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八章 设局如同耍戏法
    天行家主族长大院,书房里。

    “族长,霸刀星仿造的五个盒子送到了。”

    还是那个畏畏缩缩的锦衣老者花农,他皱巴巴的手上正捧着五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如果从设计感和历史感来看,这五个盒子和天行智从死亡海带回来的四个盒子已经有九分相似,余下的一分是没有神秘力量的加持。

    天行健对霸刀星的出品没有任何的质疑,但事关重大,他还是从花农手上接过盒子,逐一反复查看,后来还从暗柜拿出正品,里里外外细细比对,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花农,此计如果成功,记你们锦衣卫大功。世事无常,当初一个小念头,组建了你们锦衣卫,只想管理内务。想不到你们一班杂役在外事情报分析上面,一而再,再而三给我惊喜……”

    天行健挥手止住花农那诚惶诚恐的模样,继续不惜溢美之词。

    “别人看你们是布衣变锦衣,走了大霉运。但我从小和你长大,我深知你本事。你有一双常人不能及的利眼,看人看事都很准。最主要的是,你一直守本分……”

    “族长,你这是捧杀奴才啊……这都是花样那个臭小子想出来的鬼主意,他想拿这些盒子做饵,扰乱整个局面,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花农再也不淡定了,不仅连连称否,连功劳都不敢领,称赞他好像要杀他一样。

    天行健气极而笑,也拿花农这个性子没办法,便顺着他的话,说:

    “花样这个小子,跟熙儿同龄,本领真是不小。他也是天杀体吧,身体元力的修为与源力修为严重失衡,记得看紧点,别让他出事了。如果有什么大用度的,直接拿你们的牌子到管理委员会报批就是了。”

    天行健见花农又是要感激涕泪的模样,气不打一处,干脆斥退了他。

    “金鳞频出,一遇风云便化龙……这风云要起了吗?”

    天行健看着花农退去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

    “爷爷抱——”

    天行健被脚下传来的一声清脆的婴儿声惊醒。

    原本在卧室的天行容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书房。

    堂堂控者,人类联邦的巅峰强者,就这样被无声无息地接近。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但偏偏眼前就发生了。

    对此,天行健心神也恍惚了一下,虽然已经对天行容若的神奇见怪不怪,但最终还是把原因归于自己想问题时过于出神,以及天行容若的无害。

    “容若你醒了。来,爷爷抱……”

    说完,天行健就无比熟手地抱起了小小的容若,还能一边逗着他格格笑个不停。

    其乐融融。

    在阵盘擂台那一天,天行容若呆在那里吞纳源力和元力,近乎十二小时。最后,所有人包括天行如都精疲力尽,带着万般的疑惑地离开。

    上天终不负有心人。

    从那天开始,天行容若元力修炼虽然进展甚微,但源力的补充非常充分,且对脑域的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得他的记忆混乱症有所缓解。

    所以,一天之内,天行容若有了九十分钟的清醒时间。

    可惜,清醒后的天行容若只记得这些天和天行六兄弟等人一起生活的日子,而对于任何关于祖庙山前后发生的事情,都不曾有过印象。

    尽管如此,天行容若的清醒,依然让天行健等人欣喜若狂。

    在他们看来,这个失忆对于小容若来说未尝是坏事,毕竟那是一个不会给人带来快乐的过去。一个出生的婴儿不应该承受那么沉重的记忆,从而失去本该无忧无虑的生活。

    所以,在天行六兄弟和三位弟弟再度宣布闭关修炼后,天行容若除了去阵盘擂台吸取源力之外,基本就黏在了天行健身边,几乎寸步不离。

    同时,天行健也会在百忙之中,依然坚持陪同容若玩乐九十分钟。

    比较遗憾的是,由于灰色源力与蓝色源力的属性与等级上的差异,两者之间吞噬与转化的比例是1000:1。一千丝蓝色源力,才能转为一缕的灰色源力,一万缕的灰色源力才能构筑一个天元地方阵。

    如此低下的效率,造成了天行容若既不能快速补充灰色源力,使病情缓解,也限制了元力修炼。因为稍微激烈一点的元力修炼,都怕造成源力筋骨不稳。

    对于这样的情况,如今小婴儿心性的天行容若随遇而安,每天都是悠哉悠哉,并不会刻意去改变什么。

    至于天行健等人更是有心无力。既是无从下手,也是怕了天行容若的深不可测,生怕稍有不慎,自食恶果。

    “小容若,你能不能帮爷爷一个忙?”

    一阵嬉闹过后,天行健突然很认真地向天行容若求助。

    容若见爷爷忽然间严肃起来,小手也停止了抓爷爷胡子的动作,一双明亮的小眼睛疑惑地看着天行健。

    “哦……就是你能不能用你那个灰色源力,像封印你脑域那个珠子那样,封印这五个盒子?”

    天行健直接进入主题,连忙解释着,并把五个仿制的盒子放到容若面前,然后把之前装放三彩珠的盒子也拿出来,来回指了指,特别示意说:“把它们变成跟它一样的……”

    “没问题的,爷爷。”天行容若来回瞧了瞧六个盒子,很快小脸一扬,嘻嘻笑着,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虽不知道爷爷要这几个盒子何用,但并不妨碍他做一个听话的乖小孩。

    天行健听到天行容若答应了,并承诺没有任何问题,顿时觉得压在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深深地长吐了一口气。

    实际上,仿制这五个盒子做局,最关键的一环就在天行容若这里。

    他需要天行容若的灰色源力封印这五个高仿的盒子,以假当真。

    按照锦衣卫的初始计划,只是弄几个盒子扔到祖庙山废墟或者让人带到联邦各地,然后放出消息,称死亡海探险收获的盒子被绝世强者抢走,从而让天行家族暂时脱离事件的巨大漩涡。

    对于这个计划,天行健大部分是认同的,但在具体处理的方式上面,他认为不妥,不够细密。因为他看得更长远,更细致。

    在东北星域,大华夏区,甚至整个联邦,很多人都深知祖庙山的底细,都会从心底认定一件事——没有几个人能在祖庙奇阵和四个十星圣者手上抢到东西,仍可全身而退。

    再说,总有一天,那几个盒子始终会落到那些顶尖势力手里,到时被打开(如果找到办法打开的话),里面空空如也,所有的算计就会暴露,局面更加不可收拾。

    所以,尽管这一招虚虚实实很好用,但天行健还是喜欢把全局操控在手中。

    有了容若的源力封印,一切都会不同。灰色源力的属性,无限接近原力。在这世界上,没有人能用现有的力量体系打开那样高明阵法封印的盒子。

    这是他们四个控者的亲身经历。

    所以,这五个假盒子不仅会迷惑一时,还可能会迷惑一世。

    “爷爷,做好了……”

    天行容若放下了手中最后一个盒子,一双无比渴望得到赞赏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行健。

    “啊?那么快……”

    天行健好像被吓了一跳。

    他虽然在思考着一些东西,但眼睛没离开过容若。他只是看到容若脑域中,接连飘出几团带着灰芒的源力,然后九道灰光层层笼罩五个盒子。灰光消失后,容若就说做好了。

    一切显得,有点儿戏。

    但看着眼前有点傻傻分不清楚的六个盒子,天行健哑口无言,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了。

    等他注意到天行容若的神情后,连忙蹲下身子,抱起容若,用了亲了一口小脸,开怀大笑:

    “容若真是一个超级厉害的小朋友。来,爷爷给你一个大拇指……”

    天行容若听到爷爷的称赞,手舞足蹈地伸展着,粉嫩的脸上一阵激动,布满红晕,看着天行健大笑,也学着呵呵地笑起来。

    天行健拿起五个仿制盒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检查了很多遍,甚至不惜动用控者修为,尝试直接破开,但盒子依然完好如初,甚至是毫无反应。

    跟之前天行智从死亡海带回来的四个盒子并无差异。

    在神秘感方面,五个高仿的盒子甚至犹有过之,让天行健脑袋有点混乱。

    “容若,你是怎么做到的?简直神乎其技……”

    身为控者,天行健此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这个很简单啊。你原来的这一个盒子是我脑域中那三条龙布置的,这个阵法在四彩珠上面有。不过太差劲了,没法跟我的天圆地方阵比。我现在九重封印的五个盒子,用的是我自创的天圆地方阵,比它们厉害多了……”

    此时天行容若的表情十分丰富,先是鄙视,后是骄傲,最后高高在上,像极了天行卜讲述科学研究领域问题的表情。

    面对这样一个怪胎般的孙儿,天行健不自觉地再次举起了大拇指,连连称赞。

    “爷爷,这是干什么用的?要给我装糖吗,但这么小的盒子装太少了?而且这样封印,拿糖很不方便耶……”

    天行容若讲着讲着,好像想起了天行智给他带的那美味的各色糖果,顿时两眼放光,然后又是非常苦恼于眼前盒子的尺寸,两只小手不断比划,然后无奈地挠着脑袋。

    活脱脱的蠢萌,十分可爱。

    现在的天行容若,确确实实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婴儿。虽然天赋依旧妖孽,但好像已经对战三龙时的超凡智慧丢失得干干净净,以致于经常说出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语。

    “容若,爷爷跟你说句话。虽然你现在可能不懂,但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以后你会明白的。”

    天行健并没有笑,反而显得有点认真严肃地跟天行容若说了这么一番话:“要是你做了狮子,狐狸会来欺骗你;要是你做了羔羊,狐狸会来吃了你;要是你做了狐狸,万一骗子向你告发,狮子会对你起疑心;要是你做了骗子,你的愚蠢将使你受苦,而且你也不免做豺狼的一顿早餐……”

    听完,天行容若沉吟了一会儿,有点不确定地向天行健询问道:

    “爷爷,你是说,我们要做骗子?这些盒子是要拿来骗人的?如果是要拿来骗人的,我想起卜叔叔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叫七龙珠。所以,我就得应该这样做……”

    很明显,天行容若明白了天行健要表达的意思,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还不忘给了一些积极回应。

    天行容若一边说着,一边从脑域调出灰色源力,瞬息覆盖五个盒子,重新摆弄了一番。

    这个过程,同样很短,一眨眼灰光再度消失。

    “哈哈哈……五个盒子再共用一个大的天圆地方阵。就像七龙珠那样,只有汇集五个盒子,才能叫唤神龙……要不然,永远都打不开。爷爷我太聪明了!哈哈哈……”

    天行健对眼前近乎恶作剧的一幕,有点哑口无言了。

    五个盒子做局这件事,已超出他预料般顺利了。

    不等天行健说话,天行容若突然安静下来,眼睛睁得大大的,随后无比骄傲对天行健说道:

    “爷爷,你说的话,我懂了。这个阿妈跟我讲过,我们只要做一个聪明的豺狼就行……”

    “你说阿妈,你想起了你阿妈吗?”天行健听到他提到陈秀儿,心里无比激动,以为天行容若恢复了记忆。

    “我一直记得阿妈说过的话啊,但我没能想起阿妈的模样。我也有努力想,但想多了我就很痛,非常痛……对不起爷爷!”

    天行容若好像也知道自己自己的问题所在,知道大家都因为自己记忆混乱的事情而苦恼不已。他认为自己没办法想起以前的事情,因而觉得对不起大爷爷和大家的万分关爱,很是委屈地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爷爷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

    天行健知道自己的失态让自己的孙子情绪变得低落,连连称否,不无追忆地对容若说道:

    “爷爷这是觉得,如果你想起你阿妈,我们就能找到她。你阿妈琴艺非凡,她会每天陪伴着你,给你弹奏人世间最优美的乐曲,你会比现在过得更快乐……你就会知道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谁,你也会变成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天行容若被天行健深情的描述打动了,一双小眼睛闪闪发光,好像在回忆,又好像在憧憬。

    天行健见此,内心一阵绞痛,但依然强颜欢笑地说:

    “来,爷爷带你去见一些客人……”

    说完这句,天行健刚想重新抱起容若,却发现他站着一动不动了。

    此时此刻,只见天行容若本来如星辰大海的双眼,突然瞳孔一个放大,继而收缩,然后失焦,眼里的灵动褪去,迷糊劲涌上眉头,脸上的粉嫩已然变得昏暗,小脑袋开始不安份地东张西望,嘴上流着口水,一味傻笑。

    九十分钟时间到了,天行容若变回了那个痴呆儿。

    “哎,希望他们有办法治好你……任何代价都无所谓……”

    天行健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书房,在门口久久伫立,仰天长叹。

    …………………………………………………………………………………………………………………………

    只有一更。四千多字。今日一度冲上新书榜前十,那个激动无法言喻!!!!!感谢,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