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三章 往事如烟一箩筐 上
    “族长,从祖庙山地底洞穴抓回来的人来历都很复杂……”

    这时候,天行健等人正在书房听着一个瘦弱锦衣老者汇报工作。

    从精神气质看,这位锦衣老者完全区别于守卫族长大院一身黑衣的安保部队,没有丝毫凌厉的气息,一身卑躬屈膝的奴才相,只有讲话的时候双眼才会有出彩的灵动。

    锦衣老者汇报的内容是关于天行容若藏身地的调查结果。

    刚开口一句没讲完就被天行健打断,吓得老者诚惶诚恐,腰更弯,脚更曲了,就差跪下了。

    “有多复杂?难道我们天行家族祖宗埋骨之地就可以让他们来去自如的吗?偷偷摸摸来了,就要付出代价!”

    无论是祖庙山惊变还是小容若伤痕累累,这两件事都让天行健十分恼火,现在听到居然还有人公然闯入祖庙山范围,自然不会有好脸色,怒哼了几下,稍微控制了一下躁动的情绪,又不自觉地声调高昂地说道:

    “老夫也不知道天行践那一系的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还开放祖庙山让人近距离随便探查?列祖列宗埋骨之地,就这样让人自出自入。荒唐!表面看起来是我们天行家族坦荡荡,明人不做暗事,但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是示弱的行为!要不然,也不会有闲杂人在此胡作非为!”

    天行健确实非常气愤,一口气讲了很多非常不客气的话。

    锦衣老者看族长发泄了些许怒气,逐渐平和了下来,才稍微挺直了腰杆,再次抱拳作揖,平静地继续自己的本分工作。

    “在黑衣卫把那些人关押起来后,我们锦衣卫连夜核实这些人的身份和来历。4名神佑教廷的仲裁骑士,4名奥尔曼城邦的勇士,6名不落王朝的三大幕府的武士(不包含死掉的那个镰仓幕府武士),5名五虎家族(戴家、稻家、张家、李家、胡家)和4名后起四大家族(第家、古家、金家、钟家)的精英,甚至还有13名一些来自某些著名佣兵团体的星际雇佣兵……”

    锦衣老者汇报的内容非常详细,连年龄身高体重这些内容都包含了进去,甚至还把这些人之前几天的行踪以及推测都不厌其烦,事无巨细地一一道来。

    无法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一夜功夫就完成得如此滴水不漏,着实让人惊讶。

    天行健好像对锦衣老者的这种做事方式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太多多余的话语和表情。

    锦衣老者一边不间断地叙说着,一边留意着族长平静的表情,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说出了一句让天行健瞬间变色的话:

    “里面稻家的人,是稻家大长老稻顺,他死了……”

    天行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色铁青,瞪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锦衣老者。

    但他看着锦衣老者还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就来气:“花农你这个狗奴才,从小到大都是这个鬼样!你就不能挺直腰板,中气十足地把话一口气说清楚吗?”

    锦衣老者花农好像看不到天行健面沉如水的表情,深深低下了头,简明扼要地把调查细节说了出来。

    “稻顺是被一种非常强大的变异源力直接洞穿大阳穴而死的。黑衣卫判定现场结果是近距离,一击即中,无力量残余,无法追踪……”

    “还有,其余三十六人,全部神志不清,源力与元力严重透支。只有胡家那个胖子胡了完好。”

    “报告完毕!”

    花农把厚厚一叠的调查资料,挑出重要的信息,三两句就说完了,且一副希望赶紧离开书房的乞求眼神看着天行健。

    对于花农怕得要死的表情,天行健哭笑不得,也知道他是一个老顽固,有今时今日地位却依然没办法摆脱以前身份等级的桎梏,刚想挥手让他退下去了,又多口问了一句:

    “那地底洞穴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洞穴,有十丈大小的空间,据现场还原情况来看,有很多石制器具,以及可又壁画的碎石,推测有可能是远古先民的生活遗址。但现场发生过不下十场的激烈战斗,所有东西都破坏严重,还原可能性极小。”

    锦衣老者花农刚想从地下暗门离开,听到天行健的提问,又连忙停住脚步,毕恭毕敬地把问题答案详细告知。

    天行健听完,右手扬起轻轻摇摆,挥退了锦衣老者花农。

    听完锦衣老者花农的详细调查报告,天行健一座十人都陷入了沉默。

    “你们怎么看稻顺的死?”

    天行健还是把最忧心的事情先提出来。

    稻顺身份尊贵非凡,乃稻家大长老,家主稻无为之长兄。他死了,还死在天行家族的祖庙山,会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

    “稻顺是八星圣者,身上肯定有不少他们稻家的阵盘武器。这样算来,他就相当于一个九星圣者。如此近距离,毫无反抗地被源力一击即中,绝对是绝世强者所为,而且很大可能是三龙……”

    论功法修为,天行如绝对是天行家族最出众的一个,他从修为方面分析得出的结论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

    但听他提到三龙,众人脸上不由流露出沉痛之意,神情不由沉重起来。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会不会是他们当中有人联合内讧。我们不能忽略这个可能性。”

    天行意明显看到大家不愿面对这样一个无解的局面,提出了另外的看法,转移话题。

    话罢,其余人知道这时候不该有这样的情绪,因而重新回到了讨论的话题上面来。

    天行智好像还在低头沉思,见四个长辈都盯着他,一副期待的模样,只好把自己的大概猜测讲出来。

    “其实,从智能人里面关于容若自个录影的内容和背景细细分析,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我们把录像里容若口中提到的名字和出现在镜头背后的人先后顺序和时间间隔结合起来看,谭顺、戴邦宁、胡了、稻三生、张决、李剑门、金瓶眉等一行七人被提到的次数和出现次数虽互有先后,却一直没有人员的增减变化。所以我推定,他们一行七人应该是有组织去探查祖庙山的!”

    听着天行智丝丝入扣的分析,众人有一种拨开迷雾的感觉,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

    “照智儿的分析,我觉得可以排除内讧的可能性了。后面出现的三十人大部分都是阵盘武器的能量伤害,只有前面七人都是清一色的源力伤害。”

    天行康快速翻看了一下智脑上的调查报告,非常认同天行智的说法。

    天行智并没有因为二叔天行康中断自己的叙述就此结束讲话,而是继续他的大胆推论。

    “你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容若年龄虽是一个不足月的婴儿,但却是非一般的天杀体。他出生时开腔开眼,一步登上九重天,他自悟以身化珠,他最后的源力燃烧仍可存活。如此种种,都说明了容若是一个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神秘而强大的天杀体……”

    天行智一口气说了很多关于天行容若出生以来充满血与泪的神奇经历,但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语气就不由哽咽起来,难以自已。

    “就凭这一点,我虽然不敢说三龙已死那样的傻话,但我有一种预感就是三龙现在销声匿迹肯定和容若有关。”

    天行智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把自己要说的快速说完了。

    “所以,对于稻顺的死和那三十六个人的神志不清,如果说是容若所为,我毫不奇怪。”

    其实话说到这里,天行健一等人早已打从心底认同了天行智的推论。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天行智关于容若慷慨激昂的说法,并不是来自于大胆的推测,而是他再次见到容若之后所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自从昨晚遇到容若之后,他体内的黑龙源力显得出奇的平静,甚至是沉寂,不但任由他吞噬转化,且毫无抵抗。开始时,他还以为自己见到容若依然活着,心结有所打开,但最终确定只要容若不在身边,黑龙源力依然是桀骜不驯的角色,阻止他的炼化。

    因而,天行智推测容若必然发生过什么了不得的变化,才让他体内的黑龙源力如此敏感,以及惊惧。

    如果要完全搞清楚容若身上的状况,天行智认为只有等到他彻底炼化所有黑龙源力,才可能得到彻底得改善。

    “他们五虎家族和那个金家此举意欲何为?明知道祖庙山乃我天行家族祭祀先辈之地,外人可能不懂,可作为华夏人也应该懂得勿扰亡灵的忌讳吧……”

    一个有点压抑不住怒气的声音打断了天行智的沉思。

    只见一向以武人自称的天行如正神色阴沉,咬牙切齿,无比直接地抛出这个问题,愤愤不满地接着说:

    “大哥你说,跟他们几个凑个华夏八虎,有什么劲呢?当初还是杀天杀体有功得来的。我们如果不是一直有祖庙山庇护,恐怕也要变成他们这几个虎的孤魂野鬼了……”

    “哎!死亡海一战,我们以为打败了智能人之后,会在人类联邦政府的领导下,从此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但谁也没想到3500年元月起就开始了持续一百年的天杀体之乱。多少本可载入史册的联邦英雄,却一个个死在了战争胜利之后。更有无数无辜被牵连进来,死在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乱中……”话的是天行意,他并没有接过天行如的话,反而说起了天杀体之乱。

    这位天行家族族人公认而不为外人所知的老神医,一生只对医学感兴趣,与生俱来就有点悲天悯人。

    “都过了整整一百年了,现在从联邦层面到宗教层面,都依然定罪为‘遇天杀体,杀无赦’”。你看,我们手上的智脑还有天杀体监测功能呢。”

    天行意不无讽刺地说完,还扬了扬右手腕皮肤表面上依然闪烁着荧屏光芒的智脑。

    “老三老四,我明白你们的意思。百年之久的天杀体之乱,历史功过大家都心中有数,闹情绪的话就不要说了。”

    天行健举手制止了天行如和天行意的情绪性发泄,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视线飘向屋檐上方,长叹了一口气说:“你们都知道天界峰之战后,天杀体之乱被迅速平息。也应该知道,在天界峰之战前,我天行健、诸葛丙丁、戴行宗、稻无为、张冠、李岱、胡硕、霸刀八个人还是无名小卒……”

    天杀体话题,永远是不敢说,也是永远说不完的。

    如今提起,天行健也禁不住陷入了回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