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三章 故客松厅斗故客 下
    一更。

    新人新书榜冲榜时限已到,大家无法在那里找到天杀体的名次了。

    但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刷出一个尽快签约。

    ————————————————————————————————

    待爆炸过后,众人发现原本破损不堪的雾人已经浓缩成一个婴儿状的新雾人,依旧让人看不清背后的真实面目。

    此时小婴儿状的雾人手里正捧着一个机器头颅,呆呆地站立在那里,久久不见动作,只见其嘴里偶尔喃喃自语。

    耳朵利索的人还能隐约听见一两句,诸如阿妈死了,铜钱也死了,那全部都要死之类的话。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随着天行容若如同诅咒一样话语断断续续发出,其头部不经意间又开始缓缓涌出更多的灰色源力。

    看到一个智能人奋不顾身冲出来救了天行容若一命,在场的人不由自主地从心头涌上一个疑问,然后很快地否定了。

    “黑红天杀体太难缠了!智脑警报没有解除,级别依然没有降低。那小婴儿变得有点奇怪,源力居然可以外化到这种程度,而且他全身的灰色源力好像又浓稠了一点……简直不符合情理。”作为枪神的李岱察觉了天行容若表面浓雾的细微变化。

    不仅是他,在场的人都彻底懵了。

    源力存于脑域,元力行于身体。这是人类超武学修炼体系公认的铁律。

    如今却要被眼前这天杀体打破?不,肯定是这个天杀体有古怪。也许是他压根没有元力,毕竟他还是个婴儿。

    此番猜想,在很多人脑中如电光火石般闪过。

    “如果猜想没错的话,我们要减少源力的攻击……”

    “嗯。灭杀天杀体,切勿源力使。这句话确实是经验之谈。”那徐娘半老的金三娇深有体会地说道。

    戴邦仁一旁摇了摇头,不肯定也不否认,神情复杂地看了看十米外的天行容若,而后表情淡然地说道:“直接灭杀本体才是根本之道。不过,也不是所有天杀体都如此难以对付。每个变异天杀体的源力属性不一样,往往有着怪异的神鬼莫测之力。如果源力属性相克相冲,或者修为更高一层次,灭杀天杀体还不是易如反掌……”

    “都别废话了,天杀体那边有动静了。我老胡觉得还是趁它病要它命,别耽搁了,免得夜长梦多……”

    说话的是胡硕,长着一头蓬乱的灰白头发,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一双乌黑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就像一个平凡的老头子。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十八散手,能明打,更擅暗器,往往令人防不胜防,人称“阴阳胡”。

    在其说话间,胡硕右手一翻,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三枚泛着幽蓝光芒的飞镖已临近天行容若的额头处,可谓快如闪电,一见断命。

    可惜,胡硕的三枚飞镖偷袭,注定是要失败的。

    只见天行容若不急不躁地弯下腰身,捧着铜钱的头颅,缓缓地摆放在地面上,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三枚飞镖。

    再站直腰身时,天行容若眼睛赤红,其内怒火滔天,如柱红光地喷射出其额前寸许。

    与此同时,天行容若头部的每一个毛孔都好像被打开了一样,流出千丝万缕的灰色源力,急速地化成一团团粘稠的浓雾,再度重重笼罩他的整个身体。

    这一过程远不止于此。

    随着浓雾的逐渐增多,雾状人形的体型不断拔高。不一会儿,雾状人形重新恢复到了刚才容若面容的少年人。

    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眼前的这个雾状少年人,近乎实质化,五官更为清晰可辨,隐约有着容若往昔的稚嫩。再看其手脚关节、筋骨、皮肉更是层次分明,力量感十足。

    远看此少年,双脚如扎根大地,仰首即可顶天,不可一世之余却显得有担当。

    想来,一代天骄也不过如此。

    如非天行容若有着一双冒着煞人红光的眼睛,众人几乎都要赞赏出口了。

    容若一瞥眼间,看到铜钱头颅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煞气逼人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凄凉之色。

    此时此状态的他,很难辨别铜钱这个智能人死活,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样四分五裂之后,铜钱肯定很痛。

    他脑域中,记忆碎片横飞,却总能看到与铜钱朝夕不离相互偎依的场景。不料今晚,却于此处丧于坏人之手。他顿时胸中热血上涌,仰首一声长啸,厉声喝道:

    “你们该死!”

    一声犹如远古巨兽的怒吼,从少年人胸腔中轰鸣而出,震得所有人连连后退。

    下一秒,不等诸葛丙丁等人再围困过来,天行容若心念一动,足行虎跃,呼的一拳打出,一招“鉴天式”,也正是鉴天九式中的第一式。

    这一招浑然天成,遵循着天体运行的规则,拳势来路光明正大,劲力更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隐约波动着毁灭之气。

    拳意随劲走,劲力由心发。这是钻研拳术的高手毕生所盼望达到的拳术完美之境,竟在这一招中展露无遗。

    来到这故客松寿宴中的多是世家人物,就算本修为不是甚高,见识也必广博,而且超级武学的蓬勃发展,使得人人对拳脚功夫的精要所在,可谓无人不知。容若一招打出,人人都是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暗自喝彩,然后大叹可惜!

    此拳招虽然妙不可言,声势浩大,但凝聚的源力明显不足,被“七星破军阵”开阳位的张冠用其浸淫多年的“兵王拳”,连击数拳,堪堪破掉,打散了天行容若的“鉴天式”。

    此时的天行容若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既有一定的人类情感与情感,也有天杀体那样猛兽一般的战斗本能。所以,他虽恼恨诸葛丙丁等人破裂了铜钱,但其内心却是冷静无比的,且是步步为营的。

    见“鉴天式”的拳招被破,天行容若此刻呼的一掌,“鉴地式”由下往上,手托大地之力,照着张冠的下颚猛击过去。张冠领教过他拳力的厉害,双掌齐出,全力抵御。天行容若顺势一带,将己彼二人的掌力都引了开来,斜斜劈向李岱。这正是“鉴风式”,见风使舵。

    李岱最擅长的本领是枪击之术,没有机会开枪,只好使出挪移变位的本领,试图避过掌击。但容若一招挟着二人的掌力,力道太过雄浑,同时掌力急速回旋,实不知他击向何处。李岱避无可避,当即凝运元力,双掌一触即放,劲力反推向容若,同时借势向后飘开了数米。

    容若身子微侧,避开李岱的掌力,大喝一声,双掌猛然合十,犹似半空响了个霹雳。“鉴雷式”,摹雷霆之威,喝亏心之人。此招一出,震慑了稻无为与金三娇,使他们愣在原地。“鉴雷式”还没完,容若此时少年身材,本是矮小,但凭借腾跳的姿势,刚好与稻无为身高相当。这一合十掌打将出去,正对准了稻无为的面门。因雷鸣乱心,稻无为对容若心存惧意,反应过慢,待要招架,劲力已及面门。总算他身藏数个威力不小的阵盘,身体自然而然地生出反应,顺手抛出并激发一个个防御阵盘,同时脑袋向后急仰,两个空心斗向后翻出,这才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这千斤一击。然而,在退避的过程中,稻无为却没有发现其怀里的阵盘早已消失一空。

    不得不说,天行容若一连几招来得飞快,掌击张冠,斜劈李岱,追打稻无为,虽说有先后之分,但三招接连而施,快如电闪,早早使得此三人不知不觉间偏离了攻击阵型的走位。

    七星破军阵,告破。

    如果,天行容若目的仅限于此的话,那也算不得高明。

    然而,天行容若最后一招的真实目标并不在稻无为,而在于他身上的阵盘。所有算计,都是为了稻无为身上的阵盘。

    由天行容若决定拼命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直觉就告诉他,眼前的七人身经百战,配合默契,常规一招一式地打下去,必将把自己拖入一个无底深渊。所以,他再一次地想起了他得天独厚的阵法积累,进而早早对稻无为怀里隐约传来阵法波动的阵盘武器动了念头。

    “不好!全力防御——”

    此刻,稻无为容颜失色,毫无形象地惊声尖叫起来。

    话音刚落,地面一声轻微的震动,然后一声巨响。众人只觉身体一轻,不由自主地悬空失重。来不及反应,就迷糊中见到自己身上的一片片碎布如蝴蝶般四散飞开。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时间停滞了似的。

    下一秒,身体着地,六识重新回归,众人才真切感觉到全身刺骨的疼痛。

    故客松厅几乎被夷为平地。所有的桌桌椅椅,以及各色姿态的罗汉松,早已被冲击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天行容若顺手牵来的好几个攻击阵盘,名为“一元球”,是稻家家主的保命之物。

    或者准确来说是,同归于尽之用的保命之物。

    一元球,原型为古阵法的一元阵,全阵只有一根贯穿始终的阵法线,十分不稳定。只要轻微激发,产生的能量却是空前的。

    容若对此毫无所知,但不妨碍他数秒内破解一元球,然后重新勾连在一起,形成类似于集束炸弹一样的东西,发挥出了等同战舰激光炮的巨大威力。

    由于稻无为的及时提醒,加上世家人对敌经验丰富,几乎同一时间三五成群地抱团,使尽手段抵御一元球的冲击波,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

    不过,情况也并非太过乐观。

    几乎在场宾客的每一个人都有受伤,或轻或重,连一旁壁上观的空刀也不例外。

    此刻,故客松厅因疼痛难忍而叫喊的呻吟声不绝于耳。

    近处的诸葛丙丁等人,身体上更是凹凹凸凸,一块红,一块黑,满是创伤痕痕,五官破损,血流不止,观之无不骇然。

    令众人懊恼的是,罪魁祸首天行容若却消失在了故客松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