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你不要嫁给别人
    果不其然,在逢游哥冲上去的那一瞬间,盲僧似乎找到了我们人群中的破绽,

    天音波,

    插眼,

    金钟罩,

    神龙摆尾,

    闪现,

    天雷破,

    回音击,

    小花生的手速堪比脚本,我只能用夸张二个字来形容,

    从高地上Q中璐璐,插眼W,R闪,提亚马特,E,二段Q回去,一气呵成,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内完成的,即便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看到小花生如此果断迅捷的开团踢璐璐,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震惊的,

    比赛不比排位,排位中,一个盲僧打出R闪,已经不是什么惊艳的操作了,甚至白银分段经常玩盲僧的业余玩家,一场比赛也能R闪踢出一片天,

    但比赛完全不一样,职业选手的意识和手速都是拔尖的,尤其是盲僧的R闪,大部分职业选手都特别练过要怎么躲,很熟悉盲僧R的施法范围,

    所以这也就是厂长的瞎子一直被诟病不会R闪的原因,他太稳健了,怕被人秀,所以一直不用,但要是放在正常排位,从他接触这款游戏到目前为止,他使用过的R闪,可能比大部分普通玩家按过的R键都要多,

    此时看到璐璐被踢到对方的高地塔上,我拼命地在周马尾身上点着信号,大喊道:“逢游哥,上,”

    心灵烈焰,

    秘术射击,

    这一次,Faker警惕了不少,他再也没莽撞的上了,璐璐上来以后,只有对方的下路组合在远程打着输出,璐璐现在出了军团盾,加上救赎,本身还是比较肉的,所以并没有首先被秒掉,

    眼看璐璐马上要开出大招了,BANG急了,直接E上去,似乎想要AQA将最后一丝血的璐璐带走,

    “砰,”

    一声闪现响声传来,逢游哥直接二段E加闪现,一记冷酷捕猎打在了EZ身上,把EZ打成了晕眩,EZ并没有打出更多的伤害将璐璐秒掉,

    闪现,

    魅惑妖术,

    欺诈宝珠,

    引燃,

    妖异狐火,

    我瞄准了这个时候,直接闪现E,把魅惑给到了EZ身上,然后全套技能输出全部给到EZ,配合鳄鱼,SKT最难死的后排直接被我们秒掉,

    “杀,”

    我大吼一声,EZ一死,酒桶直接冲上来,璐璐把大招给到了自己身上,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而SKT等人明显有些慌了阵脚,并不知道如何面对气势汹汹地迎上来的我们,

    而我,酒桶,还有鳄鱼在人群中肆意分割着,将SKT的阵容冲散得七零八落,劫直接倾斜出分身冲了过来,大招直接给到了张子扬身上,直接就想秒寒冰,

    “扬哥,我必不可能让你死,”

    酒桶一个大招扔了过去,劫刚落地就被炸飞,

    “扬狗子,输出,我状态都给你加上,杀了Faker,”

    周马尾此时将皮克斯还有奇思妙想两个技能BUFF都加持在了寒冰身上,寒冰在后排疯狂输出着,

    “瓜皮中单,吃我一记肉弹冲击,”林枫在键盘上飞快地摁着,他朝着Faker的位置摁下了E技能,

    但Faker的反应何其快,直接就二段R了回去,

    闪现,

    “砰,”

    Faker二段R回去的那一瞬间,却被林枫突如其来的一个闪现,调整了E技能的位置,还是将Faker撞成了晕眩,

    “哈哈,老子也秀了Faker一次,”林枫激动地大喊道,

    “Faker死了,”张子扬按捺着激动说道,

    他利用林枫为他提供的晕眩,朝着Faker补了一记魔法箭,将Faker控到死,并取下了Faker的人头,‘’

    “扇子妈死了,”周逢游淡淡地说道,

    他操作着鳄鱼那庞大的身躯,在扇子妈身上肆意绞着,那输出根本就不是扇子妈可以抵挡的,他将Wolf的人头也拿下,

    “盲僧也死了,”我对众人说道,

    在盲僧交掉了他所有技能后,在这个时间段,我除了魅惑CD比较长,Q和W差不多三秒钟一个,配合我的三段大招,击杀盲僧不过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还剩下,”周马尾标记着在防御塔下还是满血,一脸惊慌失措的泰坦说道,

    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打他,他的大招也是对着我用的,但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我该杀的人还是杀到了,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沙漏都没有用,

    最后一个HUNI,被我们五人残忍的集火,在璐璐最后一记闪耀长枪的伤害下,周马尾拿掉了人头,

    “ACED,”

    团灭音效响彻全场,SKT五人,全部进入了读秒复活时间,

    “GG,,”林枫双手离开键盘,双手拥抱天空说道,

    “GG,”我也笑着说道,

    “哇,好平均,就枫哥没有拿到人头,四哥两个头,其他一人一个,”周马尾喜笑颜开地说道,

    “赢了啊,GG,”张子扬也出了一头汗,兴奋地说道,

    “0换5,太厉害了,”林枫因为注意力集中加上有些激动,所以面色潮红,看上去颇为喜感,

    “GG,”

    时间进行到29分钟,我们顺着中路,一路将SKT的主水晶破掉,

    “Victory,”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胜利字样,我们五个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和SKT的比赛,比我想的要艰难多了,他们本身阵容就相当不合理,毫无POKE能力,想快速解决掉我们,如今我一上场,也算是把SKT的计划给粉碎了,

    “让我们恭喜FYW战队,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让2追2,主力WUGONG选手的上场,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希望他们再接再厉,将SKT的王朝替换掉,让我们为我们自己国家的战队,献出热烈的掌声,”

    中场休息时间,我们摘下耳机,看到现场的所有观众都站起身来为我们加油呐喊,

    “FYW,,,”

    “加油,,”

    “FYW,,,”

    “加油,”

    “WUGONG加油,”

    “马尾小姐姐加油,”

    “一定要赢下会晤总决赛,中国人也要拿一次冠军,”

    听到现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看着闪耀的灯光,此起彼伏的掌声,我终于再一次找到了舞台上属于自己的那种感觉,

    在正常比赛的最终结果出来之前,SKT的选手无论输赢,脸上的表情都是一个样,比较沉闷,我瞟了一眼,见到了SKT的着名教练“力宏”在手舞足蹈为他们地解说着,并且目光还时不时地往我这边瞟,

    下一场打算针对我了吗,

    我将头也转了回来,上把我的发挥只能说是正常水平,特别出彩的地方没有,小亮点倒是有几个,但面对的是SKT,已经相当不错了,我自己给自己打分的话,60吧,

    满分一千,

    我笑着摇摇头,准备离开比赛现场,去后台休息一下,

    但我在走到后台的时候,我发现场上的一个极为不起眼的角落,最边缘的位置,坐着一个人,随着人群呐喊声的沸腾,她也在轻轻鼓着掌,不过显得格外平静和安宁,

    她旁边的大部分人都走光了,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最角落,戴着口罩,眼神在往我身上看,

    我几乎在那一瞬间,光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是谁了,

    更别提她身上永远不会变的运动服了,

    金昔,一定是金昔,

    赢下SKT,恐怕都没有我此时的心情激动,

    我立马拔腿就跑,推开前方的张子扬和林枫,朝着后台跑去,

    “哎,四哥,怎么了,”

    “争哥你去哪里,”

    张子扬和林枫一脸错愕地说道,

    我反过头对他们说道:“尿急,马上回来,”

    “四哥,厕所在那边,”周马尾好意地提醒道,

    而我没有回答她的话了,朝着金昔的方向跑去,

    其实比赛场所的灯光很暗,观众人与人之间都很难看得清对方,所有灯光都集中在舞台上,而因为闪光灯的关系,想要看清楚台下就更加难了,能在这么多人里面一眼看到金昔,只能说是天意了,,,

    我就知道一定是她在有意躲着我,

    之前我明明看到她坐在内席了,一转眼就不见,别的人都可以对我们战队失望中途离场,但金昔一定不会啊,她果然是选择坐在别的地方了,

    她为什么躲着我,因为在这次的S赛结束后,她爸就要把她嫁给别人了,,,可能她不希望再与有过多的纠缠吧,

    我心情越想越乱,在我飞快奔跑之间,更是心乱如?,也愈加想见到金昔,我害怕她又会突然消失,我已不想再和她错过了,

    后悔过一次的事情,我不想再后悔第二次,

    穿越拥挤的人群,我终于在观众席上的那个角落,看到了她,

    “金昔,金昔,”

    我奋力呼喊着她的名字,同时拼命着爬着观众席上的台阶,因为太急,我险些摔倒,用手撑了一下台阶,又惊慌失措地朝上面跑了上去,

    不过金昔并没有离开,也没有躲着我,只是有些错愕地在看着我,看到我的出现,她有些意外,

    我飞一般的跑了上去,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生怕她跑掉,

    “你,,,”金昔似乎对我有些抗拒,在难为情地推着我,

    而我脑子一热,已经顾不了这么多,我低下头,将她的口罩摘下,一张惊艳脱俗,精致无双的脸蛋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眼眸中还隐隐有些慌乱,我低头,然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金昔猛地睁大眼睛,脸颊之间瞬间染上了一层红霞,她拍着我的肩膀,又羞又惊,双眼之间立即就氤氲上了一层雾气,

    而我十分鲁莽地将她手给锁住,就是要亲她,

    金昔娇躯急颤,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芳香,软玉入怀,我心情从未有过如此激动的时候,我脑子里没有别的念头,我只是想让她不要离开我,

    过了一会,金昔发现我特别执拗,也就没有反抗了,逐渐瘫软在我怀里,

    良久,离开了金昔的唇瓣以后,金昔又羞又赧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不敢看我,轻轻抿着唇,像个幽怨的小媳妇,

    “你不要嫁给别人好不好,其他事情我可以想办法,金昔,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原本在见到金昔的时候准备了一大堆话,但在真正看到了他的时候,脑袋已经成了一片空白,只有想到什么说什么了,把自己内心处最真切的感受和想法一股脑地说了出来,简单又直白,

    金昔起初很是羞涩,看也不敢看我,但听到我的话以后,她不禁微微一愣,转过头对我说道:“啊,你,,,你在说什么,”

    我很认真地重复道:“我说,我不要你嫁给别人,我要和你在一起,”

    说着,我取下了手中的手串,捧起了她的手,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东西我拿过来了,我还给你了,”我很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金昔缩起了手,有些拘谨地放在胸前,脸上仍然带着一片红晕,她看了我一眼,随后迅速把目光转开,语气带着如水般的温柔,说道:“谁,,,谁说我要嫁人了,”

    我皱眉说道:“你还想瞒着我,王诗楠都和我说了,”

    “王诗楠,”金昔的表情也变得疑惑起来,

    随后,我们两人之间有些默契的沉默了一阵后,似乎都在等对方开口,金昔说道:“好吧,不管谁和你说的,但是,,,”

    “但是我真的没有要嫁人啊,”金昔无辜地说道,

    我说道:“不是,,,不是你收购了我们战队吗,”

    金昔点了点头,从鼻间嗯了一声,

    我继续说道:“是不是你爸收购的,”

    金昔再次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接着说道:“然后作为收购我们战队的代价,你爸要你嫁给别人,”

    “嗯,”金昔听到这里就有些不对劲,转过头,蹙起眉头看着我,

    “还有这回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王诗楠告诉你的,”金昔对我问道,

    “是啊,,,”我挠着后脑勺说道,

    “她说你要被你爸嫁给别人,然后收购我们战队就是希望我过来比赛,我就过来了,我不想要你嫁人,”我说道,

    金昔眼珠转了转,在尝试着理解着什么,随即忽然一下笑了出来,似乎想明白了,而她此时的这一笑,恰如东风夜放花千树,露出洁白的皓齿,美眸流转,丝丝带情,金昔很少笑,此时却发自内心地笑着,笑得很开心,

    见她反常的一笑,我莫名的更慌,更摸不着头脑,紧紧的抱着她,说道:“你爸花了多少钱买我们战队,我赚到足够多的钱以后,还他双倍,”

    “二亿,你还得起吗,”金昔此时任由我抱着,也没有任何反抗了,含笑说道,

    “还得起,”我坚定地说道,

    “翻倍得是四亿,你一个职业选手,打一辈子职业都赚不到这么多钱,”金昔说道,

    “你别管,我就是还得起,”我加大了手中的力气,把她抱得更紧了,着急地说道,

    “你不能嫁给别人,”我坚定地说道,

    “哈哈哈哈,”金昔笑了出来,笑出了眼泪,

    “傻子,算你还有点良心,我没白白拉下脸面去求我爸,”金昔下巴倚在我肩膀上,反手抱住我,恬静地微笑道,

    “我现在和你说实话吧,”金昔离开了我的怀抱,看着我说道,

    “什么,”我仍然有些患得患失地看着她,

    金昔低下头,取下了手中的那块手串,再次戴在了我的手上,说道:“我是要嫁人了,”

    “你,,,”

    “哎,你别急啊,”金昔没好气地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说道:“你接着说,”

    金昔低眉垂目,将手串在我手上戴好后,细细地摸了摸我的手背,随即抬起头,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光彩动人,她弯起嘴角,甜甜一笑,随后对我说道:“你听着,三天后的总决赛上,你要是赢了我,这串手串你就拿着像订婚钻戒那样还给我,因为奖杯从我手上溜走了,你得拿别的东西替代,”

    “要是输了呢,”我直到现在也仍然没听懂金昔话里的意思,本能地问道,

    “要是输了,,,”金昔对我俏皮地眨了眨眼,

    “要是输了,你就好好戴着这个手串,等明年吧,我不稀罕钻戒,我结婚不会用那种东西,用那个东西,是没办法和我结婚的,”

    “那你稀罕什么,”

    “稀罕在非洲小岛上,和你一起烤过兔子,煮过椰子,被晒得发黑的破石子,,,”金昔笑得明艳又动人,声音发颤地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