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二章 故客松厅斗故客 上
    单章,必上四千字。

    继续求推荐,点击,收藏,评论。

    ————————————————————————————————————————

    “该死的小屁孩,居然像天杀体那样乱咬人……”

    受到一群少男少女团团围困,以及他们发自心底的恶意刺激,此时的天行容若状态十分微妙。

    他外表安静了下来,身子却像困兽那样越发绷紧,全身毛发无序伸张,内里更是越发焦躁不安。原本不稳的脑域,源力变得更加混乱不堪,使其眼内缕缕红光浮现,像火焰一样疯狂滚动,几乎要喷发出来一样。

    随着少男少女动手意念越来越强,有的人甚至已等不及,直接对一个小婴儿出手。

    然后,看见那脚踝处鲜血直喷,又闻咔嚓一声,那脚骨都被咬断了,使得被咬的那位少年痛得涕泪齐下,呱呱大叫。

    此少年的嚎叫声未停,天行容若如化身幽灵,一溜烟扎入了少男少女中间,而后人群中传来不绝于耳的惨叫声。

    “啊,我的脖子……”

    “不,我的耳朵……”

    “痛死了,我的鼻子……”

    那群少男少女们犹如遭受了野兽攻击一样,不仅身体上不断受到重创,而且被咬之时鬼哭狼嚎,下一秒就昏歇倒地,生死不知。

    “妈呀,真是天杀体……”

    此言惊人,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终于有人发觉了自己手上的智脑剧烈震动,传来刺耳的报警声,且投影出深红色的光幕,如一抹夕阳红。

    “该死的,居然是深红警报,二级戒备!”

    警报,深红如夕阳,可尽灭贤者。

    此乃天杀体报警第二等级。

    一瞬间,故客松厅里,各人手腕上投射出红彤彤的光幕,警报声四起。

    一片混乱,迅速蔓延。

    “对,就是那个婴儿!杀了他,别让他跑了……”

    此时天行容若从四面八方感受到的不再是恶意,而是几乎凝固的空前杀意。

    此时此刻,天行容若脑域前所未有的动荡,灰色源力护主心切,竟无视九重封印,强行从四彩珠内源源不断地渗出,先是一丝,两丝,三丝……慢慢地积小成多,形成有若实质的灰色源力流,最后汇聚成一个汪洋大海。

    一刹那,脑域中源力如巨浪滔天,波涛汹涌。

    无处可去的源力,急需一个宣泄的渠道,不得不从容若的眼耳口鼻溢出,远看如七窍生烟一样,化成一团团灰雾,瞬息笼罩了天行容若的整个身体。

    眨眼间,容若好像消失在了浓雾里面,而浓雾继续疯涌而出,逐渐扩大,最终形成一个一米八左右的雾状人形。

    雾人面部五官,一如天行容若的婴儿模样。

    天杀体见得多了,却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一幕。不但源力延绵不绝,判若实质,而且属性怪异,吸力惊人,甚至还自我形成人形。

    此时,看到此状,即使是最强大的七星贤者心里也不由发虚,不得不叫人去厢房里找家中长辈求救。

    但时不待我。宴会厅内多是家中小辈,修为低下,正面临着巨大危险。

    面对这种境况,贤者修为的超武者不得不硬着头皮,全神戒备地逐步靠近凝而不散的雾状人形。

    就在离不到五米的地方,一行贤者手腕上的深红光幕一闪,亮度骤暗,转变成了黑红色。

    “黑红如血月,可全诛圣者……退!给我全部退后!”

    第三等级警报,黑红如血月。此等级的天杀体最恐怖之处便是有过灭杀圣者修为的历史。

    面对这种级别的天杀体,已不再是能不能杀得了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逃得掉的问题。

    果然,几个队伍最前面的七星贤者顿时眼珠突起,瞳孔放大,脸色一片煞白,不约而同地大声惊呼,首先全力向反方向脱逃。

    树倒猢狲散,刚刚包围过去的贤者队伍,纷纷争先恐后地四处逃散。

    雾人动了,宛如鬼魅一样,几乎数处同时出现他的身影。

    影之所至,人群毫无反抗之力,近百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倒地,表情却痛苦异常,面部扭曲得近乎狰狞状。

    便在这乱成一团之中,厢房那边七八名服饰与徽章不同的人还不知情地跑进七虎所在的厢房。

    一进门,分奔各处。

    走到戴邦仁等七人身边,分别在他们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各人脸上变色,问了一句话。

    那进来报信的几人齐齐手指门外,脸上充满惊骇和恐惧的神色。

    如此这般,一个传两个,两个传四个,四个传八个,越传越快,顷刻之间,原本嘈杂喧哗的大厅中寂然无声。

    而这时候,外面已经传来断断续续惨叫声,骇人听闻。

    “黑红天杀体!伤人无数!”

    这时候,连厢房内都变得死寂一片了。

    “伤我张家的人,黑红天杀体又如何。我张冠也要他偿命——”

    一个从面部到胸膛都是紫红色的老人,原本乐滋滋地抽着旱烟的,听到天杀体之后,沉寂了一会,不久就身上煞气冲天。

    其余七虎家族的六人除了脸色凝重,身上同样杀气逼人。

    情况危急,厢房里面以七家掌权者为首,最先离座。

    一个个像离弦之箭,不分前后地飞扑室外的宴会厅。

    “鼠辈敢尔——”此怒吼如平地起雷。

    人未到,声先至。

    那是一个须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老者,微微下陷的眼窝里,潜藏着一双深褐色的眼眸,如鹰般锐利。其脚下踩着高频率的小碎步,以一种难以捉摸的步伐推进,忽左忽右,竟在援救队伍中一马当先,而且其双手紧握一把特制银手枪,不断根据雾人变换的位置,迅速调整准星,瞬移一般靠近宴会的战斗场。

    正是李家家主李岱,枪法出神入化。自创的“李家枪”,近可挑圣,远可狙军。从其妙不可言的枪步,便可见一斑。

    紧随其后的是一名年龄略比戴邦仁大的中年男子,面部棱角分明,双眼炯炯有神,目光如炬,一举一动,充满阳刚之气。其腰间左右分别挎着一把达150厘米的长刀,双手不离刀柄一指之距,并随着长刀跳动不断轻调位置,像要随时刀起刀落,切瓜杀枣。

    中年男子,名空刀,霸刀星的掌权者。此人刀不离身,手不离刀。有传闻说,一旦他手上空刀(无刀),便可力敌霸刀星的最强者霸刀。

    此刻的空刀本来应该如同李岱那样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的,但视野中那个雾人的面容却让他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

    “嘭——”一声如打雷的枪响,打断了空刀的思绪。

    情况紧急,已容不得空刀思虑。

    只见他长刀出鞘,两道狭长刀芒,像两条长鞭,向前横扫,越过前面的李岱,目标却不是天行容若所化的雾人,而是直追那枚子弹。

    呯呯两下声响,两道刀芒把李岱射出的子弹,连续两刀斩成了三节,动能全失。

    这是霸刀星的“双子刀”,绝刀刀法之一。

    “空刀,你这是为何?”李岱转身一声暴喝,手握着银色手枪面无表情指向空刀,毫不客气地质问。

    因为空刀这一阻挡,他又看到了一个李家子侄倒地,生死不知。

    “此子形似故人,不容有失。”处于战斗状态的空刀一向言简意赅。

    此番突发变故,使得其他人不得不停下前进,阻止两人紧张的态势进一步恶化。

    资格最老的诸葛丙丁此刻好像被空刀气到了一样,白发白须颤动不已,直接站到空刀面前,声音低沉地喝斥:

    “空刀,这不是普通天杀体!这是堪比圣者,且无视星阶的黑红天杀体。睁大你眼睛看看,那边已经死伤无数了。你如此阻挡,可分轻重,可知联邦法律?如是你故人,酿成如此大祸,你也打算共同担责吗?”。

    诸葛丙丁字字在理,句句逼人。

    从他们赶来的一分钟不多的时间里,天行容若所化的雾人,又放倒了一百多人,激发了更大的骚乱。

    如非数十个身上佩戴裂星徽章的六七星贤者,配合左一堆右一堆的稻家阵盘,苦苦维持着一个没有章法的困阵,恐怕现在露天宴会厅早已没有了站立的人了。

    空刀眼神游移,仰天一叹,长刀入鞘,退到一边,最后让开了道路,打算做壁上观。

    无论从背负的家族责任,还是从霸刀星本身中立存在的非凡意义来说,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天杀体,作为一个家族掌权者,或者一个联邦公民,能做到袖手旁观,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

    即使是这样的结果,空刀退到在一旁后,依旧不忘多说了一句:

    “此子,可能是天行家族的那个傻痴儿,天行容若——”

    空刀认出了天行容若,希望这一句话能换得一丝微乎其微的生机。

    前行的众人闻言,身躯一震,脚步不由停顿了一下,一个个神情复杂。但看到百米开外发生的一切,最后决然地前行。

    他们都是一家之主,不可能看着自家的儿郎像猪牛羊那样,任人宰割。

    本来是数十人围攻容若的局面,诸葛丙丁等人这一出手,余人自觉在旁夹攻反而碍手碍脚,自然而然的逐一退下。

    但这些人并没有就此歇息,反而一边凝神观看战斗,一边组织了更多的人,重新布置了一个范围更为稳固的围困阵形,以防容若逃脱。

    面对宴会场内不忍直视的惨状,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好像回忆起了天杀体之乱的恐怖年代,因而也没有人再敢轻视一个黑红天杀体的杀伤力。

    “七星破军阵,走!”

    这是一个以攻为主的攻击阵型。

    元力修为相对较弱而源力超凡的诸葛丙丁居中天权位,指挥战斗;稻无为和一个徐娘半老的女子护着天璇、天玑两个方位;戴邦仁和胡硕则脚踏天枢、玉衡,从侧面行进,伺机而动;开阳和摇光方位,由攻击力最强的张冠和李岱交替奔走互换。

    诸葛丙丁的意图很明显,源力化成的浓雾人威力莫测,出手诡异难防,只好布置四个攻击点,利用延绵不断的元力攻击,打散源力浓雾,找出天行容若的本体,最后一击即中。

    圣者出手,威力自然非凡。

    李岱银枪连发四弹,只闻枪声,不见子弹,再出现时,以诡异的曲线,不分前后地射入天行容若所化雾人的眉心、喉咙、右胸口、膝盖。

    弹无虚发,全部命中。

    其间,雾人所化的天行容若被张冠所使的“兵王拳”以势大力沉,应接不暇的拳脚,打得手忙脚乱,使其面对李岱的子弹时,根本避无可避,致使中枪处留下四个碗大的空洞。

    空洞处,久久不见浓雾聚合填补,隐约可见几缕带血的毛发飘落。

    受此重创,雾人所化的天行容若,仰天长啸,一声声婴儿般凄厉的哭泣响彻夜空,好不凄凉。

    “天枢、玉衡侧击——”

    诸葛丙丁眼内不忍一闪而过,但不打算给天行容若喘息的机会,一声令下,戴邦仁和胡硕风驰电挚一般,一人冲天拳,一人匕首生花,大喝“给我破”,分取雾人左右腰间,直接崩开了两个海碗大的口子,眼见就要被拦腰折断。

    眼力好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雾人缺口处两只没有了皮肉的小脚,隐约可见其内的灰白筋骨。

    “呜呜——我好痛——阿妈,你在哪里——”

    雾人中传来婴儿有气无力的哭喊声,气息哽咽显得非常无助,闻者无不动容。

    然而,转眼看到满地生死不知的族人,同情之色一扫而光,反而仇恨满脸。

    “璇玑转,稻无为,金三娇上——”

    诸葛丙丁面无表情,见天行容若没有还手之力,一边招呼左右的同伴,一边自己紧随其后,三股元力在途中汇聚,凝结成一柄长枪,枪尖寒芒逼人,直直刺雾人的胸腹之间。

    目标,正是已露头脚的天行容若。

    此时此刻,面对一闪即至的元力长枪,雾人连连撤步,终究是退无可退。

    枪未至,芒已到。

    锐利无比的枪芒直接刺散浓雾,天行容若的模样,一目了然。

    处于雾人胸腹之间的容若,正处于酣睡状态,并没有如外界所认为地变异成一个恐怖的怪物。

    眼前看到的,只是一个无害的婴儿,仿佛在做一个恶梦,全身不停地颤栗,因剧痛难耐,五官变得十分紧皱,好像被揉成一个面团,只会迷糊地惨叫。

    开弓没有回头箭,挺进难有回马枪。

    大局已定。

    稚嫩的容若已然完全暴露在长枪的犀利攻击之下,眼看要无力回天。

    周围的一些人看到这一幕,都有点难以接受,纷纷扭头望向他处。

    就在这一刻,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雾人容若的前面。

    令人惊奇的是,此人根本就是普通人一个,并没有任何元力修炼,居然不自量力,妄想阻挡这种圣者合力的攻击。

    所以,在长枪洞穿其躯体之时,元力长枪所带的巨大力量,直接把那身躯炸得四分五裂。

    没有惨叫声,只传来嘣的一声,下一秒就看到大量金属片四处横飞。

    然而,那高大身影在身体要分崩离析的一瞬间,用尽全力往前一推,把本已经脆弱的雾人天行容若,直接推倒在地。

    受此推力,灰色源力形成的浓雾在千钧一发之际急速往下收缩,顺势把容若也往地面牵引,让其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致命的元力枪,仅仅擦破了头皮。

    另一边,大量爆碎的金属片,饱含元力,威力不容小觑,即使是诸葛丙丁七人也不敢硬接,纷纷选择退让。

    这样一来,以天行容若为中心,四周出现了一个五米半径的真空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