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四章 黑红天杀珠异动
    长达百年的天杀体之乱,虽让人类充分认识到了各种各样天杀体的恐怖之处,但终究是没有得出一个关于天杀体系统性的认知体系。碎片化的科学结论和宗教安抚,无法让人类彻底摆脱天杀体的梦魇。

    所以,人类联邦在天杀体之乱结束后,从法律层面和技术层面,乃至宗教层面,都依旧没有放松对天杀体的监测、研究,甚至诛杀。

    恐惧,就是恐惧本身。很多人一定听过这句话。

    很多时候,我们会害怕,正因为未知,不能清晰、准确描述害怕对象的行为、习性。

    比如——眼前的天杀体,天行容若。

    贵客松厅的贵客们很难想象,现在眼前这个傻痴儿是刚才从故客松厅杀过来的天杀体。

    故客松厅的动静,早已把相邻的贵客松厅的所有宾客都给惊动了。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哪个年轻世家子弟争宠胡闹,事态可控,但到最后稻家“一元球”集中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波动,把整个天行府邸里里外外都搅乱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贵客松厅的贵客。

    在他们刚冲出大门时,就看到了昏倒在门槛上的天行容若。

    天行容若身周依然有丝缕薄雾弥漫,却清晰可见衣衫褴褛,遍体鳞伤。有些伤还在要害之处,如眉心的血洞、胸膛上的血肉模糊,以及脚踝上的见骨。

    如此种种,放在另外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致命的,但发生在天行容若这个天杀体身上仿佛还不够。

    不过,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势,亦无不彰显着刚才那一场战斗的惨烈性。

    一些宾客见天行容若的惨状,初初以为是故客松厅的受害者,都有点不忍直视。待有些人想上前查看的时候,身旁一些同伴纷纷出手阻拦,并提醒他们全神戒备。

    原来,贵客松厅一些宾客在靠近天行容若的时候,手上的个人智脑纷纷响起刺耳的报警声,同时投影出一根根细小绵长的浅红光线。

    浅红如灯丝。

    这是天杀体最低警报级别的特征。

    遭受了“一元球”的强力爆炸,身处中心的天行容若所受的创伤,相较于诸葛丙丁等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他!他是天杀体——不要给警报骗了,他是黑红天杀体!”

    “所有人都没了!故客松厅的所有人都给他弄没了……”

    就在这时候,旁边故客松厅的大门口断断续续传来一个无比虚弱的声音。

    只见一个头破血流的中年男子,正像死狗一样趴在故客松厅的门槛上,用极其仇恨的眼神注视着这边,并努力地抬起血迹斑斑的手指,指向同样凄惨的天行容若,咬牙切齿地控诉其罪大恶极。

    此言一出,贵客松厅好像炸开了窝一样。

    看着眼前已经醒转过来的天行容若,一副傻痴而凄惨的模样,贵客松厅的人有点难以置信,一时左右为难。

    “你们退下——远远的——”修为在圣者以下的人,被五名突然出现在人群前方的老人厉声喝退。

    虽然老人的话毫不客气,但其他人见到五个老人真面目后,纷纷听从吩咐,退后得远远的。

    “仲裁长阁下,你没看错吧。这就是天行家族那个傻痴儿?”

    讲话的老者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宽厚的下巴上,留着像钢针一样的白胡须。他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身着有点像道士那样文人长袍。别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及他身边着装统一的四个老人胸前都别着一枚大家都熟悉的荣誉徽章。

    超武者徽章,十星圣者,裂星强者。

    从他们五人站位和眼神交流表现出来的默契,明显是远比故客松厅的七位家主强上不少。

    面对五名十星裂星圣者略带怀疑的质问,一名年逾七旬的西陆老人从人群中,不紧不慢地越众而出。

    来自联邦西陆的老人站在一群华夏人中间,特别显眼。

    他满头银发,黑白不分的灰眼珠,虽有褶皱却仍高挺的鼻子,白面无须,身着神佑教廷主教的白色长袍。其胸前的标饰,尤为引人注目。一把十字剑从上往下贯穿一本圣经,有点像书夹着长剑一样。

    但,对此有所认知的人都明白这个标识所代表的意思是:亵渎圣经者,死。

    这是神佑教廷仲裁庭的标识,专门裁决异端者的机构,强大而神秘,极端而不择手段。

    在人类联邦内,尽管有着联邦法律保护每一个公民的生命与财产的安全,但依然没有任何人愿意招惹这群表面人畜无害的杀戮者。

    不过,只信仰祖宗家法的华夏宗庙长老,好像并不在意仲裁庭庭长的赫赫凶名,有点语气不善地质问着这位西陆老人。

    仲裁长依然是毫不在意的模样,平视着五位十星裂星圣者,幽幽说道:

    “华二香老,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我来此的目的,彼此没必要遮遮掩掩。对于天行健的那个特殊条件,你们贵为华夏宗庙长老会九大香老的五位都一起出现了,何必装傻呢……”

    仲裁长对五个不信仰神佑教廷的人同样不感冒,毫不遮掩地语带不屑与讽刺。

    华夏宗庙五大香老闻言,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一片铁青,默不作声。

    “五位香老,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我想看看这个傻痴儿。你们华夏宗庙搞不定的难题,我们教廷说不定能解决呢……”

    仲裁庭庭长捋了一下两手的长袖,一边出言招呼华夏宗庙的五大香老,也不管他们是否答应,就已经径直走向天行容若。

    其实,仲裁庭庭长此时的神态与动作十分怪异,好像发现了什么与己相关,而十万火急的事情。

    步伐,仓促得有点忙乱;呼吸,急促得有点絮乱。

    这样略显失态的场景,使得在场一些眼尖的人产生了一种这个所谓的仲裁庭庭长有点名不副实的感觉。即使是同来自教廷的审判长都对这个以前永远看不透的异见者,都产生了一点点陌生之感。

    实际上,发生这一切的缘故不在于仲裁庭庭长,而在于天行容若。

    打从天行容若在故客松厅大发神威开始,仲裁长就开始心神不宁,这让他想起了一个多月前某个夜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状。

    正是这个异状,让他毫不犹豫地放下手头上最重要的事务,自动请缨与一直不和的审判庭庭长前来东北星域。

    对于他来说,来参加天行健寿宴,甚至交换盒子之事,只是顺便之举。

    他的真实目的,一直都是到东北星域,找出引起他身体异状的原因。

    七十多年来,外面的人总是惧怕他这个教廷的刽子手。但作为仲裁庭庭长,他却一直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自其18岁成年以来,成千上百种人的记忆,总是在每一个夜晚零点准时蜂拥而出,搅乱着他的睡梦,让其夜不能寐,也不敢寐。如果不是他这几年来的死亡海计划有点收获,使他的乱梦症有所舒缓,恐怕早就在前几年自行了断了。

    往深了讲,就是他对自己是谁,来自哪里,都一直存在莫大的疑虑。

    人无根,如浮萍;人无神,似疯魔。

    久之久之,他经常精神失常,情绪失控,便养成了别人眼中一个杀人成性的恶魔。

    直到一个多月前,在某一个深夜,他好像被解开了脑海中的莫名封印一样,终于在千百种记忆里面发现了跟乱梦症相关的一些眉目。

    这个发现,让他日夜魂牵梦萦,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煎熬,毅然来到了东北星域的华夏星,秘密找寻线索,求证着他的身份之密。

    无巧不成书。

    在华夏星苦寻一个月而不得的线索,却出现在眼前这个天杀体婴儿身上。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他几乎都要当场扑飞过去了。幸好,仅存的一些理智,让他略微失态地快步前行。

    然而,在距离天行容若五米之后,教廷仲裁长开始变得有点神情慌张,鬓角流汗,步伐不仅逐渐慢了下来,而且双脚还打颤。在进入距离容若五米范围的时候,更是举步维艰,犹豫不前,脸上更见惶恐不安,看得旁人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产生细微变化的还有天行容若。

    杂乱的智脑报警声和吵杂的人声,以及慢慢在四周积聚起来的恶意,使得天行容若不得不从昏迷中强行苏醒。

    不知道是之前战斗过于透支,还是因为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他依旧是一副迷糊的傻痴模样,而没有像之前那样本能地为了保全而发飙。

    不过,在教廷仲裁长拖着老迈身躯靠近的时候,天行容若脑域里重新开始沸腾了,灰色源力开始变得空前躁动。不仅原本有点源力枯竭的脑域波动,而且连四彩珠内部的灰色源力都开始无风起浪。

    最让他不安的是,四彩珠里原本沉睡的白龙有点动静,虽没见苏醒,但其源力有点不安分守己,纷纷冲击四彩珠的九重封印,大有不破珠不罢休的迹象。。

    这种举动十分不智,使得天行容若那一丝原本懒洋洋游荡在珠内的原力感到被亵渎,变得怒不可歇。

    只见容若脑域中内外的灰色源力毫不犹豫地被调动,对白龙源力强力碾压,打得它一触即溃,落荒而逃,只能龟缩在白龙所在的那一处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仲裁长的脚步临近,白龙的源力更是像无头苍蝇一样,进退维谷,急得团团转,显得十分焦躁不安。

    这样一来,天行容若的脑域变得更加暴虐,比在故客松发狂时,狂暴程度不知道高出多少倍。

    一般来说,别人脑域中的这种细微变化,外人的修为如非高出好几个星阶的话,是无法感知的。

    然而,教廷仲裁长不仅清晰地感知到了天行容若脑域中骇人听闻的变化,让他心惊胆跳得有拔腿而跑的感觉,但与此同时他还感受到了同根同源的力量传来的灵魂召唤。

    或者,准确来说是求救。

    这两种矛盾的极端感受,使得仲裁长久久站在原地,不见丝毫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