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四十二章 你得赢了我才行
    “你,,,”听到金昔这么说,我心中大为感动,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了,

    “我什么我,”金昔噘着嘴,看着我说道,

    我低下头对她说道:“你爸是不是压根就没有要把你嫁出去,我姐是不是骗我的,”

    “你平时挺有小聪明,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总是犯傻,”金昔对我说道,

    我握着她的手,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只要是牵涉到你,我哪分得清楚真假,”

    金昔反着握住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神又是宠溺又是好气地说道:“看来和你说话,我不能绕弯子了,你听着,先不说嫁不嫁人,光是我的个人选择,就谁也没办法干涉,你也了解我,你认为这么大的事情,我能听我爸的吗,”

    金昔亲口这么一承认,我才彻底恍然了,敢情王诗楠只是利用金昔嫁人刺激我,并作为借口,想让我过来参加比赛的,

    不得不说,王诗楠这个理由找的很成功,所有人都无法劝说我重新来参加比赛,唯有王诗楠用这个理由,让我不得不过来了,

    但我也知道她是为了我好,

    金昔这个性子,比牛还倔还固执,基本上谁都没办法决定她的走向,她怎么可能会牺牲自己,在婚姻大事上做决定,

    不过,我此时的心里也有一种十分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阴暗,也很无耻,

    虽然金昔刚才承认她自己并没有被嫁人,原因是谁也无法干涉她的决定,但是,如果金昔为了我,能做到嫁给别人,那是不是说明我在她心中的位置更加重要了,

    可是金昔明明已经对我很好了,我却还想着更好,男人果然是一种下贱的生物啊,

    金昔见我半天没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对我说道:“你在想什么,”

    我抬起头看着她,说道:“没,,,没什么,”

    “你有心事,”金昔看着我的眼睛,很果断地说道,

    我看着她,说道:“没有,,,我刚才就是在想,你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报你,”

    金昔却对我说道:“没有啊,我也没有为你付出很多,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你也曾为我做了很多,我都记在心里,我还给你而已,”

    我对她说道:“你这样说有点伤人了吧,”

    金昔蹙眉疑惑地看着我说道:“我哪里说错了吗,”

    我捏了捏她柔软的手心,说道:“我们现在已经突破朋友的关系了,就不要再去斤斤计较那么多了嘛,你就顺便再以身相许一个呗,”

    金昔先是一愣,随后俏脸一红,气得紧咬下唇,抬起头又羞又气地瞪了我一眼,拍了一下的手掌,说道:“你这人是真的本性难移,无时无刻都在气我,我迟早要被你气死,”

    我连忙将金昔抱在怀里,摸着她的顺滑的发丝,嗅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说道:“以前是觉得好玩,故意气你的,现在不是,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不想失去你,给个机会,”

    金昔没好气地说道:“刚才不是和你说得清清楚楚了吗,你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我松开了她,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来真的,要我赢了你才可以,”

    “当然是真的,”金昔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拿冠军吗,”

    “对啊,”金昔点了点头,

    “那要是我赢了你,你的梦想不就被我破灭了,”我问道,

    “你不是也想拿冠军吗,”金昔对我反问道,

    我说道:“是啊,,,”

    金昔说道:“这不就得了,你也想拿冠军,我也想拿冠军,你要是能赢我,我还做你女朋友,不是挺好的嘛,还有哪里有疑惑,”

    我挠了挠头,瞪着她说道:“当然有疑惑,我们俩搞上,和我们拿冠军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我没拿冠军,还不能当你男朋友了,这是个什么逻辑,”

    金昔嗔怪地看着我说道:“什么叫搞上,真难听,我要是现在答应你,等我们俩上了赛场,心软了怎么办,那不成打假赛了吗,我的原则是决不打假赛,”

    金昔不但不会打假赛,甚至连代练也是深恶痛绝,她似乎不明白有一些假赛和一些代练都是维持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发展下去的必要因素,即便是官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维持一定的平衡,官方绝不会将假赛和代练都封杀殚尽,那样等于自取灭亡,但她这种竞技精神也挺好的,也没有错误可言,

    我点了点头,对金昔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因为一款游戏的输赢而确定我们的关系,好像不太好吧,,,”

    金昔说道:“我觉得很好啊,我的男朋友,或者说是我未来的老公,起码要比我强吧,”

    看着金昔这一脸固执的样子,我知道她的这个决定我是没法让她改变了,

    我对金昔说道:“那要是我赢了,你没拿到冠军,你还打算继续打职业吗,”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得看事情的发展,走一步看一步,”金昔思索着地说道,

    “你可未必能赢得了我,”金昔忽然蹙着眉头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道,

    我笑了笑,搂住她的腰,金昔虽然个头谈不上很高,但身材比例极好,腰肢又细又软,身上幽香阵阵,见金昔此时的神态和样子,我心里说不出的喜欢,凑近到她脸庞说道:“哦,那就算我赢不了吧,”

    金昔立即把头扭到一边,头发扫拂在了我的脸上,让我心痒痒的,她伸手把我放在她腰上的手强行给拿开,红着脸羞愤地说道:“你走开,现在我们还是普通朋友,我还没有答应你,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就是喜欢过分,有本事你现在大喊大叫啊,等到时候周围的这些观众朋友发现了,然后拍张照片,传到网上,‘震惊,两支队伍的核心居然在暗地里干这种事情’,那就有点太棒棒了,”我厚颜无耻地说道,

    “你,,,你,,,”金昔指着我,双眼间氤氲上了一层雾气,气不成声,

    虽然和金昔差不多已经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我和她都已经明白对方的心意了,但我知道金昔脸皮薄,在这里摸摸抓抓也不太可能,玩笑也不敢开得太过分,等到时候真生气了,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气消理我,

    我咳了咳嗽,假装正经地说道:“好了好了,金昔,我刚才逗你的,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行走江湖,靠的就是坐怀不乱,遵纪守法这两个金字招牌,做的那是干脆利落,刚正不阿的英勇行径,第十三届全国老实人代表大会的会长,南城老实王就是在下我,平常的女生我看都懒得看一眼的,也就是你,我才破例摸了一下,而且还是腰,讲道理不过分吧,”

    金昔一下子被我逗乐,又气又笑地说道:“你,,,你不要脸,你是真的无耻至极,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你刚才明明还亲了我,”

    见金昔一脸较真的模样,我无奈地说道:“好好好,那我让你亲回来,”

    “不要,,,”

    我此时环顾了一下四周,对她说道:“对了,金昔,你咋选到了一个这么好的阴暗小角落看我的比赛,我刚到的时候,我记得你好像在内席啊,是不是我看错了,”

    金昔此时脸上仍然有些发红,见我一下子跳跃了话题,她也只好挽了挽发丝,说道:“我之前确实是坐在内席的,,,见你没有过来,我就回去了,”

    “那你怎么又过来了,是又听到解说里说我回来了吗,”我好奇道,

    金昔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不在焉地说道:“没,,,我想回来就回来了,还需要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