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其叶蓁蓁
    “金昔,,,金昔,”

    就在我开始下着阶梯,朝着金昔的方向跑去的时候,忽然生出变故了,

    在现场观看比赛的人流,,,忽然有了一些变动,

    许多人都从座位上离开,摇头叹息着,似乎失望到了极致,已经不愿意再看下去,都已经提前离场了,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一看到有人先走,许多人也都纷纷按捺不住,开始离开座位往后走了,

    我被往来的人群挤得无法顺利走到内场席去见金昔,只能干瞪眼,我往里面挤,密密??的人群把我往外面推,根本就无法顺利进去,

    “唉,这一局又是6-0的人头开局,SKT太猛了,FYW没戏了,”

    “马上就要被3比0了,FYW回去养猪,亏老子一直支持这个战队这么久,垃圾战队,年年都被韩国战队三比零,”

    “这也不能怪他们吧,FYW作为一支黑马战队,今年能够打进四强已经相当不错了,明年还有呢,再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切,DY战队不也是今年才有的战队嘛,现在都已经打进决赛了,我觉得期待FYW,还不如期待DY呢,”

    我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松,耳边各种议论声层出不穷,而我此时已经无心去听,这些言论也完全无法引起我内心的任何波动,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见到金昔,

    我要告诉她我回来了,

    我要还她手链,

    随着人流的涌动,等该走的人群都走掉,我好不容易挤进去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内席的第一排座位,已经空无一人了,

    难道我之前看错了,坐在那里的人不是金昔,

    不太可能,只有职业选手,才能坐在比赛场地的内席第一排,

    难不成金昔也走了,

    我心里陡然一惊,不会这么巧吧,

    金昔难不成是没等到我过来,失望透顶,然后也跟着人群走了,

    我左右四顾,周围的人群实在太多,我根本没办法在人群中分辨金昔在哪,只知道内席的第一排座位,确实是空了,

    ……

    “逢游哥,这把我们看起来又要跪了啊,SKT完全不给机会啊,”

    看着6比0的人头比,张子扬苦着脸说道,

    “不对吧,我记得现在的国际赛上交手,是不允许被3比0的,自打从S4开始,那些有名的大战队,在这种S赛上面,就没有过3比0的战绩了,”林枫此时说道,

    马翰诚说道:“枫哥,那种战绩,是建立在另外一支战队本身也有实力的情况下,3比0的情况一样很多,我怎么感觉,SKT现在即便放水,我们也打不过啊,,,”

    周逢游在此时开口说道:“如果都是输,那么3比0和3比1,又有什么区别呢,多受一把的折磨,”

    周马尾此时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让我想到Faker平时在排位里的比赛,他在排位里不管多逆风也不投降,翻不翻盘我觉得倒是其次,我觉得是他刻意让队友多受几分钟的折磨,我们现在就是这样,逢游哥说得很对,3比1和3比0没差别,因为都是被淘汰,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纠结,”

    “我们,,,”他们几个人话语一窒,语气中颇为无奈,

    周马尾也逐渐理解了他们,说道:“认真打吧,输也得是堂堂正正的输,这种人情来的胜利,我们不需要,四哥要是看到你们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伤心,”

    “好,认真打,”马翰诚精神一震,竖起了小眉头,更加专注地看着屏幕,

    在目前的职业比赛中,无论是各个赛区有些职业选手故意输掉比赛来控制外围,还是现在SKT可能会出现的让一分的情况,职业选手在比赛中演一把故意输掉比赛,除了职业选手本身,其他业余玩家是很难看得出来的,因为职业选手之间抓的失误,小到一个眼位,大到一个大招,一次召唤师技能,只有另一方故意卖个合情合理的破绽,故意知道眼位不排,故意为了单杀某个敌方英雄而放出一个大招,如兰博,剑姬这种英雄,导致接下来的打团没大招用,输掉整个团战,那么这一场比赛就可能会输掉,而这些,统统都可以归结为选手的个人状态上,完全谈不上是在演,

    SKT在这把拿下6-0的开局后,强制性的抱团推进中路,没有在运营了,解说可以称之为SKT优势巨大,所以想抱团推中扩大优势,其实会被FYW以较小的人数守下来,是SKT故意在延缓FYW的发育周期,

    比赛进行到20分钟以后,两边的人头比就都是13-13,持平了,在经济差不多的情况下,SKT此时故意无视一个眼位,故意让己方某路英雄被抓,然后FYW必定会杀人拿塔,SKT故意去守,然后再输掉一波团战,FYW就连大龙也拿掉了,

    这就是职业选手中演出的小细节,无视一个眼位,单人路被抓导致己方以少打多,然后再强行守塔,因为少人而理所应当的打不过,然后掉大龙,一切合情合理,FYW的优势慢慢在扩大,

    从现在的局面上来看,SKT的确是准备让一局了,,,

    ……

    “FYW没戏了,好在SKT的战术已经被我们吃透,只是中国战队包揽冠亚军的梦想,没办法实现了,晗青,”DY战队的上单选手‘HAI’,站在沈晗青旁边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龙贺体育中心的外面,他们在看到2-0的比分以后,也已经没有兴致继续再看下去了,FYW在他们眼里,已经成定局,

    “可惜了啊,晗青你计划这么多年的中国包揽冠亚军的梦想,让她,,,”此时,DY战队的辅助选手‘ER’忽然停住了口,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没有看到秦郁,

    “咦,那个女人人呢,”ER大为不解地说道,他似乎发现秦郁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出来,

    沈晗青双眼看向远方,悠悠地说道:“她似乎还在等徐争过来呢,”

    “啊,晗青,她不是早就和徐争坦白了吗,”HAI不解地问道,

    沈晗青转过身,对HAI说道:“你以为秦郁提前把这些东西告诉徐争,是真的怕徐争在总决赛上打得过我,让我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你觉得可能吗,徐争是不可能赢我们的,”

    HAI点了点头,面色有些惭愧地说道:“的确,如果从多个角度来讲,徐争的确不可能赢,”

    “不过,,,秦郁那里是什么意思,”HAI听得有些迷糊,

    沈晗青摇摇头,叹息着说道:“即使来时没有爱,离别盛载满是情,阿猫阿狗都尚有灵性,秦郁那种人,你以为真的狠得下心,”

    ER打了个哆嗦,说道:“我认识她这么久,都感觉自己完全了解不清楚她,她这种能饰演多个角色的女人太危险了,不过她好像对晗青你一直比较上心吧,晗青你的意思是,她对你都不忠了,”

    沈晗青微微仰起头,说道:“我虽然有怪过她,但我也能理解她,随她去吧,她对我怎样都不重要,我不去强求,路是她自己选的,”

    “那她,,,会不会,”HAI似乎对秦郁有些忌惮,

    沈晗青转过身,笑着对HAI说道:“你知道秦上加个草字头,是什么字吗,”

    HAI耿直的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是蓁字,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沈晗青解释道,

    “啥意思,晗青,你也知道,我初中文化,听不懂你说的,,,”HAI汗颜道,

    “没什么意思,蓁,不起眼的草木而已,”沈晗青笑着摇摇头,颇有意味地对他说道,

    金昔一直在了沈晗青的不远处跟着,满脸失落,心不在焉,用力地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看着脚下有石头就孩子气的踢一脚,仿佛能缓解自己的心情,但当她听到了他们在讨论秦郁时,金昔忽然抬头四处东张西望,没看见秦郁,于是疑惑地对他们说道:“秦郁不在,”

    ER对金昔说道:“她还在比赛中心坐着呢,”

    “为什么,,”金昔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对他问道,

    “为什么,金昔姐,你说为什么,”ER哈哈大笑道,

    金昔一跺脚,气急道:“这人真可恶,虚情假意,恶心到了极点,不需要她惺惺作态,她能等,我也能等,”

    说罢,金昔莫名其妙的一阵自言自语后,转过身,又朝着体育中心跑去,

    “这,,,”ER目瞪口呆地说道,

    “也随她去吧,反正与SKT的比赛,我们也指望不上她了,”沈晗青头也没回,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