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联盟第一人的威力
    接下来的结果,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

    Faker的手里剑,被我利用欺诈宝珠的加速躲过了,

    而我的欺诈宝珠,压根就不是对Faker使用的,

    我是反向使用欺诈宝珠,利用欺诈宝珠的加速很轻松的躲过了Faker的手里剑,同时,利用欺诈宝珠的加速,我冲上去足足点了Faker三下,触发雷霆,Faker不得不在塔下猥琐,现在已经出兵,他要是想回家补满状态出门,已然不够时间了,

    场上再次响了掌声,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耗血消耗,但却很能提升士气,

    阿狸欺诈宝珠的使用,也是有一些小技巧里面的,为什么不直接正向对着Faker使用,是怕不会命中吗,

    的确怕,因为在这种Faker有准备的情况下,我想用欺诈宝珠打中他,无异于天方夜谭,只能凭运气,

    但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原因,是阿狸欺诈宝珠的加速,是根据飞行时间来计算的,

    如果阿狸反向使用欺诈宝珠,然后阿狸自己往前跑,就会拉开和欺诈宝珠的距离,让欺诈宝珠飞到自己身上的时间增加,从而加速时间也得到了短暂的加成,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阿狸在追人或者从泉水出门的时候,要反向使用,

    靠着这短暂的加速,我能多平A一下Faker,从而触发雷霆,

    我点击了一下Faker的装备面板,他是长剑复合药水的出门装,而且没带护甲,将黄色换成了生命值,蓝色带了减CD,他的护甲和魔抗都不高,也就是说,我待会要是想消耗Faker,普攻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争哥,来我这里放个Q,我F6开,”林枫在此时对我说道,

    “嗯,”我走到己方F6处,帮林枫的酒桶放了一个欺诈宝珠,然后回到线上,开始了和Faker的对线,

    一级,两边小兵交接,

    对于职业选手而言,百分之九十五的职业选手,都喜欢在空档时间不短鼠标右键点击地板,左右进行小走位,

    如果在排位中看到对方有人是这样,就会有一种这人好像很强的错觉,感觉对方手速很快,很跳,很牛逼,但又感觉是废操作,好像没什么用,

    其实这种不断进行左右移动的小走位,是有一定的道理在里面的,中国选手尤为喜欢这样用,国外职业AD选手描述UZI,称:他A一个人,一秒钟要点四次鼠标,实在太疯狂了,

    其实在早期的DOTA或者真三,起凡等MOBA类网游,都有一个可以看到自己“APM”的指令,APM即每分钟鼠标加键盘的次数综合,通过看APM的高低,能够粗略的看出这个人是否牛逼,操作是否犀利,越高就越厉害,

    因为这个的关系,所以当时很多玩这种类型的游戏玩家都喜欢不断的用小走位来保持自己的超高APM,这种习惯让不少曾经玩过这几款游戏的职业选手一直沿袭到了LOL,

    但是这种操作,并不是废的,一直点地板,可以让自己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注意力可以更集中一些,所以很有好处,

    不过,Faker和我不同,我们都已经没有这个习惯了,

    我曾经也很喜欢这么做,

    但久了之后发现,英雄联盟的每个英雄,无论是走位,还是转身,都会有一个小小的延迟,

    而不断的鼠标右键点击地板走位,当对面冷不丁的放出一个技能的时候,可能就因为这样的废操作,导致自己无法躲过,

    而面相目标放出技能,会比背对着对方使用技能要让对手更加难以反应,

    所以,当到达一种境界以后,就返璞归真,如果精神能够一直紧绷,那么就不需要靠这种点击小地板来保持手感了,

    我和Faker基本都只按着S键,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站在原地不动,只要抓到对方的破绽了,才会开始一些尝试性的走位,

    我和Faker之间的对线,至少在六级前,会比想象中的更加无聊,

    因为我和他都太了解对方使用的英雄了,

    一直到三级,我们两人都没有任何一个技能的出手,一来是不想把这个兵线打乱,都想让兵线保持在河道中央,二来是首先放技能的人,风险很大,能打中还好,一旦被对方躲过,就会被对方有恃无恐的上来打一套,

    我和Faker都老奸巨猾到了极致,在前期,我甚至连平A都没有点Faker一下,我怕吸引到小兵仇恨,因为平A的抬手前摇,会被Faker反手打一套,

    林枫此时刚打完蓝,我给林枫发了一个信号,对他说道:“枫哥,来,到这个草丛里蹲着,”

    我将信号标记在了中路左侧河道草丛,

    “你用E技能下去,别直接走过去,”我补充道,

    “好,”林枫对我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也不问缘由,直接就过来了,

    我知道我和Faker的对线会很平稳,

    所以,我就必须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东西身上,至少不能够放在和Faker的对线上面,

    我会去思考两边的打野信息,我开局用Q技能帮酒桶F6开,SKT也知道这一动向,他们会知道,酒桶打完F6后,应该就会去打三狼,然后打蓝,然后选择打蛤蟆或者GANK,

    而我看到下路上线的时候,状态并不是满的,

    这意味着盲僧是蓝开,蓝开的盲僧,基本只有一条思路,打完蓝去三狼,然后打红,到达三级之后,再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而我狐狸是远程,Faker是近战,在目前的局势下,我兵线推过去是必然的,现在我们都到达了三级,而且兵线一直在往Faker的塔下压,如果盲僧打完了红,他这波可以蹲在己方F6处,直接过来摸眼强行抓我,前提是我走位故意往红色方F6的方向靠,或者直接绕中路左侧河道草丛,那样就会提前碰到酒桶,

    所以,在将这一些的猜测想明白的情况下,无论盲僧这波来不来抓我,我都有必要让酒桶来蹲我,他很大几率能蹲到盲僧,所以就值得耽误他的刷野时间来冒险,

    此时,新一轮的小兵已经出现在了Faker的塔下,我堆积了两波小兵,只是还没有进塔,

    我的走位靠左,我目光紧紧的盯着Faker,想看看他会不会卖出任何破绽,

    但很遗憾,Faker的动作我根本没办法猜透,

    其实职业选手都有强大的意识,如果这波盲僧来蹲,换成其他的职业选手,也许会走位不经意的朝我这里靠一下,会短暂性的“不那么怕我”,而这些小细节,一般的普通玩家是发现不了的,但职业选手能发现得了,只要Faker有一个前压的倾向,我都可以确定盲僧应该在附近想蹲我了,

    我咬了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枫哥,待会准备E闪,速度要快,你只要看到Faker往我这边靠了,你就E闪,你先W,把醉酒狂暴的状态给叠加好,”

    “好,”林枫和我打比赛最大的优点就是话不多,能省去我很多?烦,

    见到酒桶已经用出W以后,我此时打算去对方F6处插个眼,

    如果盲僧真的在这里蹲,那么Faker就演不下去了,他必然会露出破绽,一定会往我这边靠,

    而那个时候,盲僧和劫肯定会同时出现贴我脸,会想着一套把我带走,

    我刚往F6处一走,已经有很明显的想去放眼的企图了,劫脚下一扭,迅速朝着我靠近,面具后的猩红双眼已然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

    劫身子往前一倾,一道黑色能量便往前释放了出来,

    影奥义,分身,

    影奥义,鬼斩,

    劫的双臂在空中一划,影子和他立即作出了相同的动作,Faker的这发鬼斩成功将我减速,

    下一秒,Faker便用出了手里剑,本尊和影子立即扔出了两道手里剑,往我身上疾驰而来,

    交换分身,

    Faker按出了二段W,他原本的位置变成了一道暗影,利用分身成功贴到了我的脸,

    Faker是一个极为注意连招细节的选手,

    他先放出影子将我减速,然后立即使用手里剑,在使用手里剑的一瞬间又按下了二段W,利用二段W取消了手里剑的技能后摇,手速极快,不给人任何喘息机会,

    我内心一颤,好快的手速,

    我知道他可能会这么做,我也想过要通过走位来躲掉Faker的这两发手里剑,但Faker的操作实在太快,太果断了,我根本没法躲,吃到了加平A触发雷霆的伤害,我根本就吃不消,半血瞬间没了,同时,Faker还给我上了引燃,

    此时,一个黄色的眼位在我前方亮起,

    金钟罩,

    盲僧直接选择了摸眼,瞬间位移到了我的前方位置,由于我的血量本来就被Faker给打成了半血,危在旦夕,

    “林枫,”

    我大喊道,

    肉弹冲击,

    闪现,

    平A,

    滚动酒桶,

    林枫终于蹲到了这波机会,他E技能位移,靠着闪现调整肉弹冲击的位置,足有盲僧和劫加起来这么大身躯的大肚子,成功撞到了Faker和小花生的脸上,将他们两人都打成了晕眩,

    我此时立马冷静了下来,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操作着,

    魅惑妖术,

    欺诈宝珠,

    妖异狐火,

    狐狸的身子立马扭动起来,粉红色的妖艳红唇和欺诈宝珠几乎是同时命中在了盲僧身上,我利用欺诈宝珠提供的移速加成,迅速拉开了和Faker的距离,往左侧草丛的上方道路跑去,

    而盲僧压根就没想到刚摸眼过来就会受到这种待遇,他连Q技能都还没找到释放实际,就被酒桶一肚子给顶成了晕眩,

    加上我QEW,一套技能伤害加引燃,盲僧瞬间就残血了,根本再无任何反抗的机会,

    “杀盲僧,”

    我对林枫说道,

    “争哥,要我帮你挡Q吗,”林枫问道,

    “不要,盲僧不敢换我,我还有闪现,你当心他QF6,”我对林枫说道,

    果然,残血的小花生在吃完我和酒桶的伤害后,也不打算换我了,掉头就跑,一个闪现过到了F6的墙后,

    而我早就预料到了他的这一点,盲僧身上挂着我的引燃,我有他的视野,我直接隔墙平A了F6一下,一个大鸟加五个小鸟瞬间就从睡梦中醒来,进入了狂暴模式,抓着眼前的盲僧一阵痛殴,

    “FirstBlood,”

    一血诞生,盲僧死在了大鸟的利嘴之下,但一血却是我拿下的,双BUFF从盲僧身上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此时血量非常残了,Faker一直黏在我的身上平A着,我仅仅是三分之一血不到,

    我转身平A了一下Faker,利用红r减速,同时迅速朝着河道逃窜着,我三个技能刚才都已经用掉了,此时我身上只有一个闪现而已,而这个闪现我并不能用,因为Faker也会跟闪现来杀我,用的意义不大,

    不过,因为盲僧转移了一个红BUFF的关系,靠着红BUFF的减速,Faker的移速已经追不上我了,尽管他现在状态还有三分之二的血量,不过,没有减速是他的硬伤,我的Q技能和他的Q技能是同CD的,他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Faker转身就走,失去了继续杀我的斗志,

    而我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准备从河道再次绕到线上,靠着两瓶小红药的补给和身上的红BUFF,我状态回复好了,能将Faker打回家,那样我线上也是优势,

    “砰,”

    突然一声响,黄芒一闪,原来Faker掉头跑路只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放松我的警惕,

    此时他忽然闪现杀了一个回马枪,直接一个E技能,用E技能的挥斩范围,极限距离命中在了我的身上,

    而且,这一切并没有完,劫在用出E技能后,没有一丝一毫的耽搁,手里剑也从他的袖口出手,随后,劫自信转身,铁色面具下,除了一双淡漠的眼睛,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表情,

    劫闪现E了之后,我的神经几乎就再次紧绷了起来,整颗心都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上,而Faker的手里剑出手以后,我迅速按下闪现,想用闪现躲掉Faker的手里剑,

    “唰,”

    我屏幕一辉,狐狸神色不甘,九条尾巴挨个垂落,倒在了一片血泊里,

    手里剑还是命中在了我的身上,双BUFF的印记从我身上飞到了Faker身上,

    Faker的闪现EQ,其中的那发致命的手里剑,,,

    预判了我的闪现的位置,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强啊,”我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正在补兵收线的Faker,酒桶现在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我已经算到可以出现的任何结果了,但无奈劫前期的单杀能力实在太强,加上又是Faker这样一个怪物在使用,那波闪现E加Q技能预判闪现将我击杀,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思考并操作出来,的确太厉害了,让我也没能想到,无论是他的走位,勾引,细节,还是预判,都找不到任何瑕疵,

    大魔王Faker,联盟第一人,名不虚传,

    双BUFF在手的劫,,,

    恐怕接下来的中路,不会太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