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比赛台下
    我回到家里以后,我妈正在大厅里看电视,她看到我回来以后,瞪着对我说道:“这几天你上哪里野去了,你朋友都来家里找你了,”

    我吃惊地说道:“我朋友,”

    我妈点头说道:“是啊,说是让你去网吧打游戏,我说你没在,你不是和我说上朋友家玩了吗,”

    我愣了一会,继续问道:“什么时候来找的我,”

    “三天前,”我妈说道,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哦,,,三天前啊,我知道了,”

    我妈走到我面前,蹙着眉头摸着我的脸说道:“你脸上这胡子该去刮一刮了吧,还有你这头白毛,难看死了,什么时候给我染回来,”

    我自己把手插到我的头发里,好像是有点长了,

    我哈哈一笑,说道:“过几天,过几天,”

    我妈嫌弃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捂着鼻子说道:“你这是有多少天没洗澡啦,给我洗澡顺便把胡子刮了去,”

    我笑着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等等,”

    我妈忽然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她走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里,从里面提出来一个袋子,对我说道:“这是你朋友要我给你的,里面还有一些水果,我看你没回来,就都吃掉了,然后还有一件短袖衣服,也是你朋友要我给你的,”

    “短袖衣服,”我拿过我妈手中的袋子,把里面包好在透明塑料袋的衣服拿了出来,

    这是一件纯?色的T恤,衣服后领处是葛靖衣服的品牌标识,后背写着“WUGONG”,而正前方则印着烫金的“FYW”三个英文字母,

    这是郭佳给我送来的队服,,,

    我们队伍的队服不同于其他战队的队服,我们的赞助商图标很少,被葛靖的衣服品牌独家承包了,所以看上去显得很好看,

    er,weeping,

    此时,我忽然又记起了FYW这三个英文字母的含义,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是秦郁取的队名,,,

    我愣了半会神,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过多久,我又摇了摇头,拿着这件衣服迅速跑到浴室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穿好了衣服,站在了浴室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一头白里带?的头发,长短不一的胡须,我拿起剃胡刀刮掉了脸上的胡子,用水一冲,整个人瞬间精神了不少,

    但好像还是少了点什么,

    我转身跑到了自己的卧室,从抽屉里拿出了金昔的那串手链,戴在了自己那只有一条粗长而丑陋的蜈蚣疤的左手手腕上,

    我在窗户下高举着自己的左手,那条手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我来还你了,金昔,”

    ……

    “小伙子挺精致嘛,”

    我出门走到楼下以后,钟醒笑着对我说道,

    我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头发都白了,有什么好精致的,”

    钟醒拍了拍我的手臂,对我说道:“你手上的这条疤还有你这一头白发,就是你身上最酷的东西,是你成长的印记,”

    我低下头,腼腆的笑了笑,

    “好了,别浪费没必要的时间了,我刚看了赛况,你们战队快坚持不住了,上车,”钟醒笑着对我说道,

    我坐上了钟醒的悍马,除我和他以外,其他四位陪着我训练的前辈也坐在了后座上,钟醒驾驶着一路行驶到了南城龙贺体育中心,

    当我们还没有入场的时候,就看到远离检票大门的口子处,站着一众穿着紧身短袖和小皮裤的人,他们都蹲在花坛附近抽着烟,眼睛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瞟,

    我下车以后,居然在他们这些人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我居然在南城看到了张帆宇,

    张帆宇见到我从悍马车内第一个下来以后,便挥了挥手,周围十来个混混就朝着我靠了过来,

    “你小子果然会来,老子没白蹲你,”张帆宇摇头晃脑,气焰十分嚣张地看着我说道,

    我神色冷淡,波澜不惊地对他说道:“谁要你在这蹲我的,秦郁,”

    “你他妈管得着吗,老子自己要来的,弄他,”张帆宇一挥手,周围这十多个混混,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朝着我靠过来了,

    钟醒此时从悍马车上下来,他戴着一副墨镜,歪着脑袋看着周围这群人说道:“你们干什么的,”

    “干你们的,”领头的一个小混混敞开了自己的小皮衣,腰间上明晃晃的插着一把刀,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盯着钟醒说道,

    钟醒没有理他,而是转过头看着张帆宇说道:“你是领头的,”

    “你他妈又是谁,”张帆宇叉着腰瞪着他说道,

    钟醒嘿嘿笑了一声,此时,车子上的其他四个人也都下来了,

    当钟醒车上那名高如小山的壮汉从车上下来的那一瞬间,领头的那名凶神恶煞的混混顿时双腿一颤,面色急变,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去,,,慰,,,慰哥,”

    那壮汉瞪着眼睛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的手掌如这人脑袋般的大小,直接如拎小鸡一样的把他拎了起来,声音如雷地对他说道:“你他妈刚才说干谁,”

    “算了算了,这里人多,别惹事了,”车上另外一个人又下来了,

    这混混已经差点哭了出来,被那壮汉直接扔在了地上,他又看到先前说话的另外一个浑身酒气的男子,结结巴巴地喊道:“酒,,,爷,,,”

    钟醒把眼镜摘下,对那领头的混混说道:“你先告诉他,我是谁,”

    那混混差点没跪在地上,打了个哆嗦,说道:“醒,,,醒哥,你是醒哥,”

    张帆宇此时有些不安了,看得出来他并不认识钟醒,但看到自己找的人一副副变了脸色的样子,是傻子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钟醒对那领头的混混说道:“你新来的吧,我的车都不认识,还得我摘下眼镜才记得我,”

    “没,,,我上个月是龙哥带进来的,今天刚收了点钱,帮那个叫张帆宇的孙子办事,要我们堵一个叫徐争的人,哪里知道堵的是你们啊,醒哥,自己人,”那领头混混非常害怕,低声下气地对钟醒说道,

    我疑惑地看着这一切,对钟醒说道:“醒哥,咋回事,”

    钟醒皱着眉头指了张帆宇一下,说道:“那小子是不是和你是对头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在海城我被他弄得很惨,”

    钟醒笑了笑,说道:“知道了,就是他啊,稀客,稀客,你快点去比赛吧,我们待会就来看你,时间要紧,”

    我看着钟醒这脸上带笑,心里带煞的样子,知道这张帆宇今天怕是会倒血霉了,我还没去找他,他反倒是自己送上门,不用我亲自动手了,

    于是我对钟醒说道:“好吧,,,醒哥,那我先去了,”

    “嗯,”钟醒笑眯眯地应了一声,随后,我当着他们的面,再无阻拦的走进了体育中心的大门口,而我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只见张帆宇已经被他们塞进了悍马车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了,

    ……

    我经过一系列繁琐的验证程序,进入赛场以后,发现大屏幕上的比分,已经变成2比0了,

    现在正在进行的,是第三局,如果FYW这一局还输了,就是3比0直接被抬走了,

    我皱紧了眉头,好像来得有点晚了啊,

    我余光不经意的一瞥,却立即激动了起来,

    我发现坐在离选手比赛位置距离最近的内席处,第一排,有一个让我朝思暮想的身影,

    金昔,,,

    就是金昔,,,

    我快步跑下赛台,不顾现场的人群,朝着金昔的身影飞速跑了过去,

    王诗楠的话仍然在我耳边回响,,,

    金昔的爸收购了FYW,而作为代价,她会被她爸嫁给别人,,,

    我已经错过她一次,再也不想错过第二次了,