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六章 四方堂内乱初醒 中
    “天行孜、天行智八星圣者……天行义、天行强、天行熙,七星贤者……”

    天行卜和天行容若一踏进168号测试空间,看到了如同木头一样站立的几位兄弟,以及死盯着五块屏幕的三叔天行如。他还没来及打招呼,就听到了测试系统无比缓慢而精准的电子提示音。

    如此听来,天行六兄在弟一次闭关后,修为大有进步。

    测试系统的电子音在报完天行孜五人修为层次之后,并没有立刻停止,而是把关于他们修为的具体数据,配合视频回放,接着一一解说,甚至还有修炼建议。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小时。

    当测试系统汇报结束时,包裹在天行孜等人体表像水泡一样的能量薄膜,像退潮一样消去。五人纷纷从如同入定的状态里醒转。

    天行孜五人好像都对各自的修炼情况非常满意,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兴奋。

    “哼,一点点成绩就开始沾沾自喜。不要忘记你们现在暴涨的修为从何而来,是付出了何种代价得来的。即使全部人都晋升圣者,甚至控者,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兄嫂俱亡,三龙暴虐,皆为蝼蚁,祖庙崩坏,汝等竟还如此无知……真是聒不知耻!气煞老夫!”

    自从祖庙山一事之后,天行如对几个晚辈的修炼变得更加严苛。在看到天行孜五人有点忘乎所以后,天行如恨铁不成钢,动则暴跳如雷。

    在天行家族具体事务管理中,天行如肯定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但在这个四方堂里面,却拥有着绝对权威。即使是族长天行健也不能对这里指手画脚。

    所以,包括天行卜在内的天行兄弟们,都脸带苍白,深深地低下了头,一言不发。也许是敬畏天行如的“霸刀”身份,又或者是天行如所说的话深深刺中了他们深埋内心的痛处。

    “而且,你们千万不要忘了这只是一个超级武学水平测试系统的模拟测试。换句话来说,你们就是理论上的贤者或者圣者,而不是横着走的裂星强者。”

    天行如所说的“裂星强者”,不是什么新鲜的称谓,而是同在超级武学水平测试系统里面的另外一种称号——对超武者实战能力的重要认可。

    无法不说,这又体现了超级武学水平测试系统的全面性,不仅有效地保持了人类修炼的均衡性,淘汰了大部分修炼天才而实战蠢材的超武者,而且大大提高了人类修炼的整体水平,使人类在茫茫宇宙中增添了几分生存能力。

    自人类联邦议会从法案层面授权,联邦政府跟随以庞大财政强力推动,同时在多方认同、配合和努力之下,这样一个近似完美的超级武学水平测试系统迅速定型。

    德高望重的联邦学院委员会出面主导,议定了所有的测试制度和形式(强调虚拟和实战并重),同时提供或者指定测试场地和人员。对此,任何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是无可争议的。一切皆因于联邦学院委员会的另外一个名称:传奇强者疗养院。他们是各行各业元老级的人物,有可能没有顶尖的武力值,但肯定曾经有着非凡的传奇经历。因而,没有会怀疑他们的道德性。

    联邦科学研究院凭借庞大的专利垄断,联合九号自由星的第九号世界科技合作集团提供主要技术支持。其实说到这个测试技术,无法不提到智能科技集团的“世界”和天行科技集团的“全感”。正是这两家公司的虚拟技术集成系统,让人类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在真实身体与数字化身之间通过多感官通道融合刺激来建立起强烈的身体归属感。

    简单来说,接受欺骗的大脑相信数字化身与肉体是同一的——肉身疼,化身疼;化身灭,肉身也将随之遭受伤害。

    至于武学水平测试结果的认定和记录,除了会被联邦独一无二的超级智脑“自由世界”记录以外,人类联邦议会专门为此请求宗教界出面设计和制作了荣誉徽章。说起这个徽章设计,人类联邦还因此引发过最大规模的激烈争论,主要异议集中在源力与元力的关系上,究竟谁更能代表超武者力量本源的问题。最后,还是由当时爱琴公国传奇强者陈家家主一锤定音,取哲学的缩写Phil,作为徽章表面的标识文字,然后十颗星星围绕着这个“Phil”文字。

    他给出的解释是,任何一个超武者的修炼,追求的不应该是单纯的力量,而是要把它当成一个因为热爱智慧,从而追求智慧,最后成为“爱智者(哲学家)”的过程。

    没有人反对,没有人敢说比他更有智慧,因为他是人类联邦最为出名且顶尖的博学者。

    此外,在超武者徽章细节上,单一通过虚拟测试或者实战测试出来的超武者是不同的,在相应星级上的星星区别处理的。仅通过虚拟测试的超武者,星星是如同玉石般透亮,洁白无瑕的,意指“玉不琢不成器”;至于实战测试出来的,星星则是灰暗而带裂痕的,意味着“一痕曾战百万师”。这种实战出来的强者,也往往被称为“裂星强者”。

    对此,联邦学院委员会专门派出两位传奇强者(武学方面)为“裂星强者”亲自刻画裂痕印记,可算是荣耀之极。此裂痕,一旦被激发,会有两位传奇强者的力量烙印呈现,算是辨别真伪的手段。

    当然,在一般情况下,这种代表着修为底细的荣誉徽章,超武者是不可能堂而皇之公然示于人前的。所以,只有在一些重要的社交场合,才会郑重其事地佩戴徽章出席。

    所以,当天行六兄弟听到“裂星强者”时,一扫颓唐之色,双眼深处难以掩饰地冒出坚定的炽热光芒。

    “不错。你们都是聪明人,也是天才。但都过于年轻,太过于迷信‘全感’的测试结果。要知道,再强大再真实的测试系统都会有它的致命之处的。例如,有限的虚拟空间和有限的敌人设置,只要你对战多了,总会找到这个测试的漏洞所在……就像考试有大纲,解题有套路,日子久了,就不新鲜了。”

    很明显,天行如是一个实战至上的超武者。

    “你在全感的虚拟世界里面伤过一次,或死过一次之后,下一次同样的经历就会让你麻木,不再重视生死。这是致命的。更何况如今人类精神源力修炼日益精深,精气神长期饱满,对真实与虚幻的转换,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其实,我们家族的天字诀功法理念已经阐述得非常清楚。见天、鉴天,以及残缺的钦天、浑天,无不在指明修炼大道。你们的世界应该在广阔的星空,而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

    不愧是霸刀天行如,就连修炼理念都独树一帜,使天行六兄弟醍醐灌顶,见识了一个真实的修炼世界。

    天行如见天行六兄弟虚心受教,心里颇为赞许,但他依然板着脸说:

    “你们六兄弟,除了军儿和智儿到处历练得比较多,嗯,还有义儿去做过雇佣兵,剩下的人就是一张白纸。”

    看着眼前几个子侄辈意犹未尽,无比期盼教导的眼神看着自己,天行如暗骂了一句,觉得几个小家伙贪心不足,只好继续点拨:

    “孜儿,你虽有非凡武学天赋,一直都在为完善家族功法而不懈努力,但你的世界太小了。闭关和苦练,是不会不可能成为一名强者的;强儿,你志不在此,想一心缔造你的商业帝国,但万法相通,你悟了即是圣者;卜儿,你跟在嫂子身边太久了,什么时候敢自己走出来了,你也就成圣了;熙儿,你在天龙道院,好之为之,不要认为质子军不是你的舞台……”

    “打架,打架……”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天行如的滔滔不绝。

    此言一出,场面陷入一阵静寂。众人纷纷转向天行卜那边,看着他怀里的天行容若。

    此时天行容若一改往常的迷迷糊糊,小眼睛变得水汪汪的,精灵无比,双手握成拳头,手舞足蹈地大喊大叫起来。

    天行如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大步走向天行卜,把小容若接过来,双手高高举起,还用巧力抛了几个上下,逗得容若格格笑。

    “对!小容若说得对。道理多无常,不如战一场。走,我们去实战测试区……”

    天行如说完,转身就抱着容若离开了168号虚拟测试空间。

    留在原地的天行六兄弟们面面相觑,心里一阵苦笑,知道这一次必然要吃苦头了,但步伐一点都不敢落下,连忙跟上。

    其实,如果还是以前的三叔,天行兄弟会非常乐意接受实战教导,并不会一个个苦瓜脸似的,但自从霸刀身份让他们几个知晓后,天行如在他们面前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如若说以前的天行如是一个豪迈直爽,平易近人的师长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就像一把霸刀,表现得霸道十足,连说话的语气都越来越锋芒毕露,让人不知不觉中被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