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一卷 珠子劫 第四十章 各方齐聚八棵松
    很多人都知道天行府邸乃中式皇家园林中的典范,却很少有人真正有机会到里面感受一下那种天人合一的无上尊贵。

    除了八棵松堂。

    天行府邸最广为人知的是八棵松堂。

    此堂专为天行家族重要庆典之用,共有八个厅,分别为迎客松、陪客松、宴客松、故客松、贵客松、亲客松、礼客松、送客松。每一个厅有大有小,迎客松厅最大,近五千平方;亲客松最小,只有一千平方。但每一个厅的大门规格统一,使用极品乌木大门,以示厚重;上面刻上各种精美绝伦的镂空雕花,以表富贵;大门正中悬挂爱琴公国各大书法家挥毫的牌匾,彰显底蕴;如能跨入大门,不到三米便是青砖白底龙飞凤舞的影壁,透过影壁可看到各个形态各异的罗汉松树位列诺大庭院。

    细节处,处处见心思。

    今天,天行家族当代族长天行健六十一寿宴。

    位于天行府邸的前堂,天行府邸的八棵松堂八个大厅,大门全部开放,迎宾大队个个身穿大红仿古长衫,呈多个“1”字排开,手中各式礼乐齐鸣,声势甚是恢宏。

    贵客松厅前,贵客俯仰即是。

    尤其是有名有姓的,更是引起一片片哗然。

    “东北星域域长,携联邦科学研究院众人来贺……”

    “神佑教廷审判长与仲裁长来贺……”

    “奥尔曼城邦城邦星星长来贺……”

    “华夏宗庙五大长老联袂来贺……”

    “不落王朝天皇特使、天齐公国大公特使……”

    一个个都是代表如今人类联邦金字塔顶层的执牛耳。

    这边没完,故客松厅那边同样响起了洪亮的报礼声。

    虽没有贵客松厅的高不可攀,却也是一方诸侯的大人物。

    “诸葛家、戴家、稻家、张家、李家、胡家、霸刀家,七家家主联袂来贺……”

    “第一星、中星、古星、明星……各方代表来贺……”

    这两个厅报礼声没完,剩下六个厅也陆续响应起来,你来我往,交相呼应,不分高下。

    眨眼间,各个大厅皆人头汹涌,宾客如潮,人声不绝于耳。一个个都惊诧于宾客之非凡地位,以及天行家族面子之大。

    报来宾之名后,一声声礼炮锣鼓齐响,醒狮舞龙共起,天行家族有分量的人纷纷遵循华夏传统礼仪,唐装正襟出现在八大门门前,不断抱拳作揖,接受各方贺礼,迎入宴席。

    此盛况,延续至下午三点才结束。

    正在此番热热闹闹的这一刻,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几乎所有成员齐集在中庭大院的第二会议室,商议今日寿宴里最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说是几乎呢,因为“康如意”以及天行六兄弟依然闭关,落座的依然是几天前那几个人,以及多了八个跟天行六兄弟年龄相仿的男女青年,俨然是天行践那一系的后辈。

    “经过所有势力在贺礼单上给出的条件,基本能确定哪几家有诚意交换了。四个盒子,教廷、奥尔曼城邦、宗庙要了三个,剩下的那一个,联邦政府和爱琴公国要求我们无条件捐献到宇宙奇珍异宝博物馆……”

    天行践放下手中厚厚的名册,站着做了一个概括性的叙述。

    在说到联邦政府和爱琴公国联合试压,他脸上表情明显有掩盖不住的不满,所以停顿了一下,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先不说怀璧其罪,面对众多来势汹汹的势力,我们天行家族势小,保不住这些东西。”

    “联邦法律再严苛公正,也挡不住法外之徒。”

    天行健示意天行践先行坐下,随后对其发泄不满之举不置可否。

    “我们天行家族“第一”的虚名再怎么大,归根结底也是联邦的一员,不要以为在东北星域,或者在华夏宗庙有一席之地就忘乎所以。这样的话,到时覆灭之祸降临,也不自知……所以,盒子交由联邦处置,此事得允。”

    这一番话,天行健越讲越是声音低沉,到后面更是有了训斥的意思。不过,针对的人,不再是天行践,而是与会的所有人。

    “我最后重申一次,天行家族从重建到发展,乃至今时今日的地位,都离不开联邦的鼎力支持。为了人类联邦的创立,为了联邦的完整与和平,为了联邦蓬勃发展,从我们先辈开始到现在,多少天行家族的儿郎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所以,别人可以自恃功勋,可以割据一方,但我们天行家家族不能。做了,就是祖庙山再崩也弥补不了我们的罪孽。望在座儿郎们永远不要自误……”

    天行健很少在人前说教这些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如今郑重其事说出来,就是发现了天行家族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因此,他散出控者修为的气势,顺势敲打了族人飘忽忽的心智。

    在天行健讲的过程中,在座的人先是不以为然表示了不屑,而后是表情挣扎了一下,最后又恢复了平静,好像坦然接受了天行健的训示。

    不过,谁也不知道是因为道理占了上风,还是因受天行健控者气势的影响。

    “那四个盒子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三块完好的芯片,就按照他们的条件,交换给联邦科学研究院、智能科技公司、军火协会吧。其余五块破损既然没人出价,就放到天行科技公司的实验研究室尝试慢慢修复吧。待我的宴会结束后,五长老你们出面安排交易吧……”天行健看会议场面因为自己发飙陷入了一个僵局,再讨论下去也没有意义,干脆给出最终交易的方案。

    不等天行践等人回应,天行健迫不及待地追问了天行践一句:“那几家的贺礼单可有提出治疗小容若的方案?”

    “其实这三天来,各方势力已经连续派人过来给容若做了非常细致的检查,但都一无所获。治疗方案自然无从谈起……”天行践好像并没有受到刚才那一番有点不留情面的话的影响,脸色淡然,十分恭敬地回答着天行健的问题,且省略了废话,直接给出结果:

    “只有教廷的方案可以一试,但是我觉得实施的可能性很低……因为治疗方案涉及到教廷的神引功法,这是有可能要教皇以命换命的功法……”

    听到最后,天行健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颓唐不已。

    在座的人见此死寂的场面,也都表情复杂地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了天行健一个人独自静坐着。

    “容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爷爷都会治好你的……”

    天行健喃喃自语的神情,比之前说起维护联邦的那一番话,还要来得坚定不移。

    穹苍里几点稀落的星星,点缀著寂寞的夜空。

    夜凉如水,风轻轻地吹来,带著一种清沁的气息。

    但,天行容若感到自己的血,汹涌着;他的心,澎湃着。

    他以最快的速度,施出行字诀人行三十六式,在淡淡的星光下,留下一条条淡淡的影子于地上,然他的身体却飘飞在登堂阁院子中各个角落。

    天行容若十个来回之后,感觉呼呼的风声,不仅在耳边吹过,而且还不停地往他喉咙猛灌,令他十分难受。

    最后,他于空中后力不继,一个趔趄,刚好掉向在一个高大智能人的站立之处。

    智能人似乎早料到是这种状况一样,刚好出现在天行容若掉落的下方,非常自然地抬起了双手,然后稳稳接住了容若的小身体。

    此时,天行容若的脸蛋通红到几乎要滴血,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像下一刻就要窒息过去一样。

    “铜钱,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酷?”天行容若刚缓过劲来,就近乎炫耀一样追问着智能人铜钱。

    这三天,得益于各大势力派来检查他病情的人,他们浑不知情地直接查看容若的脑域。天行容若当然来者不拒,或有意或无意地吸取了很多的精神源力,记忆混乱症也因此恢复了不少,清醒时间能维持到五个小时。

    最为重要的是,天行容若弄清楚了不少记忆碎片,想起了不少东西。例如,与母亲陈秀儿的七天琴境会,与三龙的祖庙山大战……等等,这些关乎“我是谁”“我来自哪里”的问题,都一一得到了解答。

    可惜,唯独没有忆起地下洞穴发生的一切,关于那里的记忆依旧是一片空白。谅谁也不会想到,比起面对三龙的生死危机,溺水给天行容若带来的心理阴影更为巨大,让他避之不及。

    “太弱了。打不过卜怪兽的……”

    铜钱如今的智能,除了是实诚,就是忠诚。但其心里一直有一个衡量实力的标准,就是打败天行卜恶魔。

    “我晕,卜叔叔可是七星贤者,一只脚都迈进圣者了……我身体元力才一星行者,精神源力恰恰够平复脑域震荡,想封印源力筋骨还要一些时候……”

    天行容若对铜钱的回答十分不满意,亮如星辰的眼睛十分不服气地怒瞪着铜钱,鼻子不断喷气,嘴里哼个不停,但很快找到了心理平衡。

    “你就那么害怕卜叔叔,不就看看你的智能核心吗?你那个智能核芯是融合了天圆地方阵和祖庙奇阵的超级复合大阵,他怎么会看得懂?没有人比我厉害,包括那条小蛇……嘻嘻……”

    天行容若越说越是兴致高昂,在铜钱两条手臂上蹦蹦跳跳起来,一时得意忘形之下,一个腾跳飞到半空中,落下时一脚踩空,噗地一声摔倒在地,扬起巨大的尘土。

    铜钱并没有做出任何救援动作,而是静静站在那里。

    还没过一秒钟,就看到了天行容若从地上飞快爬起来,嘴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讲话,选择了向外吐着唾液,把嘴上的尘土清理掉。

    此时的天行容若,除了一双出奇明亮的眼睛外,满脸都是混合了汗水的尘土,再也看不到先前红彤彤的脸蛋,有点狼狈;小手脏兮兮的,手背有刮破的痕迹;衣服上未干的汗迹沾满了尘土,甚至还有些许破损。

    这样模样的天行容若,俨然一个小乞丐。

    然而,天行容若好像习以为常一样,小身子原地蹦跳了几下,把衣服上的尘土简单处理了一遍,看着面无表情的铜钱,无比坚定地说道:

    “等我吸收够源力治好病,封印筋骨之后,必将加强元力修炼,那时候我肯定能重新练出原力,一丝,两丝,三丝……总有一天,我会让宇宙颤抖的……哼!”

    天行容若本来前面说的好好的,后来见铜钱不积极回应,小脾气就上来了,又开始对着铜钱哼个不停。

    铜钱明显非常习惯这个心绪不大稳定的小伙伴,继续默不作声。

    天行容若发泄完了,亮晶晶的眼珠子一转,有点底气不足地对铜钱说道:

    “走,我们去爷爷寿宴上玩去……”

    铜钱非常机警地上前了几步,贴近了容若的身边,机械头左右转了转,拒绝说:“这不被允许的。你只剩下三十分钟不到的清醒时间……”

    “铜钱,请你相信我……我修为大进,清醒时间绝对还有一个小时,不还有一个半小时……”

    讲这句话的时候,天行容若的脸上散发出天使般的光芒,眼神绝对是平静而真诚的,同时他完全控制了全身血液、呼吸、心跳,甚至是脑域活动。

    但,他依然被铜钱打败了。

    “你在撒谎……我的职责是看护你,在这个院子里面。”铜钱直接了当地道破了天行容若的诡计,并非常顽固地表达了自己的责任。

    天行容若先是气不打一处,然后黑灰的眼珠子一转,好像计上心来,怏怏地不停地向铜钱说着话。

    “铜钱,你……卜叔叔你出关了……”

    突然,天行容若神情激动,大喊天行卜名字,作势往铜钱后面奔去。

    铜钱闻言,好像连基本鉴别真假的能力都瞬间丢失了一样,直接下意识地避开了好几步,整个机械体难以控制地轻微颤抖起来。

    然而,对面的天行容若却向反方向急退,大喝一声起,小身子就跳到了院子的八角亭上,然后接着空中虚踏几步,一溜烟越出了院子,向着天行府邸的八棵松宴会厅飞去。

    原地,只留下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的铜钱,像被施了定身咒那样,只有脑袋看了看后面,又看了看早已没影的院子外头,最后双手抱着头,蹲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

    只有一更。单章必上四千字。

    继续求票。

    还有一件事,明天天杀体就有封面了,再也不用裸*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