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宣判死刑?
    拿到两个人头之后,我回家直接做出了小科技枪,科技枪这个东西是前期对AP刺客加成最高的道具之一,一旦我前期节奏好,就意味着单挑和小规模团战再无敌手,

    由于红BUFF的关系,我不会再允许Faker用普攻补刀了,

    我压制力持续扩大,Faker只能用欺诈宝珠来补刀,谈不上消耗,这就导致我滚起了雪球,在中路占有绝对的主动权,

    我对林枫说道:“枫哥,在狐狸没六级前,尽量去对面野区搞事,盲僧这波出来肯定先把蓝BUFF拿了,我估计盲僧在刷上半野区,现在应该在刷蛤蟆,”

    林枫一边拖着末日朝着对方野区走着,一边有些疑惑地对我问道:“争哥,反对面野倒是没问题,就是我不需要快速刷到6级吗,去反野,一旦失败,自己的经济和等级肯定会落下的,”

    末日去反野其实是很危险的,末日没有严格意义上的AOE,也没有位移,一旦出现了什么差池,就是死在对方野区了,

    我说道:“你还没看清楚SKT的战术吗,他们的盲僧,根本就不和你讲究什么野区规矩,反正就是死蹲Faker,因为他们觉得Y,如果不把这个盲僧杀了,他会一直给中路当狗,我现在虽然顺,但还没到1打2的程度,与其让你来反蹲,我们还不如直接去反野,至少主动权能在我们手里,只有牢牢控制住盲僧的走向,我才能安心发育,”

    林枫恍然,说道:“这样,”

    此时,我们闯入了盲僧的上半野区,果然发现了他的打蛤蟆,

    这个盲僧才三级,打个蛤蟆自己也非常伤,把技能全用了不说,血量还没有满,

    “盲僧交完W了,没位移,恐惧他,”我疯狂在盲僧身上点着信号,

    盲僧也没想到我直接放弃了中路的一波兵线来抓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末日直接冲了上去,一个恐惧打在了盲僧身上,

    瞬步,

    平A,

    伺机代发,

    平A,

    我E到盲僧的身后,然后原地放了一个W,

    一个厉害的卡特,通常只需要知道怎么衔接连招就行了,

    但想把卡特玩得出神入化,玩得伤害比别人高,就要合理衔接普攻,

    卡特的出手速度的是非常快的,也就是攻击前摇很舒服,这就意味着只要用技能去取消普攻后摇,就能将卡特的普攻很快速的打出,

    在明知盲僧没有位移技能的情况下,我E上去平A,然后用W取消普攻后摇,再平A,然后捡到技能被动,会在原地转一圈,也是取消普攻后摇,

    慢慢的一套连招细节,把盲僧打成了残血,

    不过,我并没有一次性将所有连招都打出,我还留着一个Q技能弹射之刃和一个刷新好的瞬步,

    盲僧被逼到绝路,原本必死的他,忽然隔墙插了一个眼,

    盲僧等了一下技能CD后,直接摸眼走了,

    我就知道,

    盲僧的金钟罩虽然在前期的CD相对而言比较长,可是也足够用了,

    因为末日前期不像螳螂和蜘蛛这种,打不出什么瞬间爆发,基本上就能给我提供一个控制而已,所有伤害都要靠自己去打的,

    而我的伤害不足以瞬间秒掉盲僧,所以我要留着,留着等他交出位移后,再二套连招上去,

    盲僧隔墙摸眼走后,我也隔墙插了个眼,

    瞬步,

    我如贴身鬼魅一样纠缠着盲僧,最后一记弹射之刃打到盲僧身上,,,

    “NG已经接近暴走,”

    4分钟,我直接三个人头在手,盲僧野区直接爆炸了,

    我技能得到刷新,我又E末日隔墙位移过来,从容地朝着线上走去,

    这一波我不过是亏了一波兵,但人头的经济足够弥补上来,而且非常耽误盲僧的节奏,

    我这波一抓,他基本就很难受了,不能再给Faker当狗,只能先保证自己的发育,

    所以我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在中路和Faker安稳对线,

    被打野针对的最好应对办法,不是在公屏上打字骂对面为什么针对自己,像现在的比赛中,盲僧做的非常过分,野都不打就要蹲我,我自然不可能去骂小?,,,

    我能做的,就是呼唤自己的打野,去野区找他,把他先打死,也就不存在针不针对了,

    和Faker对线到六级,盲僧在这段时间果然没有再找过我的?烦了,

    不过,Faker的基本功是找不出瑕疵的,

    基本前期我拿了个双r在对线上也丝毫不落下风,虽然我小压了他一点补刀,不过无伤大雅,谈不上压制,只能说是和平发育了,

    我现在已经知道该怎么消耗Faker了,如果直接用弹射之刃去Q他,这种消耗永远是我亏,

    我必须弹射之刃打小兵,而且我方小兵还要足够多,要有近战小兵挡我前面,然后迅速瞬步过去,靠着瞬步的位移靠近Faker,开W伺机待发加速,平A点到Faker身上,再捡到之前弹射之刃留下的被动,转Faker一下,然后迅速E自己远程小兵或者W留下的被动走,并看情况躲Faker技能,

    这一波我又抓住了时机,瞬步上去捡了弹射之刃留下的被动,消耗掉了Faker三分之一的血量,

    “WUGONG这名选手的打法还是凶啊,面对Faker,他算是新人中单了,还能打成这个程度,”

    “他们这支队伍都是新人队伍,初生牛犊不怕虎,要说Faker的中路风格,他可能不是最激进的,也就是他的单杀不一定是所有中单里最多的,但一定是最稳健的,而且是稳中带凶,别人稳健你可以说他怂,但Faker的稳健,你看不到任何一丝丝的怂的意思,你纯粹会认为他是在稳,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单杀Faker能吹,因为别说单杀,想压制Faker都太难了,所以WUGONG这名选手能打到这个地步,无论这把是输是赢,他已经能让大家看到国产中单的希望了,”

    “你先别奶,我们也要稳,”

    “没有,我纯粹是在讨论两边的中单,不讨论这场比赛的结果,”

    两名解说此时眉飞色舞的讨论着,而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

    灵魄突袭,

    Faker这波开始不讲道理了,,,

    就在我刚才上去消耗他的时候,他直接开大招贴我脸了,

    我有些震惊,我现在血量还是满的啊,Faker难道想着单杀我,单杀不了啊,

    不对,一定有人,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盲僧从中路左侧河道过来了,

    由于我的兵线过河道,所以此时我往防御塔下撤的话,一定会来不及的,一定会被盲僧拦截,那样必死无疑,

    所以我唯一的生存方法,就是往中路河道右侧草丛跑,

    “哇,争哥,这个盲僧又来抓你了,”林枫有些懊恼地说道,

    此时林枫还在上路打着石头人,根本没办法支援我,

    我此时冷静的思考着应对办法,Faker始终保持着距离在追击我,三段R已经用了两段,但魅惑他还没有交,可能怕我突然用位移技能躲,现在他完全没必要交魅惑,直接打技能伤害就行了,

    我反头给狐狸放了一个弹射之刃,狐狸的身后落下了一个匕首印记,

    在走到瞬步技能的极限距离后,我突然回头,这一个回头,让Faker本能的朝我之前的匕首印记放出了魅惑,

    Faker以为我会瞬步位移过去,所以提前预判了一个E技能,他的做法完全正确,

    但是,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的这个魅惑骗出来,我并没有打算回头瞬步过去,我依旧往河道中路右侧草丛跑过去,

    我的血量,仅仅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而狐狸还有最后一段R,我估计Faker现在正在等欺诈宝珠和妖异狐火的CD,等CD一好,他立马R上来突我脸,两个技能一放,就可以把我秒了,

    而盲僧暂时还没有对我构成什么伤害,他只是起到了一个逼走位的作用,因为他够不到我,完全是Faker一个把我打成残血的,

    眼看离中路右侧草丛越来越近了,我知道,,,

    他们俩个一个都跑不了,这波我要反杀了,

    “这波WUGONG凶多吉少啊,”

    “唉,Blank这个选手能上场,就是很会帮Faker,肯定会针对他的,说实话,他这个针对有点过分了,”

    “你说卡特跑到草丛里开大招,能反杀吗,”

    “怎么可能,他血太少了,狐狸还有三分之二的血量,盲僧还是满血,他怎么反杀,太难了,伤害不够的,”

    “对,而且这个中路草里还有Faker放的真眼,就算卡特的血量充足,伤害够高,恐怕都不能反杀,有视野这个太致命了,”

    两位解说此时接连叹气,似乎已经宣判了我的死刑,

    而此时,在进入中路右侧草丛的那一瞬间,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