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谁还愿意比赛?
    京城之巅,最后一战,

    由于是总决赛的关系,所以两边战队都特别慎重,

    平时一个小时提前进赛场的规矩,在此时也显得完全不够用了,下午二点钟的比赛,我们上午就到达了京城鸟巢体育中心了,

    我们进场时间是一点半,所以,此时离我们上赛场,还有足足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而我们在这段时间里什么都不能干,也没有电脑,只能休息小憩,放松精神,确保在总决赛前不会发生任何意外,

    而我一刻也在后台坐不住,在象征性的在后台听郭佳BB了两句,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我直接就往DY战队那边的后台跑了,,,

    我的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偷偷去见金昔,

    DY战队的后台房间门是掩上的,但并没有锁死,我推开门后,发现司马奕正在如临大敌的和DY战队的一众人员讲着战术,只有司马奕一个人站着,其他人都如上课的学生一般坐着听他讲课,与我们那边的轻松悠闲的风格完全不一致,

    里面自然也有金昔,不过我推开门以后,他们所有人几乎都没有发现我,只有金昔回过头了,

    看来DY战队确实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比赛上,其他所有事情都顾不上了,连敌方战队的队长跑来偷听战术都不知道,,,

    金昔原本应该是他们这些人里最认真的一个,但我知道,金昔心里一定也惦记着我,所以我开门的时候她就听到动静了,明显是有些心不在焉,

    金昔看到我之后,又喜又惊,她站起身,迅速跑向我这边,然后把他们战队后台房间的门给关上,对我说道:“你怎么跑我们这来啦,还有没有规矩了,”

    我笑着对她说道:“这又怎么啦,我都站你们后面老半天了,你们这边的人都没有一个发现我,”

    “我不是人,”金昔没好气地说道,

    我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对她说道:“不是,你是我的小仙女,我就知道你心里在惦记着我,否则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发现,”

    金昔脸颊一红,今天她扎着一个利落的丸子头,气色格外的好,精致得像一个瓷娃娃,清尘绝丽,明艳动人,她迅速拍打掉我的手,说道:“你别和我说这些,万一被媒体拍到了,这事就丑大了,”

    我无关紧要地说道:“媒体现在还没到呢,再说了,拍到又怎么了,这个和谐的年代,还不允许男女自由恋爱了,我们虽然是对手,但不能是男女朋友了,”

    金昔偏着头,没看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哼了一声,撅着嘴说道:“等你赢了我再说,谁和你恋爱了,谁和你是男女朋友了,”

    “好好好,,,”我迅速点头认同了她的话,

    “但是我想你了,这三天都没见到你,等得我好着急,”我看着金昔说道,

    金昔红着脸羞涩地对我说道:“去一边说去,别站我们这门口,”

    我哈哈一笑,说道:“好啊好啊,去小角落,很阴暗的那种,越阴暗越好,”

    “神经病,,,”

    金昔白了我一眼,迈着小步子就朝着前方走去,而我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你这么高兴,有把握赢我没,”金昔和我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对我说道,

    “高兴归高兴,难道打比赛就全部要像你们这样的严肃吗,有没有把握赢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战队肯定输,”我对金昔说道,

    金昔略微惊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么自信的吗,”

    金昔带我走到了赛台上的观众席,此时还没有一个人过来,诺大的运动场很是空旷,只有工作人员还在现场疯狂布置检查着,基本没人注意到我和金昔,

    我们俩并肩坐下,我对金昔说道:“我们现在的战术体系很成熟,配合也很有?契,加上我的指挥还有个人能力,你们战队真心赢面不大,”

    金昔说道:“那你知道,我们战队的阵容和战术会是什么样吗,”

    我说道:“知道啊,你打中呗,沈晗青走下,然后你们队伍里的双胞胎是辅助和上单,打野是以前三星白的打野,DANDY,对吗,”

    “其他的都说对了,最后一条不对,”金昔说道,

    “打野难道不是那个人,”我皱眉说道,

    “不是,沈晗青说了,夺冠的必须是全华班,”金昔看着我说道,

    我摇头轻轻一笑,说道:“夺冠必须是全华班,听起来好霸气的样子,他真以为他能把握到一切,”

    “嗯,”金昔不解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道:“没什么,那既然不是DANDY上场,你们打野是谁啊,”

    金昔转过头有些犹豫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考虑告不告诉我,

    我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战术机密,别泄露给我了,对胜负的影响很大的,”

    金昔赶忙说道:“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是这个打野的身份有点特殊,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他,”

    “怎么个特殊法,”我好奇道,

    “他是台湾人,”金昔说道,

    “台湾人,”我皱眉看着她,

    随后,我慢慢点了点头,说道:“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打野当然也算全华班,”

    金昔点头说道:“嗯,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以前效力的队伍,是,,,”

    金昔摇了摇头,说道:“算啦,不说这个了,总之你小心点,我们不是那么好赢的,”

    我皱眉看着她,说道:“那你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说,我不是那么容易和你交往咯,”

    金昔神色一变,又羞又气的在我腰上掐了一下,

    “卧槽,你想赛前耍阴让我受伤上不了场,”我吃痛地她说道,

    金昔拧着小眉毛一脸愤愤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金昔咬着唇思考片刻后,对我说道:“对啊,我这么优秀,如果这么容易让你弄到手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就是不想让你这么容易和我交往,怎样,”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优秀,”

    金昔柳眉倒竖,似乎要与我好好辩论一番了,我连忙捏住她软绵绵的小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不但优秀,你还聪慧灵敏,善良大方,花容月貌,丽质天成,以后夸自己,可不能只夸自己优秀,要一起夸,不然我会生气的,”

    金昔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似乎很想抿着唇在我面前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还是没有成功,展颜笑了出来,眉目如画,温柔可亲,语笑嫣然间,带着至真至纯的气质,她嗔怪地看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呢,算你还,,,还有点见识,”

    我哈哈一笑,也对她说道:“我不是想很容易的赢你的,我们赛前准备了很多,而且我们练习了很多大招,应该算是算很努力的赢你,你要小心一点,我是有备而来的,你得知道,要不是因为你,这比赛我压根就不会来参加,你以为冠军对我有吸引力,要不是想把你抱走,我还真不想就这样随便的拿走这个冠军,”

    “得了,赛前立Flag的,就没有好结果,快点说‘呸呸呸’,”金昔撑着下巴看着我说道,

    我笑着说道:“你到底想让我赢还是想让我输啊,这个‘呸呸呸’是什么鬼,”

    金昔莞尔一笑,说道:“小时候踩到井盖要赶快蹦三下,说了不好的话要说三声‘呸’,我哥教我的,你是输是赢我管不着,我希望你赢,但我也不想输,”

    金昔拿出了她哥哥的照片,撑着下巴似发呆地说道:“其实我也好想拿一个冠军,我努力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的这场比赛,要是输给了你,我不知道下一次总决赛是什么时候,还有没有那么一天,”

    金昔看着那张泛?的照片,照片上青涩的少年,笑容永远定格在了16岁,冠军对于金昔来说,或许是为了延续她哥在自己心中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为了某一信念,为了某种爱,这种感觉我很难感同身受的理解和明白,但我知道,大抵也和逢游哥差不多,身患皮肤病症,无法当一个真正的军人为国争光,所以他就只能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那颗跳动的心和从未凉过的热血,

    我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说道:“那咱们可不可以各退一步,,,其实冠军我也想拿,但相对于你来说,就没那么重要了,我们,,,”

    “你千万别打假赛,你是不可能瞒过我的,万一我发现你在放水,我就会真正的讨厌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我心里会不舒服,而且对你努力了那么久的队友也不公平,”金昔忽然变得严肃地对我说道,

    我一愣,随即说道:“好吧,我知道你的性格,我不会打假赛,你放心,我随口说说而已的,”

    “不谈比赛的事情了,谈来谈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们战场上见真章吧,你现在的确比以前还厉害很多了,但我也不差,走着瞧吧,哼,”金昔撅起嘴对我说道,

    “好啊,走着瞧,”我眯着眼睛看着金昔笑道,

    我和金昔就这样坐在赛台上,看着天上飘过的洁白的云,吹着徐徐的微风,感觉日子忽然一下变得好漫长,时光好像慢了下来,

    对我而言,我很难理解顾城诗句中“不说话,就十分美好,”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我总觉得人要多说点话,但在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

    “金昔,”我喊住了她,

    “嗯,”金昔转过头有些错愕地看着我,

    “我昨天休息得不是很好,现在想睡觉,”我对她说道,

    “那你睡呗,”金昔笑着说道,

    “我想睡你腿上,,,”我不敢露出骚贱的笑容,生怕金昔会捶我,我此时真的还有点累,被暖风一吹,真挺想睡觉的,

    金昔的脸红了红,反应与我所想的不太一样,她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别睡太久,我待会喊你,”

    “好,”我应了一声,侧着身子躺在了金昔的腿上,

    金昔穿的是一条短裤,明晃晃的大腿露在外头,她的腿有点凉,身上也有点香,睡起来很舒服,

    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感觉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促使着我的眼皮往下掉,

    天呐,就现在的这种感觉,谁等下还愿意去比他妈的赛啊,,,让我睡死在这里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