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四章 往事如烟一箩筐 下
    早已码好,却没有发出,抱歉!

    起点改版,新人新书需要大家的推荐票,收藏,评论。

    此章重要,有坑,细看。

    ………………………………………………………………………………………………………………………………

    “仅仅是运气,我们这个小分队的队长戴行宗意外获得一份情报。情报说有人类在天界峰秘密研究天杀体,是天杀体层出不穷的祸患之源。我们小分队为了去天界峰查证情报的真实性,连遗书都写好了。想不到这份情报出奇的准确,出入天界峰的安全路线十分精确。这让我们不仅有惊无险进入了天界峰,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些人秘密研究天杀体的基地里里外外都炸了一个稀里巴烂,且全身而退。”

    天行健想起那时惊险,即使如今修为高达控者,却依然有掩盖不住的心有余悸,以及那莫名的兴奋。

    天界峰,从来就不是人类轻易涉足的地方。他们八个人当初能自出自入,真是有着逆天的运气。

    “这个好像从天而降的惊天大功劳,不仅使天杀体之乱断了源头,让整个局势得到了缓解,而且让我们八人从此被称为华夏八虎,甚至达到圣者修为后,追称传奇强者。”

    回忆总是伴随功名利禄的,天行健也不例外。

    “经历天界峰之战后,我们八人继续征战联邦各地,也算出生入死的兄弟。可惜老大戴行宗却在一次意外死去了,我们八虎也就没有了带头大哥,开始各自为战。”

    说到这里,天行健呼吸明显加快,喘息声变得不大规律,眉宇间哀愁涌现,不胜唏嘘。

    “各人经历大不同,但际遇却没有相差太多。凭借一个天界峰的功劳,我们几人在家族内平步青云,最后还一举当上了族长。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家族凭借联邦英雄的荣誉以及传奇武者的光环,得到了多渠道多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家族事业因此飞速发展,闪耀联邦。”

    天行健从亲历者的角度,详细地把华夏八虎世家的来龙去脉给天行智这些后辈说完了。其中的感情,不无复杂。

    可是,一旁的天行如好像不乐意了。

    他对自己大哥天行健的追忆不以为然,而且好像他也有发言权一样,在晚辈们瞠目咂舌的表情下,直接反驳天行健。

    一般来说,“康如意”三兄弟都是比较尊重天行健的,很少会在一些小事上面跟老大哥过不去。

    “健哥,现在联邦纪元3641年,天杀体之乱结束了整整30年。岁月,是最大的神偷,它会偷走很多的东西,自然也就改变了很多东西。”

    听到这个平时武痴一样的三叔说出一句如此哲理性的话,天行智等人刚想掩嘴偷笑,但看到天行如语气并不像在开玩笑,反而一副深沉的模样,只好凝神静气好好听着。

    “老大戴行宗虽意外身死,戴家却凭借天界峰的功劳,在华夏人和西陆人中间左右逢源,一举进入了联邦政坛,出了一个个政治明星。35岁的戴邦仁还身居联邦副总统的高位。也因此,戴家的势力范围早早在庙堂之高,有着一席之地,就连家族中枢都迁至联邦首府星。”

    “诸葛家是军人家族,祖祖辈辈只忠于联邦,而且一直跟西陆人的联邦元帅关系匪浅,其族人更是在军方各个防区任职参谋,基本算得上军队半边天。因此,诸葛家早早就被有意无意地排斥在华夏宗庙之外。”

    “稻家就是一个混蛋家族。稻无为上面居然还有四个‘闲云野鹤’的老不死。四个老家伙自秉古阵法世家,坚守什么古阵法传统,只沉迷于所谓的风水命理和夺天改命之术。稻无为千乞万求,才使得他们家四位老祖宗放开权限,几番呕心沥血创造出被广泛应用的阵盘仪器和阵盘武器。要不然,现在哪有他们稻家的立足之地,早被西陆人的新阵派体系后来居上了——”

    天行如明显在替稻无为大喊憋屈,觉得稻无为不仅力止于此,应该有更大的作为。

    “三叔,人家风水命理之术,也笼络了一大批政客和商业大佬,还培养不少金家明星呢……”

    天行智弱弱地插了一句,但被天行如一瞪眼吓住了。

    “至于后面几家,张家出兵王,跟奥尔曼城邦勾搭上了,不少家族子弟都在那边的各大训练营;李家爱玩枪火,和军火协会如胶似漆,都快要分不清自己是那边的人了;胡家,本来曾是不落王朝的人,谁知道什么时候被归化,还跟与教廷关系不清不楚的。”

    天行如好像被天行智的插话坏了兴致,后面几家一带而过,匆匆结束了对七虎的痛斥。

    “三叔,为什么你不说霸刀呢?”

    这次说话的是天行强,很自然地提出了疑问。

    霸刀,刀中之霸。霸在刀,也在霸刀星。

    霸刀星,人类联邦铸造之中心,工坊美名享誉联邦,影响力非凡。

    所以,天行强作为一个家族企业的掌舵者,非常想知道这个垄断联邦大部分矿产资源和锻造技术的巨无霸有着怎样的秘闻,好让他以后在商业合作与竞争中,获得一些先机。

    对于这个问题,一旁始终沉默寡言的天行康非常干脆地给出了答案,却让一等小辈们有种被吓晕过去的感觉。

    “因为他就是霸刀,八虎之一……或者正确来说,他是霸刀星的上一代霸刀。”

    天行如,是霸刀星的上一代霸刀,还是八虎之一?

    一系列疑问如泉涌一样出现在天行六兄弟的脑海,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盯着面前表情淡然的四个老人,希望能得到所有的答案。

    “你三叔的事情,有点复杂。以后有机会再给你们解释。”天行健直接堵住了天行六兄弟的问题。

    天行如神情十分不自然,甚至有点僵硬,但好像又想了什么,立刻又变得意气风发,嘻嘻地笑道:

    “不管怎样,我还是赢了……”

    “没有祖庙山那种逆天机缘,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天行康似乎不乐意看到天行如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出言讽刺了一下天行如。

    天行如好像并不在意,依然保持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天行六兄弟根本没有办法看透四个长辈打的哑谜,也知道没有办法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此时心里的重重疑问就像成千上万蚂蚁在挠心一样。

    此刻的天行如作为堂堂一个控者,却像无赖一样的表情,天行健三兄弟气不打一处,摇了摇头,只好任之随之。

    “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说的,关于祖庙山地底洞穴的事……”

    天行健这句话迅速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哦,是这个啊。我还以为你们还有什么高深莫测的身份隐瞒着我们呢……”天行智像松了一口气,不由打趣道。

    天行健四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莫名地笑了一下。

    对此,正在聚精会神翻查调查报告的天行六兄弟无一察觉。

    “从调查报告对那地底洞穴描述来看,让我想起了家族的天字号藏书馆。”

    天行健环视了众人,看到都是一头雾水的表情,有点无奈地直接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怀疑天字号藏书馆的所有藏品,包括我们的家族功法都来自那个地底的十丈洞穴。以前我还认为藏书来自于祖庙,但现在想来,祖庙的空间太空旷了,而且没有一丝人生活过的痕迹……”

    天行健停顿了一下,看大家终于进入了状态,就继续说下去:

    “现在这个地底洞穴不一样。有日常生活用的各种石制器具,也有过铁器挖掘过的痕迹。最重要的是,还有水源……”

    “父亲,你是说,那里曾经有不止一个纪元的人类居住过?还可能包括我们的祖先?”天行卜在修行方面天赋惊人,但对这些远古旧事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是的。我们天行家族虽然几经断代,但最后还是在天行博士的周旋下,找回了传承。”

    天行健做了肯定的回答,但也立刻说出了重点。

    “但这些其实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天字号藏书馆里面有有一个竹简,跟这个地底洞穴有莫大的渊源。”

    说着,天行健在自己的智脑上点了一下,一张图片出现在了在座所有人的各自智脑上。

    图片很简单,就是在一卷打开的竹简上,有四个古字“神的足迹”,旁边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地图。

    “书简上的地图是现在联邦的星图?不,好像更大一点……”

    天行义毕竟混过四五年佣兵,对地图最熟悉不过,所以最先反应过来。

    “没错,这是星图,是远古先哲运用那古老的智慧推算出来,并刻画记录下来的一个星图。虽然粗略,却令人难以置信。”

    其实,这个所谓的神之足迹十分模糊,只是纵横交错的几条线和一些有着特别含义的符号,参考意义并不大。

    不过,接下来天行健要展示的东西,却让在座所有人都动容。

    天行健勉强压下了自己内心的激动,手忙脚乱地发了五张图片给所有人。

    “这五张图片都是来源于地底洞穴碎石上面的图案,分别跟竹简上的五个轮廓有100%吻合,而对应到人类联邦的版块地图就是爱琴公国、迷失星域、紫竹河、天狱、天齐公国……”

    对于如此惊人的发现,其余的人不再是心不在焉的神情,而是一个个凝神闭气地做着细致的校对工作。

    这已经涉及到家族战略性问题,以及人类发展问题。一旦这些图片背后包含的一切意义是真实的,人类发展历史才会重新刷新,天行家族将会青史留名。

    这一校对就是一个小时,众人没有一丝的马虎,甚至还因此争吵了起来。

    最终结果是不变的,争议只在细小处。

    碎石上的图案确实是一个星图的碎片,精细度比竹简上的好上无数倍,虽无法与现在的联邦地图相比,却依然没有缺少对星球以及航道的基本标记。

    如无意外,这是一个全新的星图。

    “可惜了!调查报告里面没有提到有智脑记录下这个星图,连容若带回来的Z007也没有拍摄到那个星图的蛛丝马迹。”作为一个对科学研究有着无穷热枕的人,天行卜无疑是众人里面最沮丧的一个。

    众人一片沉默,显然这个问题大家都发现了。

    “父亲,你说容若会不会记得?”天行智提到一个大家都不敢想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最后无比滑稽地僵直在那里。

    过了良久,大家见商讨不出一个所以然,就各自回去歇息了。

    随着众人逐渐散去,族长大院的这个书房只剩下了天行健四个老人在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直至凌晨,天行健突然对着一根直径三米的原木柱子问道:

    “你们那件事进行得怎么样?有没有新的进展?”

    只见离开了很久的锦衣老者花农重新从暗门里快步走出,急急忙忙地回答道:

    “禀告老爷,现在我们锦衣卫都快把花样那小子供成祖宗了。可是,那个小子老是说这个数据没用,那个资料不足。他那套情报分析模式稀奇古怪的,像团浆糊,我们都无法理解他的分析模型……”

    说到这里,花农有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不过,自从军少爷出事后,我把大少奶奶和天行少爷他们几个在花园里的猜测,汇总送给了他。同时,这一次祖庙山坍塌事件以及地底洞穴事件的接连发生,他都认为有重要的价值。只要足够的时间,肯定会有新的进展。”

    天行健四人对花农的工作点头称诺,在挥退他的时候,又不忘叮嘱了几句:

    “你们这些老人不要倚老卖老,应该多给他自由度。把资源多向他那边倾斜。相信,他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