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四十一章 误入宴厅遭客欺
    故客松厅的宾客,主要是与天行家族有点渊源关系的宾客聚集地。

    从势力等级来说,主要是归属华夏宗庙的一些宗亲家族和一些自治星的地方传统势力。

    在这些地方性的势力里面,“华夏八虎”家族和“四星”家族尤为受人瞩目。八虎家族,指的就是当初平定天界峰之乱八个传奇武者所在家族,分别是天行家、诸葛家、戴家、稻家、张家、李家、胡家、霸刀家。

    至于“四星”家族,就是近三十年来逐渐在联邦展露头角的后起家族中佼佼者,如以医疗医药、金融投资而闻名的第一星第家,以农副产品而闻名的古星古家,以华夏传统宗教集散地而闻名的中星钟家,以盛产全民偶像的明星金家。

    余下的地方传统势力,诸如第九号世界科技集团、不落王朝、天齐公国等,虽然实力与影响力同样不容小觑,但因为不是同属华夏宗庙的宗亲势力,所以在东北星域这样讲究宗亲种族的地方往往不受待见。

    而在这时候,天行容若因为有点慌不择路,进入的并不是天行家族族人所在的亲客松厅,而是眼前这个故客松厅。

    此刻的故客松好不热闹。

    适逢就餐时分,各餐桌上大红色的菜单,使用繁体竖排,菜单用金色丝线缚住,展卷读来感觉颇具中华特色。晚宴以华夏菜作为主打,各种来自联邦各处的山珍海味、合时生果,可谓应有尽有。

    同时,来自爱琴公国的交响乐队正为宾客演奏多首古老华夏名曲。不朽乐章,余音袅袅,动人心彻。在厅中每个角落形态相近的故客松的映衬下,落座宾客无不在此次晚宴中,在浓浓的华夏味中,再次“梦回华夏”,回到了往时峥嵘岁月和烂漫年华。

    曲毕,宴正酣,人与人的交际开始了。

    天行容若踏进宴会厅,还没来得及找吃的,就远远看到了一桌一桌的人纷纷起座,来回穿梭,最终分成十几个固定的人群。或开怀畅饮,或低头思语,或斗气互讽,好不热情。

    其中,交响乐队后面的一个厢房里面,立着一个青年男子,其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尤为巨大。

    此青年面容只有三十五岁左右,头上斑白的发丝却占了大多数,身上穿着笔挺的中山装,乍看与一般人所穿的无异,只是在一些细节处的飞针走线和隐藏起来的纹饰,才隐隐展露奢华,显示出独一无二的身份。而且衣裳上的徽章,也在提醒着周围的人,他是有着更尊贵的身份。

    “副总统阁下,想不到能在联邦星空的另一头还能遇到你,真是荣幸……”

    一位眉毛胡子都花白的慈祥老人,满脸春风,神采奕奕地快步走过来跟那青年握手。紧随其后的是,四位老者和一位高大青年,跟最前那位老人一样,远远就朝中山装青年寒暄着。

    此一行六人一出现,厢房内外顿时哗然起身鞠躬迎接,连那位被称为副总统阁下的青年也不例外。

    毕竟,这六人的身份摆在那里。

    正是闻名联邦的“华夏八虎”中的六个家族代表。

    眉毛胡子都花白的老人是诸葛家的当代家主诸葛丙丁,其后则是其他虎家族中的家主,或代表。

    今日,曾经生死兄弟天行健六十一寿宴当然少不了他们这些兄弟家族齐集来贺。

    满头银发的青年赶紧上前一步,毕恭毕敬地握住老人家的手,一边对后面几位老者,一一弯腰鞠躬,一边连忙回应着:“诸葛叔叔,您这不是带头折杀邦仁吗?再怎么说,我都是您们的侄子。父亲走得早,还不是多得七位叔叔帮衬,戴家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青年戴邦仁没有等几位长辈回话,继而苦笑着,放低声音说:“今天,我是以戴家族人身份来参加天行叔叔六十寿宴的。这副总统的称呼,实在是让小侄诚惶诚恐啊,还可能会被弹劾的……”

    由于长期混迹联邦首府星,诸葛丙丁自然知道联邦法律对公务人员的严苛规矩,立刻改了称呼:“戴贤侄说得对,诸葛叔叔欠考虑了……”

    戴邦仁闻言连连称否,侧身让出一个身位,双手拉出一把椅子,示意诸葛丙丁等人落座,而自己则落座末位。

    随之,戴邦仁坐下身,一双略显狭长的凤眼,逐一上下打量着几位叔叔辈的老人,和煦笑容一直停在脸上,开始侃侃而谈:“小侄这次来华夏星,有公有私,顺便解决一些难题……”

    此刻在近处细看,可见戴邦仁面目颇为柔和,留着精心修剪的短须,从上至下,虽然没有什么显眼奢华之物,但是每处细节都打理得一丝不苟,连发丝都没有乱的。

    如此仪容,放在联邦,已经够上权柄高层标准了。

    所以,围观在这一桌的人群,无不是犹如沐浴春风,感到莫名荣誉的。即使是诸葛丙丁等人也在心底暗赞不已。

    也在众人正兴致高昂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骚乱,其间伴随着此消彼伏叫骂声。

    “小屁孩,你是哪里来的来的,怎么出手打人呢……”

    “该死的小屁孩,居然像天杀体那样乱咬人……”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顿时,整个故客松厅陷入一片混乱。

    混乱之源,正是天行容若。

    天行容若进入故客松厅之后,看到所有的人都只顾三五成群地聊天,对桌上的山珍海味兴趣平平,心底不由大喊浪费,随后开始席卷各桌,大快朵颐,毫无吃相。

    其实,这不怪天行容若。

    自从他清醒的时间增加到五个小时之后,这具之前孱弱无比,看不到潜力的身体,逐渐展示出了惊人的食量摄入需求。加上元力修炼的强度也不断增加,天行容若也需要更多的食物来弥补消耗。

    久之久之,天行容若就养成了现在这种狼吞虎咽的习惯。

    在扫荡了一桌又一桌之后,天行容若的不雅吃相,趋向疯狂的模样,终究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在看到容若是个小婴儿后,大多数人开始皆是疑惑不解,随后一笑而过。

    但这世间,总是不会缺乏自以为是的好事之徒。

    尤其是稚嫩的少男少女们。

    在天行容若经过一桌以年轻人为主的人群时,原本谈笑甚欢的一群年轻人觉得被不雅的小容若坏了兴致。

    人群中为首的几个男女青年眉头紧锁,脸色阴沉,表现得十分不快和厌恶。

    围观的一些年轻人见状,不知是出于表现,还是讨好,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居然肆无忌惮,毫无节操地三五个团团包围过去,想冷不丁地出手拧开小容若,顺便教训一下。

    天行容若此时的形象确实不佳,活脱脱一个小乞丐模样。本来全身上下没有抚拭干净的尘土,加上刚才狼吞虎咽留下的残羹剩饭,完全看不出他本来的模样了。而那代表着天行家族身份的练功服被一打一打的灰尘给遮掩得看不出丝毫痕迹。

    这,就导致了天行家族侍从以为是宾客带来的小婴儿,而在场所有的人都打从心底认为真是外面混进来的小乞丐,最后两边都不以为意,听之任之。

    因此,天行容若可以旁若无人大吃特吃,没有人阻拦,直至眼前四个佩戴三星行者徽章的年轻人出手。

    眼看五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要得手,正忙着狂吃海喝的天行容若眼里利芒一闪,塞满东西的嘴巴一鼓,而后往外左右一吐,绞得粉碎的秽物喷向围攻过来的四个年轻人。

    四个年轻人爱惜一身晚礼服,反应也算快,硬生生地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双手连连左右开弓,拂去飞溅过来的污秽之物。但是,这样的阻挡动作,也刚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给了天行容若很好的出手机会。

    这一下出手可是不得了。因为自出生以来,天行容若在生死之间磨炼出来的基本都是杀人术。

    只见天行容若趁此机会,使出人行三十六式的足行,双脚尖一立,左右猫步频繁交替,无声无息地缩到了最近一个年轻人的脚下,脑域中源力涌动,散出一丝刺向年轻人的天灵盖。几乎在同一时间,天行容若右拳紧握,内里隐隐可感元力飞快集聚,拳势如同冲天炮一样,由下而上,狠狠击中年轻人的下颌。

    年轻人应声仰倒在地,连被源力扰乱脑域的疼痛都来不及喊出来。

    这还没完。

    天行容若右拳击倒第一个年轻人的下一秒,其足行灵猴步,两步即欺近第二个年轻人的身边,左拳如举百斤炮捶,直接横扫年轻人的头部,而源力丝后发先至,及时制住了年轻人的反应动作,使得炮拳无比精准地打在他的太阳穴上,连嗯的一声都没有就晕倒过去。

    第三个年轻人好像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情况,刚想再急退几步观察,但只觉身侧影子一闪,随后腰间连受重击,剧痛难顶,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下一秒,他感到后脑勺一痛,脑域瞬息混乱,眼前一黑,就知觉全无了。

    在击倒第三名年轻人之后,天行容若已感觉元力已经耗尽,身体一阵虚弱感,但他非但不敢有所停歇,反而振作精神,有点步履蹒跚地往前一倒,像驴打滚一样,撞向最后那名年轻人的脚踝,刚好打乱其躲避的步伐,使之失重倒地。

    与此同时,天行容若一声如远古巨兽的怒吼,声浪不大,却深沉如大海暗流,袭向倒地的年轻人。伴随声浪的是仅剩不多的源力丝,一股脑儿地疯窜进那年轻人的脑域,让其直接双手抱头,痛得咆哮不已。

    躺卧在一边的容若也好不到哪里去,头一歪就晕过去了。

    从四个年轻人同时出手到同时倒下,耗时不过三十秒。在很多人来不及阻止原本认为不对等的战斗时,那四个年轻人已经卧倒在地,生死难料。

    身具贤者修为且眼睛锐利的人,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得非常清楚,甚至是惊吓到难以言语。

    一切只在于,眼前这个小婴儿太过于惊世骇俗了,步步算计,超强本能,招招致命,毫不留情,非人表现。

    如果小婴儿的修为稍微早高一点的话,那四个年轻人可能早就被秒杀了。

    实际上,自恢复大部分记忆以来,天行容若潜藏在体内的非凡战斗本能早已自然苏醒,配合那几场巅峰的生死大战经验,论到对战杀敌,已然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所以,在面对四个年轻人饱含敌意的围攻,容若脑海一闪,就拟定了所有的制敌策略。

    至于,出手狠辣的原因,天行容若先是考虑到自己修为尚浅,没有余力发动更多的进攻,必须做到一击即中。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教过他打斗制敌,所以他只懂杀人制敌。如果不是考虑到眼下自己元力与源力修为受限制,要合理分配力量,那四名年轻人可能早就被灭了。

    在一切电光火石地发生过后,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久久不见人言语。

    最后,之前人群中有些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好像被吓坏了一样,指着晕倒过去的容若,口不择言地大喊大叫起来:

    “小屁孩,你是哪里来的来的,怎么出手打人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大多数人哭笑不得。

    那些好像还有点背景的少男少女任性到居然还想上前教训一个小婴儿。

    众人见状,纷纷硬着头皮,上前阻挠这种不可理喻的行为。

    就在这时候,本来已晕倒过去的天行容若突然摇头晃脑地坐了起来,迷糊的眼睛不断东张西望,还不时地傻笑着。

    在看到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后,小容若似乎被吓到了,几次皱起鼻子想哭,但都忍住了。

    很明显,天行容若的清醒时间已过,变回了那个傻痴儿。

    随后,天行容若几次努力地想站立起来,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都被破碎不堪的练功服绊倒。

    然而,他好像浑然不觉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丝毫不顾已然破皮流血的手脚,本能地想离开这个地方。

    周围的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有些人于心不忍想上前抱起天行容若,但脚步刚想迈出,就感到了十几道充满恶意的力量锁定了自己,进退不得。

    正是那些刚才发飙的少男少女。

    有心上前阻拦的人细看了少男少女身上的服饰和佩戴后,再瞄了一下倒地的四个年轻人衣物的徽章,也明白了他们愤怒的原因。因而,有心人刚刚兴起恻忍之意,顿时捏得干干净净,脚步更是不进反退,躲入人群中。

    这已经不再关乎道理是非了,而关乎家族颜面了。

    无论是倒地的年轻男女,还是吵闹的少男少女,都华夏八虎家族的人,甚至是嫡系。

    四个家族未来之星,被一个婴儿一招制服?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所以,这些家族中年长一点的,都有意无意地纵容这种欺负无知小儿的无稽行为,而选择性地忽略了之前是四个年轻人攻击一个小婴儿的事实。

    世家子的假丑恶,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也不知道这些世家子弟是怎么想的?

    被一个婴儿打倒是耻辱,那欺负一个婴儿却不是耻辱。何等荒谬的逻辑。

    没有了阻挡的人,少男少女们傲气刚消,戾气上头,脸色全是愤懑之意,怒气冲冲地包围了依然在摸爬滚打的容若,正想手脚并用狠狠地将容若蹂躏一顿。

    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

    单章必上四千字。

    新人新书榜排名今日结束。连续一周前十,也是开心。感谢,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