吧……不知道这个交代你是否满意?”对于神佑教廷实权人物审判庭庭长,天行健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客气,耐心十足。

    审判长刚想点头称是,虚脱在一旁的仲裁长白龙马狄不干了,努力挣脱了两名仲裁骑士的搀扶,怒气冲冲地对着天行健大喊大叫:

    “旨意?什么旨意比得上我主的威严,比得上我神佑教廷的荣誉?难道我们作为神的仆人,拼命维护的这一切,竟如此不值一提吗?他可是异端天杀体……”

    往日令人闻风丧胆的仲裁长阁下在今日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像足一个小丑地上串下跳,丝毫不为自己留点颜面,也不为教廷留点情面。

    更重要的是,他忘记了给教皇留点情面。

    按照仲裁长白龙马狄本意,他想借着教廷势大,趁机要求天行家族把天行容若交给神佑教廷仲裁庭当做异端处理的,以方便他这个白龙分身吞噬主身,完成质一般的飞跃。现在见到天行健好像和教皇私下达成了什么交易,让他的希望泡汤,自然怒不可歇,竟口不择言公开质疑教皇的威信。

    此时,审判长已经没有心思深究今日白龙马狄连连公开失态的原因了,直接出手制住白龙马狄,并拉扯到一边,在其耳边说了一句。

    “多给一个盒子,无条件。”

    白龙马狄听罢,无可奈何地收声了。因为他知道盒子不可争议以及难以估量的价值,教廷上下包括他自己在内都对这次盒子的交易重视万分。现在能无偿得到一个盒子,那已经是万年难遇的大幸运了。

    要知道他们教廷千百年来把整个死亡海当做自己的后花园,收获的最神异物品也比不上这盒子的万一。

    走到今时今日权位的白龙马狄早就对神佑教廷,或者说早就对宗教有了非一般的认识。

    宗教,说到底就是使人们相信在天上有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人,他每时每刻都观察着你所作的一切,而这个我们看不见的人有十件不希望我们做的事,如果你做了,他就会把你送到某个地方,哪里到处是炙人的火和烟,还有你要永远忍受的痛苦和折磨,这些痛苦、烈焰和惨叫会持续到时间的尽头。但是,同时他是爱你的,而且他需要钱,或利益,或其他。

    白龙马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了自己一直平静不下来的心绪,努力地掐断了这段时间以来着魔一样的执念,双眼重新恢复了仲裁长该有的深不可测,面部再也看不到刚才形于色的激动,突然像变成了一个蜡像,冷冰冰地退到一旁,一言不发。

    天行健没有因为白龙马狄的失态而停下自己的脚步,见奥尔曼城邦城邦斯巴达星长重伤昏迷,人群中没有可以拿主意的人,他稍稍行了一个礼,不容商量地留了一句:“我会和尼古拉斯老鬼打一架再谈……”

    尼古拉斯,奥尔曼城邦的王主,是联邦权力阶层中的执牛耳,亦是联邦公认的传奇强者。

    听到这句话,奥尔曼城邦的人群非但没有感觉到被轻视,反而齐齐头部仰天,右手连拍九下胸膛,口中连叫三声呼荷,一阵激动不已。

    这是奥尔曼城邦次高级别的礼仪,英雄礼。

    对一个仇敌行英雄礼,也只有尚武的奥尔曼城邦才会出现。

    他们不相信谈出来的交代与协议,只相信拳头打出来的公道。

    天行健见状,亦右手捶胸,当做回敬之礼。

    然后,天行健径直走向了华夏宗庙所在的人群。

    在短短几步路,他挺直了腰杆,恢复了一个族长该有的威仪,一个控者的威势,堂而皇之地站在了华夏宗庙四大香老的面前。

    “我天行家族从加入华夏宗庙那一刻起,一直致力倡导并践行华夏宗亲之间互助互爱之大善。我尊重并守护祖宗家法,没有想过跟宗庙过不去。但,华二香老、华四香老、华六香老、华八香老你等不应该在今天这种场合开口闭口,就要将我天行家族除名,更不应该妄想以你等个人意志来替代宗庙的祖宗家法。”

    天行健先是语调温和,然后越讲到后面声调越高,身上的控者气势飞涨,一发不可收拾,毫不保留地压得华夏四大香老苦不堪言。

    “今日,我倒要问问。护宗军、护庙军、宗亲军三军用度,何家付出最多?公堂能以权威服众,何人之手?宗庙功德榜,何家列榜首?宗庙英烈榜,何家居首位?”

    本来就挺不直腰的宗庙四大香老,在天行健问完这一番话后,全身骨头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膝盖基本触地,脸色一片苍白。

    在宗庙四大香老几乎到达极限的时候,天行健控者气势一收,轻蔑地看着瘫坐在地的四大香老,重新恢复了平和语气:

    “你们五大,哦,四大香老代表不了整个华夏宗庙,也代表不了九大香老……不过,该交代的,我自会到宗庙星亲自交代,不烦诸位代劳。”

    此时的华夏四大香老只一味顾着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里的惶恐还没散尽,已经无暇去管天行健说什么,连天行健走远了都不敢抬头。

    天行健在快速安抚了贵客松厅的其他势力之后,最后重新折返到故客松厅,面无表情地站在了几个大世家的人群面前。

    “戴贤侄,狮子我已经喂饱了。课上完了,是时候做作业了……”

    天行健上来就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众世家人摸不着头脑,只有戴邦仁脸色铁青地低下了头。

    不过,天行健突然发觉这样非常无趣,神情复杂地盯着眼前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良久,一动不动,最后眼内挣扎了一下,不胜唏嘘地说道:

    “终于还是到你们了,我的八虎兄弟家族。诸葛丙丁、戴邦仁、稻无为、张冠、李岱、胡硕、空刀。我们华夏八虎家族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团聚一堂了。如今的相聚,想不到却是这样的局面,真是天意弄人。”

    “还有你们,第一家、古家、金家、钟家,后起四星家族,个个联邦中流砥柱,却让老夫在这种局面与大家相见,真是难堪啊……”

    天行健再次扫视了一遍眼前几个赫赫有名的世家旧人,隐隐有着不舍,却又因为想到了什么,眼神越发冷冽,脸上也渐渐铺满冷霜,低沉而冷酷的声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内。

    “在你们要我给你们交代之前,你们是否可以先给我一个交代。”

    在诸多世家人疑惑不解时,天行健如同平地起惊雷一般,一声冷喝:

    “来人,把他们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