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杀体 > 第三十二章 伙同伙伴到人间 下
    起点改版,我等新人新书,需要大家坚定支持。求票!!

    ——————————————————————————————

    这里是祖庙山范围,鉴于之前惨痛的经历,天行智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半响,只见百米开外缓缓走出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

    两个身影都有点不大正常。高的,有将近两米,却走路一高一低的,十分不稳;矮的,不到一米,一直摇头晃脑地前进。矮的,不断在嘴巴里不断碎碎念,高的,则不断重复那碎碎念。

    两个怪异的身影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危险性,逐渐在朦胧月光下显现。

    正是走出地下洞穴的天行容若和智能人铜钱。

    等到天行智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如果真的是在做梦,他也宁愿这一刻的时间是停止的。

    眼前这个小婴儿,正摇头晃脑地东张西望,眼里泛着迷糊,小身板上只是披着着一件湿漉漉的成人长衫,长衫上印记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血迹。如果细心观察的话,隐约可以看见血迹就是自长衫下面的那个稚嫩的婴儿身体慢慢渗出来的。

    背部尤为明显,贴身的长衫无法遮掩那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红色疤痕。

    如果这一切出现在一个成人身上并不奇怪,但偏偏发生在一个不足月的婴儿,而这个婴儿还不哭不闹。

    见到天行容若体无完肤的模样,天行智的情绪再度失控,热泪夺眶而出,无比激动地飞扑过去,把小容若紧紧地抱在怀里,后失声痛哭:

    “容若啊——”

    “容若啊——”

    天行容若好像真的犯迷糊了一样,跟着天行智一板一眼地叫喊着自己的名字。

    显而易见,天行容若的记忆混乱症又发作了。

    “容若啊——”一旁的铜钱也凑热闹一样说了一句。

    令人抱腹的是,如果容若这时候清醒的话,必然发现他这时候的状态跟铜钱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

    或许铜钱之前那种复读机式的表现,就是受到容若发病时候的傻痴影响。

    天行智见到这般状况,多少都猜到了天行容若的精神有所异常。

    在多番查证之后,天行智发现容若除了看上去比较严重的皮外伤外,就是身体元力与精神源力显得出奇虚弱,再也没有之前祖庙山时的绝世武功。

    除了这个小小的发现之外,天行智毫无所获。

    “容若,不用怕!以后,叔叔就算死也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

    在找不出问题所在之后,天行智盯着天行容若迷糊的眼睛,许下了承诺,并一手抱起小容若,一手提着近两米的铜钱,笑呵呵地鼓励道:

    “走!我们回家找你爷爷。他们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

    说完,天行智一个兔起鹘落,一溜烟功夫就消失在了远处院墙之内。

    此身法正是天行家族的行字诀。

    比起杀伐霸道的天字诀,天行家族的行字诀对外名声不响。

    但天行家族里的族人都知道,那是因为行字诀在历经数次人类黑暗时代之后,因为家族传承几乎断代后,早已变得残缺不全。如今的行字诀是在天行健那一代开始根据功法总纲,汇总个人参悟,配合超级智脑演化,逐步完善起来的。

    功法口诀,只有人行三十六式。

    但对于行字诀总纲提到的地行、天行、意行,天行家族耗费了巨大资源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细究起来,就连天字诀当初同样是这种命运,只不过幸运得多而已。

    此时,天行智凭借行字诀的足行法,先是龙行虎步,翻过府邸的高高的院墙,进入府邸后,如狸猫垫步,轻巧地穿过一个个障碍物,直奔中庭大院。

    其间,天行智毫无掩藏的行迹,也不是没有惊动天行府邸的安保体系。但因为身上高级别的智脑信号及时反馈身份信息,以及其熟悉的能量波动,让天行智毫不费力地带着容若和铜钱,在戒备森严的家族重地里一路通行无阻,直到府邸的中庭大院。

    “来者何人,胆敢在族长大院横冲直撞——”

    天行智被几名黑衣男子硬生生地拦下了,并无视天行智的身份,大声喝斥。

    天行府邸的中庭大院,主要是天行家族事务管理委员会的办公中心,涉及家族内务和企业的大小决策基本都是从这里向整个联邦发布,代表着天行家族最高权力以及威严。

    面前的族长大院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乃族长天行健办公场所。

    “智儿啊智儿,叫你出关就是要你静思放下心中执念,好好争口气。想不到你还是这样毛毛躁躁,太令为父失望了——”

    一个带着疲惫叹息声和怒其不争的声音,从族长大院里面传来,直接而粗暴地灌入他的脑海。

    “不,父亲!容若还活着——”

    天行智话还没说完,也没有反应过来,一眨眼被其紧紧抱着的容若就消失在他的手中。

    几息时间过后,天行智和黑衣人等人听到大院院门处传来响声,才匆匆反应过来。

    “咚——”随着这一声低沉声响,坚如金刚可档炮弹的千年乌木大门,就此化成木糠,无声散落。

    无需多言,能有此身手且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只有族长天行健。

    这边,天行智不等黑衣人反应过来,就已经冲进了大院,直奔天行健常呆的书房。

    踏进书房的那一刻,天行智感觉身体一沉,如坠冰窖,冷彻心扉,思维都要被冻僵了似的。

    刚想开口说话,天行智就被如汹涌大海一样的精神源力拍跪在地,久久挣扎不起。

    “快说!容若这是怎么回事?”

    天行健从天行智手中夺过小容若之后,就激动异常地抱着仔细端详起来,宝贝得不得了。

    但越是细查,天行健脸色越是阴沉,在发现小容若背部遍体鳞伤后,早已怒火中烧。

    出于愧疚与怜惜,天行健放下严肃的面孔,试图逗乐容若,但发现自己孙儿一直痴痴呆呆的小迷糊样。

    所以,他忐忑不安地再三检查了几遍容若的身体,并没有发现大碍。

    然而,正是这个没问题,反而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起码,天行容若现在这种异常的状态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天行容若出现的这种问题,是连他天行健堂堂控者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由此,天行健内心积蓄的怒火顿时就炸开了,天行智因而倒霉。

    好在天行健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硬是把气势强行控制在了书房之内,否则控者气势的破坏力,怎么都要毁坏不少东西和吓晕不少人。

    “父亲,你能不能暂时消消气……其实我一看到容若时,他就是这个样子了。我也想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天行智苦着脸请求天行健收敛一下气势,然后才慢慢解释,见父亲脸色依然没有好转,就把心里的一些分析说出来:

    “但我猜测是,容若现在的状态,可能跟源力燃烧,或者三龙有关,这两者任何一种都是十死无生的结局。现在容若的身体元力和精神源力虽然微弱,但都运转正常。这种形同痴呆的问题必然出在脑子。他的脑子受到了伤害……”

    其实,天行智智慧再妖孽,再怎么猜也猜不出真实原因。

    因为天行容若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次犯病,犯病的时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是带有很大的偶然性的。

    在天行容若兴致勃勃,怀着美好心情扑通跳进小水潭的时候,他完全忽略了一个事实:他不熟水性。

    然后,天行容若溺水了。

    像很多落水者一样,溺水这样一个陌生的经历,让天行容若过度紧张,求生欲望空前强烈,比当初面对三龙时候还要强烈。

    侵泡在水中的时候,天行容若感觉天地之间只余他一人独活。所以他用尽手段,拼命在水里手舞足蹈地挣扎,连智能人伙伴铜钱的几次救援都被他的无情之力推开,以致于他脑袋窒息,源力无序暴动引发记忆风暴。

    此等变故,无疑是雪上加霜。

    原本就没有理清的记忆碎片,被突如其来的风暴再度搅乱成一个垃圾场,甚至撕成更小的碎片。

    由此,天行容若的记忆混乱症无可避免地加剧爆发,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

    到最后,如果不是铜钱死命抱着容若快速游出了水面,天行容若必然会把包围他身体的地下暗流当成堪比三龙的洪水猛兽,强行打开四彩珠封印,来一场灭世之战。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天行容若自出了祖庙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足够的源力补充,所以记忆混乱症一直得不到缓解,自然变成一个傻傻痴痴痴的婴儿。

    傻痴状态的天行容若,不懂得源力修炼,自然也无法恢复脑域稳定。脑域不稳定,记忆混乱就会继续作怪,让他无法修行。无法修行,就难以恢复正常得状态。

    这是一个死循环,需要一个外力来打破这个僵局。

    面对这种毫无因由的状况,天行健和天行智两父子左思右想,想到头疼,都没有想出一个解决天行容若难题的办法。

    “看来,还是要你四爷爷出关。看他的医术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天行健百思不得其解后,选择了暂时搁置这个问题,等待天行意这个神医来接手。

    他看了看怀里已经安静熟睡的小容若,眉头好像舒展了一些,转身面向天行智,不无担忧地问道:

    “你见发现小容若的时候,可发现什么异常没有?那三只……”

    天行智是聪明人,当然明白父亲的意思,立刻回答说:

    “没有发现那三只的痕迹。就小容若和……一个智能人。这个智能人好像和容若是同伴,他们非常亲密。”

    “哦?智能人?它现在在哪里?把它带给我……”

    天行健闻言一愣,下意识地就想立刻见到这个智能人,但转念间好像又想起什么东西,又继续叮嘱了天行智另一件事:

    “还有一件事,你记得!私下吩咐族长大院的内卫,给我找出小容若这几天的藏身地,并仔仔细细勘查那里,看还能发现点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