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郁
    “恭喜赢了,,,,让我们全场欢呼,祝福这支伟大的战队,我们中国队,提前预定总冠军了,我们终于可以买到属于我们国家的冠军皮肤了,今天属于FYW,,”

    “万岁,,恭喜FYW,”

    在推掉SKT基地的那一刹那,两位解说员面色通红而激动,直接从比赛台上站了起来,

    而我在摘下耳机以后,首先看的方向自然是金昔的位置,我同样也很激动,

    但遗憾的是,金昔已经提前走了,我没有看到她还在那里,看来想要与她见面,真的只能等三天以后了,

    此时的SKT五人,如同被抽离了灵魂一样,坐在原地,Faker将眼镜取下,揉捏着自己的鼻梁,满脸落寞,眼眸之间,有着道不尽的沧桑感,

    而我们根据赛场的规矩,离开座位和SKT的众人一一握手,

    “,,”

    “,,idol,”我十分谦逊的低下头,对Faker说道,

    抛开所有因素不谈,Faker是我敬重的对手,也是我崇拜的偶像,无论是人品,精神,态度,还是个人技术,他都担当得起英雄联盟第一人的称号,甚至能称得上是这个领域的乔丹,他前无古人,也许很可能也是后无来者了,成为了英雄联盟里的一个特有符号,一个闪耀的光芒,

    不过,神也有累了的时候,

    在同他握手的时候,他微微抿了抿唇,看着我的眼神之中既有些敬意又有些不甘,

    此时赛场上,是场面极为震撼的鼓掌和呐喊,所有现场观众的口中,都只在喊三个字,

    “F,Y,W,”

    他与我颔首示意以后,快速的走到下一个人面前握手了,而对于SKT的其他成员,我只有表面上态度友好的笑容,而不是对于Faker的那种出于内心的敬重,

    能赢下他们,代表我是胜利者,胜利者是不用向失败者低头的,

    握完手以后,我们站在领奖台上,灯光四射飞舞,舞台中央洒下了礼花,郭佳站在我们的中央,这一刻被留影纪念,从下一秒开始,也许就在各大电竞版面占据着最中心的位置了,

    拍照留念,宣布胜者,下一个环节,就是采访了,

    我获得了最后两场比赛的MVP,所以,主持人采访的人也自然是我,

    “请问WUGONG,今天你为什么在最后两场比赛才赶过来救场了,你是战队的秘密武器吗,”容貌姣好的女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我前面,笑眯眯地对我说道,

    我笑着对她说道:“还好,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常规战术而已,”

    “那能赢下SKT,想必你现在心情一定特别激动吧,能谈谈你现在的感受吗,”

    “还好,主要是SKT太强,输赢都无所谓,所以我们心态都很平常,现在也不是特别激动,”

    “WUGONG真是一名很酷的选手,我以后就是你的迷妹了,你的白发是最近才染的吗,”

    “嗯,”

    “很帅气,那么,接下来你想对同为LPL赛区的DY战队说什么话呢,”

    “我想说,S7的冠军一定是我们,”我此时严肃着对着镜头说道,

    女主持人有些惊异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哇,WUGONG之前对SKT的时候那么谦虚,对DY战队忽然变得这么有火药味,是因为觉得DY战队比不上SKT吗,他们也同样战胜了KT这种强队啊,”

    我说道:“没有,就很想夺冠而已,既然连SKT都赢下来了,不夺冠有点说不过去,”

    女主持人笑了笑,说道:“好吧,WUGONG选手也很有霸气呢,不愧是带领整支战队赢下SKT的男人,”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们的战队名,FYW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DY战队是由国内的一家大平台赞助的,你们战队也是,为什么你们不直接叫HY战队呢,”女支持人好奇地说道,

    “这个,,,”我此时微微一愣,没想到支持人最后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见我有些犹豫,对我灿烂一笑,说道:“其实这个问题是粉丝提出来的,我帮他们问而已,”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其实我们这个战队的含义,是出自一句英文诗,ing,意思就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象征着我们这个战队永不衰竭,永不放弃,”

    主持人惊讶道:“很有内涵的一个队名呢,那请问这个队名是谁想出来的呢,”

    我忽的一愣,神色有些怅然,

    “怎么了,”支持人不理解我为什么又愣住了,

    我对她一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这个队名是我们队伍里的一个副教练取的,”

    “那她现在一定在现场观看比赛吧,”主持人继续说道,

    “我想可能在,也可能不在吧,,,”我笑了笑,说道,

    “那么,WUGONG最后想在镜头面前说些什么呢,”主持人把话筒放在了我面前,说道,

    我忽然一下拿过话筒,另外一只手指着自己一头白发的脑袋,皱着眉头对镜头说道:“虽然我一头白发,但我永远年轻,什么也击倒不了我,明白吗,,”

    ……

    此时,在赛台的另外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一个女人正捧着腹在笑着,而脸上的滚滚热泪却直往下掉,与现场热烈的庆祝氛围极不相符,

    她今天化了最美的妆,很贵,眼泪是没办法把妆哭花的,所以她可以放心的一直哭,

    “哈哈哈哈,”

    她捂着自己的唇,娇躯直颤,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掉,或许从来没有人见过她会哭得像这样,

    “你永远年轻,”

    “而我永远热泪盈眶,”

    她自言自语,细小的声音早被现场的嘈杂声淹没在了最角落,或许连她自己也听不清,

    她的头发早在很久以前就白了,白了多少,没人知道,因为她只要发现出现一小撮,她就会去染发,染成了红色,后来有人叫她红毛怪,她又染成了?色,大概是因为人人都惧怕苍老,又也许因为她和我不是同一类人,

    笑恼岁月不待我,弹指浮生一瞬间,

    不是所有的人都渴望着?明,至少世界上总有生物,是一直生活在?暗之中的,不见旭日,深藏土壤,隐藏着最深,保持着骄傲,情感也来得最真,但只有苦笑,

    “徐争,我早就知道,你一定是名电竞天才,你一定能行的,看到你能成功,我真高兴,”

    “今天这场你与SKT的竞争过程,很精彩,现场的气氛也很热烈,你拥有了一大批支持你的粉丝,我很知足了,我看得好过瘾,也就忘记了以前的事情,高高兴兴比什么都强,”

    她站起身,摇摇晃晃地提着自己的包往外走,她在别人都走的时候来,在别人都来的时候走,

    其实这也是一件挺矛盾的事情,

    就像人人都说食盐紧缺,所以要去抢购,否则就是背道而驰,

    人人都说明天要下雨,所以出门要带把伞,否则就会淋一身雨,

    有的人指指点点你为什么不买盐,有的人懒得计较是否自己会淋雨,

    对于她而言,她既属于指指点点的人,也属于懒得计较的人,

    她只知道今天很过瘾,也很开心,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也终于看到了想看到的结果,只是结果稍微有些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想到这里,她笑得更开心了,她原本笑起来就很好看,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本身就讨喜,眼梢上翘,天生带着欢喜,

    若不是一直在流泪,恐怕谁都会多看她两眼,

    浓郁,馥郁,

    沉郁,阴郁,

    抑郁,忧郁,

    难怪她叫秦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