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接管比赛
    Faker只要走位失误了一点点,或者多用了一个技能,

    我就要开大招冲塔把他强杀了,

    由于现在有三个近战小兵,三个远程小兵,加上一个炮车,刚好一波兵线进塔,

    这是越塔强杀的标准可靠兵线,越塔强杀的时候,如果先有一个己方炮车顶在前面,那么只要敌方英雄敢反击,那么三个远程小兵和三个近战小兵就会在炮车的保护下一齐冲上来攻击对方,包括炮车本身的输出,都是相当高的,

    我直接走到了对方的防御塔下,想看看这波要怎么说,Faker会不会慌阵脚,在我一进去的时候就对我开大招,

    但是,我已经走到对方防御塔下了,虽然没有做出任何操作,没有吸引到防御塔的仇恨,但是Faker也一点都不慌,任何技能也没用,他在等我出手,

    其实狐狸和劫的六级中路SOLO,还挺容易分出胜负的,

    如果是用劫打狐狸,半血是标准的勾引血限,非常容易用劫把狐狸单杀,而且不需要什么操作,

    只要狐狸敢先手E,那么劫开大招躲掉,然后落地的一瞬间,看狐狸往哪边R,狐狸的三段R,每一段是有小小的延迟间隙的,在看准了狐狸R的轨迹,跟着狐狸R的方向使用手里剑,狐狸会因为R的延迟间隙,没办法再立刻使用位移,这样就基本可以百分之百确保手里剑的命中,然后此时狐狸会第二段R,第二段R之后,劫再跟个W上去,平A接E,劫自己二段R回来,潇洒跑路,狐狸基本上就被暴死了,轻松单杀满血狐狸,

    而6级的狐狸想杀劫,则需要比劫更精准的操作,操作要求要高一些,

    如果是半血的狐狸面对一个满血的劫,那么被劫先手大招,在劫落地的一瞬间反向使用E技能,可以让劫在大招之后,放不出任何技能被魅惑住,这个时候,在劫被魅惑期间,WRQ,利用第一段大招拉出和劫的距离,利用Q技能打出伤害和加速,迅速后撤,拉开和劫的距离,然后再用剩下两段大招躲劫的手里剑和分身贴脸,可以让劫一个技能都命中不了,半血的狐狸也同样可以秀死一个满血劫,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谁先用“E,R”这两个技能,谁就输的问题,

    所以我此时满血进劫半血的塔,Faker一点都不慌,谁先出手谁就死了,

    见Faker不愿意出手,那我也不愿意出手了,直接后撤,离开防御塔下再说,反正能把Faker打回家,我也不亏,还是不要失了智强行去单杀他比较好,被反杀估计我就是各大集锦的反面教材了,

    此时我刚离开防御塔下,我看见Faker突然就不补兵了,而是往我这边靠,

    我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来了,

    但其实,并没有来任何人,盲僧在下半野区刷野,出现在了周马尾在蓝BUFF前的眼位上,发现了他,Faker这波就是想单杀我,

    劫身子往前一倾,一道黑色暗影从体内冲出,来到了我的前方,

    影奥义,鬼斩,

    Faker用出了一招WE二连,先将我减速,不过,他的手里剑还没有用,暂时处于观望态度,

    我立即开启W妖异狐火,三团能量先绕着自己再说,

    在我被减速后撤的时候,Faker也后撤,但随即,下一秒,劫整个身子遁入暗影,凭空消失,

    “咻,”

    下一秒,他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和先前的分身互换了一个位置,

    好一个回马枪,

    Faker的这一换,有点惊到我了,半血的他丝毫不慌,还敢二段W过来想杀我,

    我身上三团妖异狐火朝着他飞了过去,三团伤害全部命中在了他身上,

    我知道,Faker这一波就是故意来吓我的,想把我的E给骗出来,然后好开大躲掉我的E,

    可惜我不上当,再这么拖下去,他要死,

    Faker见自己二段W过来没有骗出我任何技能,也不有任何耽搁,转身就走,

    装完逼就想走,

    我边追边平A,并且释放了第一段灵魄突袭,用位移贴近Faker的后撤距离,大招的三个魂火伤害再次全部命中到了Faker身上,Faker血量不足三分之一,

    此时,我已经冲进了防御塔的攻击范围,劫此时步伐仍然没有任何紊乱,他在我用出第一段大招的同时,也扔出了手里剑,影子和本尊的两发手里剑同时命中在了我的身上,触发雷霆,我的血量也下降到只剩半血了,

    平A,

    移动,

    平A,

    我继续在防御塔内平A着Faker,我手中的Q技能和E技能仍然一个没放,包括剩下的二段灵魄突袭,此时此刻,我只要用错了一个技能,等待着我的,就是被反杀,我的任何技能,都有可能被Faker的走位或者大招躲掉,

    Faker的血量被我点到只剩下了最后一丝血,但他仍然没有开启大招,

    大心脏,这人的耐性是真的强,

    我忍受不住了,我这点血量,再抗下去,我恐怕要被Faker的防御塔打死,

    我对着Faker的位置,使用出了欺诈宝珠,

    在防御塔下的Faker,走位其实是很受限制的,因为在防御塔下英雄,走位会被塔挡着,只要预判另外一个位置就行了,此时他只要吃到了我欺诈宝珠的二段伤害,他就必死无疑,

    而我这个欺诈宝珠的距离掐得很死,刚好是欺诈宝珠一来一回的临界点,

    只要Faker吃到了第一段伤害,就一定会秒吃到第二段伤害,

    “呵呵呵,,,”

    在我Q技能出手的那一瞬间,Faker终于也按捺不住了,

    劫化成了四方暗影,遁入地下,四面八方传来了劫不屑的嘲笑声,四道劫的分身暗影同时冲向了我的体内,并在大招开启的途中,给我挂上了引燃,

    魅惑妖术,

    我看准了劫大招落地的那一瞬间,朝着自己的身后用出了E技能,

    劫直接被魅惑住了,同时,我也给Faker挂上了引燃,

    但Faker的血量就差那么一丁点才死,而我除了大招以外,没有其他技能可用了,Q技能的CD还差二秒,W也还差二秒,

    我迅速拉出了第二段灵魄突袭,朝着中路线上跑去,狐狸的娇笑声与劫低沉的笑声交映生辉,但谁是真正笑到最后,可还未知,

    在魅惑效果结束以后,我已经被防御塔打成了三分之一的血量,但还不会死,

    Faker把防御塔的伤害也算得炉火纯青,

    魅惑结束的Fkaer,扔出了已经CD好的手里剑,

    “呲,”

    我眼睛猛地瞪大,立即按下最后一段灵魄突袭,三道魂火从体内散发而出,跟着劫一路回到影子上,

    我的最后一段灵魄突袭散发出的三道能量,我原以为会稳杀Faker,谁知伤害还是少了那么一点,Faker身上只有60来血量了,他二段R拉开了距离,回到大招前的影子处,我再也无法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而我的头顶,在此时也不知不觉亮起了一把匕首,

    Faker最后那一记夺命手里剑,又是预判了我的狐狸最后一段灵魄突袭的位置,恰好将我命中了,导致我的血量进入了劫大招的斩杀线,头上亮起了一把匕首,

    这是劫大招的二段伤害能够斩杀对手的标识,一旦头上出现了这个标识,就必死无疑了,

    “操,”

    和Faker的交手比我想象中要难了一百倍,他的确是我目前碰到过最难缠的对手,没有之一,

    只有60血的Faker,,,原本会被我引燃烧死,但是我肯定会先死,我只要先死,死亡游戏的天赋触发,他就不会死了,

    看着丝血的Faker站立在自家防御塔下,一动也不动,一慌也不慌,似乎算计到一切的样子,十分平静地在等待着我的死亡,像是一个高高在上,怜悯众生的大师,

    我咬着牙,额头上全部渗出了丝丝汗珠,,,

    Faker,你真的以为你什么到算到了吗,,

    我拼命朝着Faker的方向移动,

    “狐狸死了,”

    “唉,又是一波单杀失败啊,可惜,Faker没那么好杀的,看得出来他尽力了,这波神仙打架,两边都很秀,”

    “他还想干嘛,劫大招的印记都出现了,他必死,他还想上去换了Faker,以为Faker傻,会让他打到,”

    “等等,,,好,,,好像不是这样的,哇,你们快看,”

    台下观众讨论得异常激烈,此时他们全部站起身看着大屏幕,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目瞪口呆,

    Faker的新一轮小兵上线了,

    而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我当机立断,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摁着,QW技能一齐出手,

    W技能瞬间将我被动“摄魂夺魄”的能量充满,而我的一个Q技能,触发了狐狸的回血被动,让我回了将近一百来的血量,

    “啪,”

    劫的二段伤害触发,原本必死无疑的我,没有死,

    我身上还剩下20来的血量,靠着所有人都无视掉的狐狸被动,成功将血回上来了,并没有死,

    而劫,目瞪口呆地站在了原地,被引燃活活烧死,湮灭成了一道暗影,在原地慢慢消亡,我吃到了死亡游戏的天赋效果,回了百分之五的血量,又重新起死回生,

    “哇,”

    全场掌声雷动,许多观众站起来鼓掌,为我大声呐喊着,

    “WUGONG,牛逼,,”

    “这一波回血真是太厉害了,护国回血,”

    “牛逼啊,我们国产中单小将,真正的单杀Faker,越塔强杀Faker,这就是WUGONG,我们国家的天才选手,不逊色于大魔王的天才选手,”

    解说员也全部激动了起来,娃娃更是激动到咳嗽,

    此时,Faker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和诧异的神色,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端起了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抿着唇,眉头紧锁了起来,

    “天呐,,,四哥,刚才中路我都看到了,太厉害了,,,我一辈子都打不出这样的操作,”周马尾喃喃道,

    “四哥单杀Faker了,”张子扬还在专注着对着线,直到屏幕上出现的系统击杀消息,他才反应过来,

    “好样的,徐争,”周逢游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

    我后背上全被汗湿,刚才的劫,换成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其他中单,可能早就死了一万次了,偏偏遇到的是Faker,赢得好艰难,这其中的种种算计和处处是细节的交手过程,可能只有我和他才能明白了,

    不过,我会更强,

    接下来,我会接管这场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