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七章 花甲护犊尽心机 上
    “容若——”

    “你等欺人太甚!”

    天行健等天行家族族人终于在关键的时候赶到了。

    由于亲客松厅私密性更强,是一个半地下的宴会厅,乃供天行家族族人宴会之用。

    今日是一个特别的节日。无论是节目,还是佳酿美酒,尤其让人迷醉。

    因而,在宴会还没开始,已有大部分人微醺。

    天行健等长辈更是因为家族连日来丧事霉事不断,心情极度抑郁,频频借酒消愁,以致于久久没有发觉外面的巨大变故。

    直到相邻的贵客松厅,状况连连,引起了天行健这位控者的注意,心神不安之下,才决定出来一看究竟。

    不看还好,一看老人就怒火滔天,一双眼球充满血丝,几乎爆裂开来。其高大挺拔的身躯散发的骇人气势向四周扫荡过去,一波比一波强悍,眼看就要达到顶峰,冲破十星圣者的临界点。

    这样碾压式的威势,压迫得旁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就连围攻天行容若的人都生怕天行健在这关键时刻,会发狂出手营救容若,让他们前功尽弃。

    所以,更多的圣者不得不把注意力分散到天行健这边来。

    “天行族长,这可是天杀体,杀人无数,人人得而诛之,你还敢袒护他——”

    “漆黑级别,天怒人怨。我们死伤无数,怨恨难消啊——望天行族长不要自误!”

    “如果天行族长一定要出手的话,我等如能活着出去,必将天行家族在联邦抹去……”

    愤恨,怨恨,仇恨,百恨交集,各家圣者见天行健欲出手相助,纷纷出言阻止。多数带着大义,以及威胁。

    “族长三思啊——”

    一旁的天行践等人几乎跪下央求,不顾天行健那杀人般的目光,紧紧抱着他的身躯,打断其继续积蓄力量,阻止其上前营救。

    另一边,在听到天行健一声叫唤的时候,天行容若手上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眼睛循声望了过来。

    不待他出声,围攻者的犀利攻击已趁机狠狠击中他的身体。

    几轮巨力之下,天行容若那几乎凝实的身体已千疮百孔,灰色雾气不断向外涌出,而后快速消散。

    雾人胸腹之间,再度见到了天行容若的婴儿身体。

    天行容若一瞬间的理智回归,在围攻者的轮番攻击下,重新被暴虐杀戮吞噬。

    但一切都失去了先机,变得非常被动。

    只见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艰难地躲避着身体要害,手忙脚乱地左右格挡着每一个凌厉而致命的攻击。

    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杀人了,能坚持下去已经是天杀体的本能作祟了。

    面对数十位圣者,还有大部分是裂星强者的围攻,灰色源力被急速消耗,无论是吞噬补充还是脑域四彩珠输出补充,都已经远远跟不上了。

    当然,如果九重封印如果能扩大缺口,而非像现在这样只是渗透式输出,必然能继续维持天行容若的高强度战斗,直至他消灭所有的敌人。

    可惜,终究是身体和脑域源力的融合时间尚短,契合度依然不够完美,以致于原力丝不能察觉到身体现在面临的巨大危险,让其误以为身体只是另外一层驱壳,失去它影响并不大,主人意识依然可以在四彩珠里面存活。

    因而,原力丝主导的九重封印非但没有松动,甚至为了不让四彩珠受到过多的间接伤害,还特意收缩了力量,加固了四彩珠的防御。

    如此一来,源力多出少进,已让源力化身的天行容若摇摇欲坠,大半个婴儿身体已经处于众多圣者的直接攻击之下。

    “老夫行事,何须你等来置评——给我开!”天行健见到天行容若裸/露在外的身体,伤口密布,深浅不一,轻重难辨,再也控制不住憋在内心的杀气了。

    瞬息间,他脑域源力翻滚,身体元力沸腾,完全控者的无敌气势,一秒攀至巅峰。不但冲破了天行践等人死皮赖脸的封锁,还撕碎了一众圣者对天行容若的重重包围,打开了一条直达天行容若面前的大路。

    “不要!族长——”

    “控者?天行健居然已是控者……”

    “该死的!这还有王法吗?居然护着天杀体……”

    “天行健,你这个天杀的!你居然还用源力!此战不死,必与你天行家族不死不休;此战若死,做鬼也不放过你——”

    众人从对天行健是控者的事实表示惊诧之后,对他的所作所为大声鞭挞。在见报仇无望,还要面临身死结局,众人的喊叫,显得千分恶毒,万分凄厉。

    叫骂声中,天行健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立于天行容若身前,且做出了让众人恨得咬牙切齿的事情。

    只见他全力放开其脑域源力,让汹涌澎湃的蓝色源力化作一条条川流不息的江河,奔向天行容若的脑域。

    天行容若的脑域则像干枯已久的沙漠,得到了生命之源的灌溉,霎时间恢复了蓬勃的生命力。得此天助,他煞人的气势由弱转盛,眼内红光没见丝毫衰退,反而越发璀璨。

    隐约间,可见几分得不到满足的贪婪。

    “容若,爷爷知道你有办法的。今天杀人已经够多了,你得停下来……”

    “爷爷的源力,任由你吸取。但爷爷希望你能把内心的暴虐杀戮压制下去,找回自己。就像你以前做的那样……”

    天行健在以另外一种方式,一种近乎盲目,等同牺牲自我的方式,来唤醒天行容若。

    可是,天行容若恍若未闻,竟一边如同饕餮一般大肆吞噬天行健的源力,另一边使用补充而来的力量,拳拳到肉,掌掌到骨,拼尽全力地攻击天行健。

    天行容若不间断的拳打脚踢,打得天行健虎躯连连颤抖,连连躬身,嘴角见血。

    但天行健一步不让,非但任由其攻击,而且仍将其纳入到他的保护范围,不让其他人有机可乘。

    可是,此时的天行容若早已丢失自我意识,像一个无知的人冷酷无情地攻击着极力要保护他的人。

    人生就是这样无常与矛盾,直教人只愿死于梦里,不愿活在当下。

    天行容若拳击越来越凶猛,砰砰的撞击声响彻夜空。

    被震落的松针漫天飞舞,映衬着容若眼内的红光,手上的灰芒,尤显肃杀。

    而其对面的天行健在拳影笼罩之下,模糊间渐渐弯腰驼背的身影,伴随着朵朵红色的血花,尽是落寞。

    一人愿打,一人愿挨。一人拼命,一人送命。

    这一幕不可谓不感人,但更多的人认为是愚蠢以及自作自受。

    “天行老弟,你这是何苦呢?”

    瘫坐在远处的诸葛丙丁一阵苦涩地哀叹着。

    “他的父亲为了这个家族牺牲了,他的母亲为了这个家族也牺牲了。我不能再让他牺牲……”

    天行健神情哀伤,静静地看着快要被灰雾重新包裹的稚嫩脸庞,不由一阵满足与希翼,声音越说越弱:

    “容若,你一定要活着。爷爷恐怕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吾辈天杀体,天不容你,以降天杀之;地不容你,致你难生产;人不容你,使你入绝境;世不容你,让你无尊严。茫茫宙宇,你之生存,要求,要争,要杀!”

    此话,犹如混沌初开天地间的第一声惊雷,把天行容若重新带回到了他出生时彼时彼景。他忍耐着脑域中灼热的刺痛,努力地拨开眼前的重重焰火,极力地想看清楚眼前跟他说话的人。

    终于,他看到了一个双目无神,容颜坍塌,垂垂死去的老人。

    “不!爷爷,你要活着……”

    言毕,天行容若脑域中的灰色源力纷纷倒流,沿着原本的路径,涌入天行健的脑域,使得其快要闭上的眼睛重新睁开一丝,两丝,一半……

    最终,天行健再次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这方天地,恍如隔世。

    这一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只有这么一句话的时间,进行得悄无声息。

    “爷爷,我好累,我要睡了……”将一个控者的源力回渡给天行健,天行容若再也承受不了严重透支的疲倦了。

    不等天行健开口,天行容若头一歪,化身青年的天行容若身上传来低沉的轰鸣声,实质化的身体应声化为浓雾,也不再回归脑域,反而有意识地涌入天行容若的身体各处。

    巨量的灰色源力在其体内几经压缩,几下闪烁,照着天圆地方阵的阵图,化成九九八十一枚铜钱,随后九枚连成一串,重新排列出新的天圆地方阵,形成一个新的大铜钱,分别嵌入颈部、胸前、双手、脊椎、腹部、腰部、臀部、大腿、脚部等九个身体部位。

    这过程,一丝不慢,一丝不差,一丝不漏,一丝不苟,堪称完美。

    无声无息间,天行容若殊死战斗,换来了一次对身体筋骨的第二重封印。

    天行容若沉睡,贵客松厅恢复了死寂。

    不闻智脑警报,不见********,只偶尔听到压抑不住的呻吟声。

    各大势力,各大家族,各自成员汇聚成一团,分别站立在两个宴会厅的各个方位。

    更远处,更是站着闻声而来的更多宾客,黑压压一片。

    人数众多,势力庞杂,却静悄悄一片。

    这是又一场暴风雨来临前夕。

    “联邦宪法特别法例,天杀体者,浅红者,关之;深红者,残之;黑红漆黑者,杀之。见天杀体,如能力不及,亦可不问即杀之。”

    戴邦仁一脸肃容,整理了仪容,别好了联邦徽章,站立在人群的中央,清冽的双眼,扫视了围观的每一个人,大声宣读了人类联邦关于处置天杀体的法律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