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九章 天下熙熙利来力往
    单章,必上四千字,不水。

    求票!!

    ——————————————————————————————————

    中庭大院,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平常办公的第一会议室。

    天行健就这样任性地抱着天行容若,和同家族主要成员,正和十几个重要的客人,做一些不方便在明面上的商谈与交易。

    交谈并不顺利,各有争执,各有妥协。

    会议室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充分证明了那句话:除非条件谈不拢,否则所有的决议都在事情公开前已经取得共识。

    “诸位,你们都是应邀而来的各方代表。你们带着底线而来,但不可能是同一底线。既然谈不拢,那么就各自回去找主子说个清楚明白。”

    天行健对眼前这些拿不定主意的人缺乏耐性,所以非常干脆地板着脸,沉声道:

    “废话不多说。死亡海的收获,就在诸位面前。四个盒子,盒子神秘,无法打开;八块智脑核芯,芯片三好五坏……”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桌面上只拿了四个仿制的盒子出来交易,而另外一个并没有呈现出来。

    天行健右手敲打了一下桌子,食指点了一下摆放在桌子上用红布盖着的东西,说:“盒子就在这里。你们可以随便看……还可以亲手接触……”

    此言一出,包括天行践等人在内都被震住了。

    本来在座的人以为能近距离观察一下就足以回去交代了,现在竟然可以亲手触摸鉴定,简直让他们难以置信。

    一旁的天行践这一系人更是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天行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等不及天行践等人加强防护,各方势力的代表就一拥而上了,生怕天行健反悔。

    天行健挥手制止了刚想出言喝斥的天行践等人,示意他们放心,并站起来,缓缓地说道:

    “东西,是我们天行家族儿郎用命换回来,更是我们用了一座祖庙山保住的。也请大家记住,这里是天行家族重地。任何挑衅行为,只要损害天行家族尊严的,天行家族都会拼命……”

    说着,说着,天行健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把冲向红布的人压制着连连后退。

    “这拼命,如果一座坟不够,就换一座祖庙山。希望在座的自重,不要拿自己和你背后主子的性命开玩笑……”

    此言毕,天行健身上的威势好像达到了顶峰。

    开始时,在座的人还不以为然。十星圣者虽然武力高绝,但在他们所代表的势力眼里并不算什么。

    不过,天行健一个“笑”字过后,余音像冲撞机那样狠狠撞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上,包括天行践等人。

    一时间,所有人的表情凝滞,脸色苍白,汗流浃背,略显狼狈,有说不出的难受。

    “控者?”一个身穿大和服,手持折扇的中年男子因为靠得最近,在这气势之下,几乎眩晕过去,口齿不清地惊呼出声,一脸的难以置信。

    “上帝啊,那是控者源力碾压的气势……嗯,算半步控者……”一个满脸白须,身穿教袍的神父,手划十字,神色略显平静地纠正道。

    “恭喜天行族长……”不大一会儿,其余人在惊吓中醒悟过来,纷纷上前道喜。

    其中,表情最复杂的,要数天行践那一系的人,掩盖不住的落寞。看来他们越俎代庖的机会,更加渺茫了。

    天行健见目的达到,把骇人的控者气势骤然收敛,回归平静,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天行健控制自身可谓是收发自如,不着痕迹,丝毫没有生涩之感,好像成为控者已久一样。

    这种表现,更加引起了在座各方势力代表的重视。一个控者,在如今联邦各大势力都是老祖宗一样的人物,代表着无上的威慑力和终结力。没有人能忽略一个控者修为的强者。

    尤其还是一个六旬控者,离人类平均寿命150岁还有着漫长的岁月。

    有眼界的人,已经迅速调整自身的定位,微微弯腰低头,向天行健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甚至是敬畏。

    “与绝世强者交手,侥幸捡命。因祸得福,晋升半步控者。至于控者,有生之年得见,恐怕命搭进去,都见不到啊……”

    天行健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倨傲,反而神情黯淡,垂头丧气,有着说不出的颓唐。

    “呵呵……”

    偏偏这时候,他怀里的小容若不合时宜地呵呵傻笑出声,弄得天行健的表情僵在那里,十分尴尬。

    “天行族长,无须丧气。如今联邦平均寿命都150岁,您才花甲之年,命不过半,大好机缘在后头,他日必登武者巅峰,开创出新的强者之位阶。”一个身穿西装,三十出头的年青人很识时务地出言相助,接着对天行健抱拳作揖,转移话题说:“天行族长,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查看那些东西了呢?”

    “可以,当然可以。请随意……”天行健变脸非常快,而且很自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十分有礼貌地做出了邀请的手势。

    得到天行健的许可之后,各方代表没有了刚才那样一窝蜂的状况,反而一个个井然有序,互有谦让。

    虽然各自查看的时间不同,但有一点是非常相似的,那就是大部分对盒子的兴趣远大于八块芯片,在四个盒子上花费的时间远比芯片多得多。

    因为四个盒子太神秘了,上面传来的能量波动,已经让各方代表瞠目咂舌,恨不得立刻打开盒子一探究竟。

    “四个盒子被莫名的力量封锁,甚至可以说是封印。我们天行家族用尽办法都打不开。所以你们放心,里面的东西,依然在。”说话的是天行践,族长天行健已经闭目养神。

    在座的各方代表听了这番话,脸上表情明显表现出来不信任,但碍于天行健威势,没有开口反驳,只作沉默。

    天行践好像看穿了各方代表的心思,在取得天行健颌首默许后,又给了所有人一个天大的惊喜。

    “或许,你们可以尝试一下打开……”

    话音刚落,神父、和服男子、西装年青人先是难以置信地呆滞了一下,但随后很快反应过来,几乎同时出手,源力与元力齐发,目标直指神秘盒子。

    他们动作虽快,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过激的行为,生怕引起误会。

    巧合的是,三个人分别是七星、六星、五星的贤者,不约而同地笼罩同一个盒子上。

    然后,盒子毫无反应。

    原本三人心里暗道不好,想收回力道的时候,却发现来不及了,但发现被击中的盒子纹丝不动,一点开启的迹象都没有。

    三个贤者继续加大自己的力度,六成、八成、九成,甚至最后的十成。

    盒子依旧。

    他们作用于盒子的力量好像石沉大海一样。

    他们全力的灌输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最后无奈地放弃了。

    余下的人也三五成群地上前拼尽全力查看,皆败兴而归。

    “够了,适合而止吧。三天后,老夫的寿宴上。开出你们的交换条件,价高者得。”天行健好像看够了各方代表的闹剧,一边不耐烦地喝止了他们的行为,一边不忘左右摇摆地哄着容若。

    各方代表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不当,纷纷回到原本座位上正襟危坐。

    “天行族长,四个盒子和八块芯片,我们都看过了。天行家族非常有诚意,我们会把相关情况如实上报给上峰。”

    七星贤者修为的神父俨然成了各方代表的发言人,恭维了一下后,直接进入了另外一个主题。

    “还有个问题,三块芯片的内容,天行族长是否可以透露一下……”

    天行践站了出来,代替天行健回答这个技术性的问题:

    “三块完好的芯片,数据能完整读出来,但数据冗乱,需要超级智脑计算机,耗费一定时间才能把源代码重新复原。所以,我们天行家族暂时无法得知里面具体内容。”

    天行践见各方代表面无表情地听着他叙述,并没有表达异议,然后继续补充说:

    “其余五块,全部被破坏。修复可能性很低。这个,九号自由星的各个科技公司的代表应该可一目了然。”

    见天行健提到他们,一直沉默寡言,研究员做派的几个中老年人连忙点头表示肯定。

    对于芯片处置权和所有权的问题上,在场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可能,就是三块芯片内容是否会被天行家族复制一份。

    大家都不傻,自然不会问傻问题。

    天行践讲完后,各方代表都陷入了沉默与思考,久久不发言。

    天行健不想继续这样无意义地耗下去,知道今日无法达成什么有效的建议,一切都要各方代表反馈到他们后面的主子,才能达成一锤定音的交易。

    于是,他起身做出送客的姿态,但他的最后一句话,依然给各方代表一个震撼。

    “不管你们出何等交换条件,但只要你们满足我一个条件,桌面上的东西,你随便挑,甚至全部给你们……”

    “只要你们有人能治好我这一个孙儿!请吧——”

    天行健拍了拍怀里一脸傻痴相的天行容若,然后手往门外一伸。

    众人好像还停留在天行健最后那一番话中,反应有点迟缓,但依旧不自觉地起身,恍恍惚惚地离开了这个第一会议室。

    很快,会议室只剩下天行健、天行践、天行信、天行迁、天行胥等五人。

    天行践等四人很聪明地不去质疑族长天行健最后的决定,换作他们,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他们也会去做同样的决定。

    会议室的静默并没有持续很久。

    九长老天行胥首先开口询问,语气中隐约有点不满:

    “族长,死亡海牺牲无数换来的东西,为什么我们要全部给出呢?难道他们知道所有的一切?”

    “难道他们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天行健意味深长地反问了一句。

    会议室重新安静了下来。

    天行健低头看着已经熟睡过去的天行容若,声音无比低沉地说道:

    “当自己因为猎物而成为猎物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舍得把猎物让出来给最强大的猎人或者最靠近你的猎人……”

    听完,天行践等人若有所思点头称是。

    “我这个决定,没有经过家族管理委员会商议讨论,是我逾越了。我检讨。下不为例!”天行健很诚恳地说了一句题外话,且站起身来,九十度弯腰,鞠了一个躬。

    天行践等人吓一跳,纷纷站起身来,连称不敢,口口声声说族长英明,处理得当。

    其实,一切都是因为能者为大,强者为尊。

    面对半步控者的天行健,对于一些细枝末节以及程序性的事情,天行践一系即使想通过管理委员会制衡,也是有心无力了。

    “五长老,我的六十一寿宴,准备得怎样?”天行健不想局面僵持下去,转移了话题。

    五长老天行践刚坐下,听到天行健的问题又连忙起身,干净利落地做了一个汇报:“邀请函已经全部派出,家族准备工作有序进行。三天后,诸事皆成。”

    天行健点头称好,刚想继续闭目养神,见天行践有点闪闪烁烁,犹豫不决似的,不由问道:“还有何事让你为难?”

    天行践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绪,道:“族长,我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见天行健直接点头后,天行践稍微弯了一下腰,低了一下头,避开天行健的视线,然后才敢说话:

    “其实,军儿和秀儿都已然死去,还有一帮儿郎。丧事都秘而不发不说,还要大张旗鼓地操办族长您的寿宴,这,这于礼不和吧……”

    “天行家族没有人死。你,你们明白吗?没有任何一个人死!记得!”

    天行健身上气势一放,也顾不得惊醒怀里的容若,眼睛瞪得巨大,盯着在座所有家族骨干,斩钉截铁地一字一字说道。

    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会引来雷霆之怒。

    不知道天行健出于何种目的,但慑于族长的威严和控者近乎无底的气势,每一个人纷纷站起,连连称诺,然后慌不择路地逃出了会议室。

    下一秒,诺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一个老人和一个又熟睡过去的婴儿。

    “军儿,秀儿,还有所有探险船上的好儿郎,是我天行健对不起你们……敌人不明,形势所逼,我只能委屈求全,抛出一个个诱饵,设下一个个陷阱,把他们引出来。他日时机成熟,我天行健发誓!必啖其肉!饮其血!”

    话音刚落,凶煞之气透体而出,犹如亿万厉鬼冲出地狱一样,鬼哭狼嚎之声充斥每一寸空间,使得第一会议室的全部桌椅无声无息地化为了灰烬,而后乌有,十分恐怖。

    然,室外夜色静谧如初,万物依旧悠然。

    此时此刻,如有外人在场,必大呼“一痕曾战百万师”。

    言下之意即是,天行健乃完完全全的控者,还可能是裂星的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