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六章 贵客松厅开杀戒 下
    其实,“灭杀天杀体,切勿源力使”这种大忌,白龙马狄岂会犯。

    他冒着可能陨落的风险,都要驱使源力攻击天行容若,都是为了与容若体内的同源力量取得有效的联系,里应外合,以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

    当然,这个真实的目的,只有白龙马狄明白。

    那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不冒险又怎么可能有成功的机会呢?

    受到源力攻击之后的天行容若,双眼紧闭,身躯开始剧烈地颤抖,但都被他极力压制了下去。

    见到此状,白龙马狄知道自己赌对了。在自以为得手之后,他迫不及待地,信心满满地加大了源力侵入力度,恨不得立刻冲破天行容若的脑域,跟那同源源力取得沟通。

    一旦达成联系,就能形成源力交融,与内里的白龙源力互补有无,左右天行容若的生死。

    一分钟过后,白龙马狄感到自己脑域里的精神源力好像石沉大海一样,有去无回,短时间内几乎到了枯竭的地步。

    偏偏令他极其郁闷的是,久久都没有找到同源源力的蛛丝马迹。

    慢慢地,他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内心开始变得不安。

    所以,他当机立断想立刻退出天行容若的脑域,却发现脑域仅剩不到两成的源力不再听从他的使唤,仍锲而不舍地向容若脑域输出。

    力量有时候就是相互的,诱惑也是。白龙马狄垂涎白龙的本源源力,白龙何尝不在引诱着他的源力。

    这是一把双刃剑,不仅白龙马狄在赌,白龙的本能意识也在赌。

    可惜,现实很残酷。但凡在战斗中算计天行容若的敌人,最后貌似都没有好下场。

    这一次也不例外。

    “等的就是你,来了何必急着走呢——白小虫的分身!你的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你小看我了。乖乖把你的源力交给我吧——”

    天行容若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上扬,笑眯眯地看着白龙马狄,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仿佛刚才表现出来的异常像做梦一样。

    “黑炭,你帮我继续牵制白小虫。我先除掉他的这个分身。”

    原来,从教廷仲裁长白龙马狄出现之后,天行容若就发现四彩珠内的白龙就有朦胧醒转的迹象,白龙源力更是自主地蠢蠢欲动,变得十分不安份。

    所以,他先是猜测白龙马狄必然和白龙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后来想起祖庙山三龙关于分身的对话,再比较这位凶名在外的仲裁长的种种异常反应,基本确定了心中的答案。

    眼前的白龙马狄,神佑教廷的仲裁长,就是白龙的分身。

    于是,他将计就计,早早唤醒了白龙的生死大敌黑龙,并和黑龙达成了扩大他所在四彩珠内归宿地协议,让其在关键时刻出手牵制躁动的白龙。

    如果可以,干脆除掉白龙分身。

    基于对眼前处境的担忧,以及对白龙的仇恨,黑龙自然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天行容若的请求——跟全盛时期的白龙死斗,他不会答应。但合谋对付一头只有本能反应的白龙和那弱小的白龙分身,他不介意落井下石。

    “诸位救我啊……”白龙马狄毫无形象地向华夏宗庙五大香老等人惨呼嚎叫,请求出手相救。

    仲裁长白龙马狄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以为如此妖孽级别的天杀体都是毫无思想的杀戮机器,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早被天行容若算计。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心里暗恨自己太过于心急,错失大好时机,使自己的真实意图破灭。

    事实上,仲裁长白龙马狄在数十年里强行忍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把睡梦中的记忆碎片一一记录下来,且不断推演自己的身份。在确定自己有可能是某个强横人物的转世之人后,他就早早利用自己今世显贵的身份,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以备不时之需。

    直到一个多月前,他感觉到了自己灵魂仿佛被打开了沉重的枷锁,像获得了新生一样,感到了无比的自由,也大概猜到了自己分身的身份。也是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东北星域,有着神秘的力量在召唤着自己,所以毅然来到了华夏星。

    自见天行容若这个天杀体后,他内心一片狂热,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已。

    因为他发现,白龙主身此时那力量十分虚弱,此番主动呼唤,更多出于本能。

    因而,白龙马狄就动了念头。

    如果白龙主身是真虚弱,那么一个可以改变其自身命运的天大契机就摆在了眼前。

    面对这个天大机缘,以及白龙主身诱惑性的召唤,使得仲裁长白龙马狄一改往前枭雄本色,一步走错,步步出错,最后落到现在这个生死两难的局面。

    “自作孽不可活……”

    华夏宗庙五大香老等人心里一阵暗骂,动作却不敢有一丝拖拉。

    他们一改之前各自为战,勉勉强强摆出了一个新阵派亚里士多德体系的“三段流”攻击阵型。

    面对七位十星裂星圣者似要遮天蔽日的杀气刺激,天行容若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只见他左眼仅存的灰芒快速蜕变成红色光芒——他的理智在消退,仅剩天杀体的暴虐。双眼内红色火焰涌动,宛如两座快要喷发的火山,其本已一米九的身躯再度拔高到两米多,一时间容若身体外血肉飞溅,像是到达了肉身极限。

    这一幕的出现,让在场所有人看到了消灭眼前天杀体的一丝希望。

    贵客松厅人群中,再度飞跃出十八名圣者,站立在华夏宗庙五大香老等人的后面。

    “我们也来……”只见旁边故客松大门跌跌撞撞走出七个遍体鳞伤的老者。

    正是诸葛丙丁等人。

    大战后的他们,顾不得料理伤势,此刻再次站到围攻天行容若的行列。

    面对数十位圣者团团包围,天行容若早已自我意识全失,仅余一丝的求生本能,天杀体的本能。

    这种本能是非常可怕的,它会无视天杀体本身的肉身限制,会逼迫自身连连突破所有阻碍生存的禁锢,发挥出最大毁灭的能量,甚至到最后不惜自爆。

    这就是天杀体最可怕的地方。

    这时,包围圈外围的戴邦仁突然举起手中一样东西,对着中心的天行容若惨然一笑,充满怨恨地叫喊着:

    “小子,这是你的智能保姆的头颅。你快和它道别吧,这是你最后一次见他了……”

    说完,戴邦仁手上元力突发,只听见铜钱头颅嘭一声响,化为了无数亮晶晶的碎片,飘向天空,而后如同流星一样散落各处。

    其实,戴邦仁此举是有意为之。

    鉴于之前容若身体承受不了力量增长而血肉飞溅的那一幕,他试图继续激怒天杀体,让其力量无序增长,最后自我爆体而亡。

    本来此举换在其他天杀体身上并没有过错,还可能收获意想不到的制敌效果,但对于天行容若来说却适得其反。

    此举,与火上加油无异。他与铜钱的情义,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果然,天行容若见状,仰天怒吼,竟对着自己额头天灵一掌劈下,随后眉心灰芒大作,一个一指宽的口子裂开,像打开了一个噬人的黑洞。

    往裂口深处看去,轻易地发现四彩珠同样裂开了一个小孔。里面犹如浩瀚大海的灰色源力正如洪水猛兽一样,倾巢而出,然后往容若全身上下毛孔见缝插针,重新钻入其体内。

    一时间,天行容若身体像橡皮人一样,再度畸形膨胀,血肉再次成块爆裂散落,已清晰可见灰白筋骨。

    像极了带着几分血肉的骷髅人。

    眼见天行容若这个骷髅人就要爆体而亡,戴邦仁脸上露出了残酷笑容,但不久就僵在了那里。

    实际上,随着灰色的源力补充涌入,天行容若身体是得到了深度巩固的。其他不说,但源力筋骨肯定是更加坚固的。

    一股股桀骜不驯的灰色源力入主身体,就像装入了千万个小恶魔,把天行容若变成了一个大恶魔。

    看他现在高达三米的身躯,充满澎湃的力量感,完全看不到要崩溃的样子,反而像是挖掘了身体的潜能,到达了力量的巅峰。

    “戴邦仁,你都做了些什么……”

    见到如此景象,众圣者即使经历过大风大浪,心智坚韧,都不由在心里问候戴家的祖宗。

    此时此景,没有人想过逃。因为经验和直觉告诉他们,这一次不是天杀体死,就是他们死。

    “阿妈死了,阿爸死了,铜钱也死了。爷爷也不要我了,叔叔也不要我了。死了,却又如何?”

    天行容若低头喃喃了几句,全身灰芒大盛,凶性发作,陡然间犹似变成了一头史前猛兽。

    只见他右手成爪,凭空一拿,抓起一个人来,正是奥尔曼城邦星的星长,左手夺下他的鹰嘴手杖,右手将他身子一放,跟着拍落,下颚碎裂,生死不知。随即,行字诀人形三十六式连连使出,犹如一溜青烟,穿行在人群中,连连拍碎几人的天灵盖,一个个应声倒地身亡。

    众人乱了,齐声发喊,又是惊惶,又是愤怒。天行容若杀人之后,更是出手如狂,鹰嘴手杖飞舞,右手忽拳忽掌,鉴天九式使得行云流水,不见丝毫阻滞,左手手杖横砍直劈,威势直不可当,但见贵客松厅与故客松厅的围墙早已倒塌。

    倒塌的白墙和一棵棵松树上点点滴滴的溅满了鲜血。大厅中,倒下了不少尸骸,有圣者,有贤者,有行者。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膛破肢断,一片惨烈。

    这时的天行容若完全没有防御一说,任凭周围攻击狂风暴雨般击打全身,只顾着疯狂攻击眼前的一切恶意生物,更无余暇分辨对手面目,红了眼睛,逢人便杀。

    华夏宗庙的第三香老竟也死于他的杖下。

    其余死伤者,不计其数。

    杀意不止,深渊不止,杀戮不止。

    从此以后,天杀体又添了一个令人一生梦魇的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