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七章 四方堂内乱初醒 下
    喜事,加更一章。

    …………………………………………………………………………………………………………………………

    四方堂第三层,实战测试区。

    实战测试区,乍看过去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方形擂台,上面布满眼花缭乱的几何图形,或直线,或曲线,或圆形,或扇形……有洞察力的人,会发现那是一个无比庞杂的阵法,充满说不出的玄奥。因而,这个测试区在天行家族里面有另外一个称呼:阵盘擂台,使用阵盘建造的擂台。

    在人类联邦总体和平的情况下,超级武学水平测试系统能提供实战水平测试的机会少之又少——人类联邦总不能为了进行超武者修炼水平的测试,而强行引发一些****吧。

    因此,各方势力都会千方百计,通过多渠道多方式在充分保护各自成员生命的前提下,设计一些接近实战的场景,尽量提高实战水平,以面对测试系统真正的实战。

    毕竟裂星强者的荣誉,无人能淡然视之。

    同样,天行家族在眼前这个阵盘擂台投入无疑是空前巨大的,可以说一点也不输祖庙山。祖庙山还是一个千万年长期累积的过程,但阵盘擂台却是无数金钱和无数人情硬生生堆出来的。虽然一切都以祖庙奇阵为蓝图,但细节处还是千差万别的。这些组成擂台的阵盘,既有从稻家求来的古阵派各式科技产品,也有从西陆人高额购买的新阵派体系产物。最后,依然要天行家族从内外部请来顶尖的阵法师共同设计,将所有互不相干的阵盘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新的复合阵法,需要做到既玄妙,又实用。

    这中间,必须重点提到一个人。

    那就是天行懿,天行健的夫人,天行容若的奶奶。

    正是天行懿在这个复合阵法陷入瓶颈,无法取得有效进展的时候,她公器私用,调动了超级智脑“自由世界”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运算与推演,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引入了“全感”虚拟技术。

    将无法实现的技术壁垒,用虚拟技术弥补,反过来又通过阵法将虚拟部分加强真实。虚实结合,将各个阵盘最大限度地在实际操作上融汇贯通了,最终激活整个阵盘擂台,真正实现了智能式的实战。

    如今,阵盘擂台的功能十分丰富,一对一、一对多、团练等项目都具备,并且会实时综合“全感”测试的结果给出合理的方案,包括对手匹配、弱点攻击、优势互补、阵式运用等。

    所以,即使在诺大的擂台,只要任何一个天行家族的超武者在任何一个位置站上擂台,他就会自动获得所有关于实战的资料和相应的家族裁判,以及生命安全守护方案。

    最为出彩的还是,阵盘擂台能通过技术手段,权衡选择削弱或者加强实战者的某方面能力,使实战双方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状态。这种不平等的状态,不仅会带来胜负的结果,还会造成伤亡的不确定性——因为谁也不清楚对方,谁都刻意不会手下留情。

    此时此刻,比足球场还要大的阵盘擂台上,两百多个对站台上,不断地轮换对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激烈的对战,或单挑,或围攻,或团练。

    天行六兄弟正结成古阵法中的六合阵,前赴后继地围攻着天行如。

    六个身影,起落横顺,进退高低,反侧左右,收如猫伏,纵如虎放,每一步都在六合阵的方位,每一招都连成天覆地载的打击。

    源力如浪似针,元力如狼似虎,各种步法招式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行字诀的人行三十六式和天字诀的鉴天九式,天行六兄弟翻来覆去,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谓是吃奶的力量都用上了,却依然对天行如造成不了哪怕一丝一毫的威胁。

    被围攻的天行如内外合成一气,静为处子,动为脱兔。于安全时,寂然不动,感微风而拂,遇大浪遂退,见缝即劈。虽出招不多,却逼得天行六兄弟往往匆忙回防。

    十几次来回攻防之后,天行六兄弟纷纷头顶冒着白气,汗珠渗透了练功服,嘴里传来无法控制的粗喘声,大有灯枯油尽的模样。

    “哼,你们六兄弟太令我失望了。才对战半小时不到的强度,竟精疲力尽到这种地步,你们……”

    天行如对天行六兄弟的表现十分不满意,刚想继续训斥,却突然发现整个阵盘擂台,无论远近,都陆陆续续传来了或轻或重的喘息声,场面一片诡异。再定睛一看,有的人不仅停下了实战,而且还盘膝坐下,进入了恢复修炼的状态,好像全场也就剩下他自己一人安然无事。

    其实,他也不是毫无反应,就是感觉比以往更疲惫一下。初时还以为天行六兄弟修为有所进益的缘故,但照目前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天行如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的天行容若,恍然大悟之余,也不由苦笑不已。

    眼前的一幕,跟天行容若出生的时候何等相似啊。

    原来,天行容若持续了多天的痴呆状态,终于有了缓解。在“全感”虚拟测试区的时候,恢复了几分清醒,有了一点正常婴儿的模样。开口说话,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可惜的是,天行容若的记忆只停留在这几天的生活,对祖庙山前后发生的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

    在进入实战测试区的阵盘擂台后,逸散的源力与元力充斥整个空间,让天行容若全身内外的细胞都空前活跃,尤其是脑域的灰色源力,就像一窝窝饥饿的麻雀,难以抑制的快要嗷叫出来了。

    因而,天行容若本能地,二话不说地盘膝打坐,体内天字诀见天境的运行轨迹逐渐清晰,弥漫在整个擂台上空的源力与元力,一丝不少地被吞噬进去。

    先是逸散在空中的力量,久之久之就牵扯到了阵盘擂台上的实战者。

    这就导致了天行如先前所见的一幕,擂台上的对战者越打越弱,直至虚脱。

    在搞清楚缘由之后,天行如没有声张,神色平静地示意天行六兄弟可以席地打坐恢复。他自己则走向天行容若的身边,左右观察着容若的修炼状态。

    最后,天行如还是咬了咬牙,放出控者修为,雄浑的元力包裹着容若的小身子,浩瀚的源力缓缓进发容若的脑域。

    天行如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想趁此机会好好观察一下容若的身体情况,希望能弄清他痴呆的真正原因。

    但在下一秒钟,天行如一个堂堂控者,好像遇到了大恐怖一样,脚步惊慌失措地连连后退,脸色煞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不受控制地像流水那样淌下。

    刚才那一瞬间的经历,太过于惊悚了,让强横的霸刀天行如都心有余悸。如果说,天行如包裹在容若身体的元力还算是被正常吐纳吸取的话,那么他贸然进入容若脑域的源力就不一样了。

    那是鲸吞。

    天行如感觉在那一刹那间,自己的源力被鲸吞了。

    带着天行如意念的蓝色源力进入容若脑域之后,仿佛回到宇宙初始的混沌状态,一颗四彩珠是唯一的生命星球。星球疯狂地高频自转,灰色源力井喷,天昏地暗间电闪雷鸣。一帧帧模糊不清的画面凭空出现,狂暴席卷,弄得整个脑域迷雾重重,混乱不堪。

    待风暴过后,天行如发现自己的源力已被四彩珠表面浮现的密密麻麻的无底漩涡吸引得无法自主移动。漩涡面前,天行如的蓝色源力像大海一样澎湃,但这并没有让天行如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反而觉得漩涡深处随时会爆发灰飞烟灭的大恐怖。

    所以,在感受到漩涡牵引力一瞬间,天行如当机立断,放弃了已经被俘虏的源力,亡命似的逃脱了出来。下一秒,他就再也感受不到自己和蓝色源力的联系了。

    “看来智儿之前的猜测是对的……真是个小怪物啊……”

    天行如迅速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回想刚才的临阵脱逃,内心既万幸,也憋屈。

    “三叔,容若没事吧?”跟天行容若最亲的天行智凭借自己脑域的黑龙源力发现了一点端倪,心急如焚地向天行如问道。

    “嗯,没大碍……我说智儿啊,你看什么看,你看三叔我像有事吗?你是不是皮痒了?来阵盘擂台上,我单独陪练你一场……”

    天行如心不在焉地回答了问题,但发现天行智紧盯着自己的脸,上下扫视,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其实,现在天行如确实有点狼狈,头发凌乱,汗迹未干,脸色苍白未褪,呼吸虽有平复,但依然不稳。最主要的是,堂堂控者的瞳孔放大后,竟久久不见恢复。

    天行智有妖狐之名,当然一眼看出了很多东西。

    天行如做贼心虚的心理作祟,加上本来就不痛快,看到天行智送上门来,当然要拿他来出气。

    天行如无比怜惜地看了一眼天行容若,长叹了一口气,暗道:真希望你早点好起来。不知道你以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下一秒,阵盘擂台上传来了天行智此消彼伏的惨叫声,而擂台随之重新恢复了高强度的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