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四十五章 贵客松厅开杀戒 上
    第一次申请签约不成功,略略失落。

    哎,还是安心码字吧。只有一更了。

    望大家继续支持,指点!!

    ————————————————————————————————

    在外人看来,教廷仲裁长就是静静站在那里,像一个无助的孩童在傻傻地发呆,似笑尤哭,像怕仍前,一副略显滑稽的模样。

    但终究是天行容若脑域中的剧烈源力波动,给他带来了生死大恐怖,生生遏制了他的本能,让他久久寸步难行。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分钟,教廷仲裁长最后还是艰难地选择了后退几步,然后立刻弯下了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泪鼻涕齐下,本来干爽的银发变得湿漉漉的,汗水沿着面部皱纹哗哗流下,神情颓唐不堪,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处于弥留之际一样。

    在僵持了不久的时间,最终还是来自白龙灵魂的召唤占据了上风。仲裁长拼了性命,都无法抗拒这种植根于他灵魂的命令,尽管这可能要了他身家性命。

    不过,他毕竟不是莽夫。

    在缓过劲后,他虽仍心有余悸地远瞟了一眼天行容若的方向,但很快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平复了心绪,转身双手抱拳,慢慢地给华夏宗庙五大香老以及教廷的审判庭庭长分别鞠了一个躬,十分诚恳地请求道:

    “五位香老,庭长阁下,请求你们帮我一个忙,当我白龙马狄欠你们一个人情……”

    不等六人答应,仲裁长白龙马狄又向人群中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意有所指地再次请求:

    “来自伟大的奥尔曼城邦的斯巴达星长,请求你帮我一个忙,当我白龙马狄欠你一个人情……”

    仲裁长白龙马狄接二连三地近乎卑微地向在场的所有十星圣者求助,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每个人都在心里惊呼,眼前卑躬屈膝的白面老人还是那令人闻风丧胆,视信仰高于生命的仲裁庭庭长吗?

    教廷审判庭庭长首先看不惯反差如此之大的仲裁长白龙马狄,出声厉斥:“仲裁长,请你自重身份——”

    “庭长阁下,我是神的仆人,我的身份无关重要。这个请求却关乎我的信仰,消灭异端是我的使命——”仲裁长白龙马狄出言打断审判长的教训,十分坚定地做出了回应。

    “奥尔曼城邦与你们神佑教廷历来不和,你的人情如同你的面子一样,不值一提。所以,白龙马狄,让你的信仰去死吧……”人群中一位身穿笔挺西装,手持一把鹰嘴手杖,面容却凶厉蛮横的光头老汉直接拒绝白龙马狄的请求同时,不忘出言揶揄。

    作为教廷仲裁长的白龙马狄,在这时好像忘记了自身所代表的教廷荣誉以及信仰,不仅对光头老汉的话充耳不闻,还面不改色地朝华夏五大香老和审判长方向再次鞠了一躬。

    不等他重新站直身子,耳边就传来了一片混乱之声。

    “变了,变了……”

    “深红如夕阳……”

    “啊,不!黑红如血月……”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是漆黑如深渊……逃吧!”

    贵客松厅传来一阵阵惶恐之极的惊声尖叫,一如之前的故客松厅。

    “现在,我们不能不出手了……”

    面对前所未有的漆黑级别,杀伤力莫名的天杀体,华夏宗庙五大香老、审判庭庭长、奥尔曼城邦城邦星星长等十星圣者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苦笑不已。

    但每一个人的动作并不敢有一丝的迟缓,纷纷做出有效的反应,向着重新被浓雾笼罩的天行容若包围过去。

    由于一行八人彼此不信任,也没有摆出一个行而有效的战斗阵型,只是凭借各自强横的十星裂星圣者修为,一步一个脚印地靠近天行容若。

    漆黑如深渊,天杀如天怒,天怒添人怨。

    这句话意指,这种状态的天杀体就像老天爷发怒,老天爷发怒是要降天灾的,有天灾必然让人间充满怨恨。

    由此,不难看出天行容若这个时候的恐怖。

    面对天杀体之乱时BOSS级别的漆黑级别,仲裁长等人显得万分小心,每一个步处于高度戒备,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心大意。

    “诸位,此天杀体是从故客松厅那边杀过来的。我了解到那边有七八名世家家主,个个裂星圣者,却制服不了此子……”

    今日的仲裁长白龙马狄尤为话多,见众人爱理不理的,依然不厌其烦地给出建议:

    “我们这样冒然冲过去,不是很好的办法。我有一个方法。你们制住他之后,我上前给他致命一击。对付天杀体,我有经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仲裁长白龙马狄眼睛深处飞快闪过嗜血光芒,看得旁人一阵寒意,竟不由自主地点头听从了他的建议。

    “五行锁阴阳——”

    华夏五大香老一马当先,分立金木水火土五个方位,先把天行容若团团围住。

    五股雄厚的元力在空中交织,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强烈的能量波动铺天盖地地向下涌动,像银河从九天倾泻而下,声势浩大,威力惊人。

    远远就把天行容若身周厚重如精铁的乌木化为了灰烬,只余下天行容若一人盘坐在那里,没有半点动静。

    元力大网快速罩下,天行容若像真的被锁定了一样,依然一动不动,眼看就要变成笼中鸟。

    在这关键一刻,天行容若总算做出了反应,浓雾瞬息化成一个青年模样,而非之前的少年。

    此次的化形,浓雾消失得了无痕迹,显得前所未有的真实。面容虽仍是容若婴儿脸,但轮廓已然发生了细微肉质化,五官无比清晰可见,全身上下关节、血管,甚至毛发都像真人一样栩栩如生。

    乍看之下,难分真假。

    化身青年之后的天行容若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任由宗庙五大香老的元力大网将其层层包裹,封锁在原地。

    就在华夏宗庙五大香老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天行容若突然讲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是白小虫的分身?太弱了……你们也太弱了……”

    话音刚落,在天行容若身上的元力大网缝隙处,逸散出一团团灰色浓雾,眨眼间大网反被浓雾笼罩,似经受了岁月的摧残,开始一寸寸自然脱落,露出了里面的青年容若。

    摧毁五位十星裂星强者的合力围攻,天行容若好像做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样。

    只见他高达一米九的身躯巍峨站立,神情云淡风轻,左眼灰芒流淌,右眼红光喷发,一个深邃善思,一个暴虐欲动,智者与魔鬼同在。

    如此强烈的矛盾之感,出现在天行容若身上非但不显突兀,尤其和谐。

    在场众人心里竟不用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天杀体,本该如此。

    然而,百年来的天杀体之乱留下给人类联邦的悲惨历史教训太多太多了,一时的观感并不能抹掉他们对天杀体由来已久的邪恶印象。

    “竖子受死吧——”

    华夏宗庙五大香老不甘心自己全力一击就此被天杀体轻易击破,大喝一声,漫天拳影凭空而出,如山崩地裂一般,带着万钧之力向天行容若冲撞过去。

    不愧是裂星圣者,看似杂乱无章的拳招,却全面封死了天行容若所有退路,逼迫天行容若只能硬扛他们威力无比的合击。

    天行容若避无可避,眼内红光灰芒交织,头部每个毛孔被当做灰色源力的宣泄口。

    延绵不绝的灰色源力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不断渗出,并按一定规律穿插、排列、融合,凝结成一个高达两米的盾牌,刚好能将天行容若身躯完全遮挡住。

    源力能如同元力那样化用到这种实质化的程度,天行容若这一手算是让很多人没了脾气。

    一切还没完。

    在盾牌被凝结成功后,灰色源力化成千丝万缕,不断缠绕着天行容若的身躯,像似勾勒一个个玄奥的阵法,隐约可见一副铠甲在快速生成。

    在此过程中,华夏宗庙五大香老崩天塌地的拳影已疯狂地砸向盾牌。撞击之声,犹如巨型机械冲压钢铁一样,震耳欲聋。

    明显,匆忙铸成的盾牌不够坚固,在五大香老狂暴攻击之下,已然发出咔嚓的破裂声。

    伴随的是,盾牌上的灰色源力浓雾在不断消散,破裂声也越来越密集,形势一下子倾斜,万分危急。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天行容若凝结盔甲的动作竟出现了一丝停滞。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眼内红芒暴涨,面目顿时异常狰狞,一米九的身躯无形又拔高到了两米,身上涌出如同远古巨兽的凶煞之气,嘭一声爆发开来,逼迫得围攻的人方寸大乱,顾不得继续攻击,连连后退,心里大呼倒霉。一个个都在懊恼究竟是谁惹恼了眼前本就恐怖的天杀体。

    “白小虫,你搞鬼,你该死!”

    天行容若继续爆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竟放弃了向四面趁势追击,反而直接盘坐在地,收缩灰色源力,好像要首先解决一个更重要的难题。

    “天杀体,让我代表主来消灭你这个异端——”面对天行容若滔天气势,仲裁长白龙马狄出乎意料地不退反进,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天行容若的身前。

    眨眼之间,他不仅使尽元力化成三十六个巨掌拍下天行容若的天灵盖,而且精神源力化为成千上万的细针,如暴雨梨花一样,一下子刺入了天行容若的脑域。

    眼尖的人立刻就认出了这是教廷仲裁庭的“仲裁骑士七十二击”。

    一连串动作,善用时机,动如脱兔,攻击快如闪电,干净利落,狠辣精准。

    见此情景,没有人再怀疑这位仲裁长的实力和心性了。

    相比之下,同等阶位的其他裂星强者表现得有点差强人意,一个个好像措手不及,无从下手一样。

    “该死的白龙马狄,你竟然用源力——”

    众人心底刚赞完,见到白龙马狄居然犯大忌用源力攻击天行容若,不由开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